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奇事录 > 正文

奇事录小说在线试读第5章势葬

发布时间:2020/3/27 2:10:58热度:

《奇事录》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我点点头,赶紧想说辞:“二位老爷,只因我一位亲人就在里面,昨夜托梦说还有一线生机,才来这里等候,望您二位再给点时间,就算...

奇事录

它们是赶时间来勾魂的,我心里快速盘算着。因为胡老道以前说过,干啥都不能得罪下头的人,那就等于是咱们吃阴间饭的人在自绝门户,我心里一动,假装没听见。

  因为墓洞的位置被我贴了胡老道亲自画的符咒,又压上了他的天师大印在上头,两个阴差一时半会也不想撕破脸皮,他们又对我嚷道:“小道士,速速让开,不然休怪我等无情!”

  说实话我这心里上窜下跳的,尤其还是跟阴差打交道,但我还是憋住了没说话,假装无聊的看看四周围,阴差一看,在小声商量:“这小东西敢莫是看不见咱们?”

  另一个差人答道:“那咱们速速现形,吓退于他。”

  面前突然升腾起道道白色雾气,就跟大晚上蒸笼漏气似的,那股烟尘散去,我面前站着两个瘦高瘦高穿着黑衣的阴差,显得越发清晰。

  “那小道,快些让开。”阴差一喊,我被“吓”的一哆嗦,就见两个凶神恶煞的“人”直直站在眼前,这时候我再装也不是,开口也不是,那两位老爷估计是烦了,取出锁链出来问我:“你认得我们吗?”

  我点点头,赶紧想说辞:“二位老爷,只因我一位亲人就在里面,昨夜托梦说还有一线生机,才来这里等候,望您二位再给点时间,就算他不能脱险,我也谢谢两位大恩。”

  说完话我就开始一张张的焚化纸钱。

  阴差勾魂其实是有规矩的,人办事还得讲个遵守时间,只能去早是不能去晚的。阴差也一样,据说生死薄上的死期是最后期限,阴差必须在这之前勾去魂灵,倘若超了这时辰它们是要受罪的,所以实际上这些差人都会提前把亡魂勾走。

  想要稍微挽留一阵也不是没办法,给他们点油水,它们就会掐住时间点再办事,这道理我懂,所以开始烧钱,那两个阴差看起来依旧面似铁板,但说话声音却缓和不少。

  “小道,你那亲人何时回魂?”

  我忙求它们宽限到最后时辰,要是生死簿上时辰一到,随他们勾走就是,然后赶紧招呼它们领钱,又把准备的三粮液弄出来倒上敬这两位。

  酒也分阴酒、阳酒,这里的酒是胡老道早准备好,泡过柳叶韭菜的,这么说吧,活人喝了阴酒至少要醉上三天。

  见我准备了酒,里面泡的有柳叶韭菜,两位阴差也明白,他们下意识拿鼻子猛嗅,嘴唇已经不老实起来。

  往酒里吹了口阴气,当即一阵浓烈的酒香传出,就连我都喉咙一痒,想尝尝这酒什么味道。

  两阴差直呼过瘾,酒过三巡醉眼惺忪,他问:“小道,你烧钱咋这么慢呢?烧快点,时辰要到,我俩要走了。”

  我急了,赶忙再求情:“师父进去救人,等下就到,若是救不出,横死鬼魂差爷尽管带走,我这还有二两黄金您都收好了。”

  所谓的二两黄金其实就是两沓黄纸裱,这玩意儿一烧,阴差又喝了几口,挺着大舌头嘟囔:“得……得快点,这里头邪,不敢多待。”

  旁边另一阴差接话:“是啊,不敢多呆,尤其你这种小娃,待多了要出事。”

  他们这言语里明显有话,可巧我又是个闲不住的人,锁龙台一系列的变故更是令我自身都好奇无比,当下我问了起来。

  “差爷,为啥这里不能多待啊?”我问。

  “不可多说,不可多说。”二阴差摆手,只管喝酒,再也闭口不提。

  这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卖关子他越想知道,心痒难耐的我只好加紧给他们灌酒,我哭丧个脸说:“我家地就在这块儿,差爷您倒是给说说,看在这些美酒面子上,也让我听的明白点啊。”

  阴差斜眼一瞥,问:“你真想知道?”

  见我“急”的这模样,他说道:“既然你家田地在此,咱们又吃了你的酒,那就跟你说道说道,可你得记住了,这事儿不能外传,千万不能外传才是。”

  见我连连保证,阴差才讲起来:“你们村的风水就集在这块锁龙台,过去管昆仑山叫虬龙势,秦岭山叫藏龙势,这藏龙山势里尽都是大小龙脉盘踞,从外看不真切,可这地方孕养万物、卧虎藏龙,却是块宝地啊!”

  另一个阴差马上接口:“宝地是宝地,可宝地惹丧气,福地变废地,最后就变邪地。”

  我给他们快整晕了,那个阴差才解释起来,这一解释,我听的一愣一愣的!

  当年这里是块宝地没错,还不是个寻常的穴眼,可这块宝地里最后葬了个邪气的东西,致使这一带变得越加邪祟起来。

  “你不知道哇,那底下秘密多了去了,即便阴人妖魔都得避着走,活了这么多年你可曾见过这些地方出过野兽么?”

  被阴差这么一问,我仔细一回忆还真是,这地方以前跟我婆放牛,牛是打死都不往锁龙台上头走,这一直是村里引以为奇的个话题,但凡是活物,除了人还真没东西上过这锁龙台。

  我的好奇当即又被挑逗起来,阴差讲道:“你以为是啥?就因为里面葬了个东西,但这东西只算是个小邪,那里头还锁着个大邪,有空把这方圆的草挖出来,草根漆黑无比,你就知道真假了。”

  他们说到这里,便无论如何再不肯说下去了,无论我怎么乞求都不干,以前我还真没注意过这里的草,我当即拔了一颗下来,

  好家伙,草根果然漆黑无比,寻常这种草根拔出来应该是纯白色才对的,这两下更印证了阴差的话。

  “这是为啥呢?底下有小邪,还有大邪,那我们住在这儿没事吧?”我追问。

  “不能说了小道,时间差不多,我们该进去了,你把符印解了吧。”阴差一说这话,我知道完了,还想再拖延几句,但这些东西那真是说翻脸就翻脸。

  他们举起狼牙棍与拘魂索喝道:“大胆,方才宽限已是仁慈,你赶紧揭开符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也急了,木剑挑符摆开阵势,用手一指南斗灯阵:“北斗主死,南斗主生,南斗灯阵未灭,分明他们阳寿未到,你们敢进去勾魂?”

  “灯阵一灭,期限便到,再去勾魂我等犯了律条,让开!”阴差举起狼牙棍当场打过来,我木剑挑了符一刺,桃木剑直接被砸断成两截。

  以我现在这点微末伎俩根本就斗不过阴差,但天师大印是万不可动的,那玩意儿必须压住洞口,让他们一时三刻先进不去。

  我抓起几张符咒点燃,念了个咒语,举起符火,可那两个阴差丝毫不惧,瞬间冲了上来。

  我急了,震慑不住它们早就已经输了,当下我只好缴械投降:“不来了不来了,但我有个东西给你们看,看过之后你们要进去我不拦着。”

  说罢我把那张卖身契递给他们,阴差展开一看,眉头紧皱,又仔细打量我两眼。

  “陆府君是你干爹?”

  陆府君就是地府陆判官,我哼了一声,人杖鬼势当即点头:“是我干爹,你们要是敢打我,那就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两个阴差陷入犹豫,动了我他们倒霉,不动我延误了时辰还是他们倒霉。最终它们妥协一步,问道:“小师傅,如何你才肯放我们过去。”

  我眼珠子一挑,先问:“先告诉我地底下有什么。”

  阴差直摇头,说什么都不能告诉我,但我打死不让他们进去,两个东西犹豫不决,眼看灯阵也快熄了知道不好,赶紧说道:“我们写在地上,实在不是不告诉你,而是泄露天机要遭天谴。”

  他们立马在地上写了两个字:“势葬”。

  “就此二字,看不懂也莫深究,更不可泄露半点,不然必遭天谴!”阴差说话郑重,也吓了我一跳,可这势葬二字我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的。

  “现在你去解符,我们进去。”

  “再等等。”我说道。

  二阴差大怒,眼看灯阵熄了三根蜡烛,索性全豁出去了,直接就要扑上来!

  “嗷……”

  突然,面前那个洞里传来一声恐怖的叫声,我们脚下土地都被这声波震的嗡嗡颤抖,洞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竟是胡老道。

  “徒弟,快拉我们!”

  听到胡老道的叫声,二鬼差怒道:“耽误勾魂,有你的罪受。”

  胡老道被我接应出来,他后面紧跟的就是那个唐装老头,最后一人是那个鱼鹰,他背着那台已经残破的摄像机浑身浴血,但依旧拿命在护着那东西。

  “鱼鹰,快点!”唐装老头刚叫了一声,接住鱼鹰的摄像机,突然,洞内又是一声吼叫,一股莫名的吸力从洞内传出来,鱼鹰来不及说一句话,一身血就被直接抽干,变成一具干尸。

  一个大活人,就这眨眼的功夫身体快速瘪下去,变成这般模样!

  那股吸力再来,他的尸身也被吸进洞内,什么都没剩下。

  “鱼鹰!”唐装老头大叫,胡老道更是痛哭流涕:“鱼鹰兄弟,鱼鹰兄弟……”

  “哎呦我的妈呀,大邪性了!”二阴差吓的拔腿就跑,再顾不得勾魂,整个地面嗡嗡嗡的带着颤声,胡老道一把拦住唐装老头,死命般的大叫:“快撤,快撤!”

  “救……救命啊,带我出去……老胡,老胡……”洞内一个嘶哑的声音不断在呼唤着,随即传来阵阵绝望的哭声。

  “师父,洞内还有活人。”我叫嚷着,但胡老道扛起死死抱着摄像机早已昏厥过去的唐装老头大叫:“快走,走!”

  “可是……”

  “可是个屁,快走!”胡老道怒极,我急忙捡起地上手电筒,趁机找到那枚天师大印带上,那一刻我再次听到洞内哽咽的呼唤声,不由举起手电筒往通道内探照了进去。

  那里面的东西长着人头,可整个身体早已经恐怖异常,看到他的一刻,我惊恐的叫了出来,那种吸力再次传来,我拔腿就跑。

  那个东西最后绝望的声音嘶吼着:“娃,救我啊,我给你吃过糖……”

 

奇事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奇事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奇事录

一座古墓,一条未知生物,探访出来的则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人们喜欢用神鬼之说来解释超自然事件,但某些事物的神奇,绝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清道明的。这是一个默默无名之人的经历,一段早已被遗忘了的历史……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