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顾少的二婚娇妻 > 正文

顾少的二婚娇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8章《顾少的二婚娇妻》

发布时间:2020/9/29 9:03:29热度:

《顾少的二婚娇妻》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我只是……只是想过来问问你,之前说的还算数么……”...

顾少的二婚娇妻

  顾以深正准备去洗澡,房门被女人拍的震天响,他踱步过去开门,动作中带着怒气。

  比起刚才在车上的狂躁,此时他相对来说冷静了许多。

  门外的童安暖太过着急,男人总是出尔反尔她都已经怕了,今晚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功亏一篑该多难过。

  “顾以深,你开门……”

  房门被狠狠的打开,童安暖一时不查,直接一拳打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

  顾以深本就不悦,铁青的脸上更是阴晴不定,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童安暖!”

  童安暖吃惊的张了张嘴,想解释一下,可她的拳头还放在男人的胸膛上,像是被刺痛了一下,连忙收回。

  “我只是……只是想过来问问你,之前说的还算数么……”

  她捏着自己的手,在男人阴森冰冷的注视下,连说话都有些不顺畅。

  她心里是不服气的,可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也只能被他的气场压住。

  顾以深冷笑:“你觉得还作数么?”

  反问的语气中带着肯定,之前说的一切,怕是没戏了。

  童安暖眼眶一红,今晚她受了罪太多委屈,就让她什么都得不到,她不甘心!

  “凭什么呢,为什么又要骗我?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

  她太过激动,乃至于已经忘了眼前的男人有多可怕,直接拉住他的浴衣衣领,毫不留情的质问。

  顾以深任由女人抓着他,无动于衷,冷酷无情的开口:“我说过,谈成了才答应你的要求。谈不成你就滚!”

  “可今晚明明是你终止了合作!”

  如果不是顾以深将筷子狠狠的丢进梁金城的眼睛里,亲自结束了合作,这笔生意说不定还能够谈成。

  仅仅是“说不定”而已。

  就算他不出手,童安暖也已经决定要拿着酒瓶子摔向那个男人的头。

  她微微低着头,收敛住眼底的思绪。

  男人狠狠地将她推开,童安暖没有站稳,直接撞到卧室的门上,后背十分疼痛。

  “最终的结果就是没谈成,那我们之间的口头交易也作废。”

  女人倚靠在门旁,抱着自己受伤的胳膊,脸色极差,但他的眼底没有任何的怜悯。

  童安暖想起今天一整天的侮辱,眼眶微微泛红,压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

  “顾以深,你真的很绝情!一次次的耍着我玩很好么?看到我受尽折磨你很开心?”

  自从童安暖回来以后,还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火,哪怕反抗也只是斗嘴,从未真的暴怒过。

  顾以深的瞳仁微微晃了晃,却在下一秒,直接提起女人的衣领,语气森寒:“是,像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在我跟前谈感情?你和陆斯耀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

  童安暖被勒的喘不过气来,垫着脚尖试图缓和自己难受的感觉。

  男人暴戾的低吼,让她瞬间被吓住,惹怒他,吃亏的只能是自己而已。

  刚刚她实在忍不住,连杀了这个男人的心都有了,可她不敢。

  童安暖深深的看着他,冷嘲:“所以五年前的事情,你还是不信我。”

  是啊,她怎么能奢求顾以深相信她。

  他和陆婉婷认识了二十多年,青梅竹马,感情深厚。而她呢,只是一个暴露截胡,为了家族利益联姻的妻子就算有一年半载的感情有如何,不还是连最起码得信任都没有。

  童安暖眼里的绝望让人心疼,顾以深像是甩一个垃圾一样,直接将她扔在地上。

  毫无征兆的,顾以深将她推倒在地上,童安暖没有防备,直接扑倒在地上,膝盖被砸出了淤青,疼的她差点飙泪。

  “童安暖,你若是再靠近半分,我就让你品尝一下五年前的痛苦!”

  顾以深恶狠狠的,那眼神像是要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样,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心寒。

  房门被狠狠的关上,童安暖眼神空洞的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脸上不悲不喜。

  过了良久,她才从地上爬起来,眼神决然而狠厉,顾以深,总有一天,我会让真相大白,你后悔去吧!

  用自己没有受伤的腿,狠狠地踹了一下门,然后一瘸一拐的去了客房。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心很累,本想就这样躺下睡,偏偏身上全是酒店带回来的靡靡味道。

  想起梁金城那个死胖子的恶心动作,她就恨不得给自己脱下一层皮,去掉他的味道。

  童安暖去了浴室放了热水,把身体从上到下狠狠地挫洗了一遍,直到身上被挫出红红的印记她才终于罢休。

  躺在床上,她眼皮有些睁不开,但还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一条来自国外的短信,依旧是几个字:一切安好。

  这几个字像是安定剂一样,让童安暖的心瞬间暖了起来,放松了警惕,也直接睡了过去。

  顾以深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起身穿好浴袍去了阳台。

  最近他抽烟的次数好像越来越多了,依旧点燃一根烟,抽了两口,就望着别墅外的山脉道路,不言不语。

  他被童安暖影响的太多了,女人简直如同一个祸害,搅的他总是心神不宁。

  以前的事情,的确蹊跷。

  顾以深是个冷静的人,想爱想恨从不压抑,进来频频失控,他也知道是因为什么。

  自己也没出息的,再次被童安暖吸引,不可否认。

  直到烟头快要烧到他的手指,他才捻灭,回过神来,准备回到卧室里去。

  回头发现旁边客房的灯还亮着,冰凉的眼神晃了晃,下意识的朝着客房走去。

  客房的门虚掩着,橘色的呼吸灯亮着微弱的灯光,童安暖趴在床上,睡得很熟。

  顾以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女人毫无察觉,还在安静的熟睡,嘴角还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

  他走上前去,目光落在被她压在手底,还幽幽亮着的手里,抬手拿了起来,看到国外的号码和手机上发送的信息时,他眼底的怒气,直接上升。

  亏他刚才还在想着要跟她好好相处,可她呢?

  还在和陆斯耀发着亲昵的消息。

  一切安好,真好。

顾少的二婚娇妻

一场精心布置的骗局,将他和她的爱情打入地狱。  五年后,她带娃归来,一门心思想把他扑倒!  他以为这个女人是深知当年的错,想要重新和他开始,当他再次弥足深陷时,她却说:顾以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可这一次,他并不打算那么轻易放过她。  “童安暖,你以为我的床是谁都能爬上来的吗?想跑,下辈子吧!”  角落里,跳出一个小肉球,“坏人,你放开我妈咪!”  顾以深薄唇微勾:“放开她?宝贝,不想要弟弟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