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名门宠婚之老公太放肆 > 正文

名门宠婚之老公太放肆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8 18:12:29热度:

《名门宠婚之老公太放肆》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水床的智能温控,能根据躺在上面人的体温选择加热温度。这样能够使躺的人,感觉到最大的舒服度。...

名门宠婚之老公太放肆

  御兆锡挑眉看她,这是真喝多了。

  男人将车并入车道,车厢里很安静,只有呼吸带出的淡淡酒香。连忆晨偏头盯着车窗外,忽然开口,“不许走这条路。”

  这条路是回她家的,御兆锡眯了眯眼,转头问她:“你是真醉,还是装醉?”

  连忆晨静默。

  没上车前她是真的醉了,不过现在缓过来一些,却比刚才更难受。

  行至前方路口时,御兆锡将车转弯。连忆晨见他掉头,紧蹙的眉头松了松,虽然这条路她也不想走,但此时她顾不上计较这么多。

  御苑大门一开一合,御兆锡把车停下,佣人快步迎出来,“少爷。”

  连忆晨低头站在车前,神色极其复杂。不久前还算潇洒的心情,等到踏入这座宅院就开始变得慌张。凭她的直觉,也能感知这座御苑太深,聪明人不应该涉足太多。

  “我……”连忆晨刚要开口,御兆锡双手插兜转过身,笑睨着她,“下山的路封了。”

  “封路?”

  面对她的惊讶,御兆锡耐心的解释,“我回来后,那条路就会封锁。”

  “那你可以再出去!”连忆晨脱口叫道,比如送她回家。

  佣人站在边上,大气都不敢喘。

  庭院里不时有微风吹过,连忆晨打了个哆嗦,尤其看到他眼底的笑意,更加觉得冷。这男人笑起来好美,也好危险。

  “可我不想怎么办?”御兆锡似乎并没生气,转身迈上楼梯。

  连忆晨几步追上来,叫道:“御兆锡!”

  男人抬手按住她的肩膀,连忆晨吓得往后倒退躲开,但还是被他用食指点住肩头,“怎么,难道还怕这里没你睡觉的地方?”

  御苑很大,大到连忆晨用眼睛根本看不过来。她心想也是,这么多的房间,总会有她能呆的地方?!

  走神的功夫,御兆锡已经上楼,身边的佣人不知何时也离开。诺大的庭院里,除了她,再也没有人影。

  她找不到人问路,咬牙去追前方走远的男人。

  男人腿长,几步就拉开距离。连忆晨小跑向前,来不及去想别的,只能跟着他的背影走,竟然也上了楼。

  转过走廊,他的身影没入那间卧室。连忆晨跟进去,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御兆锡解开衬衫,大步跨进浴室。

  这里她来过,上次还在这里帮他挑选衬衫。

  昏暗的光线不算明亮,但也能视物。那次来这里,她什么都没来得及看。如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的好奇心便冒出来。

  这套卧室应该是把几间相连的房间打通,然后串联起来的。外面是衣帽间、浴室,往里走一些是开放式书房,左右两边墙各有落地书柜,那满满的书籍,充分显示出主人的学识渊博。

  连忆晨脚步不太稳,酒意虽醒不少,但还有些朦胧。她随手抽出一本书,被那些密密麻麻的不认识的文字弄得头更晕。

  将书放回书架,侧面浴室里的水声还能听到,说明他还在洗澡。连忆晨皱眉站在原地,身处这里完全找不到方向,而且她站在走廊往外看,只有这里亮着灯,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她不敢随便乱闯。

  想要找间客房休息,也要问过主人的意思吧!

  拉开一把椅子坐下,连忆晨只能等,等他洗澡出来。书房角落摆放的落地钟,滴答声混合水声,翻搅的人神色尴尬。

  书房与浴室只隔着一面墙,她想起那天御兆锡围着白色浴巾走出来的模样,脸颊瞬间飘红。

  嚯!

  连忆晨背对浴室方向站起身,下意识想躲开这里。她转身后,只能继续往里走,光线越来越弱,直至暗沉的黑。

  她瞪大眼睛往里看,慢慢分辨出中间有张大床。床单被褥也都是黑色的,难怪不熟悉位置的人很难看出来。

  这男人洗了30分钟,连忆晨不知还要等多久。她不想距离浴室太近,摸索着继续走,想找个沙发坐一会儿。

  可她很快发觉,这间很大的卧室,除了那张床,别的什么都没有。

  连忆晨盯着那张床,微醺的身体需要休息。她想,如果外面有动静,自己听到后可以马上跑出去。这样算计,她弯腰坐在床上。

  那种异常的柔软,令连忆晨一怔,随后抿唇轻笑。原来是水床。

  连忆晨伸手摸了摸,然后小心翼翼往后躺下。当她后背贴上水床时,暗暗松了口气。她要试试躺在上面的效果,如果好用自己也要买一张。

  水床的智能温控,能根据躺在上面人的体温选择加热温度。这样能够使躺的人,感觉到最大的舒服度。

  ‘滴’一声响,水床自动加温。连忆晨紧蹙的眉头舒展,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跳跃,舒服!

  男人泡澡出来,习惯性在腰间围一条浴巾。他推开门往外走,眼角蓦然扫到放在桌上的女士皮包。

  御兆锡一步步走进卧室,远远瞧见那张属于他的大床上,此时静静躺着另外的身影。连忆晨侧身躺在床上,手脚微蜷,整个人陷入水床里,睡的全然不觉。

  白色悍马驶过山道,减慢车速开进别墅内。

  裴厉渊将车熄火,上半身靠在车门前吸烟,口中吐出的烟圈随着微风远去。

  二楼相邻的两间卧室都黑着灯,裴厉渊丢掉手里的烟,蹭亮皮鞋将燃着红色火星的烟蒂,狠狠踩灭。一支烟吸完,他又站了站,才转身往里走。

  经过庭院前的盆栽时,裴厉渊缓缓顿住脚步。他走回第三个盆栽前,弯腰捏出一根用过的白色粉笔。

名门宠婚之老公太放肆

安城有两样镇城之宝,御家的势,连家的富。名门权贵联姻,艳羡多少世人。连忆晨从没想过,有天她会跟安城第一美男攀上关系。“为什么是我?”她知道,他可以选择的对象很多。男人想了想,潋滟唇角勾起的笑迷人,“一见钟情。”她误以为,他总会有一句真话。……一夕巨变,她痛失所有。曾经许诺天长地久的男人,留给她的,只有轰动全城的灭顶丑闻。她身上藏匿的那个秘密,牵连到几大家族。...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