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缘溪而婚 > 正文

缘溪而婚全文免费阅读第11章恒少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发布时间:2020/10/2 5:54:54热度:

《缘溪而婚》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恒家后花园中,燕白溪正漫无目的地走着,这地方大概是修缮过几次了,小时候来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秋千玩具都消失不见,整个花...

缘溪而婚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身旁,是一具温柔的人体。

她整个人都蜷缩在那人怀中,男人用一种保护的姿态手在她身边,燕白溪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发现上面都是泪痕。

她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深吸一口气,硬是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小心翼翼起来,从恒溯回怀中退了出来。

很好,没有惊动对方。

燕白溪下床之后,逃一般就往房间外而去。

而床上原本应该还在沉睡中的男人,却在燕白溪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睁开了眼睛,他双目清明,丝毫不像是刚刚醒来的样子。

说来也巧,燕白溪刚从房间内出来,就在门口遇到了赵香。

看到燕白溪从恒溯回的房间内出来,赵香表情惊讶,燕白溪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主动开口打招呼:“赵姨,早。”

“早安,燕小姐。”赵香表情很疑惑,几次都想开口询问。

燕白溪却一点都不想告诉她这个尴尬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自己笑了两声,道:“恒少还没醒,我想知道别墅内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去的,我想去走走。”

赵香道:“客厅或者花园,您只要不去书房和二楼,其他地方都是可以随意走动的。”

“哦好,多谢,那我去花园看看了。”问完之后,燕白溪转身就走了。

赵香却是停在原地,半天没有动弹。

不多时,还在睡觉的恒少就推门走了出来,见到他,赵香忙低头道:“早安,少爷。”

“嗯,”恒溯回淡淡应了一声,就要往楼下而去。

赵香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追了上去:“少爷,我刚才看到燕小姐了,她……她还没有走,是要在这别墅内暂住吗?”

赵香问得很委婉,恒溯回却没有丝毫想要遮掩的想法,直接干脆道:“我们已经结婚了,她以后都会住在这里。”

“什么?”赵香顿时惊愕,不敢相信恒溯回所言。

恒溯回却没有心思关注赵香的心情,环视一圈没有找到燕白溪后,便皱眉问道:“她人呢?”

赵香似乎打击过大,整个人都点恍惚:“燕小姐好像去后花园了。”

恒家后花园中,燕白溪正漫无目的地走着,这地方大概是修缮过几次了,小时候来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秋千玩具都消失不见,整个花园干净又漂亮。

只可惜没了过去的痕迹,燕白溪逛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聊,正要回去跟恒溯回告别,一歪头,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颜色。

她顿了一下,还是走过去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木马,被安放在草丛中,木马颜色暗红,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

燕白溪看了半天,才勉强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好像曾经有过一个一模一样的玩具。

那本来应该是恒溯回的,但是她过生日的时候来恒家玩看到了,硬是从恒家要走,结果因为这件事情,恒溯回小半个月没理她。

当年的燕白溪骄纵不已,夺人所爱什么的都是小事情,那木马要回家后没多久,她就失去了兴趣,扔在墙角不再问津。

后来父亲入狱,他们的家被一群追债的人又大又砸,那木马应该也一起被毁了。

所以为什么这么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燕白溪有些好奇,走上前摸了摸那木马,手感也是熟悉的。

难道当年的恒溯回真的那么喜欢那个木马?以至于原来的那个被要走之后,居然重新又弄了一个?

想到这里,燕白溪不由有些想笑,恒溯回从小就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现在更是严肃不已,让人想不到,这男人小时候居然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东西被抢走,再去弄一个一模一样的什么的,有点可爱啊。

燕白溪忍不住童心大发,就想试试这个小木马,她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之后,就放心骑了上去。

木马有点小,但跟记忆中的感觉一模一样,燕白溪坐在上面一前一后晃了起来,思绪渐渐飘远,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父母健在时,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你在干什么?”

然而好景不长,燕白溪还没陶醉多久呢,身后一道声音就打碎了她的美梦。

燕白溪被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木马上跌落下来,只听耳边“咔嚓”一声,她骑着的木马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燕白溪顿时被惊,连忙起身,却来不及了,那木马裂开一个大口子,俨然是坏了!

糟糕!

燕白溪暗道一声不好,忙转头看去,却见恒溯回正站在走廊台阶上看着他,表情有点古怪。

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肯定很奇怪,燕白溪干笑了两声,往旁边站了一站,企图遮掩自己犯下的“罪行”。

恒溯回却没有说什么,表情淡淡地转身道:“来吃早饭。”

燕白溪长松了一口气,恒溯回刚才应该是没看到!

没看到就好,大不了日后赔他一个就是了!燕白溪捂着胸口追了上去。

早饭赵香已经准备好了,见两人过来,自觉退了下去,只是离开的时候,表情古怪地看了燕白溪一眼。

燕白溪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恒溯回身上,没有注意到赵香奇怪的态度变化。

恒溯回吃饭很快,又没有声音,燕白溪刚才做了坏事,也不敢出声,一顿饭吃得她几乎消化不良。

她已经习惯了每餐在公司食堂解决,热热闹闹的环境,才能开开心心的进食,恒家这样的环境,她真的已经习惯不了了。

想到这里,燕白溪更加坚定了自己要跟恒溯回说清楚的心。

好不容易等恒溯回吃完放下碗筷,燕白溪便斟酌着开口道:“恒少,我有事情想跟你谈谈。”

恒溯回动作优雅地用纸巾擦了嘴,道:“你说。”

燕白溪思考了片刻,道:“恒少,我知道你昨天是为了帮我,我很感激,我不是想拒绝你,只是眼下燕家已经没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跟过去的燕小姐已经不一样了……我们、我们是没办法生活在一起的,所以那张结婚证,还是去取消掉比较好吧,恒少您值得更好的女孩子的。”

缘溪而婚

“我爱了你十几年,你却要和别人订婚?燕白溪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只能是我恒少的女人。”恒溯回阴沉着俊脸一把拉着燕白溪去了民政局。燕白溪看着这个从小就有些害怕的男人,想起了儿时花园的木马和记忆中那个倔强冷漠的男孩。记忆重叠,十年守候,爱是否能重来?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