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斗战破天 > 正文

斗战破天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5章血战

发布时间:2020/7/11 14:59:41热度:

《斗战破天》是一本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走到垮塌木屋外,蹲下身子,轻轻将血淋淋的襁褓放到地面上,声音温柔得似乎三月春风,“小家伙儿不哭,看叔叔为你报仇!”...

斗战破天

擂主争夺战整整持续了三日。

  第四日,天还未亮,任北就已经给师傅准备好一整天的吃食,出门了。

  外院论战的第三轮,是千豪争霸战,所有参战的门生都会随机分配到一个四人小组,一一捉对厮杀,胜二者晋升,败二者淘汰!

  这一轮乃是外院论战中最受数十万门生诟病的一个环节,因为其中的可操作性太大了!

  任北对此同样心有忧虑,按照那些世家子弟好了伤疤忘了痛、狗改不了吃屎的性子,任北自己都不相信他们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但任北有他必须要进入内山的理由,所以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要咬着牙去趟!

  心中猜测着他可能会遭遇的情况,任北急匆匆的奔过一条又一条的大街小巷,直向演武场奔去。

  就在任北进入一条他往日常经过的小巷时,他脚下突然猛的一顿,神情肃然的望向小巷的出口。

  出口站着一个男子,一个身穿寻常灰布长衫,空着双手,面容阴戾、身形精悍的中年男子。

  任北心思急转,转身便欲退出小巷!

  却见小巷入口不知何时也出现了一个光头恶汉,一个衣着打扮与出口处那个中年男子一般无二,年纪也相仿,只是身形魁梧得好似一座小山,手里提着一柄宛如门板一般庞大的鬼头大刀!

  “看什么看,滚!”一些同样赶往演武场的门生见持鬼头大刀的光头恶汉封住小巷,忍不住站在外边朝里张望,却引来光头恶汉一顿凶恶呵斥。

  一干门生敢怒不敢言,退出了一段距离,围做一团,摆出一副不走看热闹的模样。

  光头恶汉不在意,转头一脸怪笑的打量任北,一边打量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鬼头大刀,似乎是在考虑,待会在任北身上什么部位下刀,更爽一些!

  任北的脸色渐渐转冷,一开口,声音也冷如千年寒冰,“百里家的狗?”

  光头恶汉闻言大怒,跳着脚骂道:“你他娘的才是狗!”

  见光头恶汉说漏了嘴,堵住出口的精悍男子也不介意,只是抬脚迈入巷子,快速朝任北逼来。

  任北一拍腰间储物袋,厚背战刀凭空出现在他掌间,他望了朝他冲来的精悍男子,竟转朝那个看上去更凶恶、更难对付的光头恶汉奔去!

  “小兔崽子敢轻视老子,老子杀你如杀鸡,看刀!”光头恶汉见任北向他冲来,暴怒之下抡起宛如门板一般的鬼头大刀杀向任北!

  小巷又高又窄,只能容纳两人并肩通行,鬼头大刀一挥动,便犹如大树倾倒,避无可避!

  任北双手举刀过顶,一记力劈华山猛的劈出,战刀还未落下,双手涌出大股土黄色真气融入刀身。

  破浪斩!

  “铿!”一声刺得耳膜生疼的尖锐金铁相击声响起,任北只觉一股无匹巨力袭来,虎口剧痛、双臂狂震,几乎抓不住后背战刀,脚下“蹭蹭蹭”的一连向后退出三四步,才稳住了身形!

  而光头恶汉却浑然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的向前一步,再一次挥刀杀向任北。

  至少是凡人境八重的武道修为,而且还是天生神力那种!

  就在此时,精悍男子已经杀到,两只骨节粗大、长满老茧的大手呈爪,抓向任北的双肩。

  腹背受敌,劣势太大!

  任北心下急转,提着战刀一跃而起,脚尖在墙壁上一点,避过光头恶汉的鬼头大刀,竭力朝小巷外冲去。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给爷爷留下!”光头恶汉一声大喝,提起手中的鬼头大刀便掷向任北背心,同时与精悍男子急速追上去。

  任北听到背后传来的凄厉气爆声,想躲却又苦于小巷太窄,匆忙间只能转过身,将手中厚背战刀当作盾牌,挡在身前。

  “嘭!”一声响亮的金铁相击声,任北感觉就像是被一辆奔驰的马车迎面撞中,支撑着战刀的双臂当场发出一连串请清脆的骨鸣声,身躯好似落叶一般轻飘飘的朝后飞去!

  趁此机会,两人已经追上来!

  “开破裂石拳!”光头恶汉居高临下,砂锅大的拳头携带着千钧之力狠狠压下!

  “秋风落叶掌!”

  同一时间,一拳一掌狠狠的轰向任北。

  任北无奈,咬着牙用软的好似面条一般的双臂提起厚背战刀,再度挡向两人。

  “嘭!”一拳一掌砸在厚背战刀之上,任北再度被震飞,于此同时,一股刚烈、一股阴柔两道劲力通过厚背战刀传入任北体内,几乎将全身经脉震断!

  这名话不多的精悍男子至少也是凡人境九重的武道修为!

  飞出小巷的任北仰头喷出一口鲜血,身躯好似离弦之箭一般狠狠的砸进了一间低矮的木屋内,当场便将木屋砸塌了。

  “此人似乎是三日前在擂主争夺战上大放异彩的任北!”

  “你说的战败了百里屠的那个任北?”

  “正是,我认得他手中战刀!”

  “那围攻他的这二人是?”

  “我方才似乎听到那白衣少年道‘百里家的狗’……”

  “嘘嘘,噤声!你不想活了?”

  “说又怎样,这些世家子弟,越来越过分了,如此下去,搬山院之内可有我等立锥之地?”

  围观的门人之中有人认出了任北,毕竟任北作为第一个通过擂主争夺战的门生,与百里屠那一战都打得如此精彩,还是有许多门生记住他的。

  这边的动静如此大,很快就吸引了大量准备前往演武场的门生,围观的门人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光头恶汉、精悍男子与任北的打斗场地围在了中间!

  各种嘈杂的议论声更是宛如菜市场一般嘈杂!

  但伏击任北的二人没有丝毫惧意。

  精悍男子看都没看周围的搬山院门人一眼,面无表情的径直朝被任北砸塌的木屋走去。

  倒是那光头恶汉鬼头大刀冲出来,胡乱挥舞着恐吓围观的诸多搬山院门生,宛如门板一般的庞大鬼头大刀配合着光头恶汉小山一般的壮硕身形,倒真有几分威慑力,吓得围观的诸多搬山院门生都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但正所谓三人成虎,随着围观的门生越来越多,门生中对世家子弟压迫普通外院门生的不满迅速被放大,而且任北方才的惨状也让他们产生了一种唇亡齿寒之感。

  “你真当你是百里家的狗便可以为所欲为了么?这里是搬山院,不是你百里家的狗窝,滚回去!”终于,围观的门生当中有激愤着高声喊道!

  “滚回去、滚回去!”顿时,群情激奋之下所有门生都异口同声的高声喊道。

  光头恶汉也不怒,重重的鬼头大刀往地上一拄,狞笑着对围观的门生招手道:“一群没卵子的夯货,爷爷就站在这儿,那个带把儿的汉子敢站出来跟爷爷说话?”

  一干搬山院门人闻言,越发的群情激奋。

  但是却无人敢站出来。

  路见不平自当一声吼,但若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又有几人愿意?任北这个血淋淋的例子便摆在眼前呢!

  光头恶汉“桀桀”怪笑着对着人群大力的吐了一口唾沫,提起鬼头大刀,转身耀武扬威的朝垮塌的木屋走去。

  就在这时,垮塌的木屋之内突然传来一声闷哼,精悍男子破开木屋飞了出来,胸前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几乎将他开膛破肚。

  精悍男子看了自己胸膛上的伤口一眼,脸上露出又惊又怒的神情。

  光头恶汉见状也是一惊,转头望向垮塌的木屋内。

  “哧哧……”刺耳的金铁滑动声响起,一手倒拖着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厚背战刀、一手抱着一个血淋淋的襁褓,浑身是血的任北一步一步的从垮塌木屋之中走出来。

  他走得很慢,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血色脚印,鲜血顺着他被染红的白袍低落,看上去惨烈异常。

  他走到垮塌木屋外,蹲下身子,轻轻将血淋淋的襁褓放到地面上,声音温柔得似乎三月春风,“小家伙儿不哭,看叔叔为你报仇!”

  然后慢慢站起来,清秀的面容有些扭曲,温柔的声音一下子便冷得彻骨,“你们该死!”

  “兔崽子大言不惭!看刀!”光头恶汉不以为然,凶恶的爆喝一声,提刀冲向任北。

  任北巍然不动,口中极轻却极快喝道:“逆乱阴阳、血染青天,《阴阳逆转血魔大法》!”

  声音落下,只见任北周身所有鲜血同时化作血雾,眨眼间便凝聚成一滴红的发亮的花生米大小血珠落入任北口中。

  任北幽若深潭的漆黑双目在刹那间变成了血红色,一身气息迅速拔高、眨眼间便超越了他凡人境六重武道修为该有气息,而且还在不断变强。

  待光头恶汉冲到任北身前之时,他的气息已经变得比那剽悍男子还要强!

  感受到这股气息,光头恶汉的瞳孔猛地一缩,脚底下猛地一震地面,转身就就退。

  任北嘴角挑起一抹残酷而邪异的微笑,身躯一动,宛如幽魂一般的向前滑行而去,一息间便出现在了光头恶汉身前三尺处。

  光头恶汉大骇,抡起鬼头大刀爆喝道:“开山斩!”他刚刚开口,鬼头大刀已经爆发出一道长达八尺的刀光,卷向任北。

  面对光头恶汉这声势不凡的一刀,也不见任北如何作势,持刀之手轻轻一转,弯曲的厚背战刀轻飘飘的劈向光头恶汉的鬼头大刀。

  “铿!”尖锐之极的金铁相击声响起,厚背战刀巍然不动,光头恶汉的鬼头大刀就被震的脱手而出。

  光头恶汉肝胆俱丧,连忙双手握拳砸出,只要挡住任北下一击,他便可以脱身。

  只可惜,他没挡住!

  只见任北左手呈爪,快如闪电般的击出,穿过光头恶汉双手间的空档,一下子便抓在了光头恶汉的胸膛上……

  围观的诸多搬山院门生只见到任北使了一股血色真气,然后突然实力暴增,不但挡住了那光头恶汉一刀,还一爪洞穿光头恶汉的胸膛,将他的心脏抓出。

  “任北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莫非他逆转了真气?”

  “我看是,哎,可惜了,我可他绝对有闯入百强的实力!”

  “命都快没了,经脉尽断算什么!”

  这样的议论声不断在围攻的人群之中响起。

  任北面无表情的收回左手,随手将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脏扔到地上,目光落到精悍男子身上。

  没想到精悍男子只是看了任北一眼,转身就向方才围堵任北的小巷逃去。

  “想逃?”任北微笑着轻声道,也不知为何,明明只是一个很寻常的微笑,却邪气凛然。

  只见他随手弃了已经报废的厚背战刀,脚尖轻轻一点地面,身躯好似没有任何重量一般的轻飘飘飞起,迅速追上了精悍男子。

  听到背后传来的风声,剽悍男子悍然转身反击,双拳好似举重物一般猛地朝天空轰出,“霸王举鼎!”

  话音落下,一个狂暴、霸烈的青色气劲凝聚成一座七尺高的淡青色大鼎虚影,向任北爆射而去。

  任北见状,右手闪电般的探出,拍出一掌,“力拔山河!”

  只见他掌心之上喷出一股粗大的血色真气,眨眼间那便凝聚成一只门板大小的手掌,拍向淡青色大鼎!

  “铛”,明明是两道没有实体的气劲相撞,却发出一声宛如晨钟暮鼓的响亮声响,紧接着两道气劲猛地爆开,四散的气劲将小巷两旁的墙壁都轰出了一个大洞。

  精悍男子轰出这一招后,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身继续逃窜。

  任北速度比精悍男子快,虽然被这一招“霸王举鼎”纠缠了一息,但仍然迅速追赶上,右手朝精悍男子的背心轰出一拳。

  精悍男子不得已,再度转身迎战任北。

  “嘭嘭”拳拳到肉之声传来,四只手在几息间你来我往的对攻数招。

  感受着身体传来的空乏感,任北不敢再拖,轻喝一声,“千影手!”

  精悍男子同样爆喝道:“秋风落叶掌!”

  只见精悍男子一掌拍出,一股宛如狂风的掌劲劈头盖脸的压任北,而任北的双手却在刹那间变成了无数虚影,或拳或掌的不断击出,迅速将这股掌劲分而化之!

  精悍男子的表情最终定格在了惊恐之上。

  任北一只手抓着他的头颅猛地的一提,下一刻,一股滚烫的血热冲天而起。

  ……

  是日,搬山院任北在一众同门的围观下,以凡人境六重的修为一战击杀百里家一凡人境八重和一凡人境九重两位高手!

  一战成名!

  又因死于任北之手的两名百里家高手死法极其凄惨,一人穿心、一人摘首,任北“血屠”之名不胫而走!

斗战破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斗战破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斗战破天

任北重回少年时。前一世,他是炼器大宗师,他是仙界一方之主,他是孑然一身的独夫。这一世,亲人他要,兄弟他要,爱人他也要!饮最烈的酒,持最凶之刀,杀最强之敌,交无双兄弟,护倾世爱人。这是任北的修行之路……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