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情归何处 > 正文

小说情归何处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8/6 0:59:09热度:

《情归何处》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白依依在景涵天面前的语气向来是柔柔弱弱,惹人怜惜的。...

情归何处

   “我得不到幸福?”

   景涵天俯下身子,修长好看的手指死死擒住何欣然的下巴,两个人像两头争夺领地的狮子那样互相撕咬,弓起身体气势凶恶,各不相让的瞪着对方。

   “何欣然,你不要忘了。你让我得不到幸福,我同样也会让你也得不到幸福!”

   景涵天说罢恶狠狠的甩开何欣然,何欣然的头因为惯性侧倒了另一边。

   “你要斗,那我们就慢慢斗!”

   景涵天‘砰’的摔门而出,徒留何欣然一个人在原地。

   何欣然不免觉得此刻的自己十分悲凉。

   何欣然直直的僵在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还红着的右脸,镜子里的人像一个小丑,又像是一个提线木偶。

   景涵天早就离开了,整个房间就剩下何欣然一个人,她看着房里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模样,一股凄凉感徒然升起,何欣然不止是对这人去楼空的房子感到凄凉,更多的是她所要承受的东西让她的心底感到无比凄凉。

   何欣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身在何处,也没想到父亲和白依依的母亲有了一腿,自己肚子里始终是个假的还在,保不准那一天就被拆穿了,还有白依依、景涵天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何欣然的眼神又逐渐从模糊换回了之前清明的模样,何欣然暗暗发誓,既然你景涵天要让我脱手k项目,那我就要你切切实实的尝到失败的滋味!

   她慢慢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脸上还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感,何欣然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慕少。”

   “……”

   电话那头十分的静谧,只能隐约听见男人浅浅的呼吸声。何欣然知道上次景涵天突然出现,把场面弄得十分难堪,想必慕容嘉懿也还在生气。

   隔着话筒何欣然都能感到慕容嘉懿那头的低气压,她稳住语气,“慕少,突然给你打电话要是冒昧打扰到的话,还请多包涵。”

   慕容嘉懿语气冷淡:“何小姐今天给我打这通电话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进行我们那天没有完成的合作了。”

   “哦?合作?何小姐就不怕到时候又进行一半的时候又被你的丈夫给搅了?上次的那杯红酒的账我还没来得及算呢。”

   何欣然听见慕容嘉懿边说边敲着桌子的声音,声音并不大,一下一下徐缓的响着,却透露出慕容嘉懿此刻心下的不爽和不屑。

   何欣然顿了顿,不自觉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慕少放心,之前我们就已经说好的事情这次绝不会再出现意外,我过一会就把文件发到你的邮箱里。”

   何欣然说着渐渐握紧了拳头,她的眼眶还红着,

   何欣然死死的咬着唇,“我要让景氏集团失去他们最大的筹码!”

   “可以。”慕容嘉懿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何欣然如此诚恳的要和自己合作,自己也能顺利得到景氏的绝密文件,那么帮她报复景涵天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我希望慕少爷能帮我一个忙……”

   电话那头的慕容嘉懿挑了挑眉,他和何欣然前前后后进行了两三次的交涉,没想到这女人真正的目的竟然是想借助慕容集团在国外的势力,插手景氏的项目,从而毁掉景涵天,毁掉何欣然一手带起来的景氏集团,这样正好,他看他们二人斗,而自己只需要坐享其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没问题,何小姐。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慕容嘉懿的声音飘忽又冷酷,如同夜间的鬼魅一般。

   白依依还不知道楼下景涵天和何欣然爆发了些什么。

   白依依只听见何欣然隐隐约约说着她的肚子里也怀了景涵天的孩子,她正想下楼去听个大概的时候,只见景涵天怒气沉沉的摔门而出。

   “何欣然,你这个贱女人!”白依依恨得咬牙切齿,平日清纯乖巧的脸扭作一团,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怖。

   她在房间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先给景涵天打个电话。

   “喂,涵天……你去哪里了啊……”

   “啊……你别生气啦。”

   景涵天在那头说,自己被何欣然这个贱女人气得不行,他要先去奶奶那边一趟,晚点再回来。

   “涵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特别想吃酸的东西,你等等回来的时候可不可以给我带点青柚回来啊……”

   白依依在景涵天面前的语气向来是柔柔弱弱,惹人怜惜的。

   “你肚子里还有宝宝,想吃酸的是正常的。你自己一个人注意点,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我晚点给你买回来就是了。”

   白依依这下子像掉进蜜罐似的,甜甜的说道:“涵天你对我真好!”随后白依依又和景涵天腻味了一番才挂断电话。

   白依依正准备下楼倒杯水喝的时候,何欣然刚从浴室出来,换上了一套浅杏色的连衣裙,一头长发铺洒在她的肩头,脸上也抹上了细腻的粉底,已然不是刚刚那副被自己折腾得狼狈不堪的样子了。

   “哟,何欣然。你还有心思打扮呢?”

   白依依故意拿讥讽的眼神上下瞟了何欣然一眼,“你看看你这副模样,表面光鲜而已。可实际呢,你不过是一个被涵天掌弄的可怜虫罢了。”说完就直直的笑了起来。

   何欣然被白依依嘲笑得心烦,本不想过多的理会她,谁知道白依依仗着景涵天会给她撑腰更加放肆。

   “你知道涵天去干嘛了吗,涵天知道我想吃青柚,这不就去给我买去了?在看看你,啧啧啧……”

   “哎呀!”

   白依依好像突然发现什么似的,惊声叫了一声。她急忙凑近何欣然的脸庞,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更是笑得直不起腰。

   “何欣然你的脸,该不会是被打了吧?难怪还故意化了一个妆。”

   何欣然颦了眉,实在是忍受不住了。

   “呵呵……你以为景涵天打了我一巴掌,就说明什么了吗?你现在不过是一时的小人得势罢了,我也不在乎他景涵天是去给你买什么,这一切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你说我是可怜虫,不过在我看来你才是可怜虫吧?白依依,你只能靠着景涵天给你希望,他让你以为你能有机会坐上我的位置是吧,可惜那一切不过都是妄想罢了,你最终什么都得不到!”

   何欣然噼里啪啦的怼回了白依依,白依依哪里是何欣然的对手,自己找了不自在,被呛得说不出话。

   “你以为涵天去哪里了?涵天跟我说他去找奶奶了!他是去找奶奶说和你离婚的事情的!!”白依依被气得浑身发抖。

   “哦?”何欣然瞥了白依依颤抖的样子,心下觉得十分痛快,她也不着急。就近就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你以为景涵天找奶奶就有用?我肚子也有了涵天的孩子,奶奶会帮谁?”

   “你!”

   白依依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何欣然微微曲了曲身子,左手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右手捏着茶盖的顶端轻轻向外拨了拨茶汤,缓缓吹了吹才吮了一小口茶水,看起来十分优雅,何欣然又吮了一口茶才把杯子放下。

   “说难听一点,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以后景家的小少爷,而你肚子里的不过就是个野种罢了。奶奶到底是向着我还是会由着景涵天?”

   景涵天那边也是像何欣然说的一样,碰了一鼻子的灰。景涵天不明白为什么奶奶死命的护着何欣然,非要让何欣然生下自己的孩子。

   而家里,白依依和何欣然还在争锋相对中。‘啪嗒’一声,白依依注意到门口的动静,连忙加大自己的音量。

   “欣然你为什么要说我的孩子是野种!难道我的孩子就不是涵天的吗?”白依依带着一丝哭腔。

   “白依依……”

   何欣然话音未落,就只见白依依两腿瘫了下去,如同水一般软软的滑了下去,倒地前还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小腹。

   白依依又昏倒了!

   何欣然只觉得有点不对,正想去扶起白依依的时候,又被猛然推搡了一下。

   “何欣然!你到底要怎么样!”

   何欣然了然,原来是景涵天回来了,难怪她白依依又昏倒了,她冷笑了一声,“我要怎么样?”

   “我一没对她动手,二没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干什么。怎么能说我要怎么样呢?”

   “何欣然!”景涵天赫然而怒,“你为什么要处处针对依依,你明明也知道依依怀孕了,你这般故意针对到底能干什么!你是不是就是要依依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你才满意!”

   白依依是故意昏倒的,她就是要让景涵天恨死何欣然。听到景涵天沉沉的质问何欣然,她的内心爽得不得了,白依依躺在地上暗中观察他们两个人的风向变化。

情归何处

“何欣然,我知道你费尽心思嫁进景家看中的不过是我们景家的钱,可是你至于表现得这么明显吗?啊?”“不过,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身在其位也总要司其职才行!景太太!”景涵天暴喝一声,一把将何欣然推倒在床……早就知道嫁进豪门自己的日子必然不会好过,可是,为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