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花丛之海 > 正文

花丛之海全文目录阅读第18章关于六皇子(一)

发布时间:2020/10/2 5:36:32热度:

《花丛之海》是一本剧情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惜妃不由得一抖,脑海里瞬息蹦出一个杀戮的场面——月光下,一道寒冰似的利刃,一条白绫似的布条,紧跟上一个老头子,然后以极快...

花丛之海

说到底,吴英也得让着惜妃,把惜妃逼急了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还是小心为妙。但他绝不会否决对公主的心意,也不管不怕惜妃如何吃醋,反正她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去阻拦他。

“你就不怕我把我们的关系说给皇上听吗?”惜妃威胁他。

吴英当然怕,他现在才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多大的绊脚石,可是又不能把她一脚踢开,只好用往常的甜言蜜语取悦于她;“美人,你就别闹了,你要是把我们的关系公诸于世,我保证受人唾弃的不是本将军,而是你。”

惜妃不以为然,“受人唾弃总比叫人抛弃的好,吴英,你不能喜欢公主,更不要妄想当什么驸马爷。”

“难道就一辈子当一个无耻的情夫吗!”吴英怒道。

“我知道你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我又何曾不是呢?你要是有本事,我们也不必这样偷偷摸摸。”

“够了,我早就喜欢公主,甚至比喜欢你还早得很,所以,你最好安安分分的,否则,你知道背叛本将军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吴英语气冰冷,面孔也犹如一块海冰,冒着白惨惨的雾气,让人凉透了脊梁骨。

惜妃不由得一抖,脑海里瞬息蹦出一个杀戮的场面——月光下,一道寒冰似的利刃,一条白绫似的布条,紧跟上一个老头子,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把白绫缠在他的脖子上,用力猛拉,喉管崩裂,窒息,老头子一命呜呼!

想着那一幕,惜妃用手摩挲了几下自己的脖子,呼吸也不是那么均匀,眼睛里酝酿着无边的惊恐,就好比无边的黑夜。“你会像杀刘公公一样杀了我吗?”天战战兢兢地问道。

“他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他只不过是本将军利用的一件工具罢了。”吴英道。

“那如果我背叛你,你打算怎么对我?”

“我会对你好一点,让你选择怎么个死法,或者,远走高飞,永远不再回京师。”吴英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惜妃的下巴,往上抬了抬。惜妃的眼睛也一直都盯着他,那种注视与吴英对她的注视好像完全相反,吴英对她是玩弄多于爱情,她对吴英却是爱情多于玩弄。

惜妃看了他许久,突然向吴英扑过来,两只胳膊挣扎着抱住吴英的头,红唇紧紧挨着他的唇,使劲摩擦,吴英也趁势狠狠的吻她。温柔暧昧至极,像用一根柔软的东西对他们进行鞭策,他们非但不觉得痛,反而觉得无论什么痛都是一种享受。

“这女人在玩什么鬼把戏!”吴英本来已经快迷醉了的双眼突然睁开,嘴唇上似火的温柔已不是一种快意的摩擦,而是咬啮。

他一下子将她推开,惜妃踉跄了几步靠在一张桌子边,凝脂般的肌肤因为欲火的燃烧而变得愈加红润,原本就朱红丰满的嘴唇,此时变得更红更丰满,就仿佛被雨水打湿的红玫瑰。近看,就会发现她嘴唇上的不是被蹂躏开来的口脂,而是鲜血,是吴英的血。

吴英用手揩了揩火辣辣疼的嘴,原来已经流血了,被那个女人咬出了血!“你……”

惜妃勾唇一笑,道;“假使有一天我像你说的那样离开了,你嘴上的伤至少会让你记得我。”

“你这个坏女人,简直太过分了!”吴英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声音低沉的可怕。

“对待你这种坏蛋,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将军,我的将军,我只希望你永远不会把我忘记。”惜妃走近他,“我想通了,你可以喜欢公主,你们这些男人,永远不会只对一个女人好。”

“你想通了就好,可是我现在弄成这样,你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吴英掩着嘴。

“就说被母老虎给咬了。”惜妃坏笑。

离开金銮殿后,郁有求让高浩斌随行至正阳宫,“皇上,叫臣有什么事?”他毕恭毕敬的问。

“浩斌,你是个不错的孩子,难怪那么任性的采薇都会喜欢你。”郁有求在椅子上坐下,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道。

“公主虽然任性,却任性的可爱,能博得公主的欢心,是臣天大的福气。”

“朕就采薇这么一个女儿,自小什么事都对她百依百顺,不愿她受到一点的委屈。她是朕的掌上明珠,你是朕的御前侍卫,你们两个能够喜结良缘,也算了结了朕的一桩心事。浩斌,你家里可还有什么人?”郁有求问。

“回皇上,臣家中有一对父母和两个兄弟。”高浩斌回答道。

窗棂外,李皇后携两个侍女经过此地,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追溯到曾祖辈,高家还有人在朝廷里当过差,官职虽不为大,却是为国家献出过一份力的。郁有求向高浩斌打听了许多关于他家里的事,必是下定决心招高浩斌为驸马了。女儿的婚事,当然得对准驸马知根知底,万不可草率马虎。

“看来,英儿是没什么希望了。”窗外的李皇后摇头叹息,然后离去。

郁有求说着说着,竟不小心说走了嘴,他说;“其实朕还有一个儿子,采薇排行老七。”

还有一个儿子?郁采薇不是排行老六吗?什么意思,莫不是其中有一个皇子从小就夭折了。“皇上,哪一位皇子……”他还没说完,郁有求就发现了自己的疏忽,急忙道;“六皇子不幸夭折,都是天命哪!”

高浩斌不胜疑惑,关于早夭的六皇子,他似乎很有兴趣,因为看郁有求惶惶不安的神色,好像是在有意隐瞒些什么。之后,他便去了锦芳楼,“小蝶姑娘,你们公主呢?”

小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公主……公主在后面树林子里……”

“在树林子里干什么?”高浩斌惊惑。

“抓蜻蜓,蝴蝶!”

郁采薇在锦芳楼后面的树林子里抓蜻蜓蝴蝶,高浩斌欲去,又问小蝶;“你怎么不去陪着公主?”

“我是来给公主拿网子的。”小蝶道。

“网子?”

“就是捕捉蝴蝶的网子啊,都是好好的网子,公主捕不到蝴蝶和蜻蜓就让小蝶来换!这已经是第八次,小蝶都要跑不动了。”

“有多少网子,全部拿过去不得了,公主想换哪个就换哪个,也省得你一趟一趟来回跑了。”

小蝶一听,就好像发现了特别特别新奇的东西一样,然后用复杂的目光望着高浩斌,说道;“高浩斌,高大哥,高好人,你要是早来一会儿该有多好呀!也省的小蝶越是腿短越是跑来跑去了!”她吐了吐舌头,笑容及其明媚,从高浩斌身边跑了过去。

“高好人?”他指着自己,忍不住笑了笑。

郁采薇要捉蝴蝶当然不会在树林子里捉,在树林子的一边,有一个很大的花田,捉不住蝴蝶或者捉累了的时候,她就坐在树林子里的秋千上乘凉。高浩斌看见她时,她正在那儿玩秋千。

“公主!”他叫了一声,然后跑过去。

“浩斌哥哥,你怎么来了!”郁采薇从秋千上跳下来,来到高浩斌面前。

“公主,你不是一直都是叫我高大哥,怎么突然……”他眉峰收紧,问。

“本公主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浩斌哥哥,你不乐意?”

“不,不是。公主,我想问你一件事。”他直入正题。

“是什么事?”

“公主……公主有……”他突然觉得自己在挖掘别人的家事,迟疑无法一吐为快。

“我有什么?”郁采薇直看着他,“浩斌哥哥,你说话一向都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天吞吞吐吐了起来?发生什么事了,浩斌哥哥,你快说呀!”

“没有发生什么事,我就是想问一下,公主究竟有几个皇子哥哥?”他问。

郁采薇的脸色惊变,“五个呀,浩斌哥哥,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听说公主排行老七,有六个哥哥,六皇子夭折,是不是?”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告诉你,六哥他……”郁采薇不想对他有任何隐瞒,“对外都说他死了,其实可能并没有死!”

话音未落,林子阴暗的地方恍然发出一股躁动,“公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高浩斌抓住郁采薇的手臂,以飞快的速度离开了树林子。

锦芳楼郁采薇的寝宫,郁采薇接着刚才的话说了下去……

小蝶不知道他们已经回来,怀抱着一堆红红绿绿的网子向锦芳楼后面走去,离树林子还有很远一段距离的时候,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从她身边窜过去。

“啊,什么东西!”她驻步,视线猛地随着那个黑影转移过去,叫道。

那个黑影虽然是一团黑,几乎不是个人,可小蝶依然可以确定那是个人,而且是个黑衣人!一想到黑衣人,小蝶吸了口冷气,拔腿就朝树林子的方向跑去。

“原来,六皇子有可能还活着!”高浩斌听了郁采薇的原委讲述,吃惊道。

“是啊,为了避免当初杀害六哥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会不死心,再去杀可能活着的六哥,就一直严格保守着这个秘密,浩斌哥哥,我把你视为生命中最亲的人才告诉你的,你一定要保守秘密。”她叮嘱高浩斌。

“公主尽管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嗯,就因为相信你,才给你说了这么多,浩斌哥哥,其实我一直想请你帮个忙。”郁采薇转过身子,侧耳倾听高浩斌的回答。之前她想到的那个自认为是非常聪明的办法,扒开男子的上衣看后背有没有胎记,也只有他能够帮得上忙吧,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

“公主有什么话尽管吩咐。”

“就是去找我六哥!”

“要从何找起?”

“我有线索。”郁采薇用手挡住嘴巴凑近高浩斌小声的说,“听皇阿玛说,六哥的背上有个月牙形胎记,所以,我们就从这个胎记找起。”于是,她给他讲了那个办法。

“如果那样的话,肯定会非常引人注意的。”高浩斌道。

郁采薇仔细一想,的确是,让全城的男子脱衣服,岂不会闹得满城风雨!“而且那样一个个的检查,不是大海捞针吗。”高浩斌接着说。

“也是啊,怎么我就没想到这些呢!”

“六皇子可能活着,却不是一定还活着,公主,现在想要找到他真的不是件容易事。”

“要是容易的话,这么多年来,皇阿玛还不早就找到他了。浩斌哥哥,你最好了,你一定会有好办法的,对不对?”登时,只听门外尖声的叫喊;“公主失踪了!快来人呀,公主失踪了!”

“公主失踪了?”公主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呢吗,郁采薇跑过去打开窗户往楼下看,是小蝶那个死丫头在那里乱叫!“喂,你哪根筋搭错了!”郁采薇对她喊道。

小蝶抬起头看见她在锦芳楼上,大吃一惊,“公主,你不是在树林子里吗,怎么一眨眼就回来了!”她霍地一下倒下去,晕了。

“这死丫头,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就不省人事了。”

“她刚才去给你送网子,发现你不在树林子里,就以为你失踪了,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你,自然是受了惊吓。”

迷迷糊糊地,小蝶睁开了眼,看见郁采薇和高浩斌瘦长的犹如倒映在水中的身影,猛地坐了起来,“公主!”她惊惧的叫道。

“你看见鬼了呀,本公主又没死,你就这么一见面一诅咒的!”郁采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记。

小蝶才清醒,“人家不是担心公主吗。”她说道,“公主不是应该在树林子里捉蝴蝶荡秋千吗,忽然出现在这儿,小蝶不被你吓死才怪。”

“谁让你是个胆小鬼,而且是个一根筋的胆小鬼。”

“刚才我去给公主送网子的时候,碰见了一个人。”小蝶神秘兮兮的说。

“什么人?”高浩斌立刻问。

“黑衣人。”

“什么,黑衣人!”高浩斌和郁采薇异口同声,面面相窥。

“黑衣人好可怕,他像踏着一股风似的,形如闪电的打我身边蹿了过去。”小蝶一想起来还后怕的很,“然后我就径直跑去树林子,发现那黑衣人也是从树林子里出去的,然后又发现公主不见了,小蝶就想,公主八成是被黑衣人给抓走了。如此一来,小蝶惊恐万状呀!”

“黑衣人,谁晓得那个黑衣人是谁?为什么会从树林子里出来,难不成……”郁采薇不敢再说下去了,高浩斌却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怪不得在他们说起六皇子可能活着的时候,黑暗的林子里突然好像有什么声响,肯定就是那个黑衣人。可是那个黑衣人会是谁呢?高浩斌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上次去白云山的路上遭遇的黑衣人,两次的黑衣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

小蝶跟着追问郁采薇接下去想说什么,郁采薇干脆糊弄她;“难不成是我三哥!难不成是我四哥,难不成是五哥,难不成是大哥!嘿嘿,更有可能是……”

“嘿嘿,更有可能是高好人。”小蝶忍不住满脸堆笑打断了她。

“高好人是谁呀?”郁采薇问。

“当然就是那个又高又帅又善良的高浩斌啦!”小蝶眨着崇拜的目光盯着高浩斌看,此时高浩斌面对着窗外,若有所思的样子,甚至没有听见她们的叽叽喳喳。

郁采薇挽起了袖子将小蝶捶打一顿,嘴里吼叫着;“死丫头,浩斌哥哥他纵然是有一百个优点,一轮不到你来崇拜他!告诉你,他是本公主一个人的,本公主早就知道你对他垂涎三尺,我劝你对他趁早死心,要不然本公主不会只打你一百下的!!!”

“饶命呀公主,好男人人见人爱,你把那些人拉过来一人打一百下,累死你,哈哈哈……”小蝶钻在被窝里,嘻嘻哈哈的反驳着。

高浩斌不得不摇头笑了笑,真的是两个小女孩,贪耍的很!

花丛之海

“你的意思是,只准你欺负我,不准我欺负你。”高浩斌脸上现出淡淡地笑容,任何一个人见了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都会忍不住展开笑容,哪怕是非常冷酷的人。“对,就是只准我欺负你,不准你欺负我。”郁采薇娇笑道。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