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你是我寻找的唯一 > 正文

你是我寻找的唯一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6章不见的了人

发布时间:2020/4/8 2:10:01热度:

《你是我寻找的唯一》是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季子时抚着额头,眨着因久对电脑有些酸痛的双眼。...

你是我寻找的唯一

  季子时收线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搭在露中的一片白色纱巾,那是沈心羽平时偶尔会来搭一搭肩膀的。

  “沈心羽?”他在房里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又见房门大开着,便以为她是不是下楼了,绕着屋子找了两三遍,可都没有看到她。

  “沈心羽!”他试着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后,又一一找回来,可依然没有。

  他怒了,锐利的眼眸紧紧盯着她随手放在床上的手机,那里现在正闪闪发着亮光,上面显示着一个让他反感的名字:沐光!

  哼,喊得还挺亲热。

  他冷冷一哼,一把将其打来的电话挂断,然后毫不犹豫的把他拉到了黑名单,再接着把他的号码删除。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做完这一切,手上的手机就静默下来,犹如外面的夜色,清色寂静,夜已深,可那个女人去了哪里?

  想起洗手间里还残留着她身体里流出来的血迹,他的心里突然有些压抑,好像陡然被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石头将整个心神压制住了,他有些呼吸不畅的靠着洗手间的门,放开花洒,任由殷红的鲜血随着水流流进下水道。

  光洁明亮的镜子上倒映着他的身影,浓黑的俊眉,棱角分明的脸型,刀削斧刻的五官,黑白分明的星眸中溢着冷光。

  眼睛一花,哗哗流出的热水很快将镜子熏得裹了一层迷雾,迷糊间,他好似看到了穿着一身米白色真丝睡裙人沈心羽。

  “沈心羽,你给我出来,别再躲了,我不会找你!”他大手扶着雪白的瓷盆,眼眸紧眯,神色间满满溢着危险的气息。

  “子时,你怎么呢?子时!”走廊上响起卿程程担忧的惊呼。

  “程程,你看到她了吗?”顾子时从热水的迷雾和迷茫中清醒过来,立即打开浴室的门,一把抱住卿程程。

  闻着她身上有些陌生的香水味,他心头一滞,整个身体僵住了,紧紧抱住她纤腰的大手也缓缓垂下,无力的搭在大腿两侧,整个人如同失去神魂的行尸走肉。

  “你怎么呢?子时?”靠着他的胸膛,却好似听不到他的心跳,卿程程有些害怕地拍着他的肩,紧张的上看下看。

  他可千万不能有事,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

  她得把握住机会,能不能顺利嫁给他,就看这一次了。

  “程程,沈心羽不见了,你有看到她吗?”顾子时抬眸,看清楚面前的人。

  卿程程被顾子时的眼眸盯着有些紧张的攥紧手腕,抚了抚心房小声的道:“我……我没有,子时,她是不是出门了,我刚刚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她搭一辆车走了!”

  半开的窗户里吹来阵阵夜风,打在顾子时的身上,他冷眸一寒,立刻清醒过来:“你……你怎么来了?”

  现在是半夜,卿程程不是应该被安顿在他特意为她买的那座公寓里吗?

  “我,我……睡不着,我想你,子时我很想你,我害怕,我一闭上眼睛,就好像又看到了在那里面的事。”

  虽然在那里面有季子时的打听,可她依然觉得那些时候就好像噩梦一样,她宁愿失忆,宁愿那些过往从未发生过。

  之前只要卿程程一提到在那里面的日子,季子时就会心疼的紧紧拥住她,可现在的季子时满心满眼里只有突然失踪的沈心羽,根本记不起来要安慰她的事。

  一天过去,据说是出了门的沈心羽一直都没有回来,这时,季子时才慌了。

  将房里的衣柜清了一遍,衣服没带,手机没带,就连床头柜里的银行卡也没有带,她到底去了哪里?

  拨通助手的电话:“司翰调出监控,我要查看这整条街的监控!”

  在各个监控录像上耗时一天,依然没有她的行踪,就连卿程程先前说的看到她的车开出去过也没有看到。

  季子时抚着额头,眨着因久对电脑有些酸痛的双眼。

  “她在哪?是不是在医院?”沈心羽自从嫁给他以后,他不喜欢她跟她以前的那些朋友来往,她就全部断了联系,如果一定要给她找一个去处的话,肯定只有医院。

  “早就派人去过医院,医生和护士都没有看到!”

  “老房子呢?”沈心羽的妈妈文莲在生病前一直都住在一栋老楼里。

  杜司翰摇头。

  那她去了哪里?

  季子时抚着额头,心里是满满的落寞。

  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该是吃晚饭的时候,她在家的话,常常会亲自下厨,做出来的菜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所做,她厨艺很好,做出来的菜味道极好。

  想着,腹中空空,可杜司翰什么都拿不过来。

  “家里只有酒!”

  季子时心情堵塞,就算是酒他也要了。

  一整瓶红酒干下去,心神已经放飞,他暂时忘记了这个屋子里有个女人不见了的事。

  可喝到嗨的时候,他下意识看着楼上房间的方向:“沈心羽,准备醒酒茶!”

  以往他刚刚接手季氏企业的时候,有很多困难,他经常在外面应酬,喝得醉醺醺的回来,难受想吐的时候,都是沈心羽提前给他准备好醒酒的东西。

  醉了喝过之后,很快见效。

  可今天喊了半天,也没有沈心羽端过来的醒酒茶。

  “人呢?”

  “大少,大少,你清醒一点,太太不在家,太太失踪了!”杜司翰一脸无奈,他是他的总裁特助,可不会照顾喝醉的他,再说,这事以前都是太太干的。

  “我……我去买!”他飞奔出去,刚打开门,迎面飞来一个紫色身影。

  “我来照顾子时,你出去吧!”卿程程红唇一勾,魅惑一笑,将他推了出去。

  “子时,我来了!”卿程程苏凶一挺,扶住踉跄前行的季子时,身子顺势就缩进他怀里。

  “心羽,心羽你回来了?”季子时把脸靠在她柔软温热的雪团止面喃喃自语。

  卿程程杏眼一睁,红唇一咬,脸上冷意阵阵:

  “她,她回不来了,子时,你有我就好了,找她干嘛,我是程程,你说过我才是你最爱的女人!”

  “程程……程程,还是沈心羽想骗我?”季子时酒量很好,可今天却也耐不住空腹喝酒,醉得已经识人不清。

  卿程程趁机把他扶上二楼,两人拐着八字撞进房间,卿程程把他往床上一推,扶弱杨柳的身上紫裙随手一脱,她娇媚的声音响起:“别管我是谁,我就是你最爱的女人,子时,我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要了我吧!”

  季子时醉眼朦胧,迷醺间眼前出现一对白皙娇嫩的雪白,他的大手下意识抚了上去……

你是我寻找的唯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你是我寻找的唯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你是我寻找的唯一

他打掉她的孩子,要跟她离婚,只因他心爱的女人出狱了,他要扫除她这个障碍,迎娶心爱的女人,面对孩子的流失,心爱男人的嫌弃,她该何去何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