位置:首页 > 现言 > 步步惊情:女人,爷宠你 > 正文

步步惊情:女人,爷宠你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5章画中美人

发布时间:2020/7/13 18:51:53热度:

《步步惊情:女人,爷宠你》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不委屈。”云婧川心事重重,脑子还没思虑,身体本能反应便脱口而出。恍然觉察到不对,这么说,岂不算作答应了?...

步步惊情:女人,爷宠你

好美啊……云婧川驻足感叹。

画中人手执桑梓纨扇半遮面,云鬓高耸,低头浅笑。画面上花絮漫天,女子眉如新月,不书而黛,明眸剪水,面若桃花,眉间一朵梅花钿,更显倾城绝色,教人见之难忘。其周身萦绕的是柔和的暖粉色,画面温馨而美好。

“姑娘怎么看?”

需要特别的,看一下吗?云婧川猜不透身旁这位阳平父母官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大早上的请她过来,甚至不让先吃个早饭洗个脸,却是让她站在这里赏一幅比较奇怪的画?这阳平县令,莫非是觉得她这副粗鄙的皮囊下有个艺术家的灵魂?

无论什么原因,夸赞总是没错的。

打定主意后,云婧川开口:“首先此画手法十分精妙,彰显画画之人技艺高超。在画中,女子已有倾国倾城、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真人想必更叫人倾慕。”

然而等自己搜刮肚子里仅存的那点墨水拼凑了一段自认为蛮有文采的话,对面的县官大人却似根本不领情,一脸“这就完了?”的既视感。

还要怎么夸?云婧川犯愁。难道这是新的刑罚的一种?譬如让胸无点墨的人作首诗之类的……

“罢了,你该是不记得的。”中年男人一声长叹。

记得?什么意思?应该记得什么?县官大人莫不是认识自己这个身体的?

“大人,已在前厅备好早膳。”小红在门外报告。

“好,先带姑娘过去吧。”

县官大人下了逐客令,云婧川只好先将心头的疑问放下,来日方长吧。

“小红,你家大人怎么还不来啊?”

云婧川望着一桌子美食,等的很心不在焉,肚子饿的咕噜作响,然而望穿秋水都没看到那位大人的半个影子。

“大人为何不来,我们做下人的怎么知道?”语气中浓浓的火药味,云婧川一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又是怎么了?前几天还好好的,她是怎么惹了这女娃娃了?

“小红!”县官大人姗姗来迟,一进门就对着小丫头呵斥道,“不得无礼!”

女娃娃瞬间已是泪光闪烁,不甘道,“大人你也太护着她了!”

怎么护着了?云婧川一头雾水,难道指的是她在这里蹭吃蹭喝的事情?

“小红!”县令大人厉声。

“不叫我说,我偏说!阳平虽小,大人也是这方父母官。在这里大人深受百姓推崇和敬仰,怎么偏偏是你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的,唔唔……”二狗子捂住了小红的嘴巴,任由女子在他怀中挣扎,死不放开。

“大人,姑娘,小红今日有些不舒服,怕是不能侍候了。小人先带她下去休息。请慢用。”

狄甫摆摆手,二狗子便带小红退下。

大人偏偏是我的什么?尽管已望不见小丫头的身影,但女子凄厉的哭喊仍旧盘旋在云婧川脑中,轰然作响。

云婧川犹豫了片刻,还是问出口,“刚才在那边便想问了,县官大人莫不是与婧川相识?”

坐在对侧的中年男人凝望着女子认真的脸,郑重的点了点头,片刻不到,却又摇了摇头。

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啊?云婧川犯疑。

“这个,赠予姑娘。”狄甫并没有去解释刚才那番匪夷所思的行为,而是将手中一直拿着的物什置于桌上,往女子的方向推了推。

长方体状的漆红木头箱子。凑近了,淡淡的樟脑丸味道扑面而来。云婧川解开搭扣,箱内是一副字画。这个,难道是方才那屋子里的——

“画中人,对你而言是极为重要之人。”狄甫笑容中夹杂着一丝苦涩,“姑娘定要收好。”

“我的?什么人?”

“等了这么久,饿坏了吧?来——吃点这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人却顾左右而言他,像个长者一样笑容可掬的给她夹了很多菜到碗里。

云婧川清楚的知道,这位县令大人是在掩饰什么。可是,看这样子,当事人摆明了是不想说。

应该是认识自己的吧?云婧川嘬了一口稀粥,漫不经心的夹了几根青菜,心想。

如果开口问,说不定可以找到这个身体家人的下落。可是寻常人家丢了女儿不应该很着急么?这狄大人缘何也没有一丝敦促自己快点回家的意思?

果然还是有问题的。

而且现在,明知道还有个玄女,分明是有一线希望回去的。这样的心态,自己缘何还要掺杂到别人的人生纠葛里去呢?

不知者无罪,所以,一切还是等这身体原本的主人回来好了。

云婧川放下筷子,犹豫着要怎么开口拒绝这幅跟这个身体有明显关联的画。

“姑娘最近奔波劳累,又受到了惊吓。这样,我在怡红院定了个包厢,完了让二狗子随同你跟那位公子前去,听听戏,放松一下。阳平也无甚好玩,委屈姑娘了。”

“不委屈。”云婧川心事重重,脑子还没思虑,身体本能反应便脱口而出。恍然觉察到不对,这么说,岂不算作答应了?

“好,好,姑娘尽兴便好。”中年人似是没有料到女子这么爽快的“答应”,嘴唇微微翕动,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颓败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光亮,眉眼处竟像是在刚刚才多出了些鱼尾纹。

云婧川突然想起在异世的爷爷。

父母过世后,自己五岁,相比较那些不知世事的孩童,已经能懵懵懂懂的意识到父母再也不可能回来了,然后整日整日的哭。

突然有一天,自己跟爷爷说“想吃鸡腿”的时候,爷爷的脸上也是这般神色。

罢了,不就是代为保管一幅画么。再说听戏,虽然不一定能听懂戏文,但是闲着也是闲着,全当满足一个老人的心愿了。

云婧川一边摩挲着手里的木箱,一边心事重重的慢悠悠踱回西院。

狄府,前厅。

狄甫坐在桌前,一杯接一杯的灌酒。旁边,伫立着一位头发花白的仆人。

“大人,”老奴仆轻唤一声,上前轻轻拿起了酒壶,“大人既不舍,何必将画给了姑娘?”

狄甫苦笑一声,“不过完璧归赵罢了。本也不是我的东西。”

“大人心疼姑娘,老奴知道。只是大人也要注意身体,过度饮酒伤身。”

“甫前半生心愿已了。后半生,惟愿能倾力护她周全。这副残躯也就这点用处了。”说着伸手向老仆接过酒壶,又给自己添了一盅。

“大人不必忧心。姑娘心地善良,都肯搭救素不相识之人,定会有福报的。”

狄甫苦笑,“丫头多事,怕是不会安分。你可记得,先皇后薨逝那年,你我均在都城,于出殡仪仗之后,东门城楼,有幸得见天颜。”狄甫顿了顿,转向老仆,压低声音道,“皇上比之西院那位公子,如何?”

“这,老奴当时吓得头一直贴在地上,如何敢看?”

“呵,”狄甫自嘲,“甫一生也就自诩识人甚深。西院那位,与皇上倒是有八分相似。”

“啊?!”老奴仆大惊失色。

“姑娘去的时候,加派些人手吧。”狄甫手执酒盅,一饮而尽。

步步惊情:女人,爷宠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步步惊情】 或 【女人】 或 【爷宠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步步惊情:女人,爷宠你

一场身份错乱的邂逅,一番命中注定的纠葛,我们各自背负着自己姓名下潜藏的命运。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乱象之中,可还能找到自己最初的愿想?他,一心只为复仇。步步为营,精心算计,甚至只能做一个永远见不得光的影子,只为一朝赢得天下而手刃仇敌。她是他复仇路上最大的意外,最不按常理出牌的棋子,恨她,折磨她,却是从何时起再不能平淡已对?我算计了天下,将这世上所有人,所有事尽数玩弄于股掌之间。却唯独算错了自己的心,而这,却是我一生中最致命的失误。——慕璃原以为,一切都只是意外。却不知从一开始,自己就是别人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