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偷心皇妃:多情帝王宠娇客 > 正文

偷心皇妃:多情帝王宠娇客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19章要了她的命

发布时间:2020/9/25 21:23:19热度:

《偷心皇妃:多情帝王宠娇客》是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你惹不起的!”君墨寒淡淡说着:“不过,你已经惹上了,可能会……殃及苏家,这几日,你派人送你母亲离开皇城吧。”...

偷心皇妃:多情帝王宠娇客

密室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苏若然凭着记忆缓步走了进去,进去后,先站在原地缓了缓,让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

东西有搬过的痕迹,看来君浩天开始动作了。

的确,这种杀头掉脑袋的事情,是要做的够隐秘才行。

他的动作慢点,就得等死了。

她明白,直接让官府的人上门,是不可能的,如果可以,君墨寒早就做了。

何必寻找证据。

而且君墨寒还要保住君家。

“动作快点。”突然外面传来一抹声音,然后是机关打开的“轧轧”声,紧接着,传来脚步声,很急。

苏若然下意识的贴着墙蹲了下来,一动不动。

“天亮之前,务必将东西全部处理掉。”说话的是君浩天,身后还有一个人。

“是,车已经准备好了,与商队一起出城,不会引起怀疑的。”君浩天身边的人点头哈腰的说着。

声音并不熟悉,苏若然的心跳也跟着加速了。

她若是被逮个现形,就一定活不成了。

她和君浩天动过手,她不是他的对手。

他要下杀手,她必死无疑。

“你要打点好了,这一次东西太多了。”君浩天的声音也沉了下来:“而且老二已经盯上了,还有那个贱/人……”

苏若然知道,这贱/人是在说自己。

也握了拳头,更是竖直了耳朵听着,她倒想知道,君浩天为了什么一定要将她从苏家拉回来,现在知道她发现了君家的秘密,也没有立即杀她。

“要不是她手里的东西我舍不得,真想把她宰了,处处坏本官的好事。”君浩天的声音带着戾气,握着拳头。

离的有段距离,苏若然都能感觉到他的杀意。

果然,是图了她手里的经文。

就在苏若然暗恨不能把君浩天宰了为快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进来了。

“这些东西都得从后门送出去,你们动作快点,弓弩和箭羽搬动的时候,要小心一些,不要损坏,这一次,损失已经很大了。”君浩天字字隐忍着。

苏若然的心咯噔一下,她没想到,这些人现在就动手了,她觉得自己是吃饱了撑的来这里找证据,这根本就是来送死了。

一边握了握拳头,努力让自己淡定。

“是!”来人的动作都很快,也是训练有素了。

“那天的女人应该是你刚娶进门的少奶奶吧。”后进来的一批人的领头此时走向了君浩天,声音夹着一丝不悦的说着。

这声音……

苏若然记得。

那天,他就险些要了自己的命。

本来她还疑惑呢,官府派出来查君家的人怎么会要自己的命。

看来,君墨寒说的对,她不该插手的。

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心,那个女人翻不出什么风浪的。”黑暗中,君浩天的声音已经平静了下来:“殿下放心,我会处理好的,等东西到手了,我第一时间送她上路。”

殿下……

苏若然心里更是汹涌澎湃了,根本无法淡定,君浩天称这个人殿下。

看来不是皇子,就是王爷了!

竟然也和君浩天一同干这种勾当。

“你可要小心君墨寒。”被称作殿下的人声线一直很低:“如果我没记错,大婚那天,他就睡了你的少奶奶,可能睡上瘾了。”

君浩天没有立即接话,握着拳头,显然被刺激到了,这话是耿直,不过真的很难入耳。

“一个商会会长的女儿,也不必在意,反正你娶她,也只是为了苏家的那些财产。”

话落,也不等君浩天接话,就对着搬动兵器的手下说道:“动作都快些,还是从密道出去。”

苏若然贴着墙,听着这些话,倒没怎么在意。

她也早就知道了,君浩天娶自己的动机。

不在意,就不会心痛。

只是她不明白,与君浩天合作的是什么人?

君浩天带来的人不多,似乎这些都是他的心腹,而且动作都很快,苏若然的藏身地也算隐蔽,不过,这样下去,早晚会暴露的。

最值得庆幸的,这些人对这里十分熟悉,不用点火把,摸黑行动。

否则苏若然早就无处可藏,暴露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了。

可是随着那些人搬动,一趟又一趟出去进来,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了,因为他们应该就快搬到她的脚下了……

她四下看着,想冒充这些人一起搬动兵器,却太突兀。

又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所以,急得直冒冷汗,脖子上的伤口都疼了。

这时,头顶处传来一声极细的响动。

君浩天和那人不再交谈,密室里就显得极静,所以,有一点点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有人来了!”君浩天低喝一声:“看来,老二开始行动了。”

“这个人还真是难缠。”被称作殿下的人咬牙说着:“不过,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点,君浩天不想承认,可此时也不得不承认,握了腰间的剑,微一用力:“将机关封了,我们从密道出去。”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苏若然平时是听不得君墨寒这几个字的,可是今天听着就特别的顺耳。

她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就得等死了,除非她用经文交换,可君浩天也说了,一旦得到经文,就要了她的命……

所以,思来想去,苏若然都没有退路。

此时君墨寒,就是她的救星。

已经有人动手封了机关,君浩天和那个被称作殿下的人并没有觉察到其它异样,所以,快速离开了。

密室里的兵器虽然没有搬干净,也不多了。

就算被查到,也不至于获罪。

朝庭官员都会在府上养一些护院打手,有些兵器不足为奇。

地下密室又恢复了平静,针落可闻。

苏若然还是蹲在那里没有动,她的额头全是冷汗,虽然并没有经历真正的危险,可刚刚那样的情形,死神也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她了。

前世,她能跑,可这一世,在这些人面前,她似乎连跑路都难了。

头顶又有声音传了下来,似乎是在打开机关,可是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苏若然这才站了起来,好在她也是身经百战的,此时还算淡定,利落的走到入口,打开了被封的机关入口。

下一秒,就有人又推进来了。

“你个疯女人!”君墨寒一把拉住苏若然的手臂,就往外走,手上的力道有些大,攥得苏若然手臂生疼。

而且他很生气,从未如此生气过。

苏若然任她拽着走出院子,一路上也不说话,她也知道自己错了。

这一次没有君墨寒,她一定死的很难看。

出了君府的禁地,一路去了二房,直到进了君墨寒的房间,关了门,君墨寒才松开苏若然,还带着怒意。

“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苏若然还是小声问了一句,借着月光看着身材高大的君墨寒,他只给了她一个侧脸,五官线条很硬朗,却不影响他的帅气。

如此一站,更是敛尽了一切风华。

也让苏若然看的有些痴迷。

君墨寒瞪她,他生气的样子,生人勿近,没有立即回答她。

苏若然耸了耸肩膀,后知后觉的害怕,现在手心都是冷汗,她只是不想太被动罢了。

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真的很不爽。

“秋平一路追着你出来,你竟然不知道。”君墨寒的语气很冷,声线不高,没有情绪起伏,嘴角紧紧抿着。

苏若然这才记起来,君浩天在自己身边安插了一个眼线,她的确给忘记了,只当是君浩天随便说说的。

此时更有些羞愧了:“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你以为我想救你!”君墨寒冷哼一声。

苏若然知道自己错了,可君墨寒这样的态度,也让她有些恼了:“我也没求着你救我……”

声音不高,自言自语一般。

此时她觉得站在君墨寒身旁很有压迫感,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听到苏若然的话,君墨寒也是哭笑不得了。

也只能瞪了她一眼:“算了,和你这种不讲理的人,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来,秋平被我杀了,君浩天应该很快就知道,你今天晚上去过密室了。”

苏若然也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如果不是君墨寒拖住秋平并杀了,她早就被发现了吧。

心里也是感激君墨寒的。

“他也知道你在查他。”苏若然转念想了一下,又说道:“他们把东西都运走了,这一次,你要搬倒他,可能不容易了。”

然后君墨寒就凉凉的看了一眼苏若然,一撩袍子,坐到了桌子旁:“你有什么打算?”

“他们有出去的密道,或者,追出去,还能拦住。”苏若然顿了一下,若有所思:“不过……昨天那人也在,他到底是什么人?皇子?还是王爷?”

“太子!”君墨寒语出惊人。

也让苏若然一下子震惊不已,半张着嘴,半天都没有说话。

一国太子,竟然干出这种事情来,真的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你惹不起的!”君墨寒淡淡说着:“不过,你已经惹上了,可能会……殃及苏家,这几日,你派人送你母亲离开皇城吧。”

想了想又继续:“或者,你今天回一趟苏府,把这一切都告诉你母亲,她应该有对策的。”

“我娘……”苏若然摇头,她觉得以苏夫人那样隐忍的性格,只能退让。

哪里敢与这些人对着来!

君墨寒端坐在那里,一手扶在桌面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她会有办法的,不然……苏家就完了。”

这话,苏若然是信的,她也明白,惹上了太子,很难脱身了。

特别这一次,不是小事。

就算贵为太子,此事暴出来,也会影响他的地位的。

偷心皇妃:多情帝王宠娇客

一睁眼,她就成了勾引小叔的新娘子,夫君恶毒,姐妹算计,小叔腹黑,家族破产,手握了皇家的秘密,追杀不断;她见招拆招百倍还之,步步为营,重震商会会长之名,富可敌国,只是高冷小叔不断纠缠,甩不掉,只能收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