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大唐乱世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大唐乱世在线阅读第17章中篇·《争锋》既生思明,何生光弼?

发布时间:2020/9/29 8:17:24热度:

《大唐乱世》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精彩阅读:李光弼这一抬头,史思明已经撩出去好远了。他本来还想追,但是史思明实在是跑得太快了。...

大唐乱世

在史思明的意识里面,李光弼和他之前所遇到的那些唐将都可以用一句老话来概括,怎么说来着,哦,对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都是那种名头叫得贼拉响,一上了战场就什么都不是的草包儿。

何百年部正在河边密西,看到唐军远远地过来了,还以为是自家人马呢,一个劲儿地在那儿吆喝,喂,兄弟们,过来一起密西吧。

毕竟是怄了那么多年气的同事了,郭子仪对李光弼比李光弼对他自己还要了解。郭子仪明白,以李光弼的性格,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求援的。

好快!好快!好快!史思明跑了!史思明跑了!他没有给李光弼任何的机会。伟大的跑路高手!他继承了跑路的优良传统。博尔特、刘翔在这一刻灵魂附体。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逃跑!他不是一个人!

(一)

常山一丢,河北大势也就去了一大半。这句话可不是瞎掰。

史思明确实厉害,拔掉常山这颗硬钉子之后,他又率军接连攻克河间、景城等地,河北十多个郡县因此又再度沦于敌手。好在有个饶阳挡住了史思明前进的脚步。否则的话,河北的亲唐势力非得被他扫荡光了不可。

正当史思明在河北战场上大展魔(考虑了半天,还是用这个字比较合适)威的时候,大唐新任河东节度使李光弼正在全速东进。他听说常山有难,便率领朔方军团出井陉关,星夜驰援颜杲卿。

但是,前面耽搁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等二月份李光弼赶到的时候,常山已经陷落快一个多月了。

李光弼到了常山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攻城,而是哭泣。没办法,控制不住,不管换了谁,面对眼前的这番景象都不会无动于衷。只见常山城外广袤的平原之上,遍地都是无人掩埋的尸体。成群的野狗叼吃着死人的肠腑,阴霾的天空中黑压压的全是乌鸦,“呱呱”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李光弼哭了,不可遏止地哭了,苦得一塌糊涂。奸臣当道,国家暗弱,才会让黎民苍生遭受如此劫难啊。他让士兵们把这些尸体都掩埋起来。一万大军居然用了两天的时间,才把全部尸首埋完,足见颜杲卿常山战役之惨烈与悲壮。

李光弼特意在城外的土丘上设了一个祭坛,集合大军,一起为亡灵祈祷。主帅哭,底下的三军将士也跟着哭,呜咽的声音和着北风,飘得很远很远。所谓长风当哭,大抵如此。祭奠完毕,李光弼就在灵前誓师讨贼。三军将士无不慷慨激昂,振臂高呼。阵阵怒吼传入城中,将城中叛军吓得是肝胆俱裂。部分义士趁机发难,生擒常山叛军守将,打开城门,迎接李光弼大军。

好一个李光弼,果然是一代帅才,兵不血刃,就收复了要地常山。消息传到长安,玄宗大喜,当即下诏加李光弼为魏郡太守、河北采访使,手下将士也都该晋职的晋职,该打赏的打赏。

常山很重要,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要注意,这是一个双向的问题,对唐军重要,对叛军就更重要了。

常山不能丢,这是史思明的一个基本观点。接到常山守将的求援信后,他便连夜回师援救。

史思明到达常山时,天色已近拂晓了。他很快就知道了,他来晚了,大唐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已经占领了常山。

李光弼?对,李光弼。

应该说,这不是史思明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史思明说到底也是兵家高手,李光弼的基本情况他是掌握的。但是,此时的“李光弼”三个字儿在他的心目中根本就无足轻重。在史思明的意识里面,李光弼和他之前所遇到的那些唐将都可以用一句老话来概括,怎么说来着,哦,对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都是那种名头叫得贼拉响,一上了战场就什么都不是的草包儿。

不管你是李光弼也好,张光弼也罢,到了这里只能有一个称呼,死光弼。

(二)

天还没亮,此时本不该攻城,但是,史思明已经等不及了。他一声令下,叛军如潮水般向着常山城池涌去,黑压压的一大片,呜呜咋咋地就冲了过来。一千米,城里没动静;八百米,城里没动静;五百米,城里还是没动静;三百米,城里依旧没动静……眼见着就要冲到城下了。突然间,城楼上锣鼓作响,黑暗之中,洒来一片箭雨。叛军将士都看不清楚,呼呼啦啦地就倒下了一大片。第一次攻城失败。

史思明等了半天,不见城中守军追击。他笑了,很明显,这李光弼也是个胆小鬼,见我军势大,便不敢追击。好啊,我要的就是你害怕,继续攻城。这次的情况还是和上次一样,眼看着就要冲到城门下来了,又是一顿乱箭,黑暗中也看不清楚这些箭到底是从哪儿飞过来的。叛军将士人心恐慌,扔下一地尸体,又退了下去。第二次攻城失败。

这一回,史思明怒了,令部将李归仁、安太清带着叛军再次冲锋,他本人则亲自擂鼓助威。此时,天色已经亮了。叛军学乖了,谨慎地往前推进。快到城下的时候,劈头盖脸又是一阵箭雨。叛军就纳闷儿了,怎么回事儿啊,没见城上的守军动手啊,哪里来的箭。仔细一瞅,哦,明白了,原来李光弼特意在城头的壕沟里面埋伏了两千弓弩手。叛军哪会料到这一手,再次溃败。第三次攻城失败。

史思明还以为李光弼不会追出城来。岂料,这一回狼真得来了。叛军士气低落,撒丫子就往后跑。史思明极力阻止,但哪里能阻止得了,只好后撤二十里安营扎寨。

叛军休息了半日,实力渐渐恢复,史思明正在那儿部署明日的攻城计划呢。突然,有探子来报,一个坏消息:偏军何百年部五千人马被唐军给歼灭了。

史思明听完了这个消息,没说一句话,因为他已经瘫坐在椅子中,说不出话来了。

本来呢,何百年所部既是史思明的援军,也是他的一支奇兵。史思明打算用这支奇兵打李光弼一个措手不及。岂料,何百年的行踪早就被李光弼的侦察兵给获悉了。何百年的军队从饶阳远道而来,正在滹(hū)沱(tuó)河畔埋锅造饭、放马歇息的时候,遭到了李光弼麾下大将李抱玉和白孝德的夹击。五千人马,除了少数人跳入河中游泳逃生外,其余的一个都没跑掉。

怎么会败得这么惨呢?这就要从李光弼用兵的特色说起了。李光弼这个人很严肃,平日里不苟言笑,谁也不觉得他是个狡猾的人。但事实上,这家伙满脑子都是鬼点子,他的用兵特色就是一个字儿,阴。他让唐军都换上叛军的衣服,打着叛军的旗帜。何百年部正在河边密西呢,看到唐军远远地过来了,还以为是自家人马呢,一个劲儿地在那儿吆喝,喂,兄弟们,过来一起密西吧。

哪知,这彪人马到了跟前,突然发难,大刀长矛向着叛军的脑袋可劲儿地招呼。叛军懵了,咦,咋了,一个馒头莫非还引发了血案不成?仓促之下,根本就无法抵挡,许多人刀还没来得及出鞘,就被砍倒了。何百年还想跑,刚跃上马,一扭头正好碰到了从后面包抄上来的白孝德,被老白一矛刺于马下。主将一死,叛军就更没有斗志了,很快就被歼灭了。

偏师被歼,史思明无心再战,只好收拾军队,后撤至九门(今河北省藁城西北),相机而动。

史思明也不是吃素的,他很快就抓到了李光弼的要害。怎么回事儿啊?原来,李光弼孤军而来,虽然士气旺盛,但是粮草辎重补给不力。于是,史思明便经常派出人马抢劫唐军的军粮。李光弼防得了一回两回,但毕竟总有失手的时候。思来想去,他决定做三手准备:一是就地休整军马,筹集钱粮;二是派人与平原的颜真卿取得联系,看看他能不能支援点米面什么的;三是上奏朝廷,请郭子仪前来增援。

战局一时限于胶着。但双方的统帅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无论是史思明,还是李光弼,心中都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苦闷之中又带着几分喜悦,苦闷的是,突然之间冒出了一个难缠的对手;喜悦的是,你还按捺不住地要去欣赏他。

史思明心想,李光弼是个难缠的家伙。

李光弼心想,史思明是个难缠的家伙。

是啊,上天注定要让这个时代热闹一些,否则,一个人的独角戏岂不是太没有意思了。

不要再概叹什么“既生思明,何生光弼”了,老天爷一直都很会玩儿,接受你们的宿命吧!

(三)

郭子仪很着急。这都是让一封求援信给闹的。确切地说,应该是让信末署的“李光弼”三个字儿给闹的。

毕竟是怄了那么多年气的同事了,郭子仪对李光弼比李光弼对他自己还要了解。郭子仪明白,以李光弼的性格,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求援的。看来,这个史思明确实不是个浪得虚名之辈。能把李光弼逼成这样,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本来呢,郭子仪奉玄宗诏令,回朔方招兵买马。训练完毕之后,他便率领大军直逼盘踞在云中的叛将薛忠义。背度山一战,薛忠义吃尽了朔方军的苦头,不仅损失了七千人马,连宝贝儿子都被郭子仪麾下猛将仆固怀恩给活逮了。郭子仪乘胜东进,接连攻下马邑(今山西朔县东北)和代州(今山西忻州市代县)。

正当郭子仪在代州休整的时候,他收到了李光弼的求援信。郭子仪当即任命仆固怀恩为先锋,率三千精骑,星夜兼程,援助李光弼。他本人则带着大军随后跟进,出井陉关后,直逼史思明的据点——九门。李光弼听说郭子仪来了,也率领本部人马赶到九门城西,与郭子仪部会师,准备合击史思明。

史思明一直都是一个极端自负的人。他这一辈子,除了安禄山,从来就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直到在常山邂逅了李光弼之后,他才明白了“劲敌”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听说,这个叫郭子仪的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儿。史思明可就再也不敢狂妄了。叛军几乎是倾巢而出了,在九门城西的平原上摆开阵势,打算以逸待劳,一举击溃唐军。

这场仗打了三个回合。

Round1,骂战。

两军摆开阵势之后,双方主将对话。

郭子仪说,我们大军比你们厉害,你们趁早投降,否则的话,就全部死啦死啦的。

史思明说,我们大军比你们厉害,你们趁早投降,否则的话,就全部死啦死啦的。

郭子仪又说,呸,想得美;

史思明答复,呸,你做梦。

这一回合,双方战成平手。

Round2,对战。

郭子仪一看嘴上没讨到便宜,就怒了,仆固怀恩在哪儿啊,给我上!

只听“嗷”的一声,仆固怀恩带着一溜烟儿就冲杀了出去。

史思明早就知道,这个仆固怀恩是个打起仗来不要命的二杆子,寻常人是不行的,必须得派蔡希德这种重量级选手。

蔡希德和仆固怀恩来来回回打了二十多个回合,依旧是难分难解,不分伯仲。

另一名叛将李立节看不下去了,拍马挺枪前来帮助蔡希德。

唐军这边,郭晞(郭子仪之子)怒了,TNND,二掐一,玩群殴啊,正准备往上冲呢,他爹地把他给拦住了,淡定,且看我的先锋大将如何力敌二将。

一对一,仆固怀恩打蔡希德绝对是绰绰有余。但是,一挑二,确实是有点儿为难他了。仆固怀恩本来还以为,郭子仪会派人助阵的。没想到,居然一个都没有。唉,命苦不能怨政府啊,索性心一横,硬着头皮上吧。玩命儿的人是无所畏惧的,这个定理绝对是成立的。豁出去了的仆固怀恩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这边叛军可就受不了了。哎呀妈呀,太厉害了,一挑二,都这么猛。唐军里面果然是有些牛掰人物啊。我们好怕怕啊。

这一回合,实际上是唐军占据了上风。

Round3,混战。

郭子仪一看时候到了,手中小旗一挥,上。朔方军如决堤之水,向着叛军就冲杀了过去。史思明也不甘示弱,催动大军,与唐军战在一处。

朔方军与三镇军都是百战之士,这次交战,那可真是李逵战张飞——棋逢对手啊。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直杀的是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史思明这回也是豁出去了,非要和郭子仪、李光弼决一雌雄不可。他正在这边儿死磕呢,突然有人跑来告诉他,九门已经被敌军攻占了,现在,另一路唐军正在从后面包抄过来。

原来啊,李光弼故技重施,用相同的手法又阴了史思明一把。他偷偷地埋伏了一支人马在九门城外。两军交战之时,白孝德和李抱玉趁机偷袭,攻占了守备空虚的九门。

史思明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上回就已经着了李光弼的道道儿了,您老这回怎么就不长点儿记性呢?

正在懊恼之间,白孝德和李抱玉的人马已经从后面掩杀了过来。叛军阵形被冲散,顿时乱作一团。

史思明到底是身经百战之人,一看情形不对,脑瓜一转,想出了一计,三十六计中的上计。都这个样了,还打得什么屁仗,赶快撩吧。

李光弼这段日子一直过得很憋屈。今天他可是卯足了劲,就等着活捉史思明了。一看史思明要跑,他奔着史思明就去了。史思明在乱军之中,马儿根本就冲不起来。眼见着李光弼呜呜喳喳地冲了过来,史思明吓得是魂飞魄散。

好在中间杀出来个李立节,缠住了李光弼。史思明趁机赶紧跑路。

李立节很快就发现了,他根本就不是李光弼的对手。但是,他已经发现得太晚了,还没走完十个回合,就被李光弼给干下马去了,片刻就被乱军给踩成了肉饼。那个惨样啊,亲娘咧,比至尊宝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李光弼这一抬头,史思明已经撩出去好远了。他本来还想追,但是史思明实在是跑得太快了。

好快!好快!好快!史思明跑了!史思明跑了!他没有给李光弼任何的机会。伟大的跑路高手!他继承了跑路的优良传统。博尔特、刘翔在这一刻灵魂附体。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逃跑!他不是一个人!

史思明可劲儿地撩啊,一边儿跑一边还不忘埋怨自己的爹娘,当初你们怎么生得我,怎么就不给我多合成两条腿啊?最后实在是跑不动了,一抬头,他发现,自己已经干出三十里地了。回头一瞅,哪儿还有唐军的影子?

史思明这才松了一口气,清点人马,已经损失了六成。都减员成这样了,这仗还打个屁啊,撤吧。他命令蔡希德去守巨鹿(今河北省邢台市),自己则率领残军逃奔赵郡(今河北省邯郸市)去了。

(四)

蔡希德是个明白人儿。他知道,光凭史思明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彻底打败郭子仪和李光弼。要想制胜,还得回去搬救兵,集中优势兵力,一举击败唐军。所以,他在巨鹿呆了没几天,就跑回洛阳搬援兵去了。

史思明也没有闲着。他让郭献璆(qiú)镇守赵郡,自己则率主力进驻河北咽喉要地——博陵。这么安排,在兵法上是有说道的,叫做“互成掎角之势”。郭献璆一只角,史思明一只角,唐军来了,就两只角一起往上杵。

然后,唐军真得来了,李光弼率大军围攻赵郡。一天后,赵郡这只角就没了,史思明变成了独角犀牛。李光弼携胜利之势,大军直抵博陵城下。

史思明又气又急,他这只角还没来得及往出拱呢,郭献璆那只角就断了。剩下的这只角可得保住,不管花多大的代价都要保住。否则,以后拿什么杵人啊?史思明同学也不是一般人儿。博陵被他守的是固若金汤。

李光弼攻打了半个多月,没有一点儿进展。不仅如此,自家的粮草也不够用了。无奈之下,李光弼只好回师九门。

李光弼撤退,可是乐坏了史思明。被李光弼阴了那么多回,他一直想找机会扳回来。苍天有眼啊,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临了。

史思明亲率数万大军追击唐军。李光弼在前面跑,他在后面追。史思明的心情那叫一个爽啊。想当初,九门一战,我被你撵着跑,狼狈不堪。现在,轮到我追你了,看我追不死你。

李光弼一路狂奔,史思明一路狂追,紧咬不放。到了日暮时分,叛军追到了大沙河。李光弼的军队已经渡河远去了。史思明下令众军马上渡河追击。

先头的骑兵刚刚过完,就听到一阵梆子响,河边的竹林里突然射出一片箭雨。叛军猝不及防,当时就被射杀了一半。正在昏头昏脑的当口,埋伏的唐军一起杀出,叛军大败而归。

常山一败,九门二败,大沙河又三败,史思明的肚子都快要气炸了。本来想阴李光弼一把,没想到又被李光弼给阴了。

气归气,史思明更多的是无奈。毕竟,这一回,人家李光弼只想好好跑路,没打算阴他。是他非要去招惹人家,李光弼发了飙,可不就趁机又阴他一次嘛。

没办法,这个李光弼实在是太厉害了,更何况还有个郭子仪。打这以后,史思明便再也不敢主动交战了。他一面命令范阳的牛廷玠火速率军来援;一面派人飞报安禄山,请他派军来援。安禄山一听老哥儿这边儿吃紧,也着了慌,当即命令蔡希德率步骑两万北上。一时间,叛军蜂拥而至,史思明手握十万雄兵,声威大震。

郭子仪和李光弼见史思明的查克拉又增强了,决定向史思明学习,分兵御敌。郭子仪坐镇常山统筹调度,李光弼则率军镇守恒阳。郭子仪一只角,李光弼一只角,两下里相互策应,徐图进取。

大军来援,史思明手中有了人,那股子狂妄劲儿就又上来了。他召开作战会议,为叛军将领定了一个奋斗目标:打破常山,活捉郭子仪。

蔡希德委婉地提出了反对意见。理由是,郭子仪也是个诡计多端的家伙,常山恐怕没那么好打。

牛廷玠初来牛犊不怕虎。他指责蔡希德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并且表示,愿意带领本部人马屯驻恒阳大道,牵制李光弼,好让史思明等人集中全力攻打常山。

史思明拍板儿,就这么办。当然了,他也没有忘记叮嘱牛廷玠,李光弼这个人太阴了,你可得小心啊,能不交战就不要交战,等我收拾完郭子仪,再和你一起收拾他。

史思明在郭子仪和李光弼之间仔细地掂量了几番,李光弼太阴太坏,估摸着还是郭子仪比较好对付。在常山城下徘徊了半个多月,他才发现自己错了,本来是想捡个软柿子来捏捏,岂料郭子仪这家伙却是一粒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的铜豌豆,捏的手都快断了。

其实,这也难怪,史思明对郭子仪确实缺乏了解。郭子仪这个人啊虽然平日里为日极为和善,见了谁都笑呵呵的。但是,他打起仗来,可一点儿都不比李光弼差。虽然没有李光弼那么会阴人,但是阴人的技术他也是略懂的。更何况,他手下还有一个出了名的二杆子大将仆固怀恩。

话说这天夜里,心情郁闷的史思明喝了点小二,正在帐中酣睡。突然,外面杀声四起。一名小校跑来报告史思明,唐军来劫营了。

其实,唐军的这次行动完全当不上“劫营”这个词儿,只能勉强算是“趁夜偷袭”。一是因为他们出动的人数极少。仆固怀恩带一百骑,郭晞(郭家老三)带一百骑,唐军每个人的头上都插了根白色的鸟毛。二是因为战斗持续的时间太短。仆固怀恩和郭晞呜呜喳喳地在叛军营中冲杀了一个来回,便溜之大吉了。

问题是叛军不知道啊。他们睡得正香呢,冷不丁被唐军高分贝的噪声给吵醒了。黑乎乎,乱哄哄,既看不清楚唐军到底来了多少人,也分不清楚敌我,叛军反倒自相残杀了起来。等到史思明稳定局面之后,天已经破晓了。

史思明怒了,TNND,还让不让人活了,我不就是喝了点儿酒嘛,你们就趁机劫营,营也劫得不地道,要劫你就多劫会儿嘛,打了一个唿哨就开溜了,害的我们自相残杀,气死我了,攻城。叛军士兵已经折腾了半宿了,一个个都累得不行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来攻城。史思明见几次攻打都没有效果,只好草草收兵。

当然了,教训是一定要吸取的。史思明回到营地以后,狠狠地整顿了一下执勤巡逻秩序。打这以后,叛军士兵晚上全都和衣而卧,枕着兵器睡觉。应该说,整顿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一连数天,唐军都不敢来偷袭了。如此又过了几天,叛军的思想就又松懈下来了。

其实,唐军不是不敢来,而是他们的主帅郭子仪不让来。

这一日,史思明又喝了点儿小二,又在酣睡。突然之间,叛军营地乱成一团。原来,郝廷玉奉郭子仪之命,带人偷偷地摸到了叛军营地,把史思明的粮草全给烧了。正好这天晚上风大,不一会儿的功夫,叛军的粮草全都变成草灰了。史思明气得都快抓狂了,派人去追唐军。唐军早就退回城里去了,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祸不单行,史思明又接到了牛廷玠的求援报告。原来,恒阳的李光弼对牛廷玠也是骚扰不断。刚好也在今日,李光弼率领少数人马到牛廷玠的大营前溜达。牛廷玠恨李光弼恨得牙根儿都痒痒了,当即倾巢而出。结果,不用说,又被李光弼给阴了,叛军遭到了伏击,大败而归。李光弼现在不饶不让了,集中兵力连夜攻打,牛廷玠快挺不住了,只好向史思明求援。

史思明本来还想和郭子仪决一死战,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蔫了。

关键时候,蔡希德站了出来。他提出了一个办法:我军诈败,将唐军诱至开阔地决战。

应该说,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建议。因为,三镇叛军最擅长的其实是野战,攻城不是他们的强项。既然屡次攻城都不能奏效,为什么不能改换一下思路,将唐军诱至开阔地,发挥叛军的野战优势,一举击溃唐军。这就叫做“以我之长攻敌之短”。

史思明深以为然。他当即命令安太清率精骑三千赶赴恒阳。表面上是驰援牛廷玠,实际上是虚张声势,迷惑李光弼。

众人问史思明在何处展开决战。

史思明大手一拍地图,这里,就是这里。

众人上前一看,地图上赫然是两个字儿:嘉山(今河北曲阳)。

大唐乱世

中国第一大乱局“安史之乱”,让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盛世——“开元盛世”灰飞烟灭。大唐第一奸雄安禄山发迹史!大唐第一爱情故事——唐明皇与杨贵妃!八年内战,名将辈出,哥舒翰、高仙芝、封常青、郭子仪、李光弼,谁是大唐第一战神?敌占区,誓死周旋,宁死不屈,颜真卿、颜杲卿、张巡、雷海清,谁是大唐第一义士?安史之乱,无数个中国历史第一,尽在《大唐乱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