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薄情总裁的丑妻 > 正文

薄情总裁的丑妻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4章凌硕的声音?

发布时间:2020/9/25 20:03:23热度:

《薄情总裁的丑妻》是一本豪门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想,若是他为她戴上戒指,她是不是会笑得连太阳都失了颜色?...

薄情总裁的丑妻

两年半前他的母亲做了换肾手术,脱离了病痛的折磨,重新拥有了健康,然后举家搬到美国。他也在美国重新建立起自己的事业王国,并且事业的版图每天都在不断地扩大,日进万金,可他却没有多少半分的快乐,仍是一日比一日烦躁着、恍忽着,甚至有逐渐失眠的症状。

失眠的原因,很简单。起初是不想睡,怕一睡就会见到那个曾经十分烦感的女人。现在即使他想入睡,想入梦,也不会再梦到了,那个人就像从世界里蒸发了一样,让人找不到她的一点讯息。在自己开始动用一切途径找寻她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对她一点都不了解,他只知道她的名字叫莫回,她的家在那个小村落。

在托人察访的时候,得知她在手术后曾经回过那里,但第二日便离开。从此再没有她的消息。

而他们之间,几乎连一张照片都没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空洞关系?她在他身边吵闹了十七年,他才突然发现,原来他们之间一认真清楚地分析起来,却是什么都没有的。

他才知道他比他预想地对她残忍了太多,而她当初又是哪来的勇气,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哪来自己的热脸贴上他的冰冷的?

是因为爱吗?只因为她爱他,所以她愿意接受他所有的对待,冷漠、无视、毫无缘由的指责……

现在想来,他才发现,他对她真是坏得无可救药了。

他现在才发现,原来曾经的她是世界上最爱他的人,甚至比他自己还要爱他。

可是,发现得太迟。岁月流逝,他早就只剩一躯空壳,被锁进章氏集团,尽着应尽的社会义务,做些身为人子的该做的事情,却没半分快乐。

一有工作闲隙,思绪就跳回那个落后的村落,回忆起那个午后,那一洼池塘,那个小胖妞一笑天地就亮了……

回忆,如今他对她只剩下少许的回忆了。

十七年的时光,因为他的刻意忽视,竟也记不起多少有关莫回的事情了,即使小心翼翼地翻捡回忆,仍是记不起几段。

而昨天的熟悉感太强烈,他几乎要以为莫回在这里了。随后让老王开车追上,却毫无发现,只见那辆破车孤伶伶地停在路边,没半个人影。他知道车上的人可能就在附近,心里却有两股力量在纠缠拉扯着,一股是叫嚣着要一探究竟,一股则本能的否定,否定这样的事实。

他想见莫回,却又不想见,也不敢见。害怕看到那双单纯的眼睛里透过着恨意,那双眼看了他十几年,一直是有爱的,他无法接受里面有恨,带着恨意的莫回,他没法想象;更也害怕,她过上了一种新的生活,没有他的生活,把以前对他的好,全都献给另一个男人。

他心里是急切否定这样的假设的,他觉得他既变态又残忍,他给不了莫回爱和幸福,但也不愿意莫回在别的男人身上获得。是爱或恨,都该是由他给,这样的念头是疯狂的,他知道。但只对莫回一个人,只对他。

他对别人都可以笑脸相迎,温和儒雅,只有对又胖又蠢的莫回,他霸道得可怕,也残忍得理所当然。

章凌硕目光沉沉,将手交叉在脑后,倾身躺在巨大的石块上,默默地看着天上逐渐变暗的云彩,鲜红的落日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沉下去,留下绚烂的天空,如同恣意泼洒的印象画派,东一笔,西一抹,完全地笔随心至,却又是最自然最美妙的风景。

忽然,他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大作,清晰地响在静静的空间里。

章凌硕不想动,任着铃声响着。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十分有耐性,竟然一遍又一遍地打着,惹得章凌硕极不耐烦。这是他的私人号码,知晓的人并不多,基本是可以随意发脾气的亲人或是朋友。

“喂。”他的声音十分不悦,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冷声应着。

“凌硕,你什么时候回美国?吴洋天天来家里找你,你倒好跑到不见人影。”电话那头是章母何言微有责备的声音,也带了点无奈。

“工作没完成,我得在这边待上一阵子。”声音依旧没有起伏。

“唉,真是。你能不能尽快回来?”

“我想您应该知道我的工作方式。”他的声音变得更冷,明明心里想着应着为人子的义务,却仍是仍不住对母亲口气恶劣。以往章氏集团所要做的任何新的项目,他都一定会亲自来完成前期工作,以便后续的工作不会因为前期的疏忽大意而造成不必要的时间浪费。这是他做事的一准则。

“妈当然知道你的习惯。可是吴洋已经将你们的婚期散播出去了,外面正传得沸沸扬扬,每天在梅尔集团和章氏集团等着你们。你倒好,跑得不见人影。这压力全让吴洋和梅尔集团扛了,这对吴洋不公平。”

章凌硕将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胸口似乎被一口气堵着,差点喘不过气来,他的声音淡漠,“妈,吴洋自己惹出来的麻烦,你倒心疼了。莫回呢?莫回为你割了肾,怎么没见你的心疼?”

“……对莫回我很抱歉。”电话那头的人停顿了许久,才挤出了这一句话。

“……抱歉已经太迟了……我先挂了。”章凌硕沉默良久,吐出这句话后,尚未得到对方的回答,便直接收了线。

莫回已经成了他和母亲无法言谈的话题。

吴洋,本该会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他知道她值得有一场美丽幸福的婚姻,可是他早已心不在此,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怎么了?他想如果莫回还在他身边,她一定想要得到有他的婚姻,他给不了莫回,却也不想给别的女人,即便吴洋确实很符合做他妻子的所有要求。可他就是不想因为这样而把自己的婚姻交出去。

去美国的半年后,他们先订了婚。他帮她戴订婚戒指,她笑得明媚而娇艳,他的脑海突然浮现起莫回那张圆圆胖胖的脸,总是无时无刻不挂着傻乎乎的笑容。

他想,若是他为她戴上戒指,她是不是会笑得连太阳都失了颜色?

她为他的母亲换肾,而他的家人从头到尾都未曾提到过她,只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样的帮助,连续过着明媚的日子。

他心里突然为她心疼起来,就这样,他的婚事一拖再拖,他甚至开始用巩固事业为由将婚事推迟到现在。

而吴洋这一年也开始以退婚为借口威胁他。

退婚,他愿意,但也不想辜负她这两年的青春,他还没有找到一个补偿的方式,所以也迟迟未定。他们两人就一直僵持着。

他内心里知道,很多事情是无法挽回和弥补的,比如感情的事情,但吴洋是个精明且典型的都市女人,她知道世界的游戏规则,所以她是可以补偿的,只要他找到合适的方式。

可是莫回……她似乎把所有的精力,所有的热情都投放到他的身上,她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带到她的伤害是任何物质都无法弥补的,现在他也仍然找不到弥补她的方式,只是一心想要找到她,心想着只要找到她,一切难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章凌硕沉思着,他的思绪被一个熟悉的火爆女声打扰,他回过神,朝着声源处望去。

章凌硕举目看到离他身处的大石块不远处的小泉水池旁,看见一个瘦削的女人低着头,双手发抖地捡拾着飘在水上的青菜,柔顺齐肩的发丝披下来遮挡住了她的样貌,让人看得不真切,却让他的心狠狠跳动了起来。

他现在是饥不择食了吗?竟然在还没看清女人的脸之前,便心猿意马起来。

他好笑地想着,目光继续停留在小泉池旁的两人。

“老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看这菜全洒了,还好这水不深,不然真够浪费的。”原来是那个有趣的女孩儿,章凌硕带点愉快地想着。

只见张青急忙弯下腰身,卷起裤腿下水打捞飘洒地清澈水面上的菜叶,她身边身穿白色衣裙的女人也慌乱打捞。那瘦削的女人慌乱地捡了几张,发现他的注视之后,表情极为震惊,索性停手,倏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喂,老板啊!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不是你说不要随意浪费食物的吗?现在这水面飘着的菜还是可以吃的吧?要不要这么浪费啊,老板?老板!”那火爆的嗓音继续哀怨地吼着,又弯下腰手忙脚乱地捡了大部分的菜,放进小竹篮里,也快步跟上自家老板。

小泉池旁再度恢复宁静,章凌硕也继续躺在大石块上。

他看清了,那是张陌生的女人脸,瘦瘦的,眼睛很大,几乎黑白分明,脸上还有抹病态的苍白。

他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人女人,但为何她却给他一股极大的熟悉感。

她是谁?

闭目在脑海中快速搜索,他得不到答案。

夕阳落到山的另一侧,天际的余辉也漫漫退却,取而代之的是浓得化不开的漆黑,他的内心深处突然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浓浓寂寥。

**

莫回快步走在两旁都是野草的小径上,浑身发抖着,满心地惊慌,她几乎不管不顾地站起身就走。

那个声音……那个声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薄情总裁的丑妻

为了救章凌硕的母亲,莫回把肾给了他的母亲。醒来只见医院的冷墙,没有那个承诺要娶她的男人。章凌硕怎么也不会想到,莫回为了他连肾都可以换。再见她,她瘦得仅剩骨头,没有半点以前的影子,竟然引发他涛天的心疼。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