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婚如暖阳 > 正文

婚如暖阳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7章原来一切都是她搞的鬼一

发布时间:2020/9/25 1:45:46热度:

《婚如暖阳》是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慧乔,慧乔,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说呀,你别哭,能帮你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婚如暖阳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长的时间,白柠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她站直了身子,看着外面,居然也没有什么星星月亮,一片黑暗,只有寥寥数盏路灯,在那里放着光。

阴暗,冷酷。

给她的心里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霾,整个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的一样,闷闷的,有些呼吸不上来。

皱了皱眉,看了一下桌子,白柠并没有看到那里有什么吃的,心里稍微惊讶了一秒。

一般不是都有的吗?

摸了摸肚子,好像是饿的太久,也没有什么感觉,有些随意地去洗了个澡,一点也没有在意的意思。

百无聊赖的呆在床上,她的视线狠狠地盯着摄像头,随即,又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瘫软了下来。

只不过是翻了一个身子,床上就落下来了某个东西。

虽然很轻,但是落到了木质的地板上,在这样寂静的深夜里面,还是发出了很明显的声音。

趁着外面洒进来的点点微光,她一眼就找到了,那个躺在地板上,流光溢彩的钻石项链。

白柠整个人一愣,脑子好像一下子被锤子狠狠的打中了,原本已经遗忘的差不多的记忆,在这一瞬间突然就又想了起来。

……

唐忻死的第二天早上。

白柠家。

那时候白柠还在准备她的早餐,以及准备带过去公司中午吃的午餐。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那边传了过来,白柠只好是连忙擦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水,然后就去开门。

她才刚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个女人,唐慧乔。

穿着一身纯白色的长裙,披散着头发,眼眶微微红肿,唇瓣苍白,整个人都显得清纯而又悲切。

“白柠。”她轻声唤着白柠的名字,眼睛里带着悲切,脸上也是一片的愁云惨淡。

白柠一下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唐慧乔是从来都不会来她这里的,这房子太过于狭小,唐慧乔从来是不喜欢。

现在居然过来找她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看到唐慧乔红肿的跟桃子样的眼睛,白柠连忙拉住了她的胳膊,轻声道,“慧乔,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哭了?怎么了?”

白柠这不问还好,一问,唐慧乔之前一直在眼眶里面打转的泪水,顿时就滑落了下来,在那白皙而又娇嫩的脸上,划出了两道浅浅的水痕。

睫毛上面沾染了点点的水珠,在光线下面显得那样的楚楚可怜。

白柠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从小到大,她已经是看惯了唐慧乔的泪水,可每次到了要她安慰的时候,她就会手忙脚乱。

“慧乔,慧乔,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说呀,你别哭,能帮你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虽然,白柠觉得,以唐慧乔家里的情况,她能够帮得上忙的也并不是很多了。

“白柠,我……我……呜呜……”

唐慧乔又是只唤了一句她的名字,就开始抽泣了起来。

这般模样,但是把白柠给急坏了,“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快告诉我呀!”

“我……白柠……我姐姐……我姐姐她……她去世了……”唐慧乔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想来想去,也不敢在家里人面前哭,我……我怕让他们更加难过,就只好来找你了。”

“你……你姐姐?!”白柠愣住,“唐忻姐?她……她怎么会……她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吗?”

唐慧乔的身体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被泪水掩盖住的眸子深处,似乎有着什么情绪一闪而过。

只不过,她的眼睛里的水花太过于耀眼,让白柠并没有看清楚,只当她是太过于难过了。

“嗯,就是昨天晚上,我……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总之……呜呜……”

唐慧乔一把就抱住了白柠,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眼睛也紧紧的贴着她的肩膀。

白柠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面,传来了一阵湿润的感觉。

随即,那湿润的感觉,就开始了一点点的扩大,她觉得,自己肩膀那里的衣服大概是全湿了吧?

抿唇,她一时之间,也说不出来什么,只能是轻轻的拍着唐慧乔的背。

她根本说不出来什么“节哀顺变”的话,当初爸爸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虽然还并不是很懂事,但是却厌恶上了这四个字。

因为同样失去过亲人,她觉得她可以理解唐慧乔内心的哀痛。

“慧乔,一切都会过去的。”一边轻轻地拍着唐慧乔的背,她想了想,最后也只能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是啊,一切都会过去的。

毕竟人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会不断地经历一场又一场的离别,经历一场又一场撕心裂肺的痛楚,但是,也必须要坚强地活下去。

因为,除了那些离去的人,还有一些很爱你的人会在你的身边。

唐慧乔却好像被刺激到了一样,猛地把头抬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白柠。

她的唇瓣蠕动了几下,眼睛里面也是难以置信的样子,“白柠,我姐姐……我姐姐,她走了呀!你居然告诉我说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你!我姐姐对你也不错呀,你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能忘掉她吗?白柠,你……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婚如暖阳

六年前,她成了别人的替罪羔羊,受尽他的凌辱与折磨,白柠恨透了他,恨透了老天爷的不公平,幸亏一场意外,她逃脱了他的魔掌。一张号码牌让他们再遇,他眸色深情,透着对她的思念,柔声细语:“白小姐,别来无恙啊!”开和他的距离,态度疏离:“季先生,我们并不熟,请自重。”容易才摆脱了这个恶魔,他居然还要来装熟捻?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