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凤冠辽宫 > 正文

凤冠辽宫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8章触怒君威

发布时间:2020/9/17 17:44:11热度:

《凤冠辽宫》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拘礼。”他起身走来,双手扶起她,吸了吸鼻子,”果真连骨头都透着玫瑰香!”...

凤冠辽宫

“该死的你们!”

燕燕从浴盆中水淋淋地跳起来,很想发怒,可害怕帷幕外的男人听到,只能压低嗓音嘶吼,“快取衣裳来!”

看着她全身红得像煮熟的虾,白玉和石兰都强忍着笑,手不慌,脚不乱地一个帮她擦拭身子,一个帮她梳头,而她则忙着抓衣服、问状况。

“他啥时候来的?”她恼怒地问。

见她一副想咬人的样子,石兰忙说:“没多久,奴婢想禀报,可还没来得及。”

燕燕瞪眼鼓腮,做出“等会儿要你好看”的眼神,将胳膊伸给她。

石兰忙把轻透柔软的丝内衣套进她的胳膊,再为她穿上亮丽的罗裙锦衣。

等她堪堪打扮妥,能出帐见人时,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

当看到耶律贤稳稳地坐在软榻上,剑眉轻扬,凤目柔和地看着她时,燕燕已经凉下去的身体“忽”地又着火般地烧了起来。

为掩饰羞窘,她忙走近跪下行礼,“谢陛下赐浴鎏金双鸟盆。臣妾不知皇上驾到,未曾迎迓,请陛下恕罪。”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拘礼。”他起身走来,双手扶起她,吸了吸鼻子,”果真连骨头都透着玫瑰香!”

燕燕耳根脖子全红了。

他翻开她的手掌看了看,抚摸着手指上因侵泡太久出现的褶子,皱起了眉头,”的确泡久了,一个时辰足矣,哪能泡这么长时间?”

他的手温凉柔软,指头修长白皙,不似她所熟悉的那双骨骼清晰、温暖有力的大手。她本能地抗拒他的亲近,抽回了自己的手。

他脸上划过一丝怅惘,复归温和静雅,说:”以后那盆归你所有,啥时候想泡澡就让人给你烧水,不要再泡太长时间。”

她微微点头,缓缓退开,故意不去看他落寞的神情,转向站在门边的侍女,问:”白玉,石兰不是说有鹅肉可吃了吗?”

“是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皇上和娘娘吩咐。”

见她提到皇上,燕燕不得不转向耶律贤,说:“皇上留下用餐吧。”

“你是真心留朕吗?”耶律贤深沉的目光投在她闪烁的双眸中。

燕燕不置可否地说:“赶早不如赶巧,既然碰上了,臣妾自然是真心的。”

耶律贤看着她沐浴之后愈显娇柔美丽的面庞和冷若冰霜的神情,似有若无地叹了口气,对白玉说:“朕还真想尝尝你们的手艺呢。”

“那太好了,奴婢这就去布餐。”白玉笑着说。

“为何不要寝殿小底侍候?你不喜欢她们吗?”等白玉出去后,他问。

果真是有枕边风的。燕燕暗自想着,眼前出现惜瑶美丽而冷漠的脸,神情不觉更淡了几分,”我有白玉、石兰就够了,她们是陌生人,说不上喜不喜欢。”

耶律贤看她一眼,没再说话。

这餐饭因为两人都各怀心事,因此气氛并不愉快。耶律贤吃得很少,燕燕看得出他食欲很差,自己虽然饿,但因有他陪伴,反而胃口大失。

饭后,耶律贤陪她饮茶,两人仍是安静地坐着。

为逃避他时不时落在身上的深沉目光,燕燕低着头,摆弄着腰带上的饰品。

她不该是如此安静的女子,耶律贤见她跟自己在一起如此沉闷,不由感到烦恼。视线略转,看到她身后的案桌上放着他送给她的文房四宝,便起身走过去,略感安慰地想,至少她没有扔掉或藏起他送的礼物。

见他起身,燕燕抬起头跟随他的身影,当看到昨夜临睡前随手画的画轴半卷在案上时,心头忽地一跳,暗自祈祷老天爷帮她,别让他看到那幅画!

可惜老天也没听到她的祈祷。

耶律贤站在桌边,手指抚过砚台光滑的镶边,目光扫过笔架,看到那幅半卷的画,便信手捡起展开,眸光僵住。

燕燕一动不敢动地看着他,也看着那幅画。

画上的俊美男子跨马横戈,神采飞扬,一眼便知画的是谁,尽管还没完成,但精妙的笔墨无不透着画者的用心和深深的情意。

握画的手指抽紧,紧得指关节发白,燕燕心想他会把画撕碎。

可他没有,瞪着画上的人看了半晌后,轻轻地将画放回桌上,转过身来面对着她,苍白的脸上出现一抹极不正常的淡红,深邃的眼中跳跃着两簇幽冥之火。

“你画的,是不是?”

他问,语气极淡极冷。

燕燕仿佛坠入冰窖里,浑身发凉地注视着他的眼睛,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

而他似乎也没有期待她的回答,下颌紧绷地接着说:“你是聪明人,该不会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不会忘记你是我在祭台上昭告天地君臣祖先要娶的女人!你很快会住在我的帐下,享受我的尊敬和宠爱,生育我的皇子和皇女,我绝不会准许任何男人介入我们之间,你趁早记牢自己的身份!”

说完,他拂袖而去,带着凌厉的气势和悲凉的萧瑟。

燕燕面色苍白地跌坐在桌前,难言的委屈和忧惧袭上心头。

望着画上的俊美男子,她伤心地喃喃自语:“二郎,他连我在心里想你都不准,可我要如何忘记你?”

泪水滑落,她伏在画上无声地哭泣,既思念二郎,又担心今天这事给他惹来祸端。耶律贤临走时铁青的脸色、冰冷的话语,都是一种警告和暗示。

白玉和石兰进来,跪在她的面前,一边安慰她,一边自责没有及早收起那幅画,惹来皇帝的震怒。

“不是你们的错,是我说没画完的画不许收。”燕燕擦擦眼泪,振作精神反过来安慰她们,“我心里只有二郎,再怎样掩饰也没用,皇上若不能接受,就只有把我的心挖走!”

“奴婢们知道娘娘的心。”年长两岁的白玉成熟稳重,提醒她,“可是既然已走到今天这步,娘娘就该忘掉以前的事,接受皇上的宠爱,好好过日子,既可保全自己,又能护住萧韩二府。”

石兰也含泪说:“皇上对娘娘是真心的好,今天如果不是有皇上撑腰,娘娘怎能扬眉吐气,给那些势力眼一个狠狠的教训?”

听了她们的话,燕燕沉默了,随后叹气道:“你们说得都对,可是心意岂能随意改变?如果不是害怕祸及族人,我真宁愿与二郎一起去死!”

她的话让两个侍女面色骤变,她赶快安抚她们,“别担心,你们的话我都明白,况且如今我人都进了宫,还能怎样?对以前的人和事,不想放也只得放了,否则害了自己不说,还会连累很多人,我于心何忍?”

见她真这么想,两个自小陪她的侍女才稍稍安了心。

“白玉,去把二郎为我配的活肌散取些来。”过了一会儿,燕燕吩咐。

白玉神色一变,急问:“娘娘哪儿受伤了吗?”

“不是我要,是给耶律颓然。”燕燕说,“叫葛裴送去给他,就说这灵丹妙药能让他少受些罪,爱用不用随他。”

白玉了然地说:“娘娘是想恩威并施,让那厮服气!”

“快去吧。”燕燕微笑催促她,看着她离开后,靠在椅子上默默地想:恩威并施是她在皇宫孤身立足的法宝,但要施得通,还必须有耶律贤的支持才行。

眼前出现他因愤怒而发红的脸,经今夜一事,今后他恐怕不会再来了。

但她又一次想错了。

此后,耶律贤几乎每天都来,依然深情款款,温文尔雅,仿佛忘了画的事,再没提起过。

随着他的频频出现,皇宫内对她的非议少了,恭维多了,生活上的照顾远远超出了她的需求,连白玉石兰该干的活儿都有人自动代替,让两个忙碌惯了的侍女因此清闲不少。

透过这件事,燕燕对君恩、帝宠算是有了更深切的了解和体会。

凤冠辽宫

是什么,让一个天真纯情的少女成了中兴大辽的一代天骄?是什么,将一个冰壶秋月的女子磨砺成擅弄权术指点风云的女皇?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必有一个成功的女人,可知一个成功女人的身后,必定有无数个成功的男人! 历史如镜,且让我们回首,看一千多年前契丹女杰萧燕燕是如何在情与爱、权与谋的森然皇宫里谱写历史巨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