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玄仙逸史 > 正文

玄仙逸史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5章出鞘

发布时间:2020/5/29 22:40:10热度:

《玄仙逸史》是剧情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这是慕容秋送给自己的一件法宝,叫“停杯盏”,那慕容秋说来应该是个极其凌厉的人物,一来六十年幽困,修心养性,二来可能对李素...

玄仙逸史

  再站在石笋峰下,确实恍若一梦。又是一个清晨,太阳还未出来,远处的云海让李素想起了冰笋残垣上的景致,想起还要靠分水猥送自己下来,真是丢尽焚道宗、大光明宗历任宗师的脸了,本来蓝昙月和慕容秋两人也想让自己在冰笋残垣里修炼,到了结丹期后直接去找归法藏,但李素如何能困在那里,托词还有要事急于下山,他俩也奈何不了李素。

  李素虽然表面和气,但是认准的事情,一般人很难让他改主意。

  蓝昙月和慕容秋临行前还对自己喋喋不休,大概是被困久了,所谓的“南妖”、“北幻”也变成了“南唠”、“北叨”了吧。不过他二人还是对自己颇为关照,蓝昙月给了自己一本关于异法宗的修行简册叫异法书,不过他说以现在的修为暂时还是不碰为妙。

  和这两人相处的几天里他发现,蓝昙月之所以被称为南妖乃是因为他的修炼法门确实别具一格,剑走偏锋,有些地方甚至有些阴毒,想到当年行走修真界时必然是个狠角色!

  慕容秋也不是省油的灯,冰幻仙子的名号不仅是她的功法标志,行事风格也是冷若冰霜,估计平时在修真界里也是手下不留情的硬角儿!

  不过对李素,蓝昙月倒是青眼有加,不仅处处指点,还有赐给若干法器。说是进入修真界要多多了解,少说多看,轻易不要结仇,因为在修真界里名门大派躲着点还没大问题,若是招惹了异法宗派,可是不死不休的,现在李素的修为自保都成为题,他可不希望李素出师未捷身先死。而慕容秋则讥讽蓝昙月一副窝囊样,但也关心备至,将一枚混沌珠,几道仙符,若干宝贝给了他。

  当然,最重要的,是蓝昙月给自己的一个地磁仪,慕容秋给自己的一个天星表,两者都会指出归法藏的方位,当两者的指向方位重合时,归法藏的地点便可明了了,不过现在很明显,若邪山不是要找的地方。看他俩对这两件宝贝着紧的样子,自己也要好好利用天星表和地磁仪来查询归法藏的下落了。

  不过,李素刚会使出剑芒,还没有练出剑虹来仗剑飞行,那铘龙铠内朗月留下的碧玉舫虽可载人飞行,但已李素的修为大概飞不了半里就真气耗尽了吧,所以,看来这堂堂宗主,还要靠走路来四处寻宝了,蓝昙月和慕容秋也不会指望他立时就能找到归法藏吧!

  让李素深思的其实是另外一件物什,皙月和琼仙交给自己的那个玉鸠,蓝昙月认出那是一个叫“暗月社”的修真组织,似乎颇为隐秘,而飘渺峰更是海外仙山,海外的各个仙山都是漂浮不定,只有祖山不见实山。所谓的蓬莱山、昆仑虚、轩辕山等仙山,若不能驱剑遨游寰宇,极难轻易登临。所以,如何找到这暗月社,才是李素现在最关心的,毕竟安嘉国现下危机重重,除了宫闱之变外,北方燕云郡的鲜卑部似乎已经蠢蠢欲动,南方的三苗及广湖也不太平,更不要说翰夏和西域的危局了。找到暗月社,是重整朝纲的一个契机,对于自己的修为,李素觉得二三十年的时间恐怕什么事都会出现吧,无奈中,只有见步行步吧。

  但是话又说回来,不进入修真界的各大门派,也不可能实现自己的计划。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先找到梅筝她们,这应该是个进入修真界的好机会。当时听香雪和梅筝说,似乎是住在这若邪的后山,硫金已然拿到,还是要找她们到才好。

  李素便往后山行去,前方一峡谷,山溪流过,再往前行便开始吃力了,这后山人迹罕至,原因便是过了鲤湖,山势一变,皆是如石笋峰般的石林、石柱,下面又多是激流、深潭。

  李素发现,筑基成功后,身体大异从前,不仅身轻如燕,六识更是灵敏异常,内息汩汩如泉,行进间似乎仍不断的采纳四周外气,紫宸书中的修道法门甚是玄虚,基本以练气为主导,而对细微技法不做说明。而朗月留下的寰宇册就着重讲述气息与法器的结合,阵势、遁甲、道符、咒法的一些体会,蓝昙月给自己的那本异法书的小册子,据他说是所谓的旁门左道修炼法门,他告诉李素,除了阴阳五行的修炼道门,还有一些所谓的魔宗、妖宗,不以玄门之法修炼,虽未正道所不齿。但刚开始上手时威力奇大,寻常修真防不胜防,看来这“南妖”的名头也不是浪得虚名,那异法书里所述的包括冥术,鬼术、血术、影术、毒术、巫术、秘法与天魔、修罗之道都是闻所未闻,但蓝昙月说每门邪术都有其宗派,隐秘非常,一般人不敢招惹。

  此时的李素已不是以前的吴下阿蒙,虽然刚刚有筑基的道行,但上手就是玄门正宗,且十年朗月真气的道基,并不逊于修道多年的弟子,加上平时所修习的武学根基,确实有剑侠的气势。平日里只听闻过的蹬萍渡水,一苇渡江的绝学,现在似乎略一思维便成竹在胸。后山的峭壁、激流竟难不住他,眼见来到一片江心小岛的密林前,李素停下来,掏出一个玉盏。

  这是慕容秋送给自己的一件法宝,叫“停杯盏”,那慕容秋说来应该是个极其凌厉的人物,一来六十年幽困,修心养性,二来可能对李素青眼有加,所以并没有表露出来,反而特别照顾,南妖所给的法宝听上去都十分阴邪,威力甚大。而北幻却不如此,所赐的宝物都是防身,日用之物,说来其实这停杯盏功用并不大,如同寻常人喝水的茶杯,但对修真之人来说确是难得的宝贝,一来可以鉴毒,遇毒则黑,二来储水,十斗不满,三来,可以调制各种汁液,互不相范,可见慕容秋平日极为考究。冰笋残垣里所凝结一种“云麓滴”,有清心提神之功效,李素便用停杯盏储了一些,平时饮用。

  刚抿了一口云麓滴,李素忽听有破空之声,似乎不止一人,他便悄然一退,轻身一纵,便落于数丈高的一棵大树之上,掩住身形,聚目观瞧。来的是个穿褐色道袍的老头,驾青色遁光,上了小岛,四周观瞧,似乎在寻找什么,眼光瞄准江心岛一侧的石峰,来回走动,似是在测算什么。

  本来以李素的修为,是不会轻易发现有如此修为的修真的,不过大光明宗的道法一上手就是将后天心法逆转为先天心法,所以眼目等六识都比寻常人灵敏,另外这来的老头本来就要制造一些动静,意图敲山震虎,所以并没有掩藏行止,这才让李素提前觉察到。

  只见那个老头还在四周指点,上下打量,片刻,似乎有所发现,“就是这了,哼哼,我看你能躲了哪去?”,说罢两手搓动,隐隐看见两粒青色发黑的光芒飘忽而出,向那石峰飞去,只见那光粒飞到石峰近前,却遇到了什么阻力,不能近前。那老头眉头一皱,抬手一点,“嘭”,那光粒便炸了开来,但那石峰仍是毫无动静。老头怒了起来,连连搓动双手,数枚光粒迸出,迅速飞向石峰,碰上阻力后立时爆发。眼前一片青色光波,轰轰的爆裂开来,爆炸完后阵阵黑烟冒了出来,整个峰头都被笼罩了起来。有了上次被梅筝她俩法器所伤的经验,李素立即闭住呼吸,所幸筑基成功后,大光明宗有一种胎息的心法,可以凝练内息,也可以暂时不依赖外息。还有身上的铘龙铠应该能够内护心神,不为外界阴邪气息侵入。

  黑烟过后,似乎对面的山峰有了不一样,眼前景象竟是一变,那石峰再也不是光滑如镜,竟闪现一片绿树,掩映着一个洞府。又闪了一闪,那个洞府又不见了,山峰恢复了之前的面貌。

  忽的,白绿两道遁光闪出,瞬时来到岛上。原来是香雪和梅筝二人,她两人普一现身,那老头面色一喜。梅筝怒容满面的喝道,“葛鹰你好不要脸,找上门来不说,还毁人洞府,我看你是作孽作惯了,连最起码的礼数也不通了!”

  那叫葛鹰的被说得一怔,接着老羞成怒,“女娃娃,你去问问你们祖师,当年她在十万大山可没讲什么礼数啊,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再说,这才哪到哪呀!今天既然我葛鹰找到云秀宗了,连年的往事就要算算清了!”

  “葛前辈这就大错了”,香雪比梅筝要稳重些,说话不紧不慢,“云秀宗和沉木门的梁子早就了结,已然是修真界的一段公案,为何还是不依不饶?还打上门来,传出去,你‘沉木剑’的名号可是难再服人了啊!”

  “谁说我是来给沉木门找事的”,那葛鹰嗓音如破锣,发哑还有嘶嘶的呼气声,边说脑袋还来回晃,很是得意。“云秀宗和沉木门的往事可以不提,但是,葛春阳和云荷仙那两个孽障从我门下窃去的数件法器就归了你们云秀宗了?那可不行,现下我就要讨了回去,另外还要看看你们有没有偷学我们沉木门的绝学道法!”

  “放屁,不许你侮辱我爹娘!”,梅筝的性格是属虎的,一点就着,说话同时抚冰已经放出,白色剑气充盈而至,那葛鹰“嘿”的一声,大袖一晃,青褐色的一团剑气喷涌而出,两股剑气一经接触“嗤嗤”作响。葛鹰的剑光明显占了上风,梅筝的抚冰如尖利的光锥一般,但却破不了那团青褐色的剑光,而且,抚冰似乎被包裹在那如烟如胶的光团中。

  香雪看梅筝不利,顺势也放出了暖玉,碧光一闪加入战团,但仍然冲不破葛鹰的剑光,“嘎嘎”,那葛鹰极是得意,“我的沉木剑可是你两个小娃娃可以破的,叫你们师祖出来吧!我与她算算总账!”

  这时,梅筝和香雪都吃力支持着仙剑,但却仍然看着沉木剑如泰山压顶般渐渐下沉,沉木剑的沉木神光极为阴沉,沾上一点便是神魂震颤,梅筝见势不对,又拿出那沉木网一撒,瞬时便向葛鹰罩去。

  “呵呵,露馅了吧!拿他来打我,就是那肉包子打狗了!”葛鹰一见沉木网就要收取。

  “那你就是狗了吧!”,梅筝无论何时也不会放过奚笑别人的。发现自己的语病,葛鹰老脸一红,掏出颗珠子,抛向沉木网,那珠子青光大盛,沉木网变为黑褐色的一团光网,遇着那珠子,好似猫见了老鼠,左右扑食。

  葛鹰遥指那珠子,光网便跟着走。香雪和梅筝防备不迭,见法宝被人所控制,心神不定,那沉木剑光芒大盛,立时压了下来,眼见要糟。

  李素现在的修为算是刚刚入门,不过上手的法门乃是玄门正宗,所以眼界较高,能看出来这两方孰高孰低。在他看来这个叫葛鹰的老头的修为比梅筝和香雪高出不少,联合她们两个人之力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而且他现在也见识过一些仙器法宝,看气势葛鹰的法宝仙剑要比梅筝和香雪也精良。操纵起来双方也不再一个层次上,葛鹰的仙剑左突右冲,指东打西,而二女的仙剑操纵显然就逊色不少,勉强抵挡,被动防御。

  从没有亲自出手斗过仙剑,李素一时看得入迷,竟然有些呆了。法宝飞剑的威力和寻常的武学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样的一个修真剑仙寻常人连身都近不得,所谓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就是这个了吧!

  想到自己现在也手中仗剑,筑基成功,假以时日的修炼,就可以纵剑翱翔,飞剑劈斩,竟不由得手中发痒,气血沸腾,跃跃欲试。

  一来梅筝、香雪和自己有旧,二来这个叫葛鹰的老头面貌凶狠,语言可憎,不像好人,再说他明显修为高出二女甚多,却仗势欺人,犯了李素平素最见不得的以大欺小、恃强凛弱的忌讳!

  不过,现在他的修为,上去不是送死么?

玄仙逸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玄仙逸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玄仙逸史

世人如在蝼蚁的巢穴中,宫室重重,崎岖深藏,不见天日。庸庸碌碌,飘飘忽忽,以为天地只是洞口大小。若要救他们,唯有翻其天,覆其地,拔开迷雾,让其照见天日,虽苦,然舍此别无他途。  ————————————————————————————————  ————————————————————————————————  真人界三百多年的平静正随着人间战乱被打破,幽冥魔界的魔头时时意图跨界而...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