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 正文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19/7/27 1:31:28热度: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龙沐炎左右环视,才发现声音是从她随身携带的包包里传出来,翻开一看,已经算是老旧的手机屏幕上小兔芭比跳来跳去,火红的亲爱的...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热,好热……

一股热气席卷全身,浑身绵软没有一点力气,觥筹交错衣冠鬓影在她眼里也成了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幻影……好热……

扫了眼热闹的酒会,颜乔尽量稳住步伐,扶着沙发组椅慢慢走向角落侧门,合身的蜜色裸肩鱼尾长裙显得她窈窕而纤瘦,米色镂空羊毛短外套搭配的恰到好处,晶莹温润的珍珠项链挂在白皙脖颈间愈发显得气质优雅。

今天是关氏企业独生女的生日Party,关总裁风评不佳,可上流场所就那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唐君轩懒得出来应酬,累的她这个当妻子的只能出来打圆场。

可她只浅喝了一口果酒,怎么全身都在发热?

侧门就在前面,她记得唐家在星呈会所里有一间专用套房,只要她能够进去,就能保证绝不失礼不会丢了唐家的脸面。

“原来是危太太,怎么,君轩没陪你过来啊。改明儿我一定要说说他。”清脆妩媚的声音突然自身后响起。

颜乔侧头回看。

一身火红的妩媚女人端着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身火红鱼尾露背裙愈发显得她高挑而火辣,披肩火红大卷发微微撩开露出无可挑剔的美背,站在那里就像一团火,耀眼的勾的在场所有男人都往这边瞟。

荣董的三千金,听说是唐君轩最新的绯闻女友。

挂牌小三都能光明正大的找上大老婆,如今到底是什么世道?

竭力按捺住身上蹿起来的热焰,她优雅微笑,“多谢荣小姐了,明儿我与君轩请荣小姐吃饭。”

荣香奈面色一变,涂满蔻色的纤细五指猛握成拳,“颜乔,做人不要太得意!君轩根本不爱你,你为什么要霸着危太太的名分不肯让!君轩爱的人是我!”

“我跟君轩结婚六年,统共有三十六个女人说过同样的话,”身上的热气愈来愈汹涌,握住沙发背椅子的手泛着青筋,颜乔微笑,“他爱不爱你,离婚不离婚,从来就不是我的问题,如果你能让他爱你爱的愿意离婚,离婚协议书我一定签。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荣香奈看着颜乔走出侧门,紧紧握住高脚杯,妩媚精致的脸上瞬间扭曲狰狞。

论学历身份论相貌,她哪里输给这么个连大学都没上完的丑麻雀!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在中间碍事,君轩怎么可能一听结婚就跟她分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

她不甘心也绝不服输!

“颜乔,只要你身败名裂,君轩一定娶我。”她接通电话,笑容狰狞,“药我已经下了,足够让她意识不清,记得多拍些照片,事成之后我会汇款到你账户。”

高跟鞋的清脆声响渐渐远去,侧门沙发椅后面忽然走出一个人,长裙被汗水濡湿,清秀脸上也全是薄汗。

颜乔扶着沙发苦笑,“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唐君轩,你真的是害惨我了。”

怪不得那个侍应生一直让她喝那杯果酒,果酒里面肯定添了不少东西。唐家那间套房里肯定也早就预备了个牛郎和摄像机,也去不了了,她现在开车无疑是找死,可她现在这个鬼样子如果给人看见,明天头版头条估计全是她了。

她摇了摇头,拿出手机准备找唐君轩救驾,没想到手一抖,手指猛地按上某个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甜美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sorry……

她的笑容猛地僵住,慌忙挂断。手指下意识移到号码旁的删除键上,抖了抖,还是颓然松开。

明明知道那个号码的主人早就消失在她的世界里,早就跟她没有一点关系,明明已经六年了,她还是舍不得删他的号码。

她真没用,都这样了,还忘不了他。

盯着那早已经刻在骨子里的号码和名字,眼眶猛地发热,混乱的心神与焚烧她五脏肺腑的热气融合在一起,最后一点清醒也消失无踪。

视线渐渐模糊,她踉跄了下,整个人不由自主往下瘫去!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被拥入一个熟悉却又有几分陌生的怀抱,同样淡淡的雪茄味伴着清爽好闻的皂香,似曾相识的味道。

她晃了晃完全迷糊的脑袋,抬起眼……然后眼泪不由自主的逸出眼眶……

是他,居然是他。

是做梦吧,她居然会梦见了他。

龙沐炎看着怀里意识模糊却紧紧抓着他的衣袖不停流泪的陌生女人,她算不上绝美,却非常清秀,长长睫毛如蝶翼轻挥般抖颤着,晶莹泪珠如泉涌般滑落两腮,脆弱的仿佛被人折了翼的蝴蝶。

冰冷无波的心口猛地一窒,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

天御集团进军亚洲大陆是未来发展重心,所有各项筹备工作都在准备,按理来说在天御站稳根基前他作为天御总裁应该坐镇亚洲,可他答应了接掌冷焰盟,势必只能坐镇美洲遥控亚洲事务,所以他必须要找个人代为掌管亚洲分公司。其实用他培养的人也不是不可以,但亚洲到底不同于美洲,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既有能力又熟悉风俗习惯的人最好不过。

据说这次宴会参与的都是当地商界顶级名流,他特意隐瞒身份跟庄麒过来一看。由于事先禁止庄麒泄露他的身份,他又刻意在角落里喝酒,除了几个刻意搭讪的千金小姐外倒也安静。不过一圈看下来,他还是有些扫兴,虽然宴会场上不乏俊才,但这些俊才大都是豪门家族培养出来的子弟。就算不是豪门子弟,也是大企业里备受重视的才俊。

天御要的不仅是敢于创新能力卓绝的领头人,要的更是能够完全忠心天御的人。他可不想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只是一只养不家的狼。

意兴阑珊下才要离开,这个陌生女人就走了过来。

二女争一男的老套戏码,不过没想到看起来纤弱的她居然能够压下气焰嚣张的荣家小姐,真的是让他惊讶了。然后看着她快跌倒,鬼使神差的他也居然抱住了她。

更诡异的是,抱住她的瞬间,一直空荡荡的心仿佛被什么异样的情绪填空住,似乎,是填满的感觉。

被药效控制住的女人显然已经迷糊了,紧紧抓着他的胳膊,眼神迷离朦胧,“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女人身上的香气清雅好闻,柔绵的身子仿若无骨一样紧紧黏在他的身上,跟毛毛虫似的上下蹭来蹭去,他面色一沉,讶异自己居然被她挑出一些反应。

他跟江琉虽然名义上在一起,但一方面因为江琉的身子,一方面也因为自己从心底排斥,在一起六年两人发生关系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庄麒取笑过他多次,他也确定自己性取向正常,但不知道怎么,他就是不愿意。

可这个女人不过只是蹭了蹭,他居然就有了感觉。

在理智与冲动间徘徊了片刻,他皱了皱眉,推开她,“你站好。”

颜乔糊里糊涂的被推出那个怀抱,心里一慌,下意识死死抱住他的胳膊,“带我走,我不要留在这里……”

她身上的温度也愈来愈高,连带着龙沐炎都开始发热,他眸光微沉,伸手挑起女人小巧的下巴,加了几分力道让她清醒过来,“你确定要我带你走?你知道我是谁?”

他从来不是君子,但趁人之危这种事情,他不屑。

颜乔迷迷糊糊的抬眼,“你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在乎的,你就是你,我就是你的,你说过会带我走的……”

朦朦胧胧的视线里,那个她熟悉到骨子的男人长眉熟悉的上挑,显得他那双眼更加明亮有神。

颜乔嘴角逸出一抹虚弱的甜笑,不管不顾的死命搂住那个幻影,对着他那薄薄的唇,狠狠亲了上去。

就算是梦,她也心甘情愿!

就算现在粉身碎骨,她也顾不得了!

热。

好热。

焚身一般的炽热。

她只能凭着本能往前爬动,似仆倒什么冰冷物事身上,欺身而上的瞬间,她欢喜发现全身的热气消了许多。她有些费力有些笨拙的在那冰冷物事上努力攀附,却又发现她似乎在饮鸩止渴,刚刚还暂且熄灭的热气又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几乎想将她吞没。

她想离开,却又欲罢不能,只能努力在冰凉物事上磨蹭着,痛苦的她忍不住啜泣起来。

“别急,别急。”轻声的诱哄在耳畔缓缓响起,似一捧清泉送入心底,冰冷物事由被动改为主动,推倒她,旋即便轻轻覆上她的身子,略有些重的重压让她蹙了蹙眉,双臂还是紧紧环住那冰凉物事。

她仿佛躺在一艘小船上,随波逐流颠簸起伏不定,瞬间似到低谷,转瞬又被浪潮汹涌吞没,不知过了多久汹涌浪潮渐渐平复下来,一股月华温和落入她的眼里,熟悉而俊雅的男人对她微笑,眸光若水,依旧那般温柔。

“沐炎……”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脸色骤变,双眸倏地变冷。

原来,她认识他?!

这么说,她是故意的?

龙沐炎兴致立刻全无,翻身坐起,冷冷看了眼床榻上陷入昏睡的女人,点了支雪茄坐到靠窗的真皮沙发。

既然她有本事设下圈套,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想要些什么。

钱,权,还是婚姻?

雪茄烟雾将他整个人几乎要笼罩起来,鹰聿般的眸子牢牢锁在女人身上,她的眼紧紧闭着,清秀脸上还残留着泪痕,黑褐色的蚕丝被愈发显得她皮肤莹白若雪,娇小纯真的仿佛玉娃娃一般。

看起来被情敌陷害的女人,原来也不过只是一个演戏演的极好女人罢了,欲拒还迎楚楚可怜的把戏,他居然也被骗了。

没想到他居然会被这样一个女人给蛊惑,她不是第一个投怀送抱的女人,却绝对是其中最寻常的一个,比她妩媚比她美的多的是,可他素来自傲的自制力在她几乎算是青涩的挑拨下居然一败涂地。

食指狠狠掐断雪茄,雪茄断成两截,烟香弥漫,烟灰散落一地!

人心还真是贪婪,当他龙煞的名头全是浪得虚名?

“妈妈咪呀妈妈咪呀……”欢乐歌声猛然响起,打破一室寂静。

龙沐炎左右环视,才发现声音是从她随身携带的包包里传出来,翻开一看,已经算是老旧的手机屏幕上小兔芭比跳来跳去,火红的亲爱的三个字显得碍眼非常。

亲爱的?

谁是她的亲爱的?

心中生起一股火,他按下接听键,冷声道,“谁?”

电话那头的人似没有想到是他接电话,寂静了片刻,就待龙沐炎敛眉要挂电话时,那端才小声说话,“叔叔,我找我妈咪颜乔,谢谢。”

男童声音尚带着浓浓稚气,却很斯文有礼。

妈咪?

颜乔?

龙沐炎一怔,视线猛地落到女人身上,他知道她不是第一次,也知道她有夫之妇,没想到她还有一个孩子!明明她的反应青涩跟第一次没什么两样,居然已经有了孩子?这孩子是她与她丈夫生的?

念起这种可能,无名火腾腾往上涌,他的声音愈冷,怀着几许恶意说,“她在洗澡。”

男孩一愣,声音有些结巴,“洗、洗澡?叔叔是……”

“你管我。”龙沐炎怀着几分恶意,“你要找她?”

“我……我是唐朗,那叔叔你转告妈咪,我已经请张叔送我来圣玛丽医院,不过妈咪不用担心,我心脏只是有一点不舒服而已,应该没什么事。谢谢叔叔。”男孩反应也快,很快就恢复了镇定,道完谢后又补充了一句,“外面天气转凉,让妈咪回家添件衣服再来医院。”

龙沐炎瞪着手机,忽然生出一种被人压制一头的感觉,更压制他的居然是个小男孩!他冷冷哼了声,“你妈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找你爸去。”

电话那头又默了默,男孩轻咳了声,“我……我知道了,那请叔叔帮我照顾妈咪,谢谢叔叔。”

挂断,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谁生的小孩……怎么老成成这样,真不讨喜。

龙沐炎瞪着传来嘟嘟忙音的手机,到底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教养出这样宠辱不惊的孩子,居然面对这样情况还能这么淡定,是天生的,还是说,他已经很习惯这种情况了?

念起后者,俊雅长眸猛地不悦缩起。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嗜宠成瘾】 或 【娇妻不下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嗜宠成瘾,娇妻不下堂

六年前,蒙砂玻璃后飞出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他的声音冷酷冰凉:颜乔,当一个人连利用价值都没有,还能留得住谁?刹那间,她的世界彻底碎裂,没了亲情她奢望爱情抚慰,可当爱情都被他的冷酷归结时,她又该如何?死不得,活不得,撕心裂肺无路可走。六年后,她有家有夫有子,她是叱咤商场的女强人,她是危家令人钦羡的少奶奶,她是幸福到误以为在天堂的女人。她以为她会就这么幸福下去。可那一夜……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