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 热度:
  • 时间:2019/6/25 5:43:49
  • 来源:浅悦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一场普通的丧事,却让我卷入一团迷雾当中。死相离奇的吴铁子,燃尽寿命的吴达,一切的欺骗与谎言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这一切事情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欢迎收看女娲派作品----我做殡葬业务那些年

精彩章节预览

    人生在世,终有一死,谁都逃不脱。

    但人死也分两种,一种自然死,这种死亡都是注定的,还有一种就是意外死,这属于飞来横祸。

    而在我老家,这种意外死的人通常都要给他们点盏灯。

    啥意思?

    这灯的作用就是让死得安息,听起来挺玄乎,也没个科学依据,但它就是一直沿传到了今天。

    而今天我要跟大家讲的事情就是有关于这这种灯的。

    前几个月我们村的吴铁子死了,听说是车祸,家属把尸体抬回来的时候脑袋都开了瓢。

    当时我正在跟师傅做学徒,也跟过去看了看。

    吴铁子的家人把丧事以五万快钱的价格包给了我师傅。

    当天晚上我们就在吴铁子家的院子里搭好灵棚。

    但是当我跟师傅把吴铁子尸体抬进棺材的时候我发现个奇怪的现象。

    吴铁子的眼睛竟然是睁开的,满是血丝的眼睛好像在盯着我。

    我看着很纳闷,心说这脑袋都开了瓢这眼睛咋还没闭上呢?

    我随口对师傅问了句这吴铁子是不是死不瞑目?

    结果师傅当场赏了我一巴掌,轻声对我说不要在死者家属面前提这个。

    把吴铁子抬进棺材后师傅让那些打灵棚的人快点,然后借口撒尿把我拉到了一边。

    我问他怎么了,他四下看了看有没有人,然后跟我说这吴铁子有点不正常,让我等会唱灵的时候不要看他眼睛。

    师傅的表情很严肃,我很少看到他有这种表情,当下心里也紧张了起来,对他点了点头。

    我们这边的丧葬习俗是喜丧(就是老人正常死亡)办两天丧,哀丧(就是病死或是其它非正常死亡的)需要办五天丧。

    而这几天丧事过程中需要个唱灵人一直唱,具体为啥这样做师傅也没跟我说。

    回到灵棚,吴铁子的老婆还跪在棺材前面哭哭渧滓,一个劲的叫咋死的这么惨。

    我看着闹心,就让吴铁子的老爹把她给拉进了屋。

    穿上一身丧服,我就在棺材前开始唱起来,其实也就是胡说八道。

    唱的啥我自己都听不懂。

    而这过程中我一直有意的避开吴铁子的眼睛,一直到晚上,一挂鞭炮,唱灵结束。

    在吴铁子家吃过饭后师傅让我和吴铁子的二叔守夜。

    吴铁子二叔名叫吴达,听说在外地是个老板,长期在外工作,一年到头也没见他回来过几次。

    上半夜的时候我跟他两个聊的起劲,天南地北聊的不亦乐乎。

    突然他说要出去抽根烟,让我一个人先守着。

    我点了点头,然后靠在椅子上眯瞪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啥,迷迷糊糊的我就睡了过去。

    突然,我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过来,睁着眼睛我分辨了一下,发现是门外传来的。

    我又在灵棚四周看了看,发现吴达没在,我暗骂了一声,心说他抽的是雪茄吧,一只烟抽这么久。

    我当时睡的很迷糊,站起来就去开门。

    但是当我把门打开的时候却发现门外啥也没有,我有些纳闷,走出去瞧了瞧。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桂花树动了动,从黑暗中出来个人影。

    我被吓了个激灵,脑子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朝那人影叫了两句。

    结果那影子没啥反应,只是朝我招了招手。

    我心里有些发怵,心想着我可没这么傻。

    转身就要往灵棚里走去。

    就是这一转身我差点直接吓尿了。

    灵棚的门沿边上,本该在棺材里的吴铁柱竟然靠在那里,开了瓢的脑袋显得格外恐怖。

    而最让人崩溃的是他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就贴在我面前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吓的惨叫一声直接就坐倒在地上。

    而吴铁子却突然开口说话了,问我为啥不跟他走。

    他的声音很恐怖,就跟被扯碎的录音带一样,断断续续。

    我吓的脑子空白,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就在这时,他那只已经露出骨头的手突然伸了出来,死死掐着我脖子问我为啥不跟他走。

    我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窒息,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做梦,我还是躺在灵棚的椅子上,而吴达也在我旁边睡着了。

    我被刚才那个梦吓的一身冷汗,也没心思再睡了,索性就又这样光守着。

    第二天的时候吴铁子的家人问我师傅吴铁子这眼睛咋回事,能闭上不?

    还没等我师傅回答,一边的吴达就连忙说他有法子。

    他直接找来了一块热毛巾,先把吴铁子的眼睛给闭上,然后把毛巾将他眼睛盖了起来。

    等他做完我在一边悄悄的问我师傅他这办法到底靠谱不?

    结果师傅却朝我笑了笑,说等会不就知道了。

    过了有二十分钟,吴达把毛巾给拿了起来,我们凑过去看了一眼。

    我了个擦,棺材里的吴铁子非但没闭眼,而且向外鼓了起来,怒目圆瞪的,看上去好像很愤怒的样子。

    王铁子的家人一见这情况声泪俱下,直骂吴达瞎搞,而吴达在一边显得很尴尬。

    他也没法子了,就来求我师傅。

    我师傅想了想,就对从包里拿出了两枚铜钱,让我压在吴铁子的眼睛上,办丧事的这几天不要取下来。

    我看着这两枚铜钱心里很纳闷,大家都知道人躺着的时候是有个坡度的,在脸上放任何东西都容易滑落。

    但是当我把这两枚铜钱放在吴铁子眼睛上的时候就感觉这两枚铜钱好像被吸住了一个。

    自从这铜钱放了之后接下来的几天里唱灵和守夜就没发生啥事了。

    一直到了下葬的时候师傅把铜钱拿了出来,而吴铁子的眼睛也没睁开。

    送完葬了我跟师傅看天色太晚了就直接在吴铁子家住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我有些睡不着,不知道为啥我脑子里想的全是那天晚上的梦境。

    想着想着我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睡梦里我又做了个梦,梦到吴铁子又来问我为啥不跟他走。

    这把我吓的够呛,直接吓醒了过来。

    正当我翻身准备再睡之时突然我眼睛看到了一个人。

    吴铁子,躺在我床边上,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