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独宠将后:三宫六院不及你 > 正文

独宠将后:三宫六院不及你全文免费阅读第13章无功不受禄

发布时间:2020/9/17 17:34:37热度:

《独宠将后:三宫六院不及你》是一本古言类型小说。全文讲述:说着,臧芸熹对着一旁的僧人行了一礼,歉然说道:“我们先行告辞了。”...

独宠将后:三宫六院不及你

“这倒不用……”

君子岚的话音未完,便被大师打断了。

“回去得路有些缭乱,若是没有无恨带路,施主会走不出去的。”

听他这般解释,君子岚回想了一下来时的路,突然发现自己一路上只是观看着风景,并没有记路,便也答应了他。

唤做无情的小沙弥听到可以走出去,整个人很是雀跃的走到君子岚面前。

现实恭敬的朝她行了一礼,而后说道:“施主,请随我来。”

眉眼带着笑意,整个人看起来可爱极了,瞬间戳中了君子岚的心,她勾唇一笑,合手放在胸腔,学着小沙弥,微微弯腰,语气欢快的说道:“辛苦无情了。”

说着,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他圆滚滚得脑袋。

冰凉温度嚷无情不适的缩了缩,可动作太过轻柔,无恨生了妄念,红着脸站在原地。

君子岚见他面脸通红,也不好在逗弄,可惜的收回了手。

在无恨的带路下,他们回到前院也是两炷香的时辰了,君子岚看着熟悉点门,轻轻呼出一口起来。

还好,她没有强求,不让这么绕的路让她走,走到夜幕都有可能找不到回去的路。

“君施主,我只能送你到这里拉,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了,要是走到不认识的路你可以询问其他师兄。”

君子岚忍住了要伸出去得手,认真的看着无恨,道:“好的,你回去的路上小心。”

似乎想到了什么,君子岚把挂在腰间得荷包拿下,打开看看到里面的蜜饯,莞尔一笑的把荷包递给无恨。

“这是我装的蜜饯,送给你了。”

无恨朝里面看了一眼,颗颗饱满的蜜饯散发着诱人得信息,下意识得吞咽,忍着诱惑无恨,拒绝了君子岚。

“谢谢施主,但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

话音刚落,君子岚把手中的荷包塞到了无恨得手中,在他拿稳之后,立即收回了手,“怎么能是无功之禄呢,你领路带我出来,这边是你得攻,君姐姐并没有送你太贵重得礼物,只是几颗蜜饯,算是报答你得带路,这么说来,我这个礼物还算是轻了。”

无恨最终还是没有忍受诱惑,把蜜饯收了下来。

君子岚又和他说了几句,两人便分道而行。

君子岚走到正殿,恰逢遇到臧芸熹正和一个僧人聊天。

看到走来的君子岚,臧芸熹紧锁得眉头舒展开来,上下看着君子岚道:“你这孩子是走到拿去了,差一点为娘就要寻这里的僧人去找你了,你说你,出门怎么就不会带个下人呢。”

面对母亲得絮叨,君子岚并不觉得热厌烦,反倒觉得难过,但她面色不显,言笑晏晏的走到臧芸熹面前,先是告罪后才向她解释自己走到了哪里。

站在一旁的僧人听到君子岚拒绝了那个高人,面露诧异随之而来的便是打量。

这一看,虽然没有看出什么,但在心中却是牢牢记住了君子岚的一张脸。

在臧芸熹疑惑望过来时,更是耐着性子给她解释。

“若我猜的没有错,这位君姑娘应该是看到了我的大师兄普陀。”

话音落下,臧芸熹迅速反应过来,诧异并不比僧人少。

“是真的么?”

君子岚却摇了摇头,不是很肯定得说道:“我当时着急回来,并没有进入院子,那位大师也没有告诉我他的发号,也不强留,就让他的徒弟无恨送我出来,”

“阿弥陀佛,看来是大师兄了,大师兄从十年前便隐居山林,去向不知所踪,有时候我们去院中,人影都没有。看来君姑娘喝大师兄有缘也无缘。”

君子岚开始没反应过来,这位僧人口中的普陀到底是谁,但随着臧芸熹在一旁说起这个人大师的事迹。

君子岚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在多年之后,她在边境遇到的人。

看来,再次遇到来故人。

君子岚在心中长叹,脸上的笑容淡来几分,抬手揉了揉额角,有些疲惫道:“娘,我觉得有些劳累,想要回去了。”

臧芸熹看了她一眼,眸光微闪,点了点头道:“你爹爹就在寺外,子若不知怎么,用素斋便离去了,心在天色已晚,那我们便先行离去了。”

说着,臧芸熹对着一旁的僧人行了一礼,歉然说道:“我们先行告辞了。”

“阿弥陀佛,施主慢走。”

僧人送着君子岚他们离开了正殿,走到外面,君雄枭正带着一对人,扛着坐轿站在楼梯得一旁等待。

见到君子岚她们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夫人,你们出来了,我让人唤了轿夫,你坐轿下去。”

臧芸熹也有些疲累,随即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君雄枭得好意。

君子岚对上父亲得视线,摇了摇头:“我虽然有些累了,但还是有力气走下去,父亲母亲你们坐轿下山即可。”

她坐不习惯这玩意,尤其是下山,颠来颠去的,她有内力支撑,这点路程对于她来书并非什么难事。

君雄枭夜没有选择坐,唯一坐上去得也只有臧芸熹一人。

轿夫虽然只带一个人归,但是被君雄枭叫来的人,依旧都得了银钱。

君子岚沉默的跟在君雄枭身边,走到一半脚撑,下方传来一阵惊呼。

“马惊了!马惊了!”

随即,便看见一头黑马,撒欢的朝着上面冲来,仿佛后方有什么吃人的怪物。

君子岚回神,连忙退到一边,大将军听到动静,迅速把臧芸熹从轿上抱下,轿夫顺势弃轿慌不择路的多到一旁山林中。

待安顿好臧芸熹和君子岚,君雄枭站出去查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马匹开要跑到他们这里来,他的眼力过人,看清马儿眸色没有变红,心想就这样把马儿给猎杀,也颇为可惜。

他在军中恰好学过驯马,那马儿发狂并非是药物所致,应该是哪儿受伤。

思绪百转千回,在哪马儿快要靠近此处时,君雄枭看准时机,一跃二期,踏上马背时,手疾眼快的抓住了马绳。

在上前便是又香客,君雄枭想也不想,拉着缰绳用蛮力使得马儿调头,朝另一边的竹林奔去。

独宠将后:三宫六院不及你

上一世,君子岚死于自己的表妹之手,临死之前,孩子被熬成了血水又被灌回她的肚子,她看到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便是自己的丈夫和表妹讥讽地看着她。他是天凌三皇子,上一世因她而隐忍,不争权不夺位,默默地将她心爱的太子送上皇位。“别跑了,这回整片江山都是朕的,你还能逃到哪里去?”君子岚微微挑眉:“皇上,抢了江山不屠将军的,您还是头一个。”他畅怀大笑,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朕的将军已然卸甲成了皇后,何必再屠,天色快黑了,走,陪朕去龙榻上看落日!”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