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南风瑟瑟惊凰影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南风瑟瑟惊凰影在线阅读第5章王爷后悔吗?

发布时间:2020/1/17 1:20:34热度:

《南风瑟瑟惊凰影》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萧御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丝浅笑,让那张本就好看得过分的脸更添了几分颜色,惹得周围一片惊叹,女人们的眼珠子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不...

南风瑟瑟惊凰影

康王妃?

叶笙嘴角露出一丝憎恨的冷笑,这三个字熟悉入骨,萧桓登基前就是康王,她做了整整五年的康王妃。

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死在一起,那她现在是在地狱,还是做梦?

轿外传来的男子声音,慵懒暗哑,波澜不兴,这句话和这管子声音都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听过。  

“将军府就是将军府,煞气重,连嫁女儿老天都要打雷,压压这股煞气。”

“胡说什么?叶将军满门忠烈,一心为国……”

将军府!叶将军!

叶笙瞳孔一缩,她想起来了,这是十年前出嫁那日发生的事。

那一日,晴天霹雳,轿夫脚软颠了轿,害得她头上撞了个包,人人都说不吉利,还没过门新郎新娘就各种意外。

她那时满心要嫁给萧桓的欢喜,只当这是上苍对两人感情的考验,一点没放在心上。

如今想来,真是可笑,感情?萧桓对她何曾有过感情?他对她只有利用和虚情假意!

没记错的话,接下来会有人讥讽她倒贴康王,然后……

“叶将军是好,可他的老脸都被这个女儿丢光了,叶笙为了嫁给康王无所不用其极,要死要活的,丢尽了女人的脸,否则,以康王的身份地位,怎么会娶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听说她还甩鞭子呢,真是粗鲁……”

“这是圣上赐婚,你们是在指责圣上吗?”

先前那道慵懒嗓音幽幽响起,透着冷傲不屑,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每一句话都印证着叶笙的记忆,这是梦吗?这梦未免太过真实,连周围充斥着的鞭炮气味都刺鼻得鼻间发痒。

可若不是……

叶笙撩起衣袖,雪白的手腕上挂着的红玉镯刺痛了她的眼。

这是萧桓送她的礼物,她很喜欢,戴了整整十年,直到死的时候还戴着。

她试探着抚上手背的肌肤,细腻温热,触感真实,叶笙眼里的光闪了闪,突然掐了一把。

很疼!这不是梦!这也不是在地狱,地狱没有这样的热闹,五光十色。

她……重生了?

叶笙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掀开轿帘,周围一片惊呼声,喜婆更是吓得脸上涂得厚厚的粉都掉了一地,“哎哟哟,王妃娘娘,快把轿帘放下,大喜之日这样可不吉利,盖头怎么掉了,快盖好……”

叶笙充耳不闻,直勾勾朝马上的男子看去,恰逢他转过头来,两人的目光不期然撞上。

四目相对,波光汹涌。

这张脸昳丽如画,白皙如玉,眉眼唇鼻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动人,合在一起更是容色无双,偏生神色慵懒,眼波流转间透着点不羁,不屑,漫不经心,就像这世上无人,无事能入得了他的眼,跟叶笙记忆中的脸不费吹灰之力就重合在一起。

安乐王萧御!

叶笙目光发怔,这人好像不会老,前世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死前那年的年关宫宴上,他那时比现在老了将近十岁,容貌却没什么变化,真真是个妖孽。

萧御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丝浅笑,让那张本就好看得过分的脸更添了几分颜色,惹得周围一片惊叹,女人们的眼珠子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不下来。

“侄儿媳妇有事?”

不错,他是萧桓的九皇叔。

前世大婚前夜,萧桓惊马摔断了腿无法亲自迎亲,托了他代为迎亲,成婚后,萧桓屡屡说起此事,总说他没有迎亲,这门婚事不算十全十美,她总以为萧桓介意她由别的男子迎入康王府,现在才知,他从不想娶她,所以才会借着腿伤让别人来迎亲,就连洞房花烛夜也拖了一个月,还美其名曰身体完全康复,才能给她一个完美的洞房花烛夜!

真是可笑他想出这样一个蹩脚的借口,更可笑的是她居然信了,还安慰萧桓不用着急。

看着萧御的脸,叶笙终于确信,她真的回到了十年前,回到叶家安稳,所有家人都好好活着的时候。

老天有眼!

重活一世,她的至亲都会活得好好的,至于萧桓和温如雪……

叶家的信条是有恩必报,有仇更要报!

那对贱人施加在她和孩子和叶家身上的,她会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还回去!

叶笙脸上的表情太过狰狞,不像要嫁人,倒像要杀人一般,吓得稳婆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萧御看着这一幕,眼里闪过一丝玩味,这场婚事比想象中更有趣,不枉他跑了这一趟。

只一瞬,叶笙的脸色恢复如常,淡淡问道,“王爷后悔吗?”

萧御唇尾一勾,“后悔什么?”

“后悔走这一趟。”

萧御嘴边的笑意深了点,“此生不悔。”

他说这话时,情真意挚,倒像是对她表白真心似的。

可叶笙知道,萧桓那畜生都可能有真心,只是那真心没有给她给了别人,而萧御……没有!

他连心都没有。

前世,曾有女子爱上他,跪在他面前哭求着嫁他,就算做个侍妾也甘之如饴,否则生不如死。

萧御唇边含笑,动人至极,说出的话却比刀子还冷酷。

“生不如死?那就去死好了。”

女子当场撞墙而死,鲜血喷得到处都是,萧御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让人将女子的尸体丢去乱葬岗任野狗啃食,还放出话来,若再有这种要生要死的话,自个寻个僻静地方死,别死在他面前,扰了他喝酒的兴致。

一条人命,比不上他手里的一杯酒。

这样无心无情的人,叶笙上辈子,这辈子都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

“这路还长,变数难防,王爷就不担心这话为时尚早?”

“本王听着侄儿媳妇这话,倒像是盼着出什么变数似的,侄儿媳妇不是盼着嫁给萧桓侄儿的吗?难不成是太担忧了?侄儿媳妇不必担忧,本王一定把侄儿媳妇安安稳稳送进康王府,侄儿媳妇……”

萧御一口一个侄儿媳妇,刺耳又闹心,叶笙最厌恶的就是和萧桓沾上关系,在萧御第五次说出侄儿媳妇时,叶笙终于忍不住爆发,“你给我闭嘴!”

南风瑟瑟惊凰影

前世死得太惨,重生的叶笙只想报仇,将害她的人通通踩进地狱!嫁人没想过,不如养面首。某妖孽皇叔舔着脸凑过来:“小笙笙要养面首,本王够格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