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情难自救:总裁强制爱 > 正文

情难自救:总裁强制爱第7章三岁月忽已晚(2)

发布时间:2019/11/4 0:48:35热度:

《情难自救:总裁强制爱》是文笔极佳的豪门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开餐前,他微笑着对正在纠结穿错衣服的我说:“不太清楚你的喜好,但为了和你呆得久一点,我就擅自做主安排了法国菜。”...

情难自救:总裁强制爱

  “正好你要帮我看看他好不好嘛!”

  “那也应该你自己去。”我已经习惯以长辈的口吻压迫她:“否则会让人家觉得你不尊重他。”

  “哪有,他对我都不是很好。”德音很不满地说:“是我姐姐逼我和他试试看,我没有生气他已经要烧香了!”

  “哦。”

  前几天德音对我讲她小学、中学乃至于大学全都是在不同语种的国家读完的,因为语言总要从头学起,所以她的童年几乎没有朋友。

  我也差不多,我的童年里只有钢琴。但她讨人喜欢,我却无法拉近自己和任何一个同性朋友的距离。

  因此,我也是个不会聊天的人,现在也是,因为我的一个“哦”字,话题被仓促地结束了。

  好在德音总是能找到新的话题:“阿清姐姐,你喜欢博得吗?”

  “喜欢。”

  “可我记得以前有媒体说你只弹斯坦威。”

  “我没那么矫情。”那些都是盛华延的公关:“我什么琴都喜欢。”又补充:“我最喜欢的其实是博得。”

  “那就好!”她又扑上来抱住了我。

  这也是我第一次谈这首曲子,因为它只是一个间奏曲,很短,也不是特别知名。

  我不知为何,弹过之后莫名觉得心情很差。

  回公寓时已是夜色阑珊,月光照在白皑皑的雪地上,这感觉寂静得几乎清冷。

  德音拉着我的手夸奖我,我却猛地想起了自己不开心的原因。

  我只和盛华延一起吃过一次法国菜,是在一间气氛极私密的法国餐厅,位置在六十六层,四面透亮的落地窗让大半个城市的夜景全都被纳入眼底。

  整间餐厅只有我们两个人和一位钢琴师,红玫瑰的烛火令满屋都是那股甜腻的味道,四年前的情人节,琴师的第一首曲目就是这首墨西哥小浪漫曲。

  我到现在还记得盛华延那天穿得是深灰色的正装,领带打得是王子结,端着马天尼杯的样子优雅而富有距离。

  开餐前,他微笑着对正在纠结穿错衣服的我说:“不太清楚你的喜好,但为了和你呆得久一点,我就擅自做主安排了法国菜。”

  那年的我比现在的德音还年轻,十九岁,还很天真。

  吃到一半时,我问他:“Allen说你喜欢我?”

  他笑了:“嗯。”

  我怀着很多期待地追问:“你喜欢我什么?”

  起初他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眸色深深。许久,才重新勾起了唇角:“美丽,X感。”

  那顿饭结束时,我把他之前送过我的所有礼物都退了回去,并且解释:“盛先生,我希望我的感情是干净的,抱歉浪费了您的时间,辜负了您的错爱。”

  当时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无声地微笑。

  晚餐结束后,他开车把我送到家门口,临下车时,捏住了我的手腕,声音有点低沉:“下了我的车,一切后果自负。”

  我毫不犹豫地下了车,却刚走到家门口就被人切了后颈。醒来时躺在浴室,身上只裹了一件浴巾。浴缸上摆着一张晨报,首页刊登着我围着浴巾的大幅照片。

情难自救:总裁强制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情难自救】 或 【总裁强制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情难自救:总裁强制爱

他是我的克星,所向披靡、无坚不摧。亦是我的命,一生难渡的劫。十九岁那年,他说:“小宝贝,你完了,我看上你了。”结婚那天,他说:“签了字就彻底是我的人,再任性,剥了你的皮。”荒岛上,他抚着我的脸:“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得都要疯了。”斜阳如血,他靠在我怀里,虚弱了气息涣散了黑瞳:“小母猫,答应过你的事,总算都办到了……”缠绵绯色,交颈相靡。十周年从艺专访,主持人拿着扑克牌,笑容暧昧:“喜欢的男人选了Q,看样子歌后喜欢温顺型。先生就是这款?”我抽出牌堆里的王牌,摆到桌上:“是这款。”我想,这个大王,教会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