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首长大人轻点宠 > 正文

首长大人轻点宠小说在线试读第2章不安

发布时间:2019/12/11 13:08:24热度:

《首长大人轻点宠》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看着她沉默,冷烈风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双手压在她的两侧,让水一心不得不抬头看着他,只是这个距离,让她呼吸都开始变得谨慎。...

首长大人轻点宠

一道响雷蓦然响起,云雨之中的男人突然停下了他的动作,眼眸深沉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

身上的人突然停下,让袁如云不满,纤细的五指在他胸口环绕,柔柔的声音响起:“皓寒,你怎么了?”

云皓寒翻身下来,突然没有了兴趣,他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隐隐约约有警笛声在自己耳边响起。

“皓寒。”

他穿衣服的动作被女人委屈的声音给打断,云皓寒回头看着已经坐起来的袁如云:“我回去看看,明天中午带你去吃饭。”

他说着,起身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听话。”

袁如云看着他脚步略显慌乱的离开,并没有过多的阻拦,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云皓寒身边呆这么久的原因。看着外面的大雨,紧紧咬着自己的唇,只是一个雷而已,你就那么放心不下水一心那个贱人吗?

委屈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冰冷,嘴角狠励的勾起,就算他现在回去又怎么样?

水一心敢和她抢,只是不自量力,等老爷子一死,她很快就会成为云家真正的少奶奶,如此想着,袁如云便心情顿好。

云皓寒一路不安,开车回到了别墅,抬头看着二楼漆黑的窗口,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以往不管自己什么时候回来,灯都是亮着的,更何况今天是自己生日,这女人在做什么?

想着加快了脚步进去,却被佣人告知水一心今天并没有回来,而是回了他们的公寓。

公寓?他转身离开,赶往了公寓。

云皓寒一路回到公寓,家里依旧是漆黑一片,伸手开了灯,下意识的看向了餐桌,桌上什么都没有。

他来不及换下自己满是雨水的鞋子直接奔向了卧室:“水一心?水一心?”卧室找了,没有,客房找了也没有,家里能找的地方都没有,那女人是学会夜不归宿了吗?

拿出手机打了水一心的电话,可是一直处在关机状态,云皓寒烦躁地将手机丢在桌上,居然还敢关机,看着外面的暴雨,想着今天晚上的电话,身子微微绷紧,女人,千万不能有事,不然他怎么和爷爷交代。

“夜,马上给我找到水一心。”云皓寒打了电话给自己的手下,再次关门出去。

静谧的首长办公室,好像只有呼吸的声音在轻轻流动着。冷烈风静默地看着依旧被噩梦纠缠的女人,思绪不宁。三年前,因为她结婚,所以自己离开,独自疗伤;三年后,因为任务,所以他回来,却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和她重逢。

这三年,看来她过的并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幸福,既然如此,该他的,他就不会再放手。

冰冷的身子因为热水擦拭的原因变得温暖,水一心缓缓的张开了的眼睛,强光袭来,她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想要挡住强光对眼睛的刺激。

只是手臂突然接触空气带来的冰冷感觉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目光,看着自己光洁的手臂,知觉瞬间全部回来,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穿。

快速收回手臂,目光缓缓上移,正对上一双清冷的眸子,水一心猛然一个机灵,抱着被子豁然坐起,慌乱地缩在了墙角里,唇角微微哆嗦,想开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冷烈风看着她惊慌躲闪的样子,心口蓦然一疼,起身去外面端来警卫员刚刚送来的姜汤。

“把这个喝下去,暖暖身子!”

听到这个声音,水一心这才回神,顺着声音抬头,嘴角不由抽了抽面前这个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怎么会是他?

按辈分,水一心要叫他一声四叔,因为云冷两家世代交好,这冷烈风虽然比云皓寒大不几岁,可是人家却是和云皓寒的父亲是一个辈分的,所以她一直都是跟着云皓寒叫他一声四叔的。

看着他过来,水一心连忙将目光转到了一边,脸上也不由红了一片,,这个人,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当着她的面秀身材吗?简直就是为老不尊!

“现在回过神儿了?”冷烈风见她如此,英气逼人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端着姜汤就要往床上坐。

看着他健硕的身形逼近,水一心又是一慌,连忙一手扯着被子,一手小心的接过姜汤,哑声开口:“谢谢四叔。”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冷烈风俊眉突然皱紧,这个女人,他最恨的就是她见到自己一次就叫一次四叔。

水一心咬咬唇,真想冲他翻个白眼,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她还真是没有胆量对着这个冷气逼人的四叔翻白眼的。

据她所知,风家的长孙今年都二十八了,比云皓寒还大一岁,居然说没她这么大的侄女,她才二十四好不好。当然,这些话水一心只敢腹排。

捧着姜汤顾不得烫,一口气全喝了下去,身上是暖了,可是干涩的嗓子却像是着了火一般。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臂将碗递给他,可怜兮兮的开口:“有水吗?我渴。”姜汤那么辣,根本就不能满足她此刻对水的需求。

冷烈风锐眸微眯,深深的看着她,见她此时一双晶亮的眼睛闪烁着可怜兮兮的光芒看向自己,简直就是诱惑,蓦地握紧双手,极力隐忍着心底情绪,猛然起身,转身去了外面。

水一心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觉得每次见到冷烈风都有一种会被他冻死的感觉,这男人不会笑就算了,至少是个面瘫也行啊。可是人家也不面瘫,就整天给你一张冷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冷烈风端着水杯过来,试过水温之后才递给她,水一心小心的接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全喝了下去。

冷烈风看着她的样子,更是心疼,却只能压抑着冷声开口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一心身子一颤,将杯子放在桌上,抱着被子不说话,这是云家的事情,她不应该告诉别人的,就算是冷家的人也不可以。

看着她沉默,冷烈风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双手压在她的两侧,让水一心不得不抬头看着他,只是这个距离,让她呼吸都开始变得谨慎。

试想,自己没穿衣服,他只是围了一条浴巾,而他们之间,也只有一条薄薄的夏被做阻隔,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四,四叔。”开口的声音颤巍巍的,目光躲闪到一边。

“不说?”声音依旧没有一丝温度,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光洁的下巴,控制住了她的脑袋,让她不得不直视自己,“你不想说,那就我来问。”这个女人他太了解,嫁进云家三年,除了老爷子给她撑腰,谁还真的把她当云家的人。

水一心牙齿打颤,想要脱开他的牵制,却无能为力,心,不可遏制的悸动着,为这暧昧的距离,也为他在自己耳边响起的低沉的声音。

“是云家的人?”

“不是!”

水一心快速的反对,反而是出卖了她自己。

首长大人轻点宠

再嫁之人,是她前夫的四叔,军服下的他霸道邪魅,却宠她爱她,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雨夜劫持,青梅竹马的丈夫搂着别的女人,对她置若罔闻。而他,一袭蓝色空军服,肩上上校徽章光芒闪耀,亲自狙击歹徒,救她与危难。三年前,她结婚时,他在门外,没有带她走,只希望她幸福。三年后,她备受冷落,凉了心,冷了情。他发誓不会再放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