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回到明朝 > 正文

回到明朝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3章白眼狼

发布时间:2020/9/18 19:07:39热度:

《回到明朝》是一本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嘎”大门打开,却见一名身穿青布襦裙,徐娘半老的陈母吴氏,梳着头箍(额帕,明代无论老妇、小女都非常盛行的发髻。),探出头...

回到明朝

  曹百户为陈子轩弄来金妍慧在大明的户籍,金妍慧在大明的户籍上改名郑慧,福建泉州人,北上辽东投靠与其母结义金兰的陈子轩母亲吴氏。基于金妍慧生硬的大明官话说得很像南方福建一带的闽南话发音,基本上是不会露出破绽,除非是有心人找来福建泉州人同金妍慧讲闽南话。

  陈子轩领了总旗牙牌,吩咐已经升任小旗的牛汉带着十几名锦衣卫在前开道,锦衣卫身后一辆马车上拉着一口棺材,后面跟着十几名锦衣卫,城中大街上百姓见了无不纷纷躲避,由此可见锦衣卫在辽东都司治下也是虎狼一般存在,同辽东明军一样作威作福惯了。

  马车上灵柩中正是同陈子轩一同出生入死战死朝鲜的锦衣卫校尉袁刚遗体,袁刚因受重伤不治身亡,锦衣卫人马来到北城,径直朝着袁刚家赶去。

  早就有锦衣卫飞马驰去向袁家报丧,袁家老小正在准备灵堂迎接袁刚灵柩进宅,袁家顿时哭声震天,悲痛欲绝,街坊四邻纷纷围观,却不敢靠近。

  袁刚的灵柩进了袁家灵堂,陈子轩带着锦衣卫在灵柩前哀悼敬香,袁家大小七口在灵柩前悲痛欲绝,袁刚年过四旬的双亲健在,还有一弟一妹尚未成年,袁刚妻子二十来岁,年轻守寡,身后还有两名五六岁的儿女皆是身穿孝服。

  陈子轩敬香悼念过后看向牛汉问道:“袁刚家中何以谋生”

  “除了袁刚在锦衣卫中的俸禄,其父原本是军户,伤残了腿就不能随军作战,如今在城中做些小买卖。”牛汉看了一眼年轻守寡的袁刚妻子道:“秦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相夫教子,袁家这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陈子轩问道:“袁刚为国朝牺牲,难道就没有抚恤银钱下发吗?”

  “抚恤银钱倒是有”牛汉看了一眼上司陈总旗轻声道:“不给经朝廷户部下拨,层层克扣盘剥,所剩不多。”

  基层不好混,这是陈子轩得出的结论,上面层层盘剥克扣,轮到下面所剩无多,一旦引起民怨众怒,往往受罪当替罪羊的都是些芝麻小官,总得有人顶罪不是。

  陈子轩走到袁父身前躬身一礼:“伯父,袁刚为国朝牺牲,国之烈士,小侄未能保护好袁刚深感愧疚。”

  袁父一袭素服套着青色深衣,站起身来,显得高大雄壮,丧子之痛令其苍老许,多朝着陈子轩躬身还礼:“贤侄能将我儿送回,老朽也是感激不敬,贤侄说得对,刚儿为国朝而死,死得值,贤侄也不必愧疚。”

  “小侄此番前来,恐伯父家中生计难以为继。”陈子轩从怀中拿出一个五十两的船型大元宝银锭,拉起袁父右手递上:“小侄聊表心意,还请伯父收下,莫要推辞。”

  “这可如何使得”袁父推辞一番只好收下:“老朽替刚儿在此谢过贤侄了”说着伏地跪谢

  “伯父快请起”陈子轩忙扶起袁父看向袁刚妻子秦氏道:“嫂嫂好生抚养两位小侄长大成人,若有难处,尽管告知我,定当责无旁贷。”一将成名万骨枯,何况自己还未成名,袁刚的死间接也是自己造成的,陈子轩也希望能在银钱上帮助袁家,减少愧疚。

  “奴家谢过大人”秦氏一袭素服,披麻戴孝,难掩不俗芳容,朝着陈子轩接连三拜。

  “还请伯父、伯母、嫂嫂们节哀顺变,告辞了。”陈子轩说完告辞出袁家

  牛汉在后轻声道:“秦氏年轻寡,总旗可是对秦氏照顾有加啊。”

  陈子轩白了牛汉一眼道:“你要是为国朝牺牲了,你一家老小我也会尽力照顾。”

  呃,牛汉闻言脸色有些难堪,又嬉皮笑脸道:“卑职命硬,阎罗王不收,再说我那浑家可没有袁家嫂嫂貌美如花。”

  “好了,别打趣了。”陈子轩吩咐道:“在前开道,去我家。”

  “卑职遵命”牛汉带着十几名锦衣卫在前朝着北边的无敌门赶去

  陈子轩沿街观察着北城大街小巷,北城相对南城而言差别太大,南城是整个辽东最高衙署所在,能住在南城的大多都是辽东高级文官武将或者富商大户人家,北城多是些贩夫走卒以及明军低级将士宅院。

  牛汉带着锦衣卫来到一棵高大挺拔的老槐树下,老槐树枝繁叶茂,遮住身后半个宅院,牛汉翻身下马走到一道土胚墙大门前敲着陈旧的大门:“咚咚咚”

  “来啦”院内一名妇人问道:“谁啊”

  “大娘,是我们回来了。”牛汉轻声回道:“快开门”

  “嘎”大门打开,却见一名身穿青布襦裙,徐娘半老的陈母吴氏,梳着头箍(额帕,明代无论老妇、小女都非常盛行的发髻。),探出头来,一见是一大群锦衣卫簇拥在门前,大为惊讶问道:“我儿呢?”

  “娘,我在这。”陈子轩确定对面大门口徐娘半老的妇人就是自己这一世的母亲,陈子轩正从马上翻身下来快步跑上前去。

  吴氏一见儿子回来喜上眉梢拉着陈子轩双手笑盈盈道:“我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娘也放心了。”

  

  陈子轩也笑脸回道:“娘,孩儿不是回来了吗?你也别太操劳了,看你都瘦了。”

  “我儿,跟娘来。”吴氏拉着陈子轩穿过摆放了一大堆坛坛罐罐的小院子走进一间土木结构的瓦房前,吴氏推开房门,拉着陈子轩进房去。

  陈子轩被吴氏拉着进房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千万小心,别露出马脚,陈子轩问道:“娘,有事吗?”

  “娘当然有事,还是你的终身大事。”吴氏喜眉笑眼拉着陈子轩坐在床榻上:“我儿,娘给你相了一姑娘,就等你回来呢?对方可是书香门第,祖上还是朝中高官。”

  陈子轩一听大急忙劝道:“娘,你没答应人家吧?”

  “我儿没回来,娘哪敢都答应了啊。”吴氏笑盈盈道:“娘可见过那姑娘,长得可美若天仙了,与我儿正般配。”

  陈子轩可愁了,自己还没开口呢?

  “我儿,咋啦。”吴氏见儿子一脸愁容:“你莫不是还不想娶妻,娘可想早日抱上孙子呢?”

  “娘,我是想娶妻。”陈子轩犹豫一下道:“我有喜欢的女子”

  “哪家姑娘,快告诉娘。”

  陈子轩将曹百户弄来的一纸薄薄户籍拿出来递给吴氏:“娘,是你的干女儿。”

  “胡说,娘哪有干女儿。”吴氏看着户籍上自家果真多了一位干女儿,忙问道:“我儿,咋回事啊。”

  陈子轩将自己与金妍慧的事跟吴氏说了一遍,见吴氏瞪着自己:“娘,你咋啦。”

  “你气死娘了”吴氏十分不乐意道:“她再好有咱大明书香门第的姑娘好吗?娘没有这干女儿。”

  完了,谈崩了,陈子轩立急扑救:“娘,你不认也得认。”

  “小兔崽子,还敢威胁你娘啊。”吴氏气得不轻,抓起枕头就要朝着陈子轩劈头盖脸扔来:“老娘揍死你个白眼狼”

  陈子轩手捷眼快抓住枕头劝道:“娘,我哪敢对你不敬啊,你听我解释。”

  “说吧”吴氏静下心来

  陈子轩添油加醋将曹百户如何安排以及李百户对曹百户是如何不满,一旦被抓住把柄,后果堪虞:“娘,我这不是赶回来找你商量吗?”

  “小兔崽子,要没这事,你还忘了老娘了是吧。”吴氏沉着脸很不乐意

  “娘,你是圣母玛利亚。”陈子轩在吴氏身边软磨硬泡:“娘,我和妍慧是真心相爱,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是,你就成全我们吧,再说。”

  “说的啥乱七八糟的话”吴氏目光紧盯着儿子问道:“再说咋啦”

  “妍慧是我的人了”陈子轩一副你看着办,反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吴氏看着儿子似乎很陌生,不像从前一副斯文有礼的秀才儿子了,女人的敏感危机意识很强烈,尤其是作为单亲母亲的吴氏,儿子要被别的女人抢走了,能高兴吗?“娘可以答应你,但她只能做妾。”

  “娘,就咱家还纳妾。”陈子轩看着自家这光景就好笑道:“娘也不看看咱家这家境,我能娶到妍慧,已经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妍慧家可是朝鲜大富人家小姐,妍慧不嫌弃儿,儿已经心满意足了。”

  “好你个白眼狼,有奶便是娘啊。”吴氏气得柳眉倒竖:“她才跟了你多久,怎么着,全把老娘给忘了是吧,老娘含辛茹苦把你养大都白养了,好你个白眼狼,你气死老娘了。”吴氏劈头盖脸一阵怒骂犹不解气

  牛汉在院子中听着吴氏怒骂陈总旗,暗自窃喜,原来大家都是同道中人,自家那浑家可比吴氏还泼辣,看吴氏这架势,陈总旗以后没好日子过了,风箱里的老鼠,左右受气。

  吴氏骂了一阵终于口干舌燥熄了火,陈子轩端来一碗茶恭恭敬敬递上一脸媚笑:“娘,你口渴了吧,喝口茶润润喉咙。”

  上当了,合着小兔崽子把老娘当成唱戏的了,吴氏喝了一口茶不说话了,脸扭到一边去,也不看儿子。

  陈子轩正在合计着怎么才能让这位性格泼辣的母亲接受妍慧,最主要是妍慧以后不能成为受气包小媳妇,陈子轩察言观色看着,灵机一动,偎依在吴氏身边道:“娘,你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妍慧最会伺候人,过不了多久你的孙儿呱呱坠地,到时候娘也要忙着哄孙子,娘你可就要受苦了,我和妍慧一定会好生孝敬你老人家。”

  吴氏一听孙儿神经很是敏感,想着儿孙绕膝是何等幸福。吴氏愁眉舒展,脸色渐悦,看了一眼儿子问道:“她多大了,当真怀上了。”

  自己还真没问过妍慧芳龄,陈子轩估摸着道:“正值妙龄,儿与妍慧夫妻恩爱,早已怀上了娘的孙儿。”陈子轩说得没底气,也不知道自己和妍慧争不争气:“娘,妍慧在大明举目无亲,儿实在担心妍慧母子。”

  “混小子,那你还不快去将她们母子接进家来。”吴氏突然又道:“慢着,你从朝鲜回来应该领有赏银对吧,给娘交出来。”

  “娘,赏银确实没有。”陈子轩说着从怀里拿出五十两大元宝银锭放在吴氏面前道:“不过孩儿倒是赚了不少钱,这钱可是妍慧帮着赚回来的。”

  “这儿媳倒是会持家”吴氏都忍不住夸赞,吩咐道:“还不快去将儿媳母子接回家来”

  “好勒,儿这就去。”陈子轩吱溜一声冲出房门

  牛汉见陈总旗很是得意跑出来,真是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总旗,可有卑职效劳之处。”

  “你可知道城中可有像样的宅院出手”陈子轩看着自家土木结构小宅院也太寒酸了,手里有银钱,先买套好宅院,才好娶小娇妻妍慧过门,还好自己没丈母娘。

  “总旗放心,卑职这就派人去打听。”牛汉又问道:“总旗想买啥样的宅院”

  “高大上”陈子轩冒出三字来,也不清楚明朝辽阳城的宅院价钱:“需要多少银钱”

  “这可不好说,不过总旗现在有钱,这宅院至少也得买上千两银钱的宅院方才合适。”牛汉帮着推销宅院:“南城比较贵,不过离衙署较近。”

  “那就去南城买,贵点不怕。”陈子轩看向牛汉道:“你家宅院咋样”

  “还行”牛汉是知道自己现在是买不起大宅院

  “买两坐宅院,算你一份,我出钱。”陈子轩非常干脆地吩咐道:“赶快去办,我还要接夫人回来。”

  “卑职谢总旗大恩”牛汉欣喜万分,天上掉馅饼,陈总旗居然买一座宅院送给自己,牛汉急匆匆带着十几名锦衣卫赶去南城。

回到明朝

丰臣秀吉:在我生存之年,誓将唐(明)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 ……痛哭关山月,伤心鸭水风。…… 朝鲜王李昖:宁愿老死天子疆土,也不愿做倭军刀下鬼。 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女真第一亡国美女东哥:努尔哈赤是杀父仇人,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