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你是我逃不开的魔咒 > 正文

你是我逃不开的魔咒小说在线试读第18章退房,回家!

发布时间:2020/10/18 12:28:13热度:

《你是我逃不开的魔咒》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向知行终于转过身,直视我的双眼。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我看不出藏着什么秘密。...

你是我逃不开的魔咒

我直挺挺的躺在那,呼吸渐渐急促。

心底的恐惧,大多来源于他喝醉的那个晚上,他把我抱在怀中像宝贝一样爱抚,结果发现我并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便把我冷冷推开。

今晚,我害怕这样的场景再度重演。

可向知行的动作比那晚火热的多。

细细密密的吻像毛毛雨一样落下来,在唇边,在眼角,在鼻尖,似乎所到之处,都有春花绽放。

他湿热的唇一下子含住我的耳垂,我猛地一个战栗,只觉得那温热来的刚刚好,让人舒服,也让人心醉。

他一层层褪去我的衣服,手指一路向下,撩动春色。

我勾住他的脖子,两腿环在他腰间,感到他的炙热和坚硬……

我高兴坏了。

好像多年的美梦就要成真的那种心情。

然而马上就要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时,他口中突然含混不清的喊着一个名字,哑哑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温暖和爱意,将那个名字轻轻吐出来,“雅……雅……”

顷刻间,像是一盆冷水从头到尾将我浇了个透。

我一瞬间清醒过来了,醒酒了,理智回归了,智商在线了。

不管向知行喊的这个人是谁,反正永远不会是我。

向知行要的人,从来都不是我。

呵,是我太笨,傻子一个!我还以为他把我像珍宝一样抱着,像吻心爱的情人一样吻我,就是爱我了……才不是呢!他也只是酒精上头,全身热情没处释放,找个泄欲的工具罢了!

我猛的推开他,迅速翻身打开床头灯,暖黄色光线充盈了整个房间。

我的眼前,一个半裸身躯的男人,还保持着俯身的姿势,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他一贯清冷锋利的眼眸,竟然也会掠过一丝慌乱紧张。

眼泪一下子从我眼眶滚了出来。

但我还对着他笑,即使泪水滴进唇角,苦涩的味道顶的我脑壳疼,我还是要冲他微笑。

“向知行,看清楚我是谁了?”我笑道。

他沉默着不说话,半晌,翻身下床,抽了一张纸巾擦手,随后站在窗边点了一根烟。

我一个枕头扔过去,砸中他后脑勺。

“你特么刚才喊的是谁!”我像个疯婆子。

我以为我会嚎啕大哭,会把自己卷进被子里疯狂的哭喊,眼泪鼻涕会弄的满床都是。

我以为我会拿把刀杀了他。

从小到大心高气傲如我,这种屈辱受过一次已足够,怎能容许自己再受第二次?

可是我没有。我出奇的心平气和,就在须臾之间,仿佛成了一个修仙得道的高人,看破红尘一切情情爱爱,纷纷扰扰。

人家说哀莫大于心死,或许这就是心死的滋味。

那个名字一直缠绕在我脑海。

他喃喃的念着,“雅……雅……”我冷静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认识的人,名字里带一个雅字的,只有向知雅!

脑袋突然“轰”的一声,像是炸裂一样。

“是……向知雅?”我问他,声音轻飘飘的,连我自己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是向知雅吗?你回答我!”

可无论我怎么问,我甚至跳下床去抓他挠他打他,向知行就是保持沉默。

烟抽了一根又一根。一直到天亮,他还是站在窗边的姿态,背影孤寂而落寞。

这一夜,也让我精疲力竭。我穿好衣服,下床走到他身边,眨眨眼睛,眼眶发涩,有些疼。

“向知行。”这三个字一出,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这嗓音,哑的像是烟熏嗓。

我轻轻的问他,“我这么爱你,你特么就连一点爱都不能分给我,是吧?”

我没指望他回答,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冰冷。

可我一直认为,他不是个冷漠的人。他昨晚为我挡酒,他不准别人对我动手动脚,他会生气……再往前想,他会在罗承欺负我的时候狠狠揍他一顿,把我带离那场离婚闹剧的漩涡。

他还在我高烧的时候,整夜整夜守在我身边。

这样一个人,谁说他冷漠无情?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挺恨他的。如果他讨厌我,就从头到尾对我摆臭脸好了,我也不会心存幻想。可他偏偏还会做出这些让我误会的事,让我觉得,他心底其实是有一点喜欢我的,然后他又口口声声喊着别人的名字,在我心上捅刀。

偏偏那个“别人”,有可能是向知雅。

我冷静下来。向知行越是沉默,我越是觉得可疑。

许久,我又问他,“你回答我,昨晚你喊的那个人,是不是向知雅?是不是?”

“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你们真是姐弟吗?向知行,别想骗我,女人的直觉很准!”我上前拉扯他,逼他面对我,“她到底是谁?你又是谁?她嫁给我爸爸……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你们向家到底有他妈的什么阴谋!”

我像疯子一样嘶吼。

我越发的确定,这一定是向家的集体阴谋。我们陆家做的都是餐饮和娱乐的生意,几代人积淀下来,垄断了江州城一半的餐饮娱乐行业。

这样的生意不如房地产这种刚需类的有利润空间,麻烦多,地位也不算高,但也不可小觑。

这是一块肥肉,一本万利,很多人都虎视眈眈。

罗家盯着,向家也盯着。

我以前从来不管这些生意上的事,不懂这些人情世故,可现在想想,其中一定有蹊跷。

向知行终于转过身,直视我的双眼。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我看不出藏着什么秘密。

我骗自己,大概是我多想了,他不会对我无情,不会对陆家无情的,不会……

半晌,向知行刚要开口,突然他的手机响起来。我的神经顿时敏感无比,动作比他还快,一个箭步窜到吧台边拿起他的手机。

然而来电显示,清清楚楚闪烁着一个名字,“陈雅。”

我一下子僵住。

陈雅?谁是陈雅?

昨晚向知行喊的那个“雅”,难道是这个陈雅,而不是向知雅?

脑子里猛然变的一团乱,所有的事杂糅在一起,没有一点头绪。

向知行看我一眼,夺过电话,低声说了几句。

屋子里很静,我能听清话筒里传来的那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有几分耳熟,很像我出院那天,向知行在车里接的那个电话的女人声音。

他接完这个电话,又重新走到我面前,此时他神情有些许放松,不像刚才那样凝重。

好像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给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是陈雅。”他若无其事的看看我,低声说,“改天介绍给你认识。”

“你昨晚……”

“退房,回家!”

他根本不留给我说话的余地。

你是我逃不开的魔咒

一场狗血的离婚大战后,我灰头土脸的来到向知行身边,却得不到他的怜惜,只看到他嘲讽轻扬的嘴角——我和向知行是一辈子的孽缘。他羞辱我、讽刺我、蔑视我,却也帮我虐渣男斗绿茶,带我走过人生最灰暗的日子,我爱他、恋他、依赖他,却也要承受他带给我的无尽的痛楚与折磨。在我不顾一切飞奔向他的时候,他将另一个女人拥在怀中,在我万念俱灰发誓与他一刀两断时,他却回头,温柔而宠溺的眼神要将我融化。“陆染,我就是你这辈子,永远都逃不开的魔咒!”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