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宸王宠妃枕上书 > 正文

宸王宠妃枕上书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7章《宸王宠妃枕上书》

发布时间:2020/4/9 15:43:48热度:

《宸王宠妃枕上书》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白倩羽的目光游走在白晋与独孤冷宸之间,这个冷面宸王自从进了门就一直沉着脸,若不是他今日主动提出要陪着一道回门,正让人觉得...

宸王宠妃枕上书

行书殿外,独孤冷宸一身玄色劲装,手持长剑,一套行云流水的剑法练得虎虎生风,白倩羽出了院门便看见,她瞥了一眼一直站在一旁守卫的追风,不禁计上心头。

“追风!你来!”她和气的朝着追风招了招手,面上挂着温婉端庄的笑。

“王妃,有何吩咐!”远风恭敬的行礼,面色如常。

“呃...你也知道宸王靠我来解毒,若是我中了毒,会不会连累宸王爷无法解毒?”白倩羽煞有介事的模样,终于让一脸冷素的远风面色有了一丝焦急。

他上下打量了白倩羽一眼,又看了看正在练剑的宸王爷!

“不是每到月圆月亏王爷才会毒发吗?况且王爷的元阳之蛊不会....”

“追风,闭嘴!”

追风一脸诧异,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独孤冷宸不远处早已收了剑势的喝住了。

离真相就差一步,却被发现了,白倩羽一缩脖颈,快步想溜,却被独孤冷宸阻了去路。

“你中毒了?本王怎么不知?”独孤冷宸那黑压压的面孔就像是那天空中黑沉沉的乌云。

“啊,我今早起床觉得头晕腿软,有可能是昨日喝酒还未醒,那臣妾先告退了!”白倩羽干干一笑。

“等等....”独孤冷宸随手将长剑收入剑鞘:“今日本王同你一道回门,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白倩羽弩了弩嘴,刚刚差点就能探知一二却被独孤冷宸给阻拦了,心中本就有一丝不快,乌溜溜的眼扫过独孤冷宸手中的宝剑,甜腻一笑:“王爷,您练得是金剑还是银剑啊?”

“银剑!”独孤冷宸寒着脸,随口答了一句。

“那王爷您这剑路是上剑还是下剑啊?”

“下剑!”

“哦!原来宸王爷银剑、又下剑!真是敬佩!”

噗嗤~~

追风、蔷薇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白倩羽重复着他的答案,一脸钦佩的朝着独孤冷宸福了福身子,那钦佩崇拜的神色若不是因着身后远风与萧蔷的失笑,几乎可以乱真了。

“你....不守规矩,本王罚你,禁足!”

“是!倩羽现在就回去禁足!”

呼~~

她终于不用回门了,她眉梢眼角隐约的笑容刚刚绽放就被独孤冷宸抓包了:“等等,惩罚取消了,今夜本王再好好教教你如何练银剑、下剑,现在去回门!”

“哦!”

白倩羽耷拉着脑袋,拖着长长的拖尾宫裙消失在回廊,独孤冷宸那淡漠冷凝的俊颜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他扬了扬眉角,随手将剑递给了远风:“去查一下,当日迎亲,白倩羽除了跌落马车之外还有发生什么?为何她前后的反差这么大?”

“是!王爷!”追风回了独孤冷宸,便飞身离开了。

一个病弱文静的废柴小姐如何在一夕之间变成了她这样见识非凡勇敢机智?

独孤冷宸忙完了政务,便换了一身轻便的紫色衣袍,并着白倩羽一道回了白府。

马车上,白倩羽依旧缩在角落里,寒冬腊月的天气,这马车即便是放了炭盆也不觉得暖和,白色的貂绒大麾遮去了几分严寒,让白倩羽不禁想要将冻得有些红的脸颊,她将下巴往貂绒围领缩了缩,挑帘望着街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百无聊赖的复又阖上窗帘。

白倩羽眼中又浮现了去年上元佳节的情形,拓昀与她并肩游历在蜀国的街市上,一年时间却物是人非了,独孤冷宸紧闭的眼眸突然睁开,目光灼灼的看着白倩羽,直到她眼底浮现出一丝落寞才开口:

“在想什么?”

“没什么,看着街市,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上元节......”

“睹物思人?跟箫珏一起去的上元节?”

“你想太多了!谁自小还没有个青梅竹马吗?你不是还有兆芸儿?”

白倩羽一脸的不以为意,她刚开口便觉得有些不对,后悔接了独孤冷宸的话,只是话一出口,收不回来了。

“醋了?”独孤冷宸勾了勾唇角,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腆着脸靠了过来,惹得白倩羽一记白眼。

白府修建在西城第三道牌楼,马车缓缓驶入第三道牌坊,白府初见轮廓。

蔷薇本来想要跟着白倩羽一道前来,却被独孤冷宸拒绝了,这次随侍的仅有独孤冷宸的贴身女婢剑舞,当她被扶下马车时,便见到白晋带着几位夫人早早的站在府外迎接。

“给宸王、宸王妃请安!”白晋及一众夫人率先跪伏在地磕头请安。

“免礼吧!”宸王倒是一脸淡漠疏离,口中说着免礼,可这礼数却丝毫不差的看着白晋做了个全套。

一众请礼问安过后,独孤冷宸并着白倩羽进了白府。

“宸王爷,今日没想到您能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白晋一早便得到通知说是独孤冷宸要陪着白倩羽一道回门,这消息让他乐开了花,他本就想借助宸王势力巩固家业,这才巴巴的将体弱多病但却能解宸王蛊毒的倩羽下嫁。

“大司马,这几日北地的冻灾可解决了?”独孤冷宸扫过身旁的白倩羽,见她面色如常,不禁眉目拢了拢,将话题引到了政务上。

“这...回宸王殿下,前两日王上还给北地拨了赈灾的款项,只是灾民太多,又赶上北地天寒地冻的,怕是短时间都无法解决!”

白晋刚刚气氛还很融洽的大厅,一下子冷凝了几分,他堪堪擦了擦额角,一脸惶恐的开了口。

“无法解决?这就是大司马的辅政之才?冬季一过便是春,流民暴尸荒野很容易引发病乱,暴~民~暴~乱便是国祸!”

“是,是,小臣定然会全力处理,还望王爷多给些时日!”

白晋那屁股刚刚沾上椅子,听闻独孤冷宸问话便起身回话,那事事恭谦的模样实在令人想不到那是当朝的一品大员。

白倩羽的目光游走在白晋与独孤冷宸之间,这个冷面宸王自从进了门就一直沉着脸,若不是他今日主动提出要陪着一道回门,正让人觉得是来找麻烦的。

她一脸探究的望着身侧那俊逸无铸的面容,刚毅的线条、薄凉的唇、狭长且沉冷的眼睑始终下移,不知道这白府欠了他多少银子,这面色沉得跟黑墨一样。

宸王宠妃枕上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宸王宠妃枕上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宸王宠妃枕上书

白倩羽媚笑:“王爷,你练的是金剑还是银剑?”<br />宸王:“银剑!”<br />白倩羽别有深意的笑:“那王爷,你是上路剑还是下路剑?”<br />宸王:“下剑!”<br />白倩羽一脸敬佩脸:“哦!王爷原是银剑下剑之人啊!”<br />宸王黑面:“我现在教你什么叫银剑!”<br /&g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