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明朝眼镜店
明朝眼镜店

明朝眼镜店

  • 热度:
  • 时间:2019/11/7 23:10:19
  • 来源:阅文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眼镜店小老板穿越到了大明朝,通过有限的历史和专业知识,把中国的眼镜行业历史提前了两百年,打造出了自己的眼镜产业,富可敌国。...

精彩章节预览

  黄昏,天渐渐暗了,车子开在沪宁高速公路上。

  不看时间还好,一看时间,五点半,李明突然觉得好累,这感觉来的很突然。

  头有点沉,眼皮更重。眼前白白的车道线象是飞了起来,路要通到天上去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通天的大道。

  真的很累,应该要休息一下,再开下去可能会出事。李明暗暗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会,坚持个十五分钟就到南京,李明自己对自己说。

  今天去眼镜城进货,三万多块的货把车的后备箱要塞满了,选眼镜选的眼花缭乱,头晕晕的。

  昨晚在起点追网文追到三点,李明在网上看YY文已经有段时间了,现实中找不到的,在网上发泄。穿越文恰好能满足你的幻想,且寻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欲望,都能在各种各样的网文中得到满足。还有一点,穿越文的知识性和趣味性很强,通过历史穿越文能学到很多有趣的历史知识。

  天刚亮李明就被闹钟叫起了,早早开车出来,想着到眼镜城后,叫碗肴肉面当早餐,结果到了眼镜城车一停便被拉去看货,一看就看到下午两点半,饿的前胸贴后背。

  供应商王老板是个浙江人,NND,中国眼镜行业的钱一半都被浙江人赚去了(好象不止是眼镜行业噢),王老板中午小放血请吃海鲜,吃完又很淫荡的拉他去洗桑拿。ZJ这个全国眼镜之乡如今在沪宁线上更出名的是色情业,二十四小的桑拿浴比垃圾筒还多。

  李明上次过来被拉去泡澡的时候,进到里面才发现小姐不比客人少多少。在那浴城里面,除非你泡在池子里,不然随时都要用点布把下面包一包,很有可能从哪个不显眼的门里就会走出几个穿着宽松T恤的小姐。那些姑娘头发也许有点散乱,但胸口顶着两个点点,扎眼。

  李明只想着快点把事办回南京,还想着去接女友下班呢,女友小薇在银行工作,一说起小薇,李明心里就泛起阵阵甜蜜。

  李明在南京开眼镜店,不大不小,一共两个店面。

  前些天通过小薇的处长,李明接了单老花镜的生意。中国的银行分理处通常会在每个柜台上绑几付老花镜,方便那些老年人填凭证。南京城里该银行每个分理处都要都有准备,这些眼镜已经用了三年了,要换了。

  这种大单子不是经常有,完全是陪处长打麻将打出来的销售呀。呵呵,所以有时陪着有权人物一起打发下八小时外的时光还是很必要的。

  这是中国生意场上极为有趣的现象,很多赚钱的机会不是来自谈判桌,而是来自酒桌牌桌和赌桌。

  快六点了,李明感叹一下,拿了支纯水对着脸猛喷,清新的水汽让人精神一振。这是小薇买了放他车上,车里开空调,时间长了空气很干躁。

  这支水有淡淡的玫瑰香味,对着脸喷时觉得有点腻,气味散开后又很好闻。

  这是小薇的味道,李明笑了。

  傍晚,天暗了下来,象是夏天的雷阵雨,这时节会有雷阵雨?

  李明下意识的放慢了车速,不一会,车有点飘,开始刮风了。

  路边的标牌一闪而过“注意横风”,横风,东风,红中,白板。。。李明笑了一下。

  窗外的菜田,油菜已经开花,黄黄的一片,在风中摇曳,菜田这会也是新绿成片,远远看去,一片黄一片青,江南的春天就是这样色彩分明。

  麦田在风中起伏,阵阵麦浪,再怎么美都没法让李明打起精神,他累了,眼都累了。

  风越来越大,坐在车子里也能感觉到,天暗的很快,一会儿这黄昏象是黑夜一般了,乌云滚滚。黄花青草在风中失色,暗黄,墨绿。

  这阵式象雷阵雨要来了,这才几月呀,就要打雷吗?突然,一道强光从低沉的乌云中蜿蜒而下,精准的击中李明的车子,李明只觉得眼前强光一闪,他突然想到了周星星,“天外飞仙。。。。。。”

  镇江与南京之间的宁镇山脉是一个小山脉,这个小山脉上在明朝时期是动物的天堂,狼就不用说了,每晚都能听到狼嚎,虎也是有,偶尔也能听到虎啸。

  元朝时,此处还有虎患,其实所谓的虎患也就是人的活动范围大了,烧地为田,伐木造屋,使得这些虫兽的活动范围大大减少,处在食物链顶端大型食肉动物面临食物危机,于是就有了吃牲畜和吃人的事情发生。

  但凡是动物都会有个安全距离,人也是如此,野生动物大多是怕人的,这些走兽不清楚的是人更怕它们。一旦开了荤吃了人,才猛的发现,守在林间路边咬个人来吃,要比伏在草丛里逮个野兔容易多了。容易推倒很少有反击,碰到打猎的那是自己倒霉,野猪那两颗撩牙可是不好相于的,相比之下,人的肉质细嫩肚荷也干净,吃了易消化不会生病,特别是捉到那些小DD小MM。

  昔年的打虎英雄萧勇已经老去,他的故事成了传说。两股钢叉还在,可老英雄现在只有抚叉感叹的份,倒不是他渐渐老去英雄暮年能力不济,事实上猎虎并不是靠蛮力,更多的是智慧和经验,老英雄这一辈子打的老虎也有五六头,最出名的那头已经为患一方,食了多人,老英雄出马,单人执枪入林六日,就猎得了那大虫,这一直是京师这一带传的最神的故事。

  现在的问题是老虎真的少了,老虎的一身都是宝,虎皮值钱,虎鞭更精贵,最近听说有大虫出没伤人的事在山东境内,萧老英雄没那个精神去四处打探,十面埋伏。

  萧老英雄的儿子多年前打猎时跌下了山谷,儿媳妇得了这个噩耗当天晚上三尺白绫自挂房梁。萧老英雄现在身边只有两个孙子,他们如今也是远近有名的猎人。萧老英雄如今已经交班了,只有来了兴致的时候才会出门射个野鸡打个野兔。

  昨日两个孙儿从山里领回一个人来,说是在山路上碰到的。发现那人的时候很奇怪,那人正围着一个大白色箱柜打转,然后讲了很多听不大懂的话。其实那人说的话慢慢听来还是能听懂,只是觉得怪怪的,也不知是哪国人,明明是汉人模样,但衣着怪异,衣料更是没有见过,一点都不是官府定下的衣冠样式,说的、问的东西不知是哪个朝代、哪个番国的事情。

  昨天晚上此人吃了东西后,便睡下,这会日上三竿,他的两个孙子早早就出去打猎了,而那年青后生,还在睡着。萧老英雄上了年纪,上了年纪的人睡的少,古人起的更早。这年青后生昨晚到三更天还在床上打转,所以今日卧床不起也是有缘由。

  李明其实早早就醒了,不想起来,赖床上发呆,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穿越了,到了大明朝,还是永乐朝。对于明朝,他只知道太监和锦衣卫,大多还来自金庸武打书和最近看一点点穿越文。

  这些年,郑和红过一阵子,离他住的不远处还有个郑和公园。就因为这个郑和公园,也才看了些关于郑和的书,所以才知道了一点点明朝的那些事儿,加上网文,这就是他全部的明朝历史知识。

  怎么办,只中专毕业,当年的验光师资格证书也是花钱买来的,若不是有两个眼镜店,根本找不到小薇这种女友,这下好了,辛辛苦苦五六年,这下回到解放前了,一无所有,到了大明朝,这可怎么办呀。

  看这屋子里,大白天,开着窗户,还这么暗,梁上挂着腌肉,还有野鸡。墙上还有兔子皮挂着,猎户,唉,古代才有的职业。屋后还能传来猪“呼哧呼哧”的进食声,那猪是野猪,两个撩牙长着呢,昨天就吓了他一跳。

  没有电脑了,不能上网了,那汽车怎么办,还能有什么用,有车没路,郁闷。唉!毕业后就在眼镜店打工,没的别的谋生的技能和经验,除了玩,其它方面都等于零。再说了,就是会玩又有什么用,电游明朝有吗,麻将有吗(其实有),斗地主有人会玩吗,四国呢。没有球看了,电影也没的看了,唉!

  穿越文看过,那些虚幻的东西突然真实了之后,李明却发现自己如此的苍白。自己真的一无是处,什么都不懂。穿越后最实用的知识都是初中高中阶段的物理化学知识,早就还给老师了。唉!

  人家穿越成个将军或是国王,就是地主也行呀,怎么自己这么惨,什么都不是,而且还落在了穷乡僻壤。唉!

  玻璃不会弄,味精也不会造,香水也不行,真的要去发明点女人的内衣吗?穿越文里都是这以玩的。唉!

  “醒了噢!呵呵,来日方长,老朽一把年纪,每日都有所期许,小哥儿如此年青怎可长嘘短叹!”萧老英雄抚须微笑。

  “老师傅谢谢了噢。”李明的叹气还是被老英雄察觉到了,只能起身,“昨天,你两个孙子带我出山,老人家又留我吃住,真是谢谢了噢。”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萧老英雄还是很关切他,“小哥儿,起来吃点东西,山里无所出,将就着,胡乱吃些。”

  “老师傅,你说的是哪里话唉,你真是太客气了噢。”

  ·····················

  “小哥儿真是金陵人士呀,怎会有这身古怪穿着。”

  “老家南京,爷爷时就到南洋了,所以我说话做事可能有点不对路子。”李明已经想好了。

  “下南洋?听闻京城里皇上要使人要下西洋,那船小老儿在江边的见过,接天连地的没个边际,打头大老爷坐的大船比镇江府城墙都高。”老人家的嗓门渐渐高了。

  萧老英雄说着变了脸色,满脸阳光灿烂,李明看着直想笑。不是说才永乐二年嘛,郑和这会还没下西洋吧,倒是很会造势。镇江城,镇江也有城墙的呀。

  “南洋就是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我们一家就是在新加坡。”李明胡乱的说着,说完就发现可能讲错了,那会可能还没这些国家,就是有,也不一定叫这些名字吧。

  郑和可是真的到过新加坡的,好会叫啥,什么门?龙牙门,那个岛上有个象龙的牙齿的大石头,所以叫这么个名字。看来还不能乱说,李明暗想。

  “只你一人吗?父母可曾一起回来!”

  “唉,全家就我一个穿越过来。”李明说的是实话,心情黯然。

  “倒是个苦命的人,如我那两个孙儿一般,前些年他们的父母先后故去,如今家里也是一老两少。”这话说的老人家也是顿了一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小哥儿如今归来有何算计。”

  “我也不晓得,以前我是开眼镜店的,不过我现在真不晓得做什么好唉。”

  “眼镜店?没有听过这个营生。”

  “#¥@$%&!”李明无语,也是,这个年代没有玻璃,树脂镜片的历史也不过几十年,不锈钢应该有了吧,钛肯定还没有被搞出来,板材更不可能,这年代不可能有眼镜了。

  接下来,李明好好给老人家解释了一下,什么是眼镜店,眼镜是用来干什么的,这倒把老人家的兴趣给调了起来。

  由于生理原因,不管你身体有多么好,原来眼睛可以做飞行员,但上了岁数之后,90%的人会老花(通常以四十岁为计)。恰好萧老英雄也是有这个问题,开硬弓射天上的飞鸟是小菜,但让他拿个针线给孙子补衣服,他却看不清了。

  不用多问,以李明经验一看就知道是老花,李明拿了根野鸡毛,让老人家看清花纹,然后由远而近,自他眼睛一米远处移到近前,只到老人家说,还成,到了半米左右,也还成,再近,不行了,李明比划了几下,老花200度左右。

  李明告诉老人家,那天他坐的那个铁盒子里便有眼镜,戴上后,就能看到清清楚楚,萧老英雄将信将疑。

  傍晚时分,两个小伙子回来了,大的叫萧强,小的叫萧峰,昨天李明还没注意,今天突然发现这两个名字这么有名,“不死小强,丐帮帮主萧峰”,两人听说能治好爷爷的眼疾,马上来了精神,又陪着李明去了发现他的地方。

  这两人还真有点意思,一动一静,萧强是大哥,生性好动活泼,而萧峰年龄小些,倒有几分稳重。

  “李大哥,你那汽车已经藏好了,就是我爷爷也寻不到。”

  “汽车?”

  “哈哈,爷爷,京城去过十多趟了,可懂汽车是什么物件。不是马车骡车,也不是牛车,是汽车。哈哈,爷爷,说了你也不相信,也和你说不清楚,哈哈。”

  “你懂汽车?”帮主看着他哥哥小强在那和爷爷打趣,冷冷的说了一句,径自去取水喝。

  “哈哈,爷爷都不懂的事物,我哪里会懂的,李大哥,汽车的汽字怎么写?为何叫汽车呢?马车是马拉的,牛车是牛拉的,这汽车?”李明也说不清楚,沾着水在桌上写了个“汽车”。

  “怎的还有个三点水旁,还以为是吹气的气,怎的还要用水吗?还是这车可以入水?”小强看似不认识这个“汽”字。

  李明招架不了,整个一“十万个为什么”

  注:明朝大致以今世之文莱为界,文莱以东为东洋,以西为西洋,并无南洋一说。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