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只愿余生疯爱你 > 正文

只愿余生疯爱你第15章15此番对话居心叵测

发布时间:2020/10/2 5:42:37热度:

《只愿余生疯爱你》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我感觉不是我主动找的她,而是她等着我来找。...

只愿余生疯爱你

江雪儿请我进房内。

她给我倒了一杯柠檬水:“林若,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我皱眉:“不是应该你先告诉我情报哪里有误了吗?”

江雪儿勾唇,不语。

我盯着她,只好妥协:“江米儿,江米儿在梦里说的,我听到的。”

江雪儿失笑出声:“林若,你被骗了。”

江雪儿说我根本就不了解江米儿,她睡眠很浅,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如果有人根本就不可能入睡。那些话明显是江米儿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看着她:“所以你的意思是她没有害你流产。”

江雪儿还是摇头。

我一头雾水,不明白她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从我和枫然交往开始,我就知道她对枫然的心思。那天她故意在楼梯上撒了水,我都知道。”

“你知道还……”我倒吸了一口气。

江雪儿上扬嘴角,神情冷静而迷离:“因为那个时候我想走。”

我瞪大眼睛,望着静坐在身边的江雪儿,突然觉得不寒而栗。江雪儿和江米儿这对姐妹为了各自的私欲,在相互利用。

可我却没资格觉得她们可怕,因为为了留在赵枫然身边,我也用了手段。只是我不明白:“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要走?就因为赵枫然家族联姻要娶别人?”

江雪儿勾笑:“这好像和你今天来的目的没有关联。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想利用我来对付江米儿,我和你不是一边的。”

见她不肯说,我也不便追问。

但我不想就此放弃:“真是如此吗?江雪儿,你不想重新回到赵枫然身边?”

江雪儿笑得越发清丽:“林若,你是不是疯了?我和你才是最大的敌对关系。”

我也跟着笑了:“那又如何?清除了搅局的人,到时候我们一个前任,一个现任,正面较量。不是更过瘾?”

江雪儿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我知道她被我成功地说服了。

“好,你想怎么做?”

“她到底是你妹妹,我也不想怎么样。她已经十八岁,我会向枫然提出送她去国外念书。”我说,“只要到时候你同意加着敲边鼓就好了。”

江雪儿挑眉:“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赶走江米儿?”

我一听这话,她还有别的想法,便问:“你有什么想法?”

“我这个妹妹最在乎的是赵枫然,她性格倔强,如果让赵枫然亲眼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再让她主动提出去国外念书,不是更好?”

我怔怔,江雪儿想的这个办法更狠更绝,看她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已经想好了人选。“那你说的男人是……”

“你觉得杜飞怎样?”

我惊的说不出话来。

“婚礼上,我的那些照片是江米儿联合杜飞一起放的,杜飞还是你的前男友。我想这个人选,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合适。”

江雪儿语气幽然,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毒辣眼光,因为的确,我想不出第二个更有杀伤力的人选。

我看时间,差不多该走了。

“下午我和枫然就要去日本了。这件事我回来再详细制定吧。”

江雪儿没说话。

我离开,独自一个人进电梯下楼。

狭小而静谧的电梯里,只有钢索嗖嗖下滑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我不停地在思量江雪儿和我的对话。

她分明不是临时起意的,刚才的每个字仿佛早就琢磨好了。

我感觉不是我主动找的她,而是她等着我来找。

我回到别墅后,发现江米儿还没有回来。

倒是赵枫然坐在沙发上有等我一会儿的样子,我心下咯噔,赔笑地穿着拖鞋踏步进来:“枫然?你不是说下午才好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赵枫然合上报纸,看向我:“你去哪儿了?”

“哦,你出门后米儿说要去百货公司,我就去了医院,开了一点药,路上吃。”我从包里拿出药,心里暗想自己幸亏留了一手。

赵枫然点点头:“事情提早结束,我们也可以提早出发。”

“可是米儿还没有……”

“我就是特地趁她还没回来。”赵枫然拉着我起身,从沙发手边变戏法地推出我和他提早收拾好的行李箱,丝毫不给我耽误的时间,直接推我上车去。

我第一次见赵枫然这么主动,看到他对我们的蜜月如此积极,我心里也像抹了蜜一样的甜。

我靠在他的肩,笑眯眯地看着车子外逐渐快起来往后退的风景,把一切的烦扰都忘在脑后:“枫然,答应我,去日本的这几天你都不能忙工作,只要陪着我就好。”

赵枫然轻轻地说好。

我的心快要飞了起来,我甚至想,如果这样的好节奏一直蔓延到日本回来,我不一定要推江米儿到国外去,这样赶尽杀绝。

车开到机场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多一点。

我挽着赵枫然的胳膊走进机场大厅。

大厅信息显示屏上已经弹出了我们日本的航班信息。

这时,赵枫然的手机响了。

我有些不悦地娇嗔:“枫然你还没关手机的吗?”

赵枫然一边说这就关一边查阅信息。

我就这样看到他的脸色渐渐变了。

是那种一点点僵硬的冷。

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扯了扯他的衣袖:“怎么了?”

“林若。”赵枫然盯着我,“你生过孩子。”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我窒息地望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恩?”

赵枫然把手机搁到我面前。

我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我的病历单。

四年前,让我差点以为这辈子就这么毁了的的病历单。

发件人,是杜飞。

那个贱人,到底还是破坏了我的幸福!

我跌坐在地。

赵枫然慢慢蹲下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他温柔的大手此时变成了禁锢的钳制,锁着我的下巴,以一种可怕的声音问我:“林若,告诉我,这上边的名字,是不是你!这上边的人,是不是你!”

我想说不是,可我说不出口。

服务台的声音那么好听,一遍又一遍地催促乘客登记。

我拽着赵枫然的手臂,不停地说:“枫然,你,你听我解释。”

只愿余生疯爱你

四年来,我只需要做一件事:让赵枫然满意。只要赵枫然满意,我的人生就是晴天;只要赵枫然不满意,我的人生就是暴雨。杜飞的出现,带来了一个消息后,赵枫然对我不满意了。然后,我的人生就翻天覆地地开裂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