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温柔旧梦 > 正文

温柔旧梦_温柔旧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21 22:11:16热度:

《温柔旧梦》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喔?听你这意思,你好像知道我的事情?”宛凝竹突然来了兴趣,好奇的站了起来,走到了许延年的身后,将房门轻轻关上。...

温柔旧梦

宛凝竹虽然觉得现在这个身体各方面都不是很好用,可是,好歹胜在年轻,身体的底子还是可以的。

就这么着宛凝竹如同暗夜幽灵一般,悄然出现在了那个灯火通明的房间外面,身体紧贴着墙壁,用自制的窃听器偷听里面的声音。只是材料粗糙了些,将就着用吧!

因为是秋天,天气还很温暖,所以,窗户半开半掩,声音多少泄漏了出来,加上宛凝竹的窃听装置,里面的声音都源源本本的泄漏了出来。

“小兰,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但是,毕竟我们是一起进这个家门的。”说话的女人声音,宛凝竹记得很清楚,身为杀手,随时记住对方的声音和特征是基本功,如果没有记错,这个女人就是小锦。

“是啊,我也不喜欢你!但是我更不喜欢那个下堂妇!我就是不明白,老爷怎么那么相信那个算命的话?什么叫有她在家里的福泽就不会断?我看那个女人分明就是个短命相!那么瘦弱那么平凡,怎么可能是福泽深厚的人?”小兰怨恨的声音顿时响起:“凭空打我一巴掌,还霸占了我的房间,老爷竟然一个字都不说?我咽不下这口气!小锦,就算你是做这个家的正牌夫人也比那个女人强!”

“小兰,你是说真的?”小锦的嗓音一下子压低了:“不管咱们俩谁做夫人,那都没关系,只要能把那个下堂妇赶走就行!”

“赶走?你刚才没听老爷说啊,要她继续在这个家里做正牌夫人!我们就是丫鬟佣人再多,穿的再好,吃的再好有什么用?我们死了还不是不能进祖坟?”小兰哀怨的说道:“说到底,人家才是正经的夫人!”

“既然赶不走,那就让她自己消失啊!”小兰的声音更加的低了:“我这有一包毒药,只要加入到她们的饮食中,让她们不知不觉的暴病而亡,这样,不就顺理成章的,这个家就是我们说了算了吗?”

“你疯了,这是可要出人命的!”小锦吓了一跳:“再说还有俩个孩子呢!两个孩子总是无辜的啊!”

“你傻啊!那是老爷的种吗?那个下堂妇无缘无故带了两个孩子回来,指不定是别人的种呢!”小兰压低声音继续说道、;“那个女人号称要回老家看看,这一走就是大半年,回来的时候却是带着两个孩子回来的,你说这个孩子是老爷的吗?”

“怪不得老爷对那两个孩子总是一脸的嫌弃,原来是这样!”小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也是,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不正经的东西,出去在外面生的孩子,未必是老爷的种!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她们三个同时————”

小兰跟小锦对视一笑,站在外面的宛凝竹眼眸中杀机已起!

刚才在外面没有动手收拾她们,不是惧怕而是不想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既然对方不想让自己活,那么自己肯定就不能让对方活了~!

宛凝竹再也没有任何犹豫,当即推门走了进去。顺便关上了房门。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小兰小锦惊骇的看着宛凝竹,看着她闪烁不定的眼神,顿时觉得后背发毛。

宛凝竹一把撕下了脸上的面巾,笑容可掬的走到了小兰的面前,将她手中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纸包堂而皇之的夺了过去,打开随意瞄了那么一眼,当即说道:“三氧化二砷,俗称砒霜,剧毒,可惜纯度不够,需要大剂量使用,如果我推断没错误的话,想要毒死我跟那两个孩子,至少需要这么大剂量的三包以上。”宛凝竹眼睛眨也不眨,脱口而出:“如果想让我们死的不知不觉的话,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两位想不想知道呢?”

跟我玩毒?老娘玩死你们!姑奶奶玩毒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小兰惊骇的叫了起来,不停的向后倒退着。

宛凝竹笑容灿烂:“是啊,我是什么人呢?我不是宛凝竹,我是谁呢?”

话音一落,宛凝竹一把掐住了还站在自己面前的小锦,声音变得低沉而阴冷:“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啊!我就先送你上路!你不是很喜欢玩毒吗?姑奶奶就告诉你,真正的毒是无形无色无嗅。当然,我杀人还有其他更好玩的手段!今天就拿你开刀!”

右手间已然悄然拔下了小锦头上的发簪,毫不留情的一下推进了小锦的心脏之上!

小锦被掐住了脖子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宛凝竹面不改色的将自己的发簪插进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小兰看见小锦就这么被杀死在自己的眼前,顿时惊骇的张大了嘴,刚要叫出声,宛凝竹的手已经将她的喉咙死死的掐住,冰冷的声音从她的耳边响起:“从你点头的那一刻起,你的死就是注定的了。我婉婉是个杀手,可不是个慈善家!”

同样的手法同样的手段,用小锦的发簪杀死了她自己。

宛凝竹将两个人摆放在了一起,彼此用手握住了对方身体上的发簪,造成了两个人互相击杀的表象。

她才不管官府到底怎么判案呢!反正这个年代也没有DNA检测这一说。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宛凝竹嘴角冷笑连连,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这样一来,倒省得自己麻烦去找他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宛凝竹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了许延年的身后。

“什么人?”

许延年竟然非常机警,一下子转过了身体,可是他转过头,却发现自己身后什么都没有,竟然无端端的起了一身的冷汗。

房间的灯光啪的一下亮了起来,许延年一眼就看见了小兰小锦抱在一起,互相支持着站在了一起。

“她们,她们这是怎么了?”许延年惊骇的叫了起来。

一个身影慢1慢的从前面的椅子前转过了身体,充满讽刺的嘲笑着看着他:“如你所见,她们俩内斗不合,所以自相残杀,同归于尽!”

“是你干的!”许延年瞳孔一阵收缩,双腿一阵打颤:“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什么来这里?”

“喔?听你这意思,你好像知道我的事情?”宛凝竹突然来了兴趣,好奇的站了起来,走到了许延年的身后,将房门轻轻关上。

许延年惊骇的转身,目不转睛的盯着宛凝竹:“你,你是魔鬼!真正的宛凝竹胆小懦弱怕事,我买她进家门的时候甚至三天不敢直腰抬头看我!你绝对不是宛凝竹!”

宛凝竹笑着拍拍身上的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淡笑着说道:“那么,我是谁呢?那两个孩子的父亲是不是你?”

许延年惊骇的倒退三步说道:“你当初离家的时候是正月,回来的时候却是腊月,孩子刚刚出生三天,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子?”

宛凝竹用手指支着下巴,粗略计算了一下,哟,还真别说,这孩子还真不是许延年的!正常怀胎十月,也就是280天,就算是日子延长,也断然不会365天才生下来,这么说来,许延年原来是喜当爹啊!可是那又如何呢?他那么对待自己的发妻,软禁三年,猪狗不如的生活!

宛凝竹将一张纸丢在了许延年的面前,淡定的说道:“写休书吧!我看在你们夫妻一场的份上,饶你不死!”

许延年瞳孔一阵收缩,犹豫了半天之后,终于鼓起勇气,提笔写下了休书,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印章,重重的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宛凝竹心花怒放的将休书收好,带在了身上,刚要离开。突然转过头来看着许延年,看的许延年一阵发慌。

“身上有钱吗?拿点钱来!”宛凝竹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许延年毕竟是常年经商,见过一些市面,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仅凭一己之力杀死自己的两个侍妾,肯定不是普通人。小妾可以再娶,小命可只有一次啊!可见许延年也并非多么爱他的小妾,无非是一个自私的人罢了。

许延年将身上的所有银子都掏了出来,迟疑的问道:“你,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怎么?打算让官兵追杀我们吗?”宛凝竹笑容非常的讽刺:“你觉得我婉婉是那种可以被官兵追到的存在吗?”

许延年的后背又是一阵冷汗。

“这里的事情你来善后,这也是我留你一条命的原因。”宛凝竹收好了钱,笑容非常的灿烂:“记住,跟我玩,你们都不是个儿!”

宛凝竹的手指轻轻一点许延年的胸口位置,手指慢慢的在他的心脏位置打转,右手食指轻轻一点,正中心脏中心位置!

宛凝竹得意一笑,就这么潇洒转身,扬长而去!

许延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身后的冷汗已经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打湿了!

就在刚才,他分明感觉到了宛凝竹森森的杀气,那手指轻轻一点的位置,如果换成其他任何东西,只怕自己也跟自己的两个小妾一样了!

原来,那个算命先生的话竟然该死的应验了!这个女人,果然不是……善类!

温柔旧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温柔旧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温柔旧梦

朝代更迭?管我p事!江湖纷争?管我鸟事!五国争霸?跟我有关系吗?抢夺圣子?抢……什么?我儿子就是圣子?谁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老娘削死他!一个爱钱的娘,俩个爱美食的娃;一个爱美男的娘,俩个爱美女胸前大馒头的娃;一个不靠谱的娘,俩个更加不靠谱的娃————看这三个不靠谱的娘三,怎么把这个江湖搅得鸡飞狗跳?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