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重生之嫡女妖娆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重生之嫡女妖娆在线阅读第16章争论

发布时间:2020/9/16 17:56:36热度:

《重生之嫡女妖娆》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这个事实怎么能不让一直在国公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老夫人纠结呢,所以老夫人因为这个事情一整晚都没有睡着,到了早上干脆就直接...

重生之嫡女妖娆

大将军府

陆离从国公府出来了之后去了平南王府,一直待到现在才回了将军府,回来后倒也不耽搁直接去了自己爷爷的书房里,果然陆大将军正等在哪里呢!

“祖父。”陆离挺直身子走到书房里站在窗子面前的精神矍铄的老人面前,恭垂首。

陆廷臣没有回话,只是眼睛看着外面,一只只飞鸟掠过,口边衔着物什,想必是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小鸟儿吧。深深的叹了口气,陆廷臣回身到一旁的书桌旁边坐下,半响才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孙子“事情结束了。”

“是,祖父。”陆离很快的就将国公府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了陆廷臣。

陆廷臣听着陆离的话,低垂着眼睛,眉头紧紧的皱着。

陆离看着祖父邹紧的眉头自然知道祖父在担心些什么,于是轻松的说着“根据今天的事情看来,离儿倒是觉得祖父到是不必那么的担心槿澜表妹,她的伤势虽然严重,不过到也不是没有办法治愈,离儿随后就会将药给表妹送去的。”

“恩,知道了。”陆廷臣虽然是这么的说着但是邹紧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过,女儿在家里太过娇养,以至于养的太过娇憨,没有经历过斗争磨练,所以才会那么容易的就给人给暗算。留下两个孩子,槿澜头脑简单,脾气暴躁,她这个样子以后要怎么办呀。而谨烥虽说是男子,可是因为妨碍了有些人的话,恐怕会更加的危险一些。

陆离看着祖父没有放松的眉头心里明白,在陆家谁都知道祖父是最疼爱姑姑的。倒也不是说祖父不疼爱他爹爹,只是爹爹终究是男子,而且爹爹跟着祖父上战场磨练,遇事坚毅果敢能够独当一面。

而姑姑自幼由祖母娇养,祖母因为太过溺爱女儿,将姑姑保护的太好,所以姑姑即使是成年后依旧如小孩子般天真不晓事。而杜氏从小在祖母面前服低做小骗过了祖母,姑姑,所以才会在姑姑死后嫁到国公府。之后祖父派人保护槿澜谨烥才会发现杜氏的真面目,可是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祖父也没有办法让往事重演再去教养姑姑了。

这次槿澜之所以会出事情是因为槿澜去的是首饰铺子,男子不宜进入,且以为铺子里安全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谁知道最后槿澜会被同时小姐的其他人伤害呢。

“不过这次据离儿来看,槿澜表妹也聪明了不少,知道让谨烥过来找我过去,不然任由杜氏找的那个大夫乱说的话,那么槿澜表妹这次怕是又要吃闷亏了。而且杜氏居然也敢朝着槿澜的药里动手脚。”

“希望吧,不期待槿澜会变得多么的聪慧绝顶,至少有自保的能力就好了。”陆廷臣发出感叹。

生活很多的时候就好似是一场场戏,你登场来,我来唱。昨天的戏已经落幕,今天的戏即将开幕。

姚国公府

姚槿澜在玲珑的帮助下打扮好自己去给老夫人请安去了,到了老夫人的院子外面正好“巧遇”同样要去老夫人院子里请安的姚兮韵。

“大姐姐安好。”姚兮韵看见姚槿澜有些苍白的脸色率先开口微讽,然后笑盈盈的等待着姚槿澜接下来的怒火。昨天的事情不管姚槿澜是认为是吴嬷嬷做的还是母亲做的,心里肯定都不会高兴的,那么按照着,姚槿澜的性子这个时候看见自己肯定不会有好脾气的。

而她姚兮韵要的就是姚槿澜对着自己大吵大闹的,让人家看看,国公府的大小姐就是这么一个冲动易怒的人。

姚槿澜看着穿着一身粉白色衣服的姚兮韵闲闲一笑“我呢的确倒是还好,不过妹妹你好似有些不好。”

今天的姚兮韵穿着一身粉白色的衣服,本来就白皙的皮肤在衣服的衬托下就更显得苍白,颇有几分病美人的样子。

姚兮韵面色一白,咬着自己的下唇没有说话,因为昨天的事情,姚兮韵虽然昨天没有得出结论谁给姚槿澜的药动了手脚,不过按照情形祖母应该在怀疑母亲。所以今天姚兮韵为了过去引起老夫人的怜惜从而打消对母亲的怀疑,故意这么穿的。

可是却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被姚槿澜这么说,这让素日都爱和姚槿澜比美的姚兮韵心里怎么会好受呢。姚兮韵抬头想要和姚槿澜争论一二的,可是却在看见姚槿澜身后某些人影的时候改变了主意。

姚兮韵推开扶着自己的贴身丫头的手,等两步走到姚槿澜的面前的时候,眼眶都已经红了,抓着姚槿澜的手哀求道”大姐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昨天的事情真的不是娘做的,她那么爱你怎么会那么做你。”

姚槿澜低垂下眸子看着姚兮韵这突如其来的改变,看着她那情真意切的样子后退一步“妹妹,昨天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看得清楚,而祖母自会有决断的,妹妹你这么做是不相信祖母吗?”

“我哪里会不相信祖母。”姚兮韵看着走近的刘嬷嬷着急的说着,生怕刘嬷嬷听了姚槿澜的话就将这个话直接给告诉祖母了,那样祖母不是会更加的生气了。

姚兮韵因为着急想要抓住姚槿澜的手,而姚槿澜则是不想要姚兮韵接触到自己同时退后了一步。而姚兮韵则因为没有抓到姚槿澜直接就朝着地面扑去,彭的一声就跌落到了地上。

姚槿澜心里忍住闷笑,拿着一张帕子掩在自己的嘴边,有些戏谑的说着“妹妹,姐姐知道你内疚,但是见了我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的,都是自家姐妹,就是你做错了什么姐姐我也会原谅你的。”

姚兮韵摔倒硬邦邦的地上,本来就痛的不得了,在听到姚槿澜这么说,心里可真的有种要被气爆了的感觉,被自己贴身丫头扶起来之后习惯性的就想要骂人的,可是却在起来后看到已经走到了面前的刘嬷嬷不得不生生忍下心里怒气剪口不语,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因为过度隐忍而显得有些扭曲。

“大小姐,二小姐,老夫人有请。”刘嬷嬷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的对着姚槿澜和姚兮韵道。

姚槿澜和姚兮韵看着对方都没有说话同时朝着云归院老夫人的屋子里去了。

姚老夫人一生平安顺遂,过的安乐无忧,本来风平浪静的生活却因为昨天的事情给打破了,昨天姚槿澜的药里出现问题,儿子过度的偏心,这个不得不让老夫人警觉,这个国公府后宅的权利都快被杜氏给拿走了。

这个事实怎么能不让一直在国公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老夫人纠结呢,所以老夫人因为这个事情一整晚都没有睡着,到了早上干脆就直接起来了,而后听到外面的声音才让刘嬷嬷出去看看的。

很快,姚槿澜和姚兮韵就出现在了老夫人的面前。

门帘掀开,逆光处,两个纤细的身影映入人们的眼帘,不过不同的是右边的那个身影有些扭曲,脸色也有些苍白奇怪,好似是不舒服一般,而走近了之后可以看出原本干净的粉白色衣服上被一些黄黑色的东西给沾染,显得脏乱不堪,结合整个人的形象,感觉这个人好似是从哪里落难来的一般。

这样的姚兮韵让人反感,哪里还有平时美丽娇俏的样子。

而左边那个,因为金色的阳光洒在身上,为淡蓝色的衣裳度上一层金光,使得她整个人都看起来极为耀眼,显得圣洁而高贵,容颜入玉,好似是海藻般的青丝在女子走动的时候随风飞舞,好似精灵在翩飞其周身,高贵优雅,圣洁美丽,而女子脸上那淡然悠远的目光令人不自觉的的就退避三舍,臣服其中。

而这样的姚槿澜让所有的人都震撼,不敢直视。

姚槿澜注意到她们的神色,余光处看了看脸色僵硬的姚兮韵,收敛神情平静的对着老夫人请安:“槿澜见过祖母,唯愿祖母安好。”

姚兮韵心里生气死了,嫉妒死了,那些羡慕嫉妒,惊叹的表情都应该是自己的,可是却因为姚槿澜现在自己落得这个样子,而平时明明就应该是粗俗不堪,蠢笨无比的姚槿澜这个时候她竟然在她身上感觉到了出尘的气质,这个怎么能不让一直都嫉妒姚槿澜美貌的姚兮韵妒火中烧呢。

“韵儿向祖母请安。”姚兮韵说着按照平时的动作给姚老夫人请安,不过因为仪容问题没有了平时的好看,让老夫人看得只皱眉头。

“澜丫头过来和祖母坐坐,身体还好吧。”老夫人今天一反常态的在姚槿澜和姚兮韵这两个孙女同时在的时候居然先招呼的是姚槿澜,这个差别让姚兮韵的眼睛立刻就红了。

姚槿澜道谢之后目不斜视的走到老夫人的身边坐下。

一旁的姚兮韵红着眼睛有些委屈的说着:“祖母请恕罪,韵儿今天不是故意仪容不整的来向祖母请安的,只是因为之前着急跟姐姐道歉,所以才意外跌倒了。”

姚槿澜失笑,意外跌倒了,跟自己道歉说的真好,恐怕这些话组合在老夫人的耳朵里就不是一个意外了吧。

“你向槿澜道歉?”老夫人平板无波的声音响起。

姚兮韵心里一喜,急忙满脸歉意的说着“我怕姐姐误会昨天的事情所以急着跟姐姐解释的,可是哪里知道姐姐还在生气呢。”所以就是因为姚槿澜心里怀恨在心,我姚兮韵才会跌倒,才会这个样子出现在祖母你面前的。虽然姚兮韵的话没有说完,不过意思还是到了的。

“妹妹其实不必担心什么的。”姚槿澜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姚兮韵然后转身微笑的对着老夫人说着“昨天的事情是非曲直我相信祖母自会了解清楚的,妹妹其实不必那么急着解释什么,祖母必定不会冤枉了母亲的。”第13章争论(二)

因为姚槿澜的话,老夫人笑了,姚兮韵的脸绿了。

昨天的事情都到了那个地步了,就差没有直接说明就是杜云岚动的手了,而就是因为没有最后直接得出结论,所以大家猜想的空间都会大了很多。姚兮韵今天来是想要通过姚槿澜一直都欺凌她们母女的形象来为杜氏证明,想要让人觉得之所以有昨天的事情不过都是姚槿澜不喜继母自己主导的一场戏来陷害主母而已,这样的姚槿澜在众人的心里会落下一个什么形象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现在姚槿澜一句话就将事情给推到老夫人身上去了,就是老夫人得出了结论,难道其他的人还敢说什么吗?打老夫人的面子,她们又不是真的活腻了。

老夫人眼里闪过一抹暗沉的光芒,随后满是威严的开口:“堂堂国公府嫡出大小姐居然给人暗害了,而且昨天的那个大夫很明显就是给人收买了的,不过是一个大夫而已,居然敢在我面前这么糊弄我这个老婆子,真是不知所谓,这件事情一定会调查到底的,看看这个府里究竟是藏了那些包藏祸心的人。”

姚槿澜从容入流的回答着“是,祖母英明。”

“可是祖母,这个事情毕竟是国公府内部的事情,如果要是让外面的人给知道了,那么不是让国公府没脸吗?”姚兮韵好似是为国公府着想一般的说着“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有人想要针对姐姐,那么我们可以私下里慢慢查看就是,如此大张旗鼓的不仅打草惊蛇,而且还非常容易给人留下一个国公府内里不团结的印象,何必呢?”

“妹妹此言差矣。”姚兮韵话说完了,姚槿澜不等老夫人发表意见面色严肃的看着姚兮韵说道“正是因为是国公府内部出了问题我们才要立马排查,要知道我们可是国公府的嫡支子弟,盯着国公府的人多了去了。既然有人敢在我的药里动手脚,如果不将他给清除出来,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也能在其他人的衣食中动手脚的,如果真的是那个样子,国公府威矣。”

“可是母亲平时待你那么好……。”姚兮韵着急的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姚槿澜不等姚兮韵说完就继续说道“我知道昨天的事态发展都对母亲不利,我知道妹妹为母亲担心所以才没有考虑到那么多事情的。”

“母亲平时将我当作亲生女儿一般,我自然是相信母亲的,可是就是因为这个,私下以为,更加要严加排查才好为母亲洗脱嫌疑不是吗?”

“大姐姐你……。”姚槿澜话中的意思,姚兮韵自然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反应过来后才会那么生气。

姚槿澜对姚兮韵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淡定自若的对着一旁正在惊骇当中的老夫人郑重说道“孙女以为,国公府众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毕竟自己人都没有了还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云槿院

姚槿澜此刻正在这里接待来院子里探望受惊的自己的林氏和姚兮虞。

“二婶儿,三妹妹坐吧。”姚槿澜看着规矩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氏母女,随意的说着。

“谢谢大姐姐。”

“谢谢大小姐。”

“哎,谢什么,这也没有什么好谢的,本来就是二婶儿和三妹妹来探望我,我才是该好好感谢你们呢。”姚槿澜看着面前的林氏母女无比伤感的说着。

正好坐下的姚兮虞和林氏闻言,眼神里流光一闪,很快却又消失不见了。

“云香,给二婶儿和三妹妹倒茶。”

“是,小姐。”云香动作利索的就给林氏和姚兮虞倒好了茶水,然后恭敬的立在一边。

姚槿澜一直都微笑着看着林氏和姚兮虞,其实林氏长得还是不错的,不过比起掌管家族中馈的杜氏,林氏少了那一份大气,端庄,不过就算是如此林氏的身段还是不错的,低眉顺眼,看着到有一种我见犹怜的风情。

而姚兮虞呢,自然因为父母手中没有权利,全部都是依靠着大房,所以更加没有姚兮韵那种张扬与明媚活泼。很多的时候姚兮虞都是非常安静的呆在姚兮韵身边,安静,懂事儿,甚至很多时候都好似是一个隐形人一般。

林氏和姚兮虞看着都是非常内敛,安静的人,对着自己这个国公府的大小姐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尊敬,甚至谦卑到很多的时候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林氏是国公府的奴婢,姚兮虞是姚兮韵身边的丫头了。

所以总的来说,林氏和姚兮虞好似是这个府里,最没有攻击力,也是最无害的人了。可是姚槿澜却有些怀疑,林氏和姚兮虞真的和她们表现出来的是一样的吗?对于二房在国公府的地方,她们是真的没有一点的怨言吗?

姚槿澜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姚兮虞和林氏,她总有种不安的感觉。杜氏和姚兮韵对于姚槿澜来说那就是口蜜腹剑的,可是林氏和姚兮虞对于姚槿澜来说恐怕就是那不会叫的狗了,不知道她们的凶悍程度到底有几分呢?

“大小姐,身体怎么样呀?”林氏看着姚槿澜关心的问着。

“我嘛,还不是这个样子。”对于昨天的事情,虽然没有揭穿,不过大家心里都有了自己的答案。既然如此,那么姚槿澜自然也要装出一副有点明白的感觉了。

“大姐姐,这个女人的脸呢是最重要的,你呀可要小心一点了,免得被那些恶毒的人给害了。”姚兮虞看着姚槿澜的脸满是后怕的说着,“那个大夫也不知道是收了谁的好处了,既然敢这么的来害大姐姐,幸好昨天给凌世子给查出来了,要不然大姐姐到了脸真的会受伤的。”

“是呀,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有人那么恶毒的想要毁了我。”姚槿澜说着脸上露出害怕的神情。

林氏和姚兮虞看在眼里,脸上的表情更加真切的替姚槿澜后怕。

“大小姐是大富大贵的人,相信没有谁可以真正的伤害到大小姐。”林氏看着姚槿澜关切的说着“不过,那个大夫可要好好的严惩一番,不能就这么的放过伤害大小姐的人呀。”

“是呀,大姐姐,这样恶毒的人可不能再由着他作恶了,不然还不知道要伤害多少的人呢。”

“我也是这么想到的,不过……。”姚槿澜叹了口气,表情有些为难,明显的意犹未尽。

“大姐姐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姚兮虞状似是天真的说着,表情无辜且真挚,好似是纯良的大白兔。

姚槿澜只是摇摇头,并不说话,不过那个表情可告诉人太多东西了。

一时间,屋子里有些沉默,不过很快的姚兮虞就打破了平静,率先将话题转向了别处。

“大姐姐,如今你在养伤,也不能经常出去,如果大姐姐要是不嫌弃的话,虞儿倒是可以常常来和姐姐聊天了。”

“可以呀,我们是姐妹呀,平时的时候也可以常常过来坐坐的。”姚槿澜很是随和友爱的说着。

“是么?”姚兮虞的语气表现的非常的受宠若惊。

“大姐姐和三妹妹这说什么呢,我是否也可以来坐坐呢。”就在说话间,一道娇俏的声音传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姚槿澜和林氏,姚兮虞都转头看着带着贴身丫头款款而来的姚兮韵。

“二小姐来了。”

“二姐姐来了。”

看着姚兮韵来了,林氏和姚兮虞连忙起身和姚兮韵问好。

姚兮韵看着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的姚兮虞和林氏,一副心安理得不为所动的样子,随口说着:“起来吧。”

看着姚兮韵在林氏和姚兮虞这些二房面前那副骄傲自得的嘴脸,还有那个说话间动作间没有一处不端着架子的样子,在看看林氏和姚兮虞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的样子,姚槿澜心里嗤笑。

“看来大姐姐这养病的日子过的到也是非常高兴快乐嘛。””姚兮韵也不给姚槿澜这个嫡出大姐姐请安,直接就走到姚槿澜身边的一个凳子上坐着。

姚槿澜听着姚兮韵的话没有开口,不过脸上的笑容倒是没有了,沉了脸色,转身坐在姚兮韵的对面,在姚兮韵不解的眼神中坐下,然后眼神一凛,语气满是感伤的说着:“妹妹非要这个样子吗?难道我都这个样子了我还能高兴吗?还是妹妹觉得那个女孩儿在伤了脸蛋之后还能高兴的起来。现在三妹妹和二婶儿过来安慰我,我为了是为了不让她们担心,所以才做出平静的样子,可是却没有想到妹妹刚刚就这样说我,我实在是不知道妹妹是来探望我的,还是来看我笑话的。”

姚兮韵脸上得意娇俏的神情僵硬,呆呆的看着姚槿澜不知道说什么,之前的话她的确是想要笑话姚槿澜脸都毁了还高兴的出来,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要姚槿澜会这么毫不掩饰的直接说出来。

毕竟有些话可以含蓄的说,但是一般被嘲讽的人也就是在心里暗恨而已,很少被这么直接点明出说话人的意图的,看着姚槿澜不悦的神色,姚兮韵赶紧解释道。

“大姐姐,妹妹我怎么敢有那个意思呢?不过是看着你和三妹妹笑得开心,随口一说而已,可是我心里绝对没有想要嘲讽大姐姐,让大姐姐不开心的意思呀,大姐姐,妹妹我不过是无心的,你可不要怪罪我呀。”姚兮韵说着,眼睛都有了红了,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

“妹妹真的是来安慰我的?”

“自然了,姐姐脸上被伤了,妹妹感同身受,心痛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过来笑话姐姐,让姐姐难受呢。”姚兮韵看着姚槿澜一脸真切的说着。

重生之嫡女妖娆

她,国公府的大小姐,却因误信继母后妹,错认爱人让亲人惨死自己万劫不复。真心不一定换来真心,是她得到的教训。如果有来生,是她的愿望。当意外重生,斗倒继母,折磨后妹,教训贱男,维护真心爱她的人家人。只是面对再一次的感情受伤的心是否有勇气重新接纳…她,到底该何去何从,如何才能澜景天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