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医女宠妃 > 正文

医女宠妃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9/17 16:57:50热度:

《医女宠妃》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简单的几个酒菜,显得更是没有诚意,叶听雨点了点头,请南晨坐下。第一次和凝妃吃饭,南晨有些拘谨,饶是见过大场面经历过浴血奋...

医女宠妃

母女二人弹琴累了,便到花园里走动散步,凝妃喜欢和叶听雨单独相处,说些贴心话儿,于是散去了身旁的侍女,两人也随意了许多,看到日落西山,捡了个角落里坐着。

凝妃在宫里寂寞孤独,好不容易女儿回来有了说话的人,于是经常向叶听雨吐露自己的苦闷,表面风光的凝妃,宠冠六宫,对自己的夫君靖国大王竟然没有一句好话,讲的都是棠峯如何凶残作恶,如何残害百姓,不配做大王,不配做叶听雨的父王。

父母之间的矛盾,叶听雨插不上话,唯有默默听着,一日夫妻百日恩,可是自己的母亲讲的这些,竟然仿佛是在讲一个仇人,一个她所痛恨的人,她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的夫君?而这些年来,她是如何度过的?

叶听雨相信母亲的每一句话,心疼她的苦楚,“娘,如果不喜欢这里,咱们找个机会离开吧。”这话有些大逆不道,可是她不忍心母亲如此痛苦下去。

“若是能离开,娘早就离开了。”凝妃苦笑,若是能死,她也早就死了。爱怜的看着女儿,若非是她,自己便无牵挂了。

气氛有些沉闷,叶听雨不再说话。

余晖洒下,凝妃倦容浮现,“歇会儿,咱们就回去。”叶听雨点头同意,她知道母亲此时需要安静,于是在一边默默坐着陪伴。

“那个南晨是什么意思?竟然敢指责本公主。”静琳公主的声音传来,仿佛很生气,脚步声越来越近,是两个人走来。

叶听雨刚要起身打个招呼,凝妃拉住了她,食指放在唇间,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

只听得另一个人道:“我看南晨是喜欢上静宁了,那日他从湖泊中救起来那丫头,我就觉得不对劲儿。”男子声音,竟然是三王子棠豹。

因为凝妃和叶听雨坐在角落里,又有影壁花丛遮掩,那两人并未察觉。静琳公主哼了一声,“三哥不觉得应该更早一些吗?那个静宁是长的不错,可是也不至于将南晨迷的神魂颠倒,竟然对我口出不逊吧?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

“或许在回来途中,遇到劫匪那次,南晨英雄救美,两个人就混到一起了。听说静宁丢了个箫,南晨次日就送来了青玉箫,两个人之间只怕已经有了私情。”棠豹的声音有些阴阴。坐在暗处的叶听雨听的浑身上下不舒服,本来光明正大的事情,怎么就被他们说的这么猥琐不堪呢。

“青玉箫?”静琳公主更是气恼,她曾经向南晨要过一次,没有得逞,没想到竟然送给了叶听雨,不由得妒火中烧,咬着银牙咯咯响,“上次没有淹死她,这一次绝对不能放过。”

“其实事情可以很简单,扳倒了凝妃,静宁也就无法立足了,到时候南晨不还是你的?”棠豹一心要害凝妃,谁让她是父王最宠爱的妃子呢?当年因为凝妃,父王赐死了自己的母亲,所以此仇不共戴天。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已经忍了十年了,就算是君子,也该着急了。

紧接着静琳公主和棠豹开始谋划,却没想到隔墙有耳,在影壁之后坐着两个当事人。他们计划着让人潜入凝妃和叶听雨的房间,坏了名节,这比杀了她们还要命。而这计划就在今晚执行,原来棠豹早就想好了一切。

无意中竟然听到了密谋害自己的计策,叶听雨胆战心惊,待那两人走后,才回过神儿来,看向母亲,“我们去告诉父王吧。”

凝妃摇了摇头,“口说无凭,你父王不会相信,反而会拖咱们自己下水。”随即眼睛闪亮,“娘亲有办法,不必担心。”

看到母亲胸有成竹,叶听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办法,心里却是安定下来,走出花园,天色已黑,凝妃派人请南晨将军来,说是上次救了公主,要摆宴答谢。

这个时候请人赴宴,有些不诚心,不过既然是母亲的决定,叶听雨也不好说什么。南晨正在吃饭时接到了这个邀请,自然将吃了一半儿的饭搁置下,匆匆而来。

简单的几个酒菜,显得更是没有诚意,叶听雨点了点头,请南晨坐下。第一次和凝妃吃饭,南晨有些拘谨,饶是见过大场面经历过浴血奋战的将军,此时也变得小心翼翼。在宫里面,别看凝妃与谁都不争不抢,也从来不恃宠而骄,对谁都是一副不远不近的样子,可是就连王后都要忌惮凝妃三分,因为她是大王最宠爱的妃子,一句话能要人命,一句话也能将你捧上天。

当年有位将军,听说是喝多酒摸了凝妃的手一下,便被大王处死了,还有王爷棠河,大王同父异母的弟弟,在争夺王位时失利,被贬到了边关,却是因为救了凝妃有功,加上凝妃的几句话,便被调回了都城,享受荣华富贵。

凝妃的美倾国倾城,即便是三十开外的年纪,也是风华绝代,艳冠六宫,无人能与她媲美,偏偏她对大王若即若离,不谗不媚,牢牢抓住了大王的心。所以这凝妃就算是生了个不祥的公主后便无所出,也是大王最宠爱的妃子,没有之一,无人能代替。

南晨此刻比面对大王还要紧张,他猜到凝妃找自己有事情,于是惶惶之中等着,绝不敢自作聪明先开口。

三杯酒落肚,凝妃开口了,先将今日在花园听到的事情大概说了出来,南晨的脸色变了,棠豹要杀凝妃,通过劫匪之事他已经知道,静琳公主要害叶听雨,他也猜到,只是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联合起来,而这一次的方法更恶毒。于是开口道;“王妃要末将做什么?”

凝妃放下手中酒碗儿,抿了抿嘴唇,这才开口道:“无他,要将军今晚抓贼。”

南晨有些为难,换做哪一天都行,偏偏是今夜,王爷棠河约了他商谈要事,那事情很是机密,所以定在半夜时分王爷书房商量。自己若是不去,恐怕王爷多心。可是这静宁公主若是出了差池,绝非自己所愿。于是南晨没有答复,陷入犹豫中。

凝妃眉头微皱,眼波流转,定在了南晨的双眼间,“将军有顾虑?”

“不如我派些人来保护王妃与公主,定不让他人得逞。”南晨思虑再三,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

“将军不愿意就算了。”凝妃冷颜,起身要送客。

就这么谈崩了?叶听雨有些不相信,母亲连个好话都没有,对这南晨将军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有些过分了。情不自禁唤了声娘,意思是要她挽留将军一下。

南晨尴尬的站了起来,“实在不是末将不愿意,而是今晚确实有要事在身。”

凝妃看南晨一脸为难样子,知道他说的不假,眼波流转,沉吟片刻,“莫非是王爷那里?”

南晨猛地抬起眼,警惕地看着凝妃,若是她将此事告诉了大王棠峯,所有计划都会毁于一旦。

凝妃轻轻笑了一下,似是嘲讽,“棠河那点儿心思瞒不过本妃,你如实告诉他即可,他知道轻重。”胸有成竹。

凝妃和王爷?南晨不敢乱想,告辞离去,叶听雨听得云里雾里,“娘,南晨将军到底帮不帮咱们?”

“放心,他会帮的。”凝妃伸手拉过女儿,与她坐下继续吃饭。

夜深人静时,叶听雨不敢入睡,她生怕贼人潜入得逞,到现在南晨也一直没有露头,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暗处保护母亲和自己,心思焦虑。南晨将军带兵打仗不在话下,不知道贼人武功如何,他能打斗的过吗?

想到了武功身手,那白衣胜雪的男子闪过脑海,等等,努力回想,俊朗的男子又闪了回来,他的武功很高,身手快捷,一个人打败众多劫匪,救回了自己,他叫什么来着?苏煜,对,叫苏煜,一双星星眼闪烁着迷人的光彩,那张俊颜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灿若星辰还是仿若桃花盛开?叶听雨渐渐想的入神,苏煜,长的实在是好看……

门窗的轻微响动将叶听雨从思绪中扯了回来,她警觉地眯着眼睛盯着窗户,假装睡着了。窗户处伸进来一个竹管,借着月光看到迷烟吹出,叶听雨心道不妙,她听师傅讲过采花贼善用此道。

渐渐闻到了迷迭香味,急忙屏住呼吸,将口鼻掩到了被子里。听到嘎吱推门声,有脚步轻轻走进来,叶听雨心中着急,南晨啊南晨,你到底在哪里啊?不过庆幸自己没有被迷倒,若是喊一声救命,贼人定然不会得逞,不过母亲说过的要活捉贼人恐怕要落空了。

贼人刚刚走入房间,便啊呀一声,不敢动了。

“公主,借烛火一用。”南晨的声音从门口飘进来,叶听雨兴奋的险些从床上跳起来,心中石头落地,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好,点上烛火三步并两步跑向门口,烛光照亮,南晨手中匕首点在贼人的颈处,有血滴流出,贼人一身黑衣,吓得不敢动。

忽然东厢房有破窗声音,叶听雨心道不妙,母亲住在那里,急忙跑出房间看,只见一条人影飞身而出,跃上墙头,不见了,动作轻巧快捷,一气呵成,若是眨了眼睛便会漏看一节。这影子是人是鬼?叶听雨呆住了,当南晨一拳将手中贼人打昏后转身看庭院时,那影子已然消失。

医女宠妃

本文讲述了一位医术高超的女子机缘巧合之下卷入了一场宫斗,江山社稷争夺中,交织着阴谋诡计,每个人都有着不可言喻的秘密,围绕着王位权势展开了明争暗斗,有人成王有人为寇,有人表面风平浪静,暗中运筹帷幄,有人纨绔不堪,蔑视权贵,鹿死谁手?命中注定嫁入帝王之家的她,遇到了不同身份地位的人,一对儿紫玉镯子,牵扯出两代人的恩怨情仇,也注定了她的起落与不平凡,何去何从?不到最后不会知道谁是一切阴谋的操纵者,而谁能笑到最后,独揽江山,坐拥美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