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腹黑女:母仪天下 > 正文

腹黑女:母仪天下大结局在线试读第8章《腹黑女:母仪天下》

发布时间:2020/2/19 6:46:41热度:

《腹黑女:母仪天下》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主要讲述:夜色凉风,皇帝恍惚的点了点头,说:“前几日朕就准备告诉你,又怕你玩得不痛快,就悄悄的让你母后替你收拾行李,准备宴会过了之...

腹黑女:母仪天下

皇帝早已收到暗卫传递过来的消息,心道若是司马乐怡当真看中了他,那可别怪他只能留一个了。

从种种迹象表,两人之间的交集就如故交好友般,而司马乐怡对他,也只是因为这帝都怕是只有连金苏的示好是真心的,因此才亲近了些。

皇帝不着痕迹的扫过陶王面无表情的脸,对司马乐怡招了招手,笑道:“朕可听说你与锦世子好得很,怎么他又欺负你了?”

司马乐怡屁颠的蹭过去,握着粉拳含恨瞪了眼连金苏,嘤嘤道:“他就是欺负儿臣,有几个臭钱就在儿臣面前显摆,还说怕儿臣在外开府没钱过日子,特意偷了陶王府几箱金银来接济儿臣,您说,这可不是欺负儿臣么?儿臣是金枝玉叶,又不是乞丐!”

秋华殿静悄悄的一片,只听得司马乐怡含恨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公主可真是难伺候,锦世子怕亏待了他,特意金银给她,她也说是锦世子欺负她,难为这纨绔世子想示好回头还被人告了状了。

太子司马浩坐在左下首,此时面部稍微抽了抽,握紧了同样抽搐的太子妃,朝着下首陶王望去。

陶王看了眼连金苏,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却看出连金苏的情绪,那完全是无辜得不能再无辜的委屈……

想着连金苏出生十六年,从懂事起便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哪有理亏的时候,那张俊美的脸上向来只有嚣张得瑟的表情,哪有这般泫然欲泣,想哭又无处诉的时候……

看着看着陶王反倒不为那莫名其妙丢了的家产感到气氛,反倒笑了起来,道:“锦儿头回这般体贴人,长公主看在锦儿这般为你着想的面上,可否消了气?”

连金苏讶异的看着父王,想不到今儿父王竟然不生气,还为他摆脱麻烦!

司马乐怡嘴巴微翘的看向陶王,黑漆漆的眸子盯着他,“咦”了一声,嬉道:“看在这位叔叔长的这般成熟俊美,引人无限遐想的份上,我就大方的不计较了吧……”

说罢还瞪了眼连金苏,摆明的说我不是因为你才不计较的!而是因为你身边的帅叔叔!

陶王的脸有点不淡定的抽了抽,道了句:“公主赞誉了。”便优雅的坐了下去,闲云流水,不胜美感。

司马乐怡不由得看得痴了……

这下不止太子与太子妃抽了,皇后与皇上顺带太后也抽了,至于下面的司马涂与梅子弧和南艺完全是以袖掩面。

“咳。”皇帝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声,见身旁的司马乐怡没有反应,面部有些不均匀的嚅动了会,定下来后掐了下司马乐怡笑道:“陶王的确是俊美出众,年岁也未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朕羡慕的紧啊。”

司马乐怡连忙点了头,一脸赞同。

皇后无奈撇一脸花痴的司马乐怡,柔声道:“陛下哪里须要羡慕陶王,您又何尝不是风华正茂?”

皇帝哈哈一笑,抚了抚胡须,拍了拍皇后的手,道:“还是皇后会安慰朕。”

太子一笑,道:“母后哪里是安慰父皇,说的分明就是事实。”

太子妃也笑着附和,众大臣便附和了起来。

陶王更是跪了下去,道:“微臣万不敢与陛下相比,陛下正是锦瑟年华,哪里需要羡慕微臣。”

司马乐怡此时才反应过来大眼眨了眨,道:“父皇比陶王叔叔好看些。”

太后坐在上面,悠然自得,完全是个局外人般,“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道:“就悦儿嘴甜,陛下,悦儿都说出违心话了,您这醋可就不要吃了,吩咐众人吃饭吧,这些佳肴不尝尝可是可惜了。”

司马乐怡一脸无辜的看向皇帝,那双清澈懵懂的眼睛使劲的眨。

皇帝抚摸着她的头,无奈道:“连你祖母都嫌弃朕了,哎……众爱卿都吃吧,朕不羡慕了。”

这翻话说得委实委屈,不下于司马乐怡句套陶王叔好看的震动力,让下面的人再次的将头低了下去,好掩盖住情绪。

“父皇,儿臣说的是真心的!”司马乐怡不悦的强调道,一脸倔强!

“是是是,悦是真心的。”皇帝附和着,才让司马乐怡笑逐颜开。

皇帝吩咐陶王起身之时,骤然发现地上该跪着顾鸣与南郡王,笑道:“倒是朕忽略你们了,既然悦儿都不再追究了,你们便也回去吧。”

顾鸣脸色一沉,道:“陛下,微臣必须说!”

原本稍稍松了些的气氛又沉了下去,司马乐怡挑了挑眉,道:“顾大人,锦世子为本宫出头,本宫却觉得可笑,要出头本宫也该亲自出头,南郡王,您说是不是?”

司马乐怡忽地说道南郡王的名字,刚坐下的南郡王又站了起来,她的话音又转到了顾鸣的身上:“顾大人要为谁出头便明说了来,本宫就大大方方的坐在这,你又何必绕过本宫去找父皇?”

皇帝嘴角含笑,温和道:“悦儿惹顾爱卿生气了?”

“父皇,您就不能念着儿臣点好嘛?您就不能说是儿臣送了一箱银子给顾大人,然后顾大人清明廉宜,不愿接受啊。”司马乐怡哼了一声。

司马涂与连金苏等人齐齐抽了一下,脑袋浮现出一句话,你这般爱钱的人,还会送银子给别人,这是下红雨了么?!

“哦?”皇帝挑眉看着司马乐怡,又看了眼连金苏,笑道:“不是说锦世子因你府中钱财太少,送了几箱钱财给你吗?你怎的还有钱财送给顾大人?”

司马乐怡一顿,半刻说不出来,才期期艾艾的拖了句:“儿臣是没钱嘛。”

“哈哈……”皇帝哈哈大笑,点了司马乐怡的额头,笑道:“明日你就要出使蓝国,朕自然不能让朕的女儿一身棉帛而去,嗯……朕考虑了许久,实在是想不出从哪里割地与你才是最好的,不如就赏你五十万两黄金如何?!”

在场一片寂静,静得连片呼吸都能听得到。

夜已经黑了下来,圆月在空中高高挂起,如一片微笑。

秋风淡淡的吹了进来,将沉思中的众人惊喜,率先回过头的是顾鸣,他顾不得君臣之别,直勾勾的看着皇帝,皇帝亦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他明白,陛下知道,一切都知道……也没打算去袒护他顾家。

回头看了眼面色苍白的夫人,突然的从心底里笑了出来,这样,又何尝不好?子美不在了,他也不用受罪了,子辰,娇生惯养了这么多年,也是该磨砺一番了。

一下子被恩赐的司马乐怡呆呆的看着皇帝,有些反应不过来。

皇后目光复杂的看了眼皇帝,跪下去想要替司马乐怡拒绝,皇帝却拦住了她,抓住她的手,笑道:“皇后,悦儿是要去蓝国和亲的,朕再想要赏她也是隔了万里,怕是没有机会了,如今这么多年的,干脆一次赏了,你可不要拒绝朕!”

“皇后,让悦儿接旨吧,怕是悦儿都被她父皇给吓着了。”太后也在一旁轻笑道。

司马乐怡扭了扭脖子,下意识的掏了掏耳洞,问道:“父皇,您再说一遍!”

“朕说赏你五十万两黄金!”

司马乐怡瞪大了眼睛看向皇帝,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悦儿。”皇后一惊,手已经伸了出去,奈何司马乐怡倒得太快,没有接住。

全场一片抽气声,都以为司马乐怡是摔定了,突然一个身影冲了出来接住司马乐怡。

而旁边,还听着连金苏,司马浩,司马涂三人……

皇后有些尴尬的看着抱着司马乐怡的达裘,赶紧将司马乐怡包下来,端庄大方道:“多谢达裘王子了。”

“皇后娘娘客气了。”达裘羞涩的笑,低声道。

试问有什么事情能让一个粗狂的男子的都会害羞的,那便面对心中心爱的姑娘了,而达裘正是这样了。

皇帝玩味的看了眼达裘,上前敲了敲司马乐怡的头,对达裘道:“悦儿顽皮,若不是达裘王子身手之快,怕是要摔着了,该多谢达裘王子的。”

达裘推迟着,达迪儿也帮着腔,说着说着下午的事情就说出来了。

司马乐怡睁开朦胧的双眼,想起皇帝刚刚所说的话,五十万两黄金,对于她这样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来说,完全是发了大财了。

她眨着睫毛,听清楚安迪儿说完下午的事情,无声的笑了声,迷糊的呻吟了声。

“悦儿?”皇后一惊,急忙喊道。

太医就坐在下首,想要上去,又怕了扰了陛下兴致,丢了性命,他们可是还记得下午在公主府,长公主那要杀人的表情……恐怖不少于陛下。

安静下来的达裘迅速的将视线转移到司马乐怡身上,问道:“长公主好些了吗?”

司马乐怡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下意识的缩了缩,点点头。

皇后感觉到司马乐怡的怯意,心里对达裘瞬间安上了不好的印象,轻柔的抚着司马乐怡的背,温道:“悦儿,快谢恩。”

司马乐怡也不管是个什么状况,连忙跪了下去,先将银子领了再说,反正都被利用了,捞点利息用用也是该的。

“儿臣谢父皇赏赐,出使蓝国定当服从父皇安排,为父皇排忧解难。”

皇帝不解的看着司马乐怡,问:“你怎的知道朕要你出使蓝国?”

“您刚刚跟母后说了。”司马乐怡脆生道。

夜色凉风,皇帝恍惚的点了点头,说:“前几日朕就准备告诉你,又怕你玩得不痛快,就悄悄的让你母后替你收拾行李,准备宴会过了之后告诉你,没想到倒是不小心被你知道了,还知道的,你还是会知道的。”

似感叹,又似惋惜与不舍。

皇帝深邃的眼眸看着司马乐怡,重重迷雾,看不出情绪。

下方惊了一片人,更为惊讶的是,去蓝国,哪里有位正值年轻气盛的陛下,陛下此时派长公主出使蓝国,摆明了就是和亲的心,这位公主反倒是更为欢喜,心里不竟鄙夷的想,果然是民间出来的!

腹黑女:母仪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女】 或 【母仪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腹黑女:母仪天下

"曾经她是卫国的费祖希女,有着令人艳羡的身世和卫国相爷之子这一门令人嫉妒的亲事。但是她遇上了蓝国的太子,这一个让她毁了一生的男人。  当她在大火中重生归来,她成了西国的长公主,虽然生长在山林之间,却依然无法逃离权力阴谋的漩涡,再一次被卷入上一世的历史潮流中。  再一次见到仇人这一次她要的是讨回她应得的一切,只不过当她再一次双手沾满鲜血被天下人冠以妖女之名追杀的时候,那一抹无赖的白色身影是否还一如当初会在她身后等着她,讨她欢心?"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