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帝妃无双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帝妃无双在线阅读第6章和亲被辱巧应对(下)

发布时间:2019/12/15 11:34:58热度:

《帝妃无双》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他看着她眼中的淡然,他的心里不禁升起怒意。但,纵使这情绪万般复杂,他还是瞬间将一切掩去,拉过她的手:“走吧。”...

帝妃无双

  翾国的使臣更是冷汗淋漓,凌无双的顽劣之名早已在外。是以,她干出什么来,他们都不奇怪。

  可是,人家出征,她画枯树,这不是咒念人,存心作死吗?

  若是拓跋飏盛怒之下,把他们都斩了,他们也不占理。

  好在拓跋飏的神情一如之前的威严,却不带半分怒意。

  也正是这片抽气声,让一直低头喝闷酒的便服男子,抬头看向大殿中央。

  他微拧眉心,看了眼舞动中的凌无双,单说这舞,他没看出什么好来。

  不是说凌无双的舞姿真的那么拙劣不堪,而是任何女人都很难入了他的眼,亦如之前的表演无法吸引去他的视线一般,他对这位翾国公主也毫无兴趣。若不是引得众人惊恐万分,他不会抬头看她一眼。

  他的视线转而落在屏风上,看着那屏风上明显的枯树,他不禁生了几分兴致,很想知道这位公主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难道,是嫌命太长了?

  太过自负的人去猜度出了名顽劣的人,自然是不会将她往聪明了想。

  拓跋飏却恰恰相反,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视线始终追随着凌无双,好似根本没看到屏风上的枯树,更没有注意到夜宴上过于压抑的气氛。

  激昂的乐曲近了尾声,凌无双一身飒爽地回转身,双腿极快的劈开,平落于地,视线微抬,迎上高台上那正望着她的男子。

  女为悦己者容,他肯定的眼神让她的心不禁微颤了下。

  一曲落,她俯身将身子平帖在地。一曲又起,却与之前的激昂完全不同,而是换了一种清幽的意境。她的身子缓缓抬起,短衫上的腰带已经被解开。短衫敞开,露出微微绿色。她向后昂去,上身的短衫顺着她柔韧的双臂滑落在地,露出绿色的新装。她一跃而起,裙摆倾泻而下,遮去她原本的红裙。她已经化身春仙子,轻灵地再次起舞。

  而这次,凌无双换了左手时而触上屏风,一片片绿叶乍现于之前画好的树枝上,再配上小桥流水人家一般的清幽乐声,宴上之人好似已经听到鸟儿在叫的声音。

  巧笑嫣然,美目流转,春仙子为枯木带来了盎然的生机,也越发让她的美变得不真实,好似这一曲作罢,她便会飞走一般。

  便装男子不禁冷嗤,继续喝起他的酒,不再看凌无双一眼。

  尽管这一出枯木逢春有些新意,但这种女人取悦男人的玩意,他向来没有兴趣,不过是一种无用的奢靡。

  殿内之人的情绪几经变化,怕是也只有拓跋飏一直处变不惊,稳坐于高位,不露半丝情绪。

  待原本的枯枝缀满了绿叶,曲子也徐徐地落下。

  凌无双走到屏风一侧,微微一欠身:“大王,这便是无双预祝大王的凯旋之礼。”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大殿内的所有烛火忽然熄灭,众人一慌,随即被大殿中唯一一处发亮的地方吸引去注意力,便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原本的绿树上,这会儿正绽放着发光的花。

  众人还来不及感叹,此情此景的绝妙和美丽,大殿内的烛火便又亮了起来,屏风上只余一棵枝叶正茂的绿树,哪里还有一朵花?刚刚的景色,便好似是所有人的幻觉一般。

  拓跋飏的眸色不禁深了深,迅速藏起那一抹险些情不自禁流露而出的赞赏。

  他凌厉的视线扫向拓跋焰烁,便见他的神情僵凝。他旋即又看向便装男子,却错过了拓跋焰烁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杀。

  拓跋焰烁的心思百转千回,若凌无双受人点拨,只是小聪明还好。若她是一个拥有大智慧的中原女子,假以时日必有一般人无法撼动的地位。再加之她的特殊身份,此女若不除,只怕后患无穷。

  便装男子握着酒杯的手僵于半空中,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屏风前的凌无双,好似要将她看透,去琢磨那内里到底是怎样的灵魂。

  拓跋飏看到如此失神的他,就猜到他也看出了其中的玄机,眸色便又是一沉。

  他不否认凌无双有些小聪明,却没想到她会有如此的大智慧。

  便装男子这会儿也从惊讶中清醒过来,缓缓放下酒杯,便又恢复了不将世人放在眼中的常态。

  “无双公主的舞甚得孤王的心。”拓跋飏的赞赏惊醒大殿中的官员。

  随即,赞叹声四起,但他们至今也没分出刚刚那繁花绽放的景象是真是幻。

  “大王喜欢便好。”凌无双盈盈欠身。

  拓跋飏从座位上站起,大步迈下台阶,在众人吃惊的视线中,走到大殿中央。

  “公主真是上苍赐给孤王的最好礼物。”拓跋飏双目含情地柔声道。

  凌无双缓缓抬头,对上他的视线,眼波柔和,唇畔含笑,心里却如明镜一般清楚,他们之间的情就如屏风上的花一般,不过是展现给世人看的幻象。

  拓跋飏看向翾国的使臣:“无双公主与孤王情投意合,孤王定不忘翾皇成全之情。”

  翾国使臣顿时大喜,纷纷离座,恭贺道:“恭祝拓跋王与公主携手到老,百子千孙。”

  拓跋的官员见状,也赶紧跪了下去。

  “你们的心意孤王记下了,都起吧。”拓跋飏微笑着睥睨众人。

  “大王,无双愿意捐出全部嫁妆,作为大王这次出征鲜于的军需。”凌无双欠身,声音不大不小,足够殿上的所有人听到。

  拓跋飏一愣,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

  “无双如此贴心,孤王该如何回报无双?”

  “无双不需大王回报。但求能随军出征,为拓跋一己之力。”凌无双的声音高亢,透着不容人拒绝的真诚。

  拓跋飏唇角的弧度明朗了些,含笑点点头:“无双既然有此心,孤王若是拒绝,岂不是负人美意,罪过罪过了?”

  凌无双也不管他说的是不是反话,是不是答应了她的请求。直接谢恩,让他没有回旋的余地。

  “谢大王成全。”

  只要他带着她出征,那以战事为由羞辱她的说法自是不攻自破。众人都未想到,他们心中一向顽劣的无双公主,竟是出其不意地化解了这次危机。

  “既然公主盛意拳拳,不如今夜开始就留在宫中,与孤王一起备战。”拓跋飏睨了凌无双一眼,看向翾国的使臣,问道:“可好?”

  这话等同于又将了凌无双一军,你留下,于中原的礼数不和。不留下,又显得你之前的表现都很虚伪。

  “这……”翾国的使臣不禁犹豫,毕竟两人还未成婚,这个时候留下是否有违妇德?坏了翾国的名声?

  “翾国与拓跋向来交好,纵使没有婚约,无双也应当竭尽全力为大王分忧。”凌无双适时出声,将本不合规矩的事情说得大义凌然。翾国使臣也巴不得有这么个理由,免得再生事端,自是当即连声称好。

  拓跋飏赞赏地笑笑,拉过凌无双的手。

  凌无双倒也大方,回以微笑,与之相携向外走去。

  两人一出门,就有人递上大氅。拓跋飏先接过素月手里的,为凌无双披上。他这一番温柔的举动,凌无双早就见识过,不觉惊讶,可殿内的人却无不震惊。要知道扈达之人向来粗犷豪迈,独独缺的就是温柔的一面。

  系好大氅后,他忽然抬起大掌抚过她的发,唇畔含笑,略有些感叹地道:“孤王真的很好奇,这颗小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

  她从容地回望他:“无双只想为夫君分忧。”

  她既然心甘情愿来了这里,认定了他是自己的夫君,便会倾尽一切为他。

  她本就是个直性子,大胆到有什么就说什么的女子。可是话一出口,再对上拓跋飏溢满了柔情的眸子,她不禁一阵心慌,差点没咬断自己的舌头。她应该矜持些的。

  拓跋飏看着她羞红的脸,微愣了下,随即放声大笑,引得恭送他们离开的一众大臣都偷偷投去关注的目光。

  大概,这一夜的所有人都不会忘记,帝心悦,笑音未落,便已许下诺言。

  “孤王定不负无双的深情。”

  凌无双有片刻的怔愣,随即便已释然,全当他这话是说给身后的那些人听的。

  他看着她眼中的淡然,他的心里不禁升起怒意。但,纵使这情绪万般复杂,他还是瞬间将一切掩去,拉过她的手:“走吧。”

  她轻应,跟上他的脚步。

  拓跋飏是个很勤俭的帝王,在皇宫里往来,从来都是步行。她懂他的心思,他的百姓还没过上好日子前,他不会让自己贪图享乐。

  走出一段距离后,拓跋飏忽然顿下步子,侧头看向凌无双,唇畔含笑。

  凌无双正不解,只闻得一阵脚步声。她循声望去,便见一道模糊的黑影向这边而来。随着来人越来越近,凌无双才看清来人便是殿上桀骜的便装男子。她一眯眸,眼中有思量闪过,若是她没猜错的话,他便是拓跋的奇才莫邪将军。

  须臾,黑影来到两人近前,利落地跪下行礼:“末将见过大王,见过公主。”

  “起吧。”拓跋飏叫了起,复又问道:“莫邪将军有事?”

  “是,末将有事请教公主。”莫邪直起身,对凌无双一抱拳:“末将想问公主那幅画的寓意,可是这次出征的用兵之策?”

  “将军睿智。”凌无双笑着点头。她听说,这位将军很痴迷于兵法战术,但是不知为何,这次出征的名单里竟是没有这人。她只知道他与拓跋飏之间似乎不和,但是任凭素月如何调查,都未查出两人不和的原因。

  “睿智的是公主,末将猜中也不过是巧合而已。”莫邪难得对人谦恭。

  他本是个目中无人的奇才,对除那人之外的女子就更是轻视几分。但,今日凌无双一支寓意颇深的舞,却不得不让他对她刮目相看。

  凌无双闻言叹了声,喃喃道:“有计无将,本宫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能否胜这场仗,还要看何人相助。”

  莫邪轻皱了下眉心,他是何等的聪明人,又岂会不懂凌无双有让他加入麾下的意思?但,欣赏她是一回事,出征便又是另一回事。

  “莫邪将军,本宫知你有难言之隐,但本宫今日为了拓跋的万千子民,还是要提出这个不情之请。”凌无双说着,抽出被拓跋飏握着的手,一欠身:“还请莫邪将军以国事为重。”

  她是堂堂一国公主,拓跋未来的皇妃,自称名字,给一个臣子见礼,这是何等的殊荣?何等的诚意?

帝妃无双

他是冷血嗜杀的帝王,为天下,不惜将挚爱送上死路,迎娶不爱的女人。她是他恨之入骨的和亲公主,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早已心有所属,他亦另有所爱,两颗尘封的心,却注定一生爱恨纠缠。后来,为她,他不惜颠复天下,却只换得她一句“此生心死,永不再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