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阴妻 > 正文

阴妻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5 7:39:06热度:

《阴妻》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我爹更是,被绑在床上手脚都不能动弹,却用嘴死死的咬着枕头,怎么也不肯松口。...

阴妻

  但现在我也实在没办法了,我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能让他骗,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我上前准备搀着老瞎子一起回去,老瞎子却摆摆手说不用,我在前面领路就行了。

  我心想你看不见路还不要人搀?但也没敢多问,和大根照他说的在前边领路。

  老瞎子也抬脚就跟着我们一路往前走,那样子根本不像个瞎子,看得见路似的。

  我心里越发怀疑了,这人该不会是戴了个墨镜装瞎子的吧?但想想又觉得不对,他要是想装瞎子,干嘛不要人搀?这不是自己给自己露馅了嘛。

  看这样子,我心里觉得这老瞎子多半不靠谱,先带他回去看看,不行就给他撵走得了。

  老瞎子边走边让我给他说说我家的事,让我不用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要告诉他死了多少人,分别是怎么死的,死人后家里发生了什么怪事。

  我心里狐疑,但还是照他的吩咐,跟他说死了我大哥和一个女人,大哥命根子断了,女人是上吊死的。

  然后又把我爹和我娘的奇怪举动跟他说了,还有我做恶梦、床边有双女人的鞋子鞋尖对床的事。

  老瞎子听完皱了皱眉头,咂咂嘴说道:“还真是个恶鬼,这么重的煞气。”

  我问老瞎子有没有什么办法,老瞎子说现在还不确定事情严重到什么程度,具体还要回我家看看才知道。

  我心里越发觉得他不靠谱,什么也不说清楚了,尽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越听越像算命的忽悠人。

  老瞎子虽然走路不用人搀着,但相对还是走得比较慢,我们三个人回到村里都傍晚了。

  老瞎子让大根先回家去,到家以后在家门口烧一把香,烧一沓纸钱,然后朝北方拜三拜。

  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惊,和大根对视了一眼,这话和神婆王半仙说的一模一样!

  看来这老瞎子也不是净忽悠,多少有点门道!我让大根不用担心我,先回家去,然后就直接带着老瞎子去了我家。

  到我家院门前,老瞎子却停住了脚步,从他一直挎在身上的那个旧兮兮的麻布口袋里掏出一把颜色暗红色的香,熟练的点燃。

  那种香的味道很奇怪,不是我们平常见过的那种香的气味儿,而是一种有些刺鼻呛人的古怪味道。

  拿着香在院门口站了半晌,等那把香都燃过一半了,老瞎子这才慢悠悠的把香插在门口,然后示意我去开门。

  “这香里混了黑狗血,最能驱煞气,你家里煞气太重了,不能直接进来。”

  老瞎子一边进门一边向我解释,我将信将疑的点点头,也不知道真假。

  刚进院子里,老瞎子又停下了脚步,站在院子中央,鼻尖耸动不住的嗅着,好像在闻什么东西。

  嗅了一会儿,老瞎子面色凝重的开口了:“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作乱的是女鬼,死前就有了煞气,是为阳煞,死后生出的阴煞之气更是厉害。”

  “那可咋办?”

  我听不懂老瞎子说的什么阴煞阳煞,只是听他说这女鬼厉害,再看他凝重的脸色,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老瞎子把手伸进那个麻布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摸出几张颜色不一样的符纸,又掏出几支那种颜色暗红的香一起递给我。

  “这间屋子,把黑色的符纸贴在门头,白色的贴在门槛上,然后在门口点三支香插上。”

  老瞎子伸手一指,指的正是柴房,也就是那个女人上吊的地方!我心里一惊,顿时觉得这老瞎子有些门道,不再怀疑他是骗子,慌忙照他说的去做。

  然后老瞎子又一指另一间屋子,让我把白色的符纸贴在门头,黑色的贴在门槛上,同样要点三支香。

  “为啥这两间屋子黑白符纸贴的位置要倒过来?”

  “阴煞和阳煞本就相生相克,乾坤自然颠倒。”

  老瞎子说说了我也听不懂,让我赶紧按他说的做,然后带他去看我爹娘。

  我按他说的做完后,领着他来到爹娘的房间,打开房门一看,却把我吓了一跳。

  爹娘还在里面,娘还是那副样子,表情呆滞,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鼓着我,眼珠子上满是血丝,难道就这么瞪了一天没合过眼?

  我爹更是,被绑在床上手脚都不能动弹,却用嘴死死的咬着枕头,怎么也不肯松口。

  我把爹娘的样子给老瞎子说了,老瞎子松了口气,说这样的话还不是太严重,然后让我把刚刚剩下的几张黄色和一张红色的符纸都贴在爹娘的门头,再在门口点三支香。

  我按照他说的做完后,爹娘果然马上安静了下来,双眼一闭,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老瞎子让我可以把绳子解开了,爹娘睡一觉就好了,又让我带着锄头和他去埋那个女人的地方看看。

  我这时候已经完全相信老瞎子了,把他当成了救星,二话不说拎了一把锄头就领着他往村子后面的山坎走。

  到了埋女人的地方,我顿时吓了一跳。

  这个山坎里本来就没什么树木,全是膝盖高的野草,以前几天还从远处望过来绿茵茵的一片。

  但现在,这一片的草全黄了,都枯死了!我把这个情况告诉老瞎子,他眉头一皱,连说不应该啊,难道她已经不是鬼了,彻底成煞了?

  说着连忙让我赶紧把那女人的尸体挖出来看看,我看他紧张的样子心里更急了,二话不说就开始挖。

  天色黑了下来,呜呜的山风又响了起来,听得我一阵头皮发麻,挖着挖着,我冷汗就下来了。

  老瞎子等了半天,问我怎么还没挖到?

  “我……我也奇怪啊,当时我和我爹就挖了一米来深的坑把人埋了,怎么现在挖了快一米五了还挖不着?”

  我嘴皮子都不利索了,哆哆嗦嗦抖个不停,心里毛的不行,这么大的一具尸体,怎么能没了呢?老瞎子一听也有些急了,问我确不确定是这地方,别是挖错了。

  我说不可能错,这片全是荒草,只有这一小块土是被翻过的,没有草。

  老瞎子掐着手指算了一会儿,问我今天有没有月亮,我抬头望了望,说天上挂着个脸盆大的满月。

  算了半天,老瞎子让我再挖半尺,要是还没有就不用挖了。我慌忙继续往下挖,盼着赶紧挖到。

  几锄头下去,我终于感觉挖着东西了,心里一松,又一紧,哆哆嗦嗦的蹲下身子用手刨了起来。

  没一会儿我就把那东西刨出来了,是一块布料,我把它举高了就着月光一看,顿时僵住了。

  这块布料满是潮湿的泥土,土腥味里混着一股血腥味,正是我之前丢的那件衣裳!

  忽然间,我感觉脚下潮乎乎的,好像有水,随即一股子刺鼻的恶臭就传了上来。

  我把坑里的情况跟老瞎子一说,老瞎子连忙让我赶紧上来。

  我爬上来没一会儿,坑里就响起了泉水流动的声音,但我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泉水,因为我闻道了一股恶臭,像是死人腐烂的那种恶臭!

  老瞎子叹了口气,说这事的严重程度超出了他的预估,处理不慎可能我跟他都会死,让我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看看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我说完后,老瞎子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说只能搏一搏了。

  他让我今晚就在那坑旁边睡觉,等夜深了那女鬼会回来,他躲在旁边设法抓住她。要是今晚抓不住她,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我一听顿时吓得不轻,心里毛得不行,实在不愿意在这儿睡觉,但又不敢不按他说的做。

  最终我硬着头皮躺在了那个坑边,闻着坑里的水恶臭的味道,心里紧张的不行,但凡一点什么风吹草动都把我吓得半死。

  然而大半夜过去了,还是没有等来那个女鬼。老瞎子也早已藏了起来,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又不敢出声喊,心里怕的要死,紧张得手脚都麻了。

  那老瞎子不会骗我在这送死,自己早跑了吧?我越害怕越喜欢胡思乱想,越想就越怕。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喊两声看看老瞎子还在不在的时候,一个声音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我心里咯噔一下,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咔擦……咔擦……”

  那声音很奇怪,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草地上爬,又像是骨头关节摩擦在一起的声音。

  那声音越来越近了,很快就到了离我不远的地方。我一动不敢动,更不敢回头看,盼着老瞎子赶紧出现,这么一会儿工夫冷汗就浸湿了衣服。

  “咔擦……咔擦……”

  那个声音还在往这边靠近,三米,两米,一米……我几乎感觉到了它就在我身后!

  我头皮炸麻,老瞎子还是没出现,我再也受不了了,大叫一声从地上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一下子跑出去老远,听到那个声音没有追来,这才壮着胆子回头看了一眼。

  然而这一回头,我心跳都几乎停了,脑袋嗡的一声,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腿脚一软,再也控制不知,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

  就在那个坑旁边,我刚刚躺的地方旁边,趴着一条人影。

  那条人影浑身衣裳破成布条,沾满了血,身上满是伤痕,深可见骨,有些地方露出了白森森的骨茬,就连肠子都淌了出来,血淋淋的拖在地上!

  这不是别人,正是我哥!而我哥趴在哪儿,脖子像是断了,整个脑袋都折了回来,后脑贴在脊背上,脸面朝上,正对着我,咧开嘴笑了。

阴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阴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阴妻

父亲给傻子哥哥买了个媳妇,后来全家都疯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