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帝妃无双 > 正文

帝妃无双_帝妃无双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29:44热度:

《帝妃无双》是一本古言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怎么?无双又想为他求情?”拓跋飏的眼中映着森冷的笑意,好似在警告她一定要谨言慎行。...

帝妃无双

  凌无双昏迷不醒,主事人便成了莫邪,他下令按兵不动。此后,鲜于英珠也没有再来攻城。而鲜于的全部兵力都用在南面,迎战拓跋飏。

  这样诡异的情形不禁让人猜疑,凌无双与鲜于英珠之间到底达成了怎样的协议?

  鲜于的实力本就比拓跋强大,这会儿再主攻南侧,纵使拓跋飏才智过人,也自是讨不到什么便宜。是以,这场战他打得很艰辛。

  直到凌无双昏迷的第六日,这场战局才发生了逆转,显国参战了。

  皇甫睿渊调动边关的大军,直压鲜于边境。

  这个时候显国本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没人知道一向睿智的皇甫睿渊为何会做出这么不明智的决定。

  素月将这事禀报给凌无双的时候,已经是第八日。

  那时她刚刚醒来,还不能下床走动,身子羸弱不堪。

  她闻言,只是自嘲的笑,与拓跋飏比起来,她总是棋差一招,算计不过他。

  他想要办的事情,纵使她再拼命阻拦,结果终是一样。

  凌无双的心里憋着一股子劲,她一定要胜拓跋飏一次。

  她正卧床冥思苦想,忽然响起了开门声。

  她轻皱眉心,不用睁眼,也已经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只是,他不在战场,为何会跑来她这里?

  她正在心里猜测,室内已经响起来人宽衣解带的“簌簌”声。

  来人脱得只剩下里衣,直接走到床边坐下,掀开被子,躺进被窝里,将平躺在床上的凌无双抱入怀中。

  室内再次陷入死寂一般的静,便连她紧绷的呼吸都听得格外清晰。

  她的心里排斥,想要挣扎,却又不愿意和他起冲突。亦或是,她太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便连争吵的勇气都失去了。

  “恨孤王?”良久后,他缓缓出声。

  他已经识穿她,再装睡已然不行。她睁开眼,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大王,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大王放开无双。”

  “这是扈达,没你们中原的那些规矩。”他抱紧她,不肯松手:“就这么恨孤王?”他似乎一定要寻一个答案。

  她不再挣扎,定定地看着他,轻笑着反问:“我可以恨吗?”

  “这么说,你还是恨孤王了?”他看着怀中的女子,唇角的笑意变冷。

  “我本以为只要我真心以待,子慕便会懂我的心,与我携手共患难。可原来我错了,从来没有什么子慕,大王就是大王,而无双在大王心里,永远只是一颗棋子。”凌无双泪湿双眼,这一刻她不想坚强。纵使他们相处的日子不长,但她到底将他当成了要一起走过一生一世的夫君。没有哪个女子会对夫君的利用没有感觉。

  “孤王何时说过你是棋子了?”拓跋飏微怒,却还是温柔地擦去她眼角的泪。

  她倔犟地咬着唇,不肯开口。

  “凌无双,你听好,孤王只说一次。”他捧着她苍白的脸颊:“即便没有你,孤王也会引皇甫睿渊加入战局,不会让他坐收渔翁之利。这不过是用兵之策,你大可不必当成孤王处心积虑地想要利用你。”

  凌无双眼中的情绪凝结,无悲无喜,心底却犹如被千万根针扎着一样。他是想说,他不过是顺手利用了她吗?他说得理直气壮,仿佛她若是不理解,便是她不懂事。

  “孤王听说你出事了,便日夜兼程的赶了过来,你当真不明白孤王的心?”他语中含怒,死死地盯着她,似在等着她说软话。

  她回视着他犀利的视线,似乎看到了坚定不移的情。但她知道,那都是假的。可明明觉得是假的,心里的那股子痛,那股子委屈,还是化成泪水,滚落而下。

  在这里,除了他这个夫君,她没有一个亲人。

  她想要指责他,可是指责的话太多,她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便抡起拳头,对着他的胸口打了下去。她一拳比一拳重,他闷声不吭地受着。渐渐地,他的里衣印出了鲜红的血迹,她的拳头黏稠一片。

  “你……你受伤了?”凌无双震惊地看着他:“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了,还怎么给你出气?”他无所谓地笑,她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虚弱且苍白,唇瓣已经干裂。

  “我……”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她本也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女子。

  “无双,别生子慕的气了,好吗?”他握住她的手,语气低低的求道。

  他褪去一身戾气和霸气,只余柔柔暖暖的温情。

  她不禁晃神,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但眼前的男人眼里的情真切,让她不禁有些迷惑,他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只是,不管怎样,他给她台阶下,她就得下,她不能不顾大局的与他撕破脸。

  “子慕,哀莫大于心死,人的心禁不起一伤再伤。”

  原谅的话,她说不出口。谴责的话,亦不能再说。她只能如此不轻不重地说。

  他微愣,吻轻轻地落在她的额头上,抱紧她,没再开口。

  她想,她的话,他还是没懂。

  她靠在他的怀中,苦涩的笑。在他的心里,他们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又何来的伤心?

  他大概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她一心向着他,真的将他当成了那个陪她走过一生的男人。

  这样的相依相偎,她却只觉得身子发冷。她道:“先放开我,我去找军医过来,给大王包扎下伤口。”

  “军医粗手粗脚的,孤王不习惯。”他耍赖地回。

  她轻皱眉心:“我让素月进来给大王包扎。”

  “凌无双,你故意的!”拓跋飏怒目瞪着她。

  没错,她是故意的,他想让她给他包扎的意思很明确。但她本就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他让她心里不痛快,她自然不会事事顺着他。

  “无双不懂大王的意思。”凌无双一脸无辜地看着愤怒的他。

  “子慕。”他咬牙提醒。

  “我去叫素月进来。”她说着起身,拒绝这么快就与他亲密无间。

  他没有再阻拦她,松手让她起身,人却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一点让开的意思都没有。

  她不好从他的身上跨过去,又不想让人看到他们衣衫不整地在床上,只好绕到床尾,想从他的脚下绕着下床,却不想他那么恶劣。她刚跨过去一条腿,他便绊了她一下。

  她的身子本就没有大好,羸弱得紧,被他这么一绊,腿弯一软,惊呼着整个人就扑了下来,压在他的身上。

  他反应极快,抱住她的身子,勾起她的下巴,笑得甚为得意。

  “无双,你这是在勾引孤王吗?孤王的制止能力可不是很强。”

  他将她的身子向上捞了些,用力压低她的头,迫使她的唇瓣贴上他的唇,倒真真的好像是她俯下头主动吻了他。

  这时,门“嘭”的一声被撞开。

  拓跋飏手上的力气一松,凌无双震惊地转头,看向门口。当看清已经冲进屋里的莫邪时,她羞地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而拓跋飏的反应,却正好与他相反,不紧不慢的侧头,面色沉冷地看着眼中的急切还未散去,却面色僵凝的莫邪。

  凌无双挣扎着想起身,拓跋飏却紧紧地抱着她不松手。

  她不知道他在别扭什么,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好在莫邪反应过来,留下一句“末将冒犯了”,急急忙忙地转身离开。

  凌无双正想松一口气,拓跋飏却忽然抱着她起身,对已经走到门口的莫邪冷声道:“孤王让你走了吗?”

  莫邪顿住脚步,有些僵硬地转身,低着头:“大王还有何吩咐?”

  “孤王还没来得及问责你连累公主受伤一事,你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连公主的闺房也敢闯。”拓跋飏的话里带着苛责,这是凌无双未曾想到的。

  “末将知罪。”莫邪直接跪了下去,也不辩解。

  凌无双自是知道莫邪不是个没分寸的人,恐怕将他招进来的原因,是她刚刚的那一声尖叫。

  可是,纵使她再懂他,也不能替他说话。

  拓跋飏进门时,她在床上休息,若是她说是她招莫邪来的,便显得暧昧不清了。

  “莫邪将军,你突然过来,可是有事禀报?”凌无双插言,打破两个男人之间冷凝诡异的气氛,给莫邪找了台阶下。

  “属下得知大王来了,想与大王商量一下行军战略。”莫邪借机回。

  “这会儿倒是急着与孤王谈行军战略了,孤王还以为你趁着公主病了,无法主事,便与鲜于英珠合谋,按兵不动,准备看孤王笑话呢!”拓跋飏的语气明明轻轻淡淡,但他说话时的气息打在凌无双的脖颈上,却凉得犹如腊月天的寒风一般。

  她知道,他不过是借着苛责莫邪,来敲打她罢了。

  这个男人纵使可以给你万般温柔,却不愿多给一分信任。

  他急急地赶来,只怕不是在意她的病情,而是想知道到底为何他们会按兵不动。

  这样的认知,撕扯得她的胸口一下比一下疼。

  莫邪直直地跪在那里,神情并未因拓跋飏的冷嘲热讽有一丝动摇。反倒是视线转动,滑过她神情木然的脸。

  即便只是一瞬,他还是在她的眼中读到了痛。被至亲挚爱的人背叛是怎样的滋味,他懂。

  “公主昏迷,末将又忌惮鲜于英珠的势力,不敢轻易发兵。”淳于莫邪一肩揽下所有过错,即便他根本不知道凌无双与鲜于英珠之间到底达成什么协议。他只知道,他的命是她救的。

  “莫邪将军不必替本宫承担。”凌无双感激地对他笑笑,在她最痛的时候,他的担当无疑化成一股暖流,流淌进她的心里。但,她又怎么能让他背上这不白之冤?

  “大王,是无双昏迷前下令让他按兵不动的。”她唇角微扬,大有挑衅之意。

  她上来了倔脾气,就是几头牛也拉不回来,既然他在那指桑骂槐,那她还装什么无知?只要不正面与他冲突,让他丢了颜面,他就不会将她如何。

  “噢?你们倒是主仆情深,都想将不是揽到自己的身上。”拓跋飏别有深意地笑了笑,对跪在地上的莫邪道:“既然你主子护着你,不出兵一事,孤王就不追究了。只是私闯公主闺房这举动可不好,你说孤王该如何罚你呢?”

  不待莫邪领罪,凌无双当即反问:“大王罚他的理由是私闯无双的闺房?”

  “怎么?无双又想为他求情?”拓跋飏的眼中映着森冷的笑意,好似在警告她一定要谨言慎行。

  “他贸贸然闯进来,错了就是错了。但大王若为了此事罚他,岂不是让人揣测,坏了无双的名声?”凌无双轻喟,伤痛地道:“当然,若是子慕不在乎无双的名声,无双也无话可说。”

  一声“子慕”,叫得拓跋飏眼中的冷意渐渐回暖。

  她既然向他服软了,他自然不会非难为她不可。这一仗她虽然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却也让他刮目相看。他为她自豪,即便他们还没有大婚,但天下谁不知道她即将是他的女人?

  他满意地看着她笑了笑,对莫邪道:“既然你主子为你求情,孤王就不罚你了。孤王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立刻启程,前往南边战线,给孤王活擒了周景澜。”

  两人闻言,皆是一愣。

  凌无双不禁在心里苦笑,拓跋飏当真是绝啊!连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都不留给她。

  莫邪的神情不禁有些落寞,却终是领命:“末将愿将功补过。”

  拓跋飏满意的笑笑,俯头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吻,毫不避讳莫邪还在场,或者也可以说,他是故意做给莫邪看的。

  “末将告退。”末将将头压得低低的,起身离开。

  凌无双无可奈何,见他的胸口还在渗血,也不好再与他一般见识。

  “素月,去军医那要些金疮药和纱布来。”

  “是,公主。”素月离开前,凌无双不放心地又吩咐道:“还是将军医也请来吧。”

  拓跋飏看她轻皱眉心的样子,唇角噙着愉悦的笑:“很担心孤王?你这时不是该恨不得孤王死吗?”

  “我还不想这么年轻就做寡妇。”凌无双有些赌气地回。

  “你与孤王还未大婚,你放心,若是孤王这个时候驾崩了,你皇兄定然会给你找户好人家。”拓跋飏这话听似轻松,但若是细听却带着几许凝重。

  他也觉得她真的很傻。她明知道他利用了她,为何还要无怨无悔?

  “大王当真不懂无双吗?”她不答反问,晶亮的眼中有失望闪过。若是他不在了,她当真还能高高兴兴的披上嫁衣再嫁他人?

  拓跋飏叹了口气,揉了揉她未束的长发:“孤王懂你,却不懂为何你这么傻。”

  “因为大王是无双的夫,即便大王从不曾当无双是妻。”凌无双自嘲地苦笑,拓跋飏刚要开口,门就被敲响了。

  凌无双赶紧整了整失落的情绪,随手扯过一旁的大氅裹在身上,才唤了外边的人进来。

  素月推开门,领着军医走了进来。

  凌无双的视线触上军医的面容,不禁一愣,他怎么会在这里?

帝妃无双

他是冷血嗜杀的帝王,为天下,不惜将挚爱送上死路,迎娶不爱的女人。她是他恨之入骨的和亲公主,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她早已心有所属,他亦另有所爱,两颗尘封的心,却注定一生爱恨纠缠。后来,为她,他不惜颠复天下,却只换得她一句“此生心死,永不再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