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阴婚不散 > 正文

阴婚不散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6章工人

发布时间:2020/2/23 11:38:55热度:

《阴婚不散》是一本悬疑风格小说,全文讲述:“咚咚咚”外面传来了大力的敲门声,我打开门,舍管阿姨捧着被我二度抛弃的药站在我们宿舍门前:“夫人,您该用药了。”...

阴婚不散

我以为那个人会惩罚我,他会惩罚我的肆意妄为,会惩罚我的不听话。可是,没有。天灰扑扑的,像一个受了很大委屈的小孩子。外面风刮的很大,却再没有那股阴凉的气息。我抱着陈筱姀看见抽屉里那个曾经被我扔掉又不知什么时候飘出来的香囊,屏息片刻,打开抽屉把它拣出来,还不待陈筱姀的阻拦,扔了很远。这次,它没有再回来。

我用被子蒙住头,想睡又不敢睡。我害怕那个人又进我梦里,又用那种方式来惩罚我。又害怕刚刚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个幻觉,一觉醒来之我又是那个脱离不了那人掌控的楚雨荨。

那人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任性的小孩子,等那孩子发完火淘完气,他就可以当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些事一样,足够包容,也足够讽刺。

我闭上眼睛,梦里却是被恶鬼缠身的场景,从梦中惊醒。低着头细细喘息,低下头解了内衣的扣子,忽然抬头,却发现前方有一道影子飘着,一双眼睛泛着绿光。

我:“……”

“鬼啊啊啊啊啊!”

陈筱姀也惊醒了:“怎么了?”

我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那鬼魂飘着的地方:“那儿有鬼。”

陈筱姀翻了个白眼:“你这真的是被宋超的死吓破胆子了,哪儿有鬼?你让他到我跟前来,我给你揍飞他?”

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鬼飘到我陈筱姀前方冲她做鬼脸。

我无语了,无奈的抹了一把脸。

突然感觉鬼也没那么可怕了怎么破?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我还在床上思考人生,就听陈筱姀说:“怎么有点儿冷?”

我翻身起来看,就见那鬼死死地盯着陈筱姀的胸看,陈筱姀穿的是件比较性感的睡衣,曲线玲珑。我活生生的看着那只鬼的眼睛突然一下粘到了陈筱姀的胸上,尖叫了一声,拿起旁边的枕头就冲那鬼砸了过去。

陈筱姀哎呦了一声,忍无可忍:“楚雨荨,你到底要干嘛?”

我讪笑道:“你就当我一时抽风。”

陈筱姀狠狠地吸了几口气:“念你还没从打击里回过神来,先放你一马。”

我笑了笑,看着那鬼。那鬼被我打扰了好事,向我扑来。我的心骤跳,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在不到我一米的地方,那鬼凭空自燃了起来,火应是红色,可满目望去,一片幽蓝。火应灼热,可我能感受到的,却是一股来自地狱的阴寒之气。

破天荒的,在这之后我睡了一个好觉。

于是,第二天我在陈筱姀的尖叫声中惊醒。

“啊啊啊啊!班导的课呀,还有十几分钟,快快快!”

我挣扎着睁开眼睛,看着在地上跳脚的陈筱姀:“不要着急,给我五分钟。”

五分钟,起床、洗漱、换衣服,然后和陈筱姀携手一同朝教学楼奔去。

班导的课……

抹了一把脸,不提也罢。陈筱姀顶着班导熊熊欲燃的怒火一个劲的点头,我伸手拍了拍她,她一下就跳起来:“楚雨荨,你还有完没完?”

我捂着脸,哀嚎:“完了。”

“陈筱姀,楚雨荨,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陈筱姀沉默了片刻,突然惊叫了起来:“什么?啊啊啊啊!”

我捂着耳朵,夭寿啦。

下课之后,陈筱姀拉着顶着所有人同情的目光的我迎风流泪,两人硬着头皮敲开了班导老师的办公室。

在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思想教育之后,又开始了半个小时的我的梦想这类励志型话题,我看着旁边昏昏欲睡的陈筱姀,突然感觉到天花板上一股好奇的视线。

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十七八岁样子的鬼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俩。

我:“……”

貌似这两天遇到的鬼都有点儿不太正常?

那鬼看见我眼神变了,饶有兴致的从天花板上飘下来:“你能看见我?”

我连忙摇头,示意他其实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楚雨荨,你这是觉得我说的不对?”

然后,我就盯着陈筱姀“天啦噜,你今天真帅”的迷之视线进行了和班导老师长达一个小时的关于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

简而言之,就是“老师,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做。”和“你就是这么做了,你狠狠地伤了我的心了”之间的对话。

我:“……”

莫名心累。

今天的画风有点儿奇特呀!

旁边的鬼乐得打跌,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飘到班导老师的上空揪着班导老师残存的秀发。

我:“……”

这还能忍?

“住手。”

察觉到老师凛冽的视线和陈筱姀愈发崇拜的眼光,我痛苦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人生何艰。

快到午饭时间了,老师也训够了,正当我们准备告辞的时候,突然听见老师叫了我一声。

“夫人,您该用药了。”然后双手捧着昨天被我扔了的安胎药微微弯腰。

陈筱姀:“……”有点儿晕,这难道是我在做梦?

我从他手里拿了药扔出窗外拉着陈筱姀,一路狂奔。

吃完饭之,回宿舍休息了一会儿。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大力的敲门声,我打开门,舍管阿姨捧着被我二度抛弃的药站在我们宿舍门前:“夫人,您该用药了。”

于是,那药,被我三度抛弃。

这天,天气有点儿热。讲台上讲师孜孜不倦的向我们传达知识,我抬头凝望着窗边那几个冲我做鬼脸的小家伙。那个十七八岁的小鬼坐在老师的讲台上,在空中涂鸦,恍惚间看到是一只猪的形状。

下课了之后,不知道是来自那个系里的捧着我被N度抛弃的药,又说:“夫人,您该用药了。”

然后,那药,被我N+1度抛弃。

天气很热,我趴在桌子上,听着外面知了的蛞躁声,百无聊赖的拿笔坐着笔记,陈筱姀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你知道吗?咱们学校又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

“前几天不是有高校学生被水淹死了的新闻吗?校长怕出事,请工人来维修湖边的围栏。”

前边有同学听见了,转过头:“然后今天早上就死了一个工人。”

我拿笔的手微微一顿,在纸上勾勒出一条横线。

阴婚不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阴婚不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阴婚不散

“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天也妒!” 黑暗中,一只冷到极致仿佛千年寒冰一般的手攀到了我的大腿上,它仿佛毒蛇一般吐着芯子一点点的上移,最后落在我的胸口,恶意的用力揉捏数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