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鬼夫阴缘 > 正文

鬼夫阴缘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9章《鬼夫阴缘》

发布时间:2020/3/8 22:56:04热度:

《鬼夫阴缘》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因为路上堵车十分严重,所以当我们来到度假村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凌晨时分了。进入度假村的范围后有一个车童上了柳斌的车,因为公路...

鬼夫阴缘

  脚步声!十点半医生们不是应该已经下班了吗?

  八层没有守夜的医生,也就是说除了凌晨的查房,其余的时间如果犯人不按呼叫的话是不会有医生来的,医生要来也要有警察的保护。这一个人的脚步声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生出一阵不详的感觉,拉着韩阳随便找了一个病房躲了进去。

  刚关上门没过多久,那个急促的脚步声就经过了病房门口。韩阳已经吓的不行,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我则从门缝里吃力的向外看。

  路过门口的是一个穿着医生制服的人,但是他的制服上没有胸牌,而且只披了个外衣并不是全身都穿着制服。我的预感果然没有错,来者不善!

  我的心急促的跳动着,生怕有什么变故发生,好在那个人并没有意识到我和韩阳躲在这里,他径直的走进了801病房的门。

  “嘿嘿,老弟,你怎么自己投案了?”一个奸邪的声音从801病房里传了出来。

  “他来找我了,鬼,是鬼……”凶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者冷哼一声:“鬼?敢杀人你还怕鬼!我告诉你,你死不死老板不在乎,但是你要敢多说一个字儿,那你全家可就……

  反之,你家人就能得到一大笔钱,你这烂赌鬼欠下的账老板也帮你统统还上。是要生还是要死,你自己考虑吧!”那人说罢,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我听着他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心里这才总算是稍稍平静了一些。

  按刚刚那个人的意思,这杀阮海的人是因为欠了钱才被柳斌利用的?柳斌还威胁了他的家人……这下就有点儿不好办了。

  正想着,我突然听到又有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我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瞬间又绷的紧紧的,而且更令我恐惧的是,那个脚步声不是一直在走,而是走走停停,而且还伴随着开门的声音——他在找我们!

  能和杀人凶手扯上关系的肯定不是什么善人,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们可就凶多吉少了,而且今晚没人知道我和韩阳来过这里,正好给了凶手下手的机会!

  我心乱如麻,韩阳也吓的不行,病房很小,中间就只有几张空床,我们根本无处藏身!

  此时,那脚步声已经离的很近了。我示意韩阳站起来躲到床后面去,起码别坐在门口。可这家伙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站起来的时候手一抖,相机撞在了门板上,发出一声响亮的撞击声!

  这下,门外的人径直朝我们所在的病房走了过来。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愣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一下,韩阳也害怕极了,但还算有点儿男子气概的将我护到了身后。他把平时示弱珍宝的摄像机高举起来,生死关头也顾不上摄像机有多贵了,如果门外的家伙赶紧来,就用照相机狠狠砸他一下。

  脚步声,终于停在了门口,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推门,门里门外的人都没有动静,气氛诡异到了顶点!一片寂静声中我能听到韩阳嘴啊里发出的咯咯声,那是他牙齿撞击的声音。

  终于,门外的人有了动静。

  “喂,韩阳?”

  此言一出,韩阳立即松懈下来,他踹开门冲门外站着的哥们儿大骂道:“你知不知道刚刚我差点儿被你吓死!”

  那人也很生气,连拉带扯的把我和韩阳弄进电梯:“你俩躲屋里干啥?而且现在都几点了?还不出来,要不是我来找你们是不是打算在医院里过夜啊,是不是想害我被辞退啊!”

  韩阳瘪瘪嘴,刚想说什么,我急忙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韩阳会意,换上一副笑脸平息了哥们儿的怒火。走出医院之后,我还是很后怕,索性拉韩阳一起回了我家。

  我俩坐在沙发上过了好久,两颗惊魂未定的心才平静下来,这一夜我们都没有睡着,第二天天明之后挂着两个黑眼圈去电视台报了到。

  偷拍下来的照片果然得到了编辑的大力表扬,但我却高兴不起来。那段决定这柳斌能否被定罪的对话没有被录音下来,如果杀人犯真的一力承担下所有罪名的话,那柳斌可就真的逍遥法外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法院正式开庭了。果然,事态向着坏的方向发展着,杀人犯自己承担下了所有的罪名。

  杀人犯说他是因为看上了阮海手腕儿上的表,想要抢来卖钱,阮海和他打了起来,他一失手就把阮海勒死了。之后害怕尸体被发现,所以丢进了护城河里。

  这杀人犯之前就是一个烂赌鬼,为了还赌债坑蒙拐骗的事情做了不少,所以这个理由看似很是合理没有任何的破绽。而且,我们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让法官相信这件人命案和柳斌有关,一旦结案,柳斌就真的逍遥法外了。

  这个结果虽然在我的意料之内,但仍旧令我无比的失望。走出法院,毫无意外的看到了阮海。此时的阮海已经不能再站在阳光下了,他蛰居在法院门口的阴暗处,看到我出来,那双满是阴霾的眸子转向我这边,眼神中满是失望。

  “阮海……”我明白阮海此时的心情,事情演变成现在这样我知道他比谁都失望,我张了张口,却想不出任何的话语可以安慰他。

  “阮海,法院不是还没有宣判么,你别着急……”我低声说道。

  “别着急?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阮海的声音悠悠的传来:“那团黑雾给我的加持越来越弱,恐怕明天日路的时候我就会烟消云散了。

  既然你说的法院判决并没有给我我索要的公平,那么,我只有自己去争取这份公平了。”

  阮海说罢叹了口气,转身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中。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第一次感到这样无力。但紧接着,我看到柳斌搂着阮海的老婆从法院里出来,这两个人的脸上皆是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仿佛胜券在握。

  看着这两个人,不知为何我心中一直坚持着的信念动摇了起来。

  之所以成为记者,是因为从小到大我一直希望能够做一个正直的人,能够将世间的黑暗揭露出来,让坏人得到他应有的制裁,但是现如今我明明知道孰是孰非,却不能将真相揭露在公众面前,反而还要眼睁睁的看着恶人颠倒黑白……

  就在我愣神之际,柳斌和那个女人走到了我的面前,柳斌撇了我一眼,轻佻的说道:“这不是记者小姐么,呆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进去报道?”

  我没好气的蹬了柳斌一眼,转身欲走,但就在我打算离开之时,我突然看到那女人的脖颈上有什么不对劲儿!我急忙转回身来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个女人,果然,尽管她为了遮掩带了一块儿紫罗兰色的丝巾,但我仍然能够看到,这女人的脖颈上有一大块儿青紫色的淤血。

  这淤血的形状像极了人的手,看来阮海已经去找过她了。

  “我说这位小姐,你看什么看!阿斌,你不是说要带我去青崖上的度假村去玩儿么,快走吧!”

  女人说完恶狠狠的白了我一眼,紧接着扭着她的水蛇腰走向了柳斌停在法院外面的车。

  她口中的青崖是这个市有名的景点,青崖度假村顾名思义建造在一个临海的高崖之上,只有一条盘山公路可以上的去。虽然度假村的风景是极好的,但是那条盘山公路既陡又险,每年都有人的车在那个公路上出事故。

  联想起刚刚阮海的话,我心头一颤,阮海他该不会是要在公路上将柳斌害死吧。

  我急忙跑过去想要拦住柳斌,但他的车已然开动了。情急之下我只好拦了一辆出租车紧跟在柳斌他们的车后,一直跟到了青崖度假村的山下。

  因为路上堵车十分严重,所以当我们来到度假村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凌晨时分了。进入度假村的范围后有一个车童上了柳斌的车,因为公路太陡,所以度假村安排了专门的车童为上山的旅客代为驾驶。

  我清楚的看到,上柳斌车的那个车童的脚后跟是踮起来的,而那个车童的身后有一团模糊的虚影,他已经被阮海上身了!

  “快,跟上!”我冲出租车司机说道,但他却摇了摇头:“这种地方出租车是不让上的,小姐你还是下车自己走上去吧。”

  走上去?我抬头看了一眼这段高耸且曲折的盘山路,心里一颤,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法子了,我付了钱后急急忙忙的朝那辆车追去。

  穿着高跟鞋走在这盘山路上,脚踝被磨的生疼,每走一步那疼痛感就增强一分,我索性把鞋子脱了下来,光着脚跑在这山路上。

  索性因为山路陡峭,所以车开的也不是太快,我还能看到前面的车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感觉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越发的沉重了,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就在我即将支持不住的时候,前面那辆车的车身突然一震,紧接着吱嘎一声停了下来。

鬼夫阴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夫阴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鬼夫阴缘

我在拍摄墓葬结束之后购买一块血玉手镯,紧接着被鬼压床,本以为是幻觉,但是从此之后我便看到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我无奈之下和鬼结冥婚,却牵扯更多的事件。玄阴之体……道家分支……千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