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谁偷了我的暴君 > 正文

小说谁偷了我的暴君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4:38:12热度:

《谁偷了我的暴君》是剧情极佳的青春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太子殿下把锦囊打开,里面是一个精致的紫玉九龙杯。该死的九龙杯!整个月国,这紫色的九龙杯就没有真的。小正太狠狠地把九龙杯摔...

谁偷了我的暴君

冷焰看着这金碧辉煌的宫殿,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是这次却唯一一次不是以正式身份进入,而不是偷渡进来的。

在进入这个月国皇宫中之前,她想了很多很多。但是事实上就是整个月国对于她这个冒牌陈国公主的反应竟然就是没有反应。而且她这个陈国公主的随行之人居然就这么随意被月国的守门的给赶着了。就随意地把她这个堂堂一国公主扔进了皇宫,然后不闻不问,这这……真是岂有此理!

难道就没有人怀疑她是陈国派来的间谍吗!虽然她不是……

难道就没有人怀疑她是陈国派来的刺客吗!虽然她也不是……

但是这是怎么会事,这月国的大臣难道都太“正直”了,就没有一点恶意的猜想。这些家伙真是正直的可爱啊!

真是的!心中的小人忍不住地掀桌子。她好歹也算是一个公主好不好!这个月国也太过分。

不过这样也好,这么明目张胆地引狼入室,她要是不把这个皇宫值钱的东西帮空中是对不起,贼不走空,这句话!无聊地开始在这个皇宫之中踩点。

只刚走了没有多远听到了一阵琴声,琴声之中金石交加,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与战场之上。

冷焰打心底里赞叹一个久居深宫之人竟然能弹出如此之曲。金戈铁马之声,却也真是难得。毕竟这个时代的女人,将算是女侠,也少有到战场之上的!战场始终都是男人的战场!她很清楚,一句巾帼不让须眉,需要付出多少努力,

只是还没有等冷焰赞叹出声哪!那琴曲就开始变得无比哀怨。只是这哀怨,怎么都像是等远归的人,不对……是情郎。反正就是不像一个在等一个皇帝的后妃。这……难道是她的审美出了问题吗!听错了。

其实她的鉴赏能力还是很好的,当然那个九龙杯是意外,谁能想到一个皇上还能如此的无耻,用假货骗她,她才会一时不擦上了当,绝对不是她鉴赏能力的问题。

“唉!”冷焰轻叹了一声,抬头看向斜上方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发现红尘世界别样之美,只是看着天上的太阳,好像说的早了一点。

四周微风轻抚,轻吹起地上的落叶,长发轻轻飘起。双眼无神地注视着前方。带着淡淡的寂寥,明明白白地表达一个意思。少年,姐的忧伤你不懂。这,刚入皇宫就发现了一个后妃的奸情,这是什么节奏。

琴声突然停了下来。抚琴之人缓缓地站了起来。

“出来吧!你到在哪里呆半天了。你是哪个宫中的人啊!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蓝衣人儿轻轻一笑,美眸之中流光闪动。

某小贼瞬间正中红心。

“太美了,绝对比青衣还美。”某小贼呆呆地道。说完才意识到,她怎么把只能在心中想的直接给说出来了。环顾四周,青衣她不在吧!很好不在。

“真是多谢夸奖了。本宫是淑妃,秋意。”

“陈惜月。”冷焰直接报出这个名字,反正她现在就是陈国公主。

“陈惜月,你就是陈国公主,皇上新娶回的妃子。”秋意惊异道。

“不过就是一个还封号都没有的妃子罢了。”冷焰咬着牙。她不在乎,她的真的不在乎,这个月国的皇妃之名。但是……但是……你们月国不能这么欺负老实人。

“过一阵遇到皇上,跟皇上说一声就行了,不过一个封号而已。”秋意的手随意地拨弄了两下琴弦。

“啊!”冷焰睁大了眼睛,就算是暴君也不能这样不负责吗!难道这是青衣说的穿越了吗!各国不是都在乎这个名号的问题,怎么这月国就这么随意地对待了。不是讲究名正言顺吗!怎么现在名都是无所谓了!幸好她不是真正的月国公主,不然非被气死不好,还好这不是她的脸,不是她的身份,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公主,一江湖草莽,对于名号这些东西,却并不是很在乎。

秋意又回去抚弄着自己的,轻叹道:“这个宫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因为不同的原因留在这里的,不是不能离开而是不愿。”

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吗!

冷焰的眼中有些一丝疑惑。要说不能留开,她倒是信,不过要是说,不能离开她能明白,只是这不愿,里面包含的东西就太多了,难道这里面的东西就是这个棋局的一部分。

不过见到秋意不愿再多说的样子,冷焰也只能无奈耸了耸肩。换了一个方向,继续逛。她本就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对方既然不愿强求又有何意。

突然一个小小的人影冲了过来。冲到的她的怀里。

冷焰不是躲不开,只是一个孩子罢了,而且……孩子好萌好萌。

小孩拍了自己的衣服对她做了一个鬼脸,就转身离开逃跑了。

冷焰撇了撇嘴,偷到了她身上真是大胆。

冷焰甩了甩了手上从对方身上顺来的紫色龙佩。月国太子吗!有趣。只是,冷焰又把那个紫玉龙佩拿在手中仔细看了又看。经过了昨天,九龙杯造假事件。她对月国的人品不抱任何希望。只是让她崩溃的是,月国国君在九龙杯被偷的第三天,就立刻宣称自己找到了她偷走的九龙杯。这也就算了。可是你一天拿出了三个,按一天三顿饭顿顿都不拉地宣布,他们“又”一次找到了被“偷”的九龙杯。这已经宣布了五六天了,她敢肯定各国都知道这是一个闹剧,揉了揉头痛的脑袋。

不是说暴君吗。怎么越看越像是一个……二货。

而一旁的太子殿下拿出他偷的东西,一个漂亮的粉色锦囊。粉色……好娘。小正太冷哼一声挡本太子的道,就留下买路财吧!不知道这宫的道倒是他的皇后爹爹开的吗!

太子殿下把锦囊打开,里面是一个精致的紫玉九龙杯。该死的九龙杯!整个月国,这紫色的九龙杯就没有真的。小正太狠狠地把九龙杯摔在地上。

“不要。”一个身穿紫绸宫装的女子猛地冲了过来,看着那一地的碎片,跌坐在地上。手指颤抖地指着太子正太,一脸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

“你怎么可以这样!”女子紧咬着自己的唇,那些可都是钱啊!她跟自己的父亲抗争了那么久,不惜以死相逼就也只是为了得到机会进入皇宫。而她进入皇宫就是为了保护这些珍贵的东西。这些败家子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她爹爹是多么辛苦地为这个国家省钱啊!这些人怎么就不知道尊重她爹爹的劳动成果哪!

她的爹爹可是上代皇帝修建皇陵的钱都硬生生缩减一半,皇后的嫁衣都只有最外面的一层,而里面的衣服一件都没有准备。就连他自己女儿的成妃之礼都省了,先以秀女身份入宫,再让皇帝赐一个封号。看吧!明明一个名分都不少,但是钱却少花了很多,她的爹爹就是那样的优秀。元妃的眼睛之中满是崇拜之情。

就像什么御驾亲征啊!她父亲劝谏,陛下啊,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就像什么狩猎啊!老虎万一伤到太子殿下怎么办啊!所以换成兔子吧!这就是她伟大的爹爹——月国的首席财政大臣。

“元妃娘娘,这只是个假的。”太子咬牙道。还记得这个女人求皇上赐封号之时求的是元宝吧!因为妃子的封号只能是一个字的,还恋恋不舍地改成了元字!这个贪财的吝啬女。

元妃快速拿起一片碎片,快速地估价二十五文钱一个。

瞬间跳起来,她的衣服啊!她的衣服可是值五十两银子啊!赶快回去弄干净。

该死的,又赔了。真是的二十五文钱也是钱啊!真是浪费,一群败家的皇家中人。

而在一旁偷听的冷焰扯了扯嘴角,这个女人真的是皇帝的妃子吗!

冷焰眼角抽了抽,她在想她是否应该趁想着赶紧逃。这个宫里的人都好恐怖。青衣,快来求我啊!呜呜……这里好恐怖,我要回火星。

突然,一声断弦之声。冷焰眼神一寒,是秋意。秋意出事了!

谁偷了我的暴君

清歌静静的站在那里,她看到来对方眼睛中的疯狂,她不知道跟着,这个人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也许她会死吧!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好的人,她本来也就是一无所有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他还在留恋的,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她都会名留青史,成为那历史上第一个女性的皇帝,大乾一统天下又如何,不还是被淹没在历史洪流之中,无人知晓!但是她却不会,他会把这件事印刻在所有人的灵魂之中。让所有人都记得她的恐怖。成为所有人灵魂之中抹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