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 正文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8/6 0:25:22热度: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没办法干脆将喜帕揭开把头冠扯下来,然后再将喜帕盖在脑袋上,干脆省事儿。...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时辰差不多了,小姐就再忍忍吧,今天过去就轻松了。”说着,小桂再次将喜帕给盖上,她这一身红裙坐在轮椅上的模样实在是不好看。

  喜帕下,秦筝挤眉弄眼,自己的脸实在痒的很,不能挠,只能通过做表情来缓解。

  可她缓解发痒的时间也没有多久,因为迎亲的队伍来了。

  外面炮仗的声响简直震天,看来秦通没有在这场面上缺斤短两,最起码听起来阵仗是挺足的。

  而后,紧闭的房门被打开,有序的脚步声传进耳朵,可以听得出是不少人,但是步伐相当齐,就好像训练过的一样。

  轮椅被抬起,坐在轮椅上的秦筝晃了晃,脑袋歪着,身体也紧靠着轮椅,好像没一点支撑。

  感觉轮椅被抬着,出了房间,出了院子,最后燃放过的炮仗的味道飘过鼻端,看来,这是出了秦府的大门了。

  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轮椅整个的被送进了花轿里,抬轮椅的人也很粗鲁,只管做事,根本不顾及轮椅上的人。若不是秦筝被扔进轿子里之后伸手抓住了轿子的窗棂,她连带着轮椅肯定一块滚出去了。

  “起轿。”外面一声阳刚味十足的起轿声,轿子就被抬起来了。秦筝紧抓着窗棂,轮椅连带着她整个人都开始晃悠。

  头上的黄金头冠更是晃得不行,发髻本来就是歪的,头冠更是摇晃的厉害,那么沉重,晃得她脑袋要掉了。

  没办法干脆将喜帕揭开把头冠扯下来,然后再将喜帕盖在脑袋上,干脆省事儿。

  队伍寂静无声,根本就没有传说中的那种敲锣打鼓的开道,喜乐震天的场面,甚至连个路人的声音都没有,可想这婚礼对于九王云战来说意味着什么。

  轿子一顿晃,晃得秦筝头都晕了,脸上的红疙瘩又痒得很,轮椅又时不时的滑动,这一路简直了。

  “晃死老子了。”暗暗咒骂,却也无济于事,轿子依旧很晃。

  持续了差不多两刻钟,轿子忽然停下,秦筝抓住窗棂,才稳住自己稳住轮椅。

  下一刻,轿帘被掀开,靠在轮椅上垂着眼睛,亲眼看到四只血管暴起的手于两边抓住轮椅,然后她和轮椅就这么被抬了出去。

  出了轿子,轮椅还没落下,一件玄色的大披风就从头顶整个盖在了她身上,连带着她的头一并被盖住,打的她的头疼的很。

  咬牙,这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了,这件披风超级大,盖住了她,也盖住了轮椅。

  “抬进去吧。”蓦地,一道低沉的男音从外面传进耳朵里。这声音,极具男人气息,但又没什么温度没什么感情,听起来冷冰冰的,恍若从冰山里流出来的水。

  “是,王爷。”两边的人回应,也让秦筝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是她的‘丈夫’!

  轮椅被抬起,罩在披风之下的秦筝就这么被运进了府邸,新婚生活,正式开始。

  没有拜堂那些东西,直接被送进了洞房,秦筝整个人还依旧被盖在披风下。

  蓦地,有脚步声接近,下一刻,头上那厚重的披风被揭开,“小姐,你还好吧?”小桂拿下披风,这披风是男人的,所以特别厚重。

  “还成。”扯下喜帕,她那满是红疙瘩的脸露出来。本就白白嫩嫩,所以红疙瘩特别明显,乍一看她,小桂忍不住的噗嗤笑出声。

  “笑什么?我有那么难看?”自己也忍不住的弯起嘴角,单看红唇,诱惑的很。

  小桂忍俊不禁,“小姐,你这脸上的疙瘩实在太多了,不然,奴婢给您擦点粉吧,遮盖一下。”这么多疙瘩,很容易吓着人。

  “不行,现在脸上不能擦任何东西,擦了就会更严重。”摇摇头,她的发髻已经摇摇欲坠了,总之,她是没一点新娘的模样。

  “唉!小姐,奴婢刚刚瞧见了九王。”说起这个,小桂明显有些神思迷离。

  眨了眨眼,栗色的眸子聚满光辉,“我听到声音了,看起来不是个善茬儿。不过也是,人家可是大元帅,率领千军万马,怎么也不可能是个好相与的。”她已经有心里准备了。

  环顾四周,这洞房够寒碜的,只有桌子上摆了两根红蜡烛,连个红喜字都没有,这算个屁的洞房啊,还真把她当神经病什么都不懂了。

  “长得可俊了,又好高,就像庙里的天神。”说着,小桂的眼睛又开始迷离起来。

  秦筝撇了撇嘴,“所以呢?你恨不得马上跪地膜拜了?”

  “才不是呢,奴婢只是不敢看罢了。”摇摇头,小桂觉得,在那位九王爷面前,她就是一粒尘埃啊,有着天与地的差距,她可不敢妄想。

  秦筝继续撇嘴,不敢看?那得长多丑让人不敢看啊!

  “刚刚在外面我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人是不是很少?”瞧着这寒碜的洞房,估摸着场面也不会多大。

  小桂点头,“其实人也很多,只是,都是一群男人,而且看起来,都和曹纲特别像,个个武功不低,没一点声音,怪吓人的。咱们进来的时候,他们就一直盯着,那眼神儿,好像要把咱们吃了。”

  “看来场面也挺大的。”揪扯着大红色的喜服,秦筝觉得那些人都是云战的部下,军队里的人,气势自然不一样。

  “可就那些人啊,一个外人都没有。咱们从秦府出来的时候,好歹还看到了许多前去祝贺的朝廷官员,可是这里一个来祝贺的都没有。”可见,这场婚礼有多不受待见。

  “这都是小问题。行了,给我弄点吃得来,我要饿死了。”站起身,终于离开了轮椅。几步转悠到桌边,拿起水壶想倒点水喝,结果水壶是空的。

  “奴婢这就去,小姐你再忍忍。”摇头,小桂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了,这哪是婚礼啊!

  挥挥手,要她赶紧去找吃的,秦筝双臂环胸围着这洞房转,这房间简单的不得了,就是一间普通的房间,然后桌子上放着两根红蜡烛,床上的被子是红色的,其余的一点没看出来洞房的样子。

  “切!”轻嗤,秦筝忍不住翻白眼儿,搭配上她满脸红疙瘩,那画面‘美’翻了。

冷王盛爱魔眼毒妃

一朝醒来,她不仅成了需要坐轮椅的残疾人,还被替代胞姐扔进了陵墓陪着一个躺在棺木里的男人,没错,她就是那个活人陪葬。  在这不见天日的陵墓中度过漫漫黑夜,一朝突然被匆匆换走,因为帝王有旨,钦点她这个残废嫁给战功赫赫的九王,其实只为羞辱!  九王带领千军万马守卫边关,战绩辉煌天下皆知。但某一天,圣旨下来,要他娶一个双腿残废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这是个偌大的羞辱,他暂时接受;不就是个残废的女人么...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