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山旮旯里的爱情 > 正文

完结文《山旮旯里的爱情》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4/8 3:30:42热度:

《山旮旯里的爱情》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报告汤书记,是完(我)早晨给牛上(湘西方言,“喂”的意思)青草时,不小心撞到牛栏坊上了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立云...

山旮旯里的爱情

  玉湖坪大队,位于枝山人民公社东部,距公社所在地8公里。东与罗家坪大队相邻,南和杨柳大队、鲁家湾大队接壤,西与枫林坪大队、云雾大队毗邻,北和白鹤峰大队隔河相望。虽说它只是一个大队的建制,其设施仅次于枝山人民公社所在地。它是枝山人民公社东部的集聚地。办事处、信用社分社、学校(当时设有小学、初****销社、卫生所等等,机构齐全。无论是房子还是人员编制,比其他大队都要多一些。

  当时,玉湖坪大队卫生所,有两个吃国家粮(湘西方言,“非农村户口”)的医生,他们都是上面派来的,不是本地人。除他们两人外,还有四个赤脚医生(农村户口、吃国家统销粮的医生)。说玉湖坪大队卫生所只属于玉湖坪一个大队,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它承担着枝山公社东部八个大队的赤脚医生培训,以及八个大队卫生点赤脚医生的相互调配。卫生所里那个五十多岁,浓眉大眼,经常戴着一副老花镜,且骨瘦如柴,走路一瘸一拐的田医生,是玉湖坪大队卫生所的最高长官。听长辈们说,他从卫校毕业后就被分配在这里,一晃在玉湖坪工作了二十多年。按他自己的话说,他是半个玉湖坪人。他的责任心很强,医术很高,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好人。可是,小孩子们都非常怕他,也非常恨他。不管是哪个孩子不愿意打针、吃药,他都会采取强制手段,像老鹰捉小鸡的一样,把那孩子拎倒在病床上,三下五除二(湘西方言,“极快地速度”的意思)地褪去孩子的裤子,待孩子发愣地那一刹那,针头就扎进了孩子的小屁股蛋,未等小孩子的哭声发出来,针早就拔出来了。遇上哪个孩子不愿意吃药,他一手捏住那孩子的鼻子,另一只手以雷霆闪电之势,把药放进孩子的嘴里。说起他,没有哪个小孩不怕他的。为此,孩子们在背后给他编了一段顺口溜:掰子(湘西方言,“瘸子”的意思)掰,掰上街;打瓶酒,嗙(湘西方言,“嗅、气味”的意思)尿臭;称斤肉,光(湘西方言,“全部、皆是”的意思)骨头;买包面(湘西方言,“一包面条”的意思),光稻草;回到家,慢慢干(湘西方言,“吃”的意思)。后来,小孩子们为发泄对田所长的恨,干脆编成跳橡皮筋的口诀诅骂他。

  “顺香、求枝,不是我帮喜二佬的忙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你们两个搞(湘西方言,“做”的意思)得太过头了。他好心劝你们,结果招来一顿打,还有天理吗?”田所长实在看不下去了说。

  “他嘴贱,该打!”

  “是吗?蔫(你)们是好歹不分,善恶不明。常言港滴(湘西方言,“说得”的意思)好,听话听落头(湘西方言,“听完整、听清楚”的意思),你(你)看你(你)们两个,不管青红皂白,就给人家一顿打,蔫(你)们和泼妇有什么区别?”

  这话,也只能田所长说,换一个人说这话,不知道会有多惨。

  她俩虽然停了下来,但还是不松手。

  “田所长,你蔫(你)这话说得有点过头。明明是喜二佬骂完(我)们在前,完(我)们撕(湘西方言,“打”的意思)他在后。本来你是眼睛(湘西方言,“视力”的意思)不好,现在乃们(湘西方言,“怎么”的意思)搞的,耳洞(湘西方言,“耳朵”的意思)也不好使了?”说完,她俩忘乎所以地、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不像话,看看你俩像乃们(湘西方言,“怎么”的意思)个样子!”

  她俩活该倒霉,被显贵撞了个正着。那场面,乡亲们只顾看热闹,谁也不知道显贵是什么时候来的。当他们听见显贵的声音时,一个个吓得直往后退,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顺香大婶和求枝大婶惊吓得面面相觑。心想:前几天开群众大会时,显贵这个狗日的说要搞么得(湘西方言,“什么”的意思)整顿,自己是不是成了枪头鸟?

  她俩松开抓住喜儿佬的手,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显贵,像罪犯等待法官宣判一样。

  哼哼唧唧的立云大叔,听见了显贵的声音,立即停止了呻吟。忍着痛从医务室走出来,嘴里不停地喊道:“汤书记,您听完(我)说……”

  “哟,是立云同志在里面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

  “是完(我),汤书记。”

  “蔫(你)的脑壳是乃们(湘西方言,“怎么”的意思)搞的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裹上了那么多纱布?”

  “报告汤书记,是完(我)早晨给牛上(湘西方言,“喂”的意思)青草时,不小心撞到牛栏坊上了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立云大叔瞪了瞪顺香大婶一眼说。

  “哈哈,完(我)说立云哈,蔫(你)一贯忠诚老实,不要隐瞒实情。等会儿完(我)让民兵营长查一下哈。若隐情不报,蔫(你)是知道后果的哈。”

  显贵是何等聪明的角色,立云大叔的那一瞪眼,他心里早已明白了七、八分。

  “在汤书记面前,完(我)就是一个裸体的小儿,不敢有一丝一毫地隐瞒。”

  “哈哈哈,是乃们(湘西方言,“怎么”的意思)回事,完(我)会让民兵营长查清楚的哈。完(我)问蔫(你)一件事。”显贵接着说。“蔫(你)们队上今天放假,是不是因为蔫(你)家婆娘(湘西方言,“老婆、妻子”的意思)这事?”

  “完(我)不晓等(湘西方言,“晓得、知道”的意思)是乃们(湘西方言,“怎么”的意思)回事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

  “哦。蔫(你)安心地把伤搞(湘西方言,“治疗”的意思)好。”显贵用指着喜二佬三个人说。“蔫(你)们三个跟我到大队部去一哈(湘西方言,“去一趟”的意思)。”

  喜二佬三个当事人耷拉着脑袋,跟在显贵屁股后面往不远的大队部走去。

  大队部是祖先留下来的一个祠堂,占地十四、五亩,它曾是汤氏的祖祠,后来,改成了朱家坪生产队的仓库。仓库保管员叫朱民俊,是当时朱家坪生产队,乃至整个玉湖坪大队学问最高、见识最广的社员。因此,他深受广大干部群众的尊敬和信任。话说回来,在六、七十年代能谋得这个位置是件很了不起的事。一年四季除了夏秋两季忙一些外,其他时间几乎闲来无事。既使是没有白昼之分抢修水利的时候,他喜欢去就去,不喜欢去就不去,因为他的主要工作在生产队的仓库这边。于是,只要是天气好,他就会把竹床放在嗮谷场,旁若无人地躺在竹床上看书。

  这天的天气确实不错。

  朱民俊同往常一样,躺在嗮谷场(村部门口)的竹床上,悠然地吸着旱烟卷。

  “民俊哥,蔫(你)今天怎么没看书了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

  “哦,是汤书记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完(我)今天不看书,只晒书哈。”

  “晒书?乃们(湘西方言,“怎么”的意思)没看见书哈(湘西方言,语气助词)?”

  “在这里……”朱民俊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肚皮说。

  “哈哈哈,文化人就是不一样,不像我们这些大老粗。”

  此时,喜二佬三人忘记自己是犯了错误的人,被朱民俊的言行惹得哈哈大笑起来。

山旮旯里的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山旮旯里的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山旮旯里的爱情

童年的梦还挂在家门口的摇篮里,少年的宣言还在玉泉河的旋涡里回旋,俄尔间,岁月的胡须已经挤满了清瘦的面容。四十二个春夏秋冬,四十二个难以忘怀的故事;四十二个春花秋月,四十二次欢笑与苦辣。如果说,年轮能够回转,我会选择童年......   这是一个来自大湘西北部七、八十年代的一个真实故事,这是作者我曾经数次想记录下的生活片段,但苦于生计,无法静下心来向人们讲述在我童年时代,发生在身边的那些故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