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武天决 > 正文

武天决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7章族比的最后一战

发布时间:2020/10/18 23:20:57热度:

《武天决》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所以说,这次的全族会武,只有并列第二,没有第一名的冠军!”...

武天决

翌日,演武场上下人山人海,议论之声,甚嚣尘上。

稍时,只见烟家几位主理人走上看台,依次落座。

只听烟凌云说道:“大家安静!”

一言既出,众人皆知这全族会武的最后一战将要开启,最精彩的一场好戏就要来到,各自停住嘴巴,凝神以待。

烟凌云见众人安静了下来,扭头对着一旁的烟云老爷子说道:“好了,云叔,可以宣布开始了!”

烟云老爷子依旧施展“梯云纵”轻功,飞身上台,敲响云磬,朗声说道:“我宣布,本次全族会武的最后一场,由烟秋雨对战烟家后辈中的第一高手——烟陵,比武开始!”

“请二人上台!”

话音未落,众人只觉眼前人影一花,随即一道挺立的身影,已然傲立在了台上。

登时,观众席中发出一阵叫好之声:

“嗯,烟陵果然不愧为族中后辈的第一高手,玉树临风,渊沉岳峙,果然是风采卓然!”

“不错,你看他上场时,身周隐隐泛着灵子发出的光芒,可见他的剑术又提升了不少,对灵子的控制也更上一层楼了!”

“是啊,我看大少爷这回不太好对付!”

“嘘,快看,大少爷烟秋雨上台了!”

话音未落,只见眼前青烟一闪,烟秋雨已在台上翩然落定,向着烟陵一拱手:“烟陵兄请了!”

烟陵还了个礼:“同族兄弟,一向有失亲近!”

烟秋雨笑道:“此战过后,你我兄弟痛饮三百杯,如何呢?”

烟陵摇了摇头,台下就有人心里泛起了嘀咕:“嗯,这个烟陵向来胸襟广阔,今天为何表现的这样狭隘呢?”

只听烟陵缓缓说道:“我的剑,若是全力施为,连我自己也无法全然控制,所以此战过后,不知你我兄弟,是否还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烟秋雨微微一笑,道:“不能被自己所控制的剑,也要发出吗?”

烟陵冷冷道:“会武比斗,就当全力以赴,这是对对手的敬重!”

烟秋雨笑道:“那我,也会还你相当的敬重!”

烟陵道:“请吧!”

烟秋雨右手虚空一划,灵子剑应手而出,登时引来一片喝彩,对面的烟陵却是一动不动!

烟秋雨奇道:“你为何不拔剑!”

烟陵道:“靠我背后的剑,赢不了你!”

烟秋雨道:“那你要靠什么剑来赢我?”

烟陵道:“我练有三种剑,心剑,气剑,还有手中之剑。今日面对你的灵子剑,我特别施展第二剑——气剑!”

烟秋雨问道:“气剑,在那里!”

烟陵道:“没有感觉到吗?我早已将此剑亮了出来,就在你取出灵子剑的同时。”

烟秋雨眉头一凝,登时感到一道犀利的气劲,自对面烟陵身上不知名的部位发出,如剑一般,清绝,冷绝,直透心骨而来。

心知是气剑已发,烟秋雨不敢怠慢,手中灵子剑一挥,剑芒暴长,卷住气剑的气劲,两种光华在半空中交汇,耀的人两眼生花。

对峙中,烟陵跨前一步,气剑压力登时变强,烟秋雨灵子剑顿时受挫。连忙加速运转身内灵子,登时灵子剑芒光华大作。

只见,烟陵双手交会于胸,捏出剑指之形,喊一声:“气剑缚杀!”

话音未落,烟秋雨惊觉原先凝做一堆对抗这灵子剑芒的气剑威压,竟瞬间化为万千飞丝,交错飞纵,自四面八方向着自己纠缠过来,心急之下,连忙施展“游龙步”意欲凭借高妙的身法多开这些飞丝。

却不料,在他身形瞬动的同时,对面烟陵亦是踏开脚步,脚尖点落之间,居然也是“游龙步”的步数,那道道飞丝剑气,亦随着“游龙步”的行进而行进,已然灵活的困锁住了烟秋雨的身形。

烟秋雨登时心下一寒,他虽然新悟灵子剑,但平时所对付的敌人修为太低,没有与高手过招的经验,导致此时临敌经验不足,面对这样高超的杀阵,心头一时惶惶,想不起以何种方式对敌。

再加上见到“游龙步”无效,心中大急之下,万千头绪纷至沓来,在脑中乍然显出飞丝缠缚之像,那景象骤然变大,在意识当中,清晰无比。

一时间,烟秋雨心头一片澄明,当即随着脑中所见,脚下迈开游龙步法,走一步退三步,手中灵子剑也随着脑中黑色小书的无边运转,而开始在形体上千变万化,挑开了飞丝剑气的道道关节。

对面烟陵见烟秋雨悟出破解气剑之法,双手接连挥舞,飞丝剑气变幻无常,愈加玄妙。

却不想,烟秋雨脑中那本黑色小书的玄妙更胜于他,无论他如何变化,黑色小书都能准确的在烟秋雨脑中化现其形,且放大数倍令烟秋雨一目了然,是以烟秋雨的灵子剑一路化解飞丝剑气的层层杀关,直取烟陵。

烟陵见“气剑”失效,急忙收敛心神,倒退三尺,盘膝而坐。

这时,台下就有人开始议论:“心剑,心剑要发了!”

烟秋雨感到剑上一空,灵子剑消于无形,脑中那本黑色小书的化形也瞬间不见,烟秋雨倒是一怔,手中剑却是未停,等到看到烟陵端坐于地,再要收手已然不及!

烟秋雨心头正在诧异之际,忽见,剑下烟陵猛然一扑,竟是迎着剑扑了过来,烟秋雨心下一惊,却忽觉灵子剑在对方身前三寸之处,猛地一顿,如中朽木。

随即,灵子剑所击之处,猛然发出一道剑气,横贯而出,烟秋雨心急之下,“游龙步”心随意发,脚尖一点闪了开去。

烟陵却是一步步逼近过来,烟秋雨挥剑再攻,却不想,烟陵居然仿佛早有预料,无论烟秋雨的剑攻向他那个部位,他那个部位上就自动生出一股剑气,非但化消烟秋雨的攻击,还会反而攻击烟秋雨。

二人一时陷入僵持。

台下便有人开始议论:

“嗯,烟陵的心剑,已经达到意剑并发的境界了!”

“什么叫做‘意剑并发’?”

“枉你还是个前辈呢,居然连‘意剑并发’都不知道。我来告诉你,所谓‘意剑并发’就是指,练剑的人已然将剑法练得随心所欲,心想到哪里,剑气便自那里发出,出剑的速度,与思考的速度相同,就是所谓的‘意剑并发’!”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意剑并发’讲的是意到剑到,剑气非但受到心意的控制且行进的速度与思考的速度同样,可谓是随心所欲,厉害厉害!”

“大公子初悟灵子剑,临敌经验不足,我看怕是要在这‘心剑’之下惨亏呀!”

“你们言过其实了,想这烟陵的剑,要是真的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开场之时,为何还会说自己也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剑法呢?”

“那可能是唬人的话。”

“胡说了,烟陵是不会做那种唬人的事情了!”

“那,道理何在?”

“‘心剑’只是境界的一种,所谓的‘随心所欲’也是仅仅在这一种境界当中随心所欲而已!烟陵既然说自己尚不能控制他的剑法,那就说明他的剑法已经突破了心剑的境界,到了一种他无法控制的境界了!”

“哦,那说明他的本领尚未全展,大公子败定了!”

“这也未必,连日来的比斗,大公子已经成为了最让人料想不到的存在,功力大进,突破灵境,领悟灵子剑,都是让人眼前一亮,料想不到,今日交手或许会更有一番奇迹发生啊!”

“看来,比试还会愈加的精彩,我们还是用心看来吧!”

只见台上的较量已臻白热化的阶段,烟秋雨手中灵子剑轻盈如水,变化万千,每次都从最意想不到的方位,发动对于烟陵的攻击,然而无论灵子剑攻击到哪里,都会被烟陵临时化出来的剑气阻挡反噬!

就在烟秋雨心中无法可想之时,脑中黑雾蹿腾,黑色小书开始翻转了,只见小书在脑海之中,放出一道白色烟雾,渐渐的在脑海之中散开,脑中开始一点点的变清。

烟秋雨登时灵光一闪,手中一动,灵子剑登时化成一蓬飞雾,散作万千星点,从四面八方攻击烟陵而去!

登时,台下一片叫好之声:

“高!实在是高!心剑运化,贵在‘专心’二字,若是心不能专注于一处,心剑便自然不会化出,大少爷将灵子剑化成千千万万,自四面八方发动攻击,分散了烟陵专注于一的心志,心剑便无从发出了!”

“由此可见,大少爷虽然临敌经验不足,但却是悟性奇高,这一战尚有看头!”

“是啊,大少爷真的是悟性过人,灵子剑化作烟雾自四面八方攻击,这是方才烟陵使用飞丝剑气的步数啊!大少爷在须臾之间,能够学习敌手之招为我所用,真是天才,天才呀!”

“却看,烟陵如何迎敌!”

只听台上,烟陵一声长叹,重新盘膝而坐,烟秋雨一见,知道他要施展更高境界的剑术,也全神贯注凝神以待。

只听烟陵昂声长吟:“心剑,气剑,手中剑;道剑,意剑,满身剑!”只见烟陵双手虚划,身周气劲爆腾!

登时,整个演武场笼罩在一片剑气之中。

“这,这是……”

“剑气,我感觉剑气已经逼近了我的喉头!”

“好厉害,好厉害,人在台上,剑气却已让咱们受不了!”

只见台上的烟陵,身形端坐,无数剑气在他身周四散窜走,将演舞台切割的寸寸龟裂。

“这,这是,满身剑!满身剑!”

“什,什么是满身剑?”

“满身剑,就是将剑气练到了极处,全身三万六千亿个毛孔,都可以散发出剑气,宛如满身是剑,令对手攻无可攻,守无可守,此剑一发出,可好比三万六千亿把宝剑同时击出,厉害非常啊!”

“啊,居然这样厉害,怪不得开场时,烟陵说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剑呢!”

“是啊,这样的剑,任谁也无法控制啊!”

就在,烟陵的绝艺震惊四座的同时,只听烟秋雨一声长叹:“罢了,烟秋雨认败!”

却见烟陵眼中划过一丝异样,忽然间睁目立起,尽敛一身的锋芒,站起身默默凝视前方,不言不语。

已经认输的烟秋雨心头一时怔忪,不解何故。

只听,烟陵缓缓说道:“是我输了!”

短暂的沉默,随即观众大哗:

“怎么回事?明明大招还没发出嘛!”

“就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方才明明在争夺胜利,一瞬间就变成了争夺失败,真是叫人玩味!”

“肃静!”烟凌云一声断喝,由于昨天的事情,他本能的觉得,烟陵此刻的动作与昨日的阴谋或许有些许联系,或许烟陵这位烟家后辈的第一高手也已经投靠了三爷烟武和烟绝他们。便向着烟凤梧,使了一个眼色。

只见一旁的烟凤梧,把手一挥,一声整齐如一的呐喊,顿时响彻擂台下方,四股黑色铁流,如喷泉一般涌出,围住演武场!

众人大惊之下,细看那四队黑色铁流,正是隶属烟凤梧的护商卫队。

只听烟凌云道:“烟陵,你方才之招谁都可以看出其威力巨大,到最后却为何收招不发,反而认输呢?”

烟陵对现场的变故,不屑一顾:“那一招威力太大,极有可能伤及无辜,这样的后果非我所愿,但是当时的情景之下,我只有使出这招,才能胜过秋雨兄,但是如此一来,却也难保不会有无辜之人伤在此招之下。所以,这一招不能发,只能用一招自己认定不能发的招数来取胜,这已是输了!”

烟凌云细品烟陵话中意味,感觉他今日所言,到与他平日作为比较符合!心中的怀疑登时去了大半:“如此说来,你是甘心认输?”

烟陵道:“秋雨兄问过我,‘不能控制之招,为何还要发出?’我答曰‘全族会武,全力以赴,是对敌手的尊重。’但无辜的性命,更高于武道的尊严!在方才秋雨兄看出我的招数可能会伤害无辜,而自愿认输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明白自己不能控制的招数,并不能算作本身的招数,等到我能将这一招融会贯通,彻底掌握,才能真正说它是属于我的招数。但是此时的我,毫无疑问是被秋雨兄打败了!”

“哈哈哈哈!”一直不曾发表意见的烟风天此时开怀大笑,“好,不愧是我烟家后辈中的佼佼者!果然胸襟宽广!”

“烟陵,心服口服!”

烟风天在烟凌云耳边低语了一阵,却见烟凌云眉头一皱,叹了一声,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双方都自承失败,那我就宣布这一战的结果,是双方打和——你们两人……都是败者!”

“什么?”

“这,是哪根筋不对!”

“就是啊,就算是打和,也该是两个人并列第一呀!”

“就是啊!”

“肃静!”烟凌云喝道,“烟陵,你的失败在于无法好生控制自己的招数,你服气吗?”

烟陵点头不语。

“烟秋雨,你的失败在于应变不足,空有一身修为,却无法尽情发挥,你服气吗?”

“心服口服!”

“所以说,这次的全族会武,只有并列第二,没有第一名的冠军!”

“这……”烟云老爷子,皱着眉头道,“族长,大爷,这恐怕难以服众吧!”

烟风天道:“当事者两人都服了,怎么云叔还有意见?”

烟云一时语塞,心道:“哼,就算烟陵和烟秋雨他们服气,可是这两人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又怎么服气这样的结果呢,原以为这次双方认败,会把胜利的一方判给烟秋雨,那样的话全族会武产生冠军,整个家族再次连成一气,抵御外辱,不利于三爷杀回来夺权,没想到这烟风天,烟凌云自己挖坑往里面跳,这下子支持烟陵的那些人心中怎会甘心,必然与支持烟秋雨的那一脉离心离德,三爷的大事可成了!”

想到这里,烟云微微一笑:“不不,老朽心服。”

烟风天与烟凌云互看了一眼,各自会心一笑。

烟云道:“族长,大爷,既然如此,就让老朽登上云台,敲响云磬,宣布此次全族会武到此结束吧!”

烟凌云点头道:“好!”

烟云转身时目光与坐在上首的烟平生老爷子一个对视,眼中各自露出一道一闪即逝的狠色。

烟云依旧施展梯云纵,登上云台,道:“既然,会武已然有了结果,会武双方也各自表示信服,那老朽就依照传统,将云磬敲击三下!示意本次全族会武结束!”

议论声中,“当——”第一声云磬响过,云磬受到撞击,摇摆起来。

烟云诡异的一笑,落下第二锤:

“当——”

云磬的声音清越激昂,压过众人议论的声音,传入烟凤梧的耳中。

“不对!”烟凤梧大喊,“秋雨小心啊!”

只见,云磬震荡之中,烟云挥手击罄,竟是有意无意,将云磬向着烟秋雨的方向敲击过去。

只听一声轰然巨响,悬挂云磬等铁链瞬间崩断,宛若垂天之云的云磬猛然向着烟秋雨当头砸下,烟秋雨眼明手快,起手一剑,身旁烟陵也发出心剑策应。

剑气横空飞出,直中云磬,二者当空一会,只听一声大响,惊天动地,众人惊疑之中,云磬在半空炸成四分五裂,一蓬白色的粉末,自云磬当中爆散而出,喷洒下来,登时将演武场上的烟秋雨、烟陵与几个护卫擂台的后生,喷的满脸都是白粉,一双眼睛登时热辣生痛,一毫也睁不开!

说时迟,那时快,演武场台上台下,无数人瞬间有了动作,一时间,无数暗器,齐齐向着烟风天、烟凌云以及烟秋雨、烟陵他们招呼过来!

武天决

获得强者血脉,体重神秘小书的帮助烟秋雨一扫废柴天赋,逆袭打败家族中所有人,参加三族名额选拔,后进入五大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