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冷少对不起 > 正文

冷少对不起第14章你想让别的男人碰你?

发布时间:2020/9/18 17:53:16热度:

《冷少对不起》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如果凝凝能恢复记忆,他不怕输。冷薄彦怕只怕,会失去她。像是那些夜不能寐,整夜噩梦连连的生活,他已经过够了。...

冷少对不起

冷薄彦还真的被吓到了。

美腿在前,他一时心神摇曳,险些没能反应过来。

万幸,这几年寻找风意凝的时候,冷薄彦还没忘记,自己该做的事情都有哪些。他请了拳击冠军来教自己,几年下来,就算不如那个冠军,也小有所成。

一般的人,是伤不了他的。

可很显然,风意凝不是一般的人。

冷薄彦退后一步躲开,只能处于防备的姿态来。

风意凝虽然伤了右脚腕,可左腿的动作还是相当的流畅。

冷薄彦微微眯眼,语气带了几分探寻:“凝凝,你的功夫是哪里学的?”她以前娇气,连太阳都晒不得,怎么可能会辛苦自己练功?

在她不见的这些日子里,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调查过如今,竟然还是一片空白。

可想而知,在她背后,有一手遮天的人的存在。

风意凝不看他试探神色,嘴角略微带了几分弧度:“出门在外,学了点跆拳道保护自己。不然随随便便的地痞流氓,不就是要占我便宜了吗?”她说话时,神色天真,装作不动声色的眼皮轻瞟了一眼冷薄彦。

这是不动声色的骂了自己啊,冷薄彦哭笑不得。

以前的凝凝是含羞待放的玫瑰,现在的凝凝可是满枝头都是荆棘的玫瑰了。区别太大,让人恍惚。

他还是要调查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行。

冷薄彦轻笑,像是恶作剧一般,轻轻点了一下风意凝崴到的脚腕。本来只是想要给这丫头一点教训,要她学的乖巧一点。可没想到,看到风意凝吃痛皱起眉头的样子,他就先心疼了。

在感情上,本来便是,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如果凝凝能恢复记忆,他不怕输。冷薄彦怕只怕,会失去她。像是那些夜不能寐,整夜噩梦连连的生活,他已经过够了。

难得见冷薄彦发呆,风意凝望向冷薄彦的神情有几分小心试探:“你在想什么呢?”

“想你。”冷薄彦回答的十分快速,抬起头时,眼眸里仍旧带了几分深情。

他的表现太滴水不漏,让风意凝心中不安。她总觉得,自己想做的一切,冷薄彦都有应对的手段。

解释的好听一些,是这个男人聪明,处处都能先人一步。可解释的夸张一点,可能就是冷薄彦早早的调查了关于她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这样想,她的处境就显得有些危险。

风意凝不动声色的也回一个笑容,你来我往的,不容易被人看出猫腻来。

冷薄彦揉了揉她的发,神情更显得柔和:“乖一点,回去就好了。”

冷薄彦的话说的模棱两可也无不妥,导致开始时,风意凝压根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等到回到冷薄彦的别墅,他把她径直抱到卧室,开始脱她的鞋子时,风意凝大惊失色的开始挣扎:“你要做什么?”她这一刻神情惶恐,才像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

冷薄彦眼尾轻抬,语气里有几分玩笑:“凝凝,你该不会以为我要对你动手动脚吧?”

什么叫做该不会以为!事实就是如此好么?

风意凝皱眉,神情抗拒:“这是小伤,就不劳烦冷水大驾了。”路上路过医院时,她还在心里犯嘀咕。

怎么都没有算到,这男人是要自己上手!

堂堂总裁,原来事事都要亲力亲为吗?

冷薄彦诶了一声:“难道凝凝想让其他男人来摸你的脚腕吗?那幅画面,我想起来就觉得脏了我的眼睛。我是不能容忍其他男人触碰你的,如果被我看到他们动手,我便砍了他们的手。”

他一语双关,好像是在提醒她什么一般。

可不管冷薄彦究竟是什么意思,她都觉得紧张。这个男人动不动便是杀人砍手的,怎么能这么血腥暴力?

她几次打算强硬,硬碰硬时都被以暴制暴,这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风意凝在心里琢磨了几秒,停顿一瞬,装作可怜兮兮的看向冷薄彦:“打打杀杀的,不太好吧?我想到那一副血腥画面,心里就犯恶心。”

她就是想要试一下,这矫情的有些恶心人的样子,能不能让冷薄彦为之动容。她到现在为止都没能看清楚面前这个男人的真正嘴脸,心里还有些不安。

不摸清楚对方的本质,想要解决问题,难上加难。

冷薄彦见她嗔怪怒骂的样子,嘴角不由得带了笑容。她以前便喜欢这样撒娇,最不喜他冷淡着一张脸。

就是为了她,他才变得开心了许多。可她改变了他之后,人却不见了。

她是医他的药,他说什么都不会放手的。

冷薄彦出乎意料的,直接吻了吻风意凝的额头。

风意凝瞪大了一双眼睛,怀疑自己刚才是在做梦。

能不能按常理出牌?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不能用常理解释。冷薄彦不管风意凝愿意与否,直接上手,轻轻的帮风意凝揉着脚腕。

他力道恰好,让畏缩的打算缩脚的风意凝竟然没觉得有一点疼。

她右脚微微弓起,脚趾像是五个匀称的小扇贝一样,可爱至极。

他恍惚间记起,以前一起泡温泉时,她穿了浴袍,表现的害羞极了。当时她就是这样,右脚踩在左脚上,一副扭捏姿态。

一梦十年,恍如隔世。

风意凝没看到冷薄彦的失神,她心里很奇怪的变得有点痒痒的。冷薄彦的举动现在再正经不过,她心里倒有点桃色起来。

呸呸,风意凝觉得自己这是发了疯了。

绝对是被冷薄彦这个不正经的人给带偏了。

她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冷少,你怎么对推拿这么在手?是不是以前哪个小姑娘受了伤,你经常帮人家?”她打算打听他的底细,可又觉得自己开口问出来的时候,心里是有点酸酸的。

真奇怪了。

冷薄彦重复了一遍风意凝的话:“以前是有一个小姑娘。”

还真有!

风意凝开玩笑的心情不见了,顿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她猛地打算把脚缩回来,可奈何被冷薄彦捉着,一时太用力,疼的叫出声来。

冷薄彦自责:“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就是你!”今天晚上喝了几杯,风意凝有点上了头。刚才就觉得晕晕乎乎的,被心里奇怪的感觉一冲,说话就有点不遮掩了:“都是你一直要纠缠我,我才会上天台。才会被那个周波有机可乘,险些被占了便宜!如果不是你太不要脸面,我怎么会躲避,又怎么会崴脚?总而言之,都是你的错!”

她像是孩子一样一摊手,是完全不管不顾,责任都给冷薄彦一个人扛!

就是他的错,就是!

冷薄彦听她樱桃小嘴里叽里呱啦的一大堆,顿时哭笑不得。她不满的抱怨,鼻子皱巴巴的,像是一个小老太婆一样。

冷薄彦伸出食指,在她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傻丫头,是我的错。我错了,我给你道歉。”

他承认错误的速度太快,让憋了一口气的风意凝再一次露出震惊的神情来。她憋着气,还打算他不承认的时候,再骂他一顿。

要不要这么配合啊?

这人,怎么想的!

风意凝皱了眉,不满的看他:“不许你这样配合我!”她酒劲儿上来了,脸颊变成一坨晕红。

她以前就不善饮酒,晚上的时候见郝玫来他身边,带着几分赌气,多喝了几杯。不胜酒力,这个时候才上头。

这傻丫头,冷薄彦又是无奈又是心疼。

“那我难道要惹了你生气么?”冷薄彦觉得怎么做都不合适啊。现在风意凝来了酒劲儿,他觉得有趣,也不想她闹太大的情绪伤到身体,就处处由着风意凝的意思。

风意凝轻哼一声,脸上的表情还是带着几分不满:“反正,反正你就是,我也不知道啦!”她想要说些什么,可往深层次里想,觉得脑海里像是有一个保险柜一样,锁住了许多东西。

她不敢想,一想就头疼。

风意凝头疼起来,眼泪啪嗒的就掉下来了。

为什么,这么多年里,她一直觉得心头空落落的。为什么现在这种感觉会让她觉得这么难受?为什么她会掉眼泪?

风意凝嘴角的笑容苦涩,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挨着一颗,一阵阵掉落。

冷薄彦哪里想到会看到风意凝的眼泪,他瞬间慌了神,板着风意凝的肩膀温柔开口:“凝凝,我在呢。是我错了,我会改的,我以后不会让你生气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我也不会给她们接近我的机会。”

情绪本来就是伺机发泄出来的。

风意凝只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也变成小孩子一般,赌气的扁着嘴巴:“你胡说,我才没有吃醋!”

“好好,我胡说,你没有吃醋。”冷薄彦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竟然重复了一遍。

风意凝闹了一个大红脸,脸色涨红瞪着他:“你再这样,我就讨厌你了!”

“那你怎么样会不讨厌我?”冷薄彦脸色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他渐渐的竟然凑近了风意凝一些,在两个人鼻尖轻轻触碰在一起时,他嗓音低醇,像是一壶老酒:“这样呢?”

话落,冷薄彦就吻住了风意凝。

冷少对不起

她是觊觎他江山的人派来的,对他百般算计,可他不但没有对她怀恨在心,反目成仇,反而对她处处柔情,不计前嫌,这样的他让她如何狠下毒手“冷薄彦,你对我那么好,是想让我這輩子都活在愧疚当中吗?”她捶打着他的胸膛,哭成泪人“傻瓜,我对你好是应该的。”他任她捶打撒气,却依然笑得甜蜜。“可是我对你不好。”她停止手里的动作,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对你好就够了。”他温柔的抬起她的下颚,柔情的凝视着她的眼,深情的吻上她的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