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 > 正文

完结文《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0:52:38热度: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你可还记得那日的生辰宴?”并未再提之前的话题,东皇猛地开口说起了已经是过去了好些日子的生辰宴,其实那日生辰宴也没有什么...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

“还是只有你最懂得父皇的心思。”东皇对于段奕轩丝毫不吝啬赞赏,虽然说现在段奕轩确实是很附和他的心意,只是他现在还稚嫩得很,需要更多的磨炼,还有就是需要一些功绩去衬托才行。

段奕轩没有说话,只是谦虚地微微低头。

“这十几年来,朕一直都在寻找西越那流亡的皇室血脉,只是一直以来,都未曾有任何的音讯。”东皇抬眼看了看不远处囚禁着的那一只金丝雀,它的眼中还带着哀怨与乞求的目光。

金丝雀即便是再美,被囚于牢笼当中,那也是会丧失它那种应有的美好,而他,似乎就好像是这金丝雀一般,虽是皇帝,虽过着无比优越的生活,外表光鲜亮丽,其实又有谁真正了解过他的想法?

他是皇帝,不管是他做什么,都不可能我行我素,都不可能不管别人的想法,也更加不能不顾江山的兴衰,可他不开心!

一时间,那种哀伤的情绪在整个御书房中蔓延着,就连段奕轩这时候都已经是感觉到了,谁也没有说话,很多时候,他都想走上前去对父皇安抚一番。

奈何东皇的这般情绪来得很没有道理,根本就不知是因何原因,他就是想要做些什么,更是觉得无从下手,于是乎,他就只有什么都不说,这个时候,似乎越是多说,就越是会错,既然如此,那秉承沉默是金是并无不可。

“父皇可是想要将那西越血脉......”接下来的话,段奕轩没有明说,而是眼神一狠厉,手上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其中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西越也乃是一方强国,与之东陆可以说是插不上多少,若是西越因为这事儿想起来要对东陆出兵讨伐,那时候,想来是对谁都没有任何的好处,特别是东陆的百姓,届时定会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故而,最好的方法,便是他们要在西越将那皇室血脉找回之前将那人找到,而后将其格杀,人都死了,那自然是不可能再回到西越,既然是回不到西越,那么到底有没有皇室血脉流亡东陆一事儿,还不是任由他们东陆的说了算。

回过神来,东皇轻轻点头,段奕轩的思路根本就不用他过多去提醒,现在虽说是他还需要磨炼,但在许多的事情上,段奕轩已经是能够去独立应对。

叹了一口气,东皇站起身,明黄色的龙袍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格外的鲜亮,款款行至段奕轩身前,而后便是抬手期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三儿,你从小便是得我器重,很多事情你自己心中有数,父皇也不愿多说,只是这西越血脉一事,一直以来都是父皇的心病,那人一日不除,为父心中便是一日睡不安稳。”

东皇有些苍老的脸上,眉头紧紧地皱着,心中暗自下定决心,定是要将那人斩草除根才好,多留一刻,东陆就会多一分危险。

段奕轩见此,急忙站起身,拱了拱手,担忧的表情挂在脸上,而后这才开口道:“父皇不必忧虑,儿臣定会将此事放在心上,若有机会,定是要将那人项上人头拿来以让父皇宽心。”

段奕轩信誓旦旦的开口了,这时候,那西越皇室血脉压根就没有任何的音讯,也不知晓到底会是何人,看来此事还要从头开始查证。

只是过去了十几年的事情,又哪里是那样好打听的,皇帝早在很久以前便是开始暗中着人查找,都没能找到任何的消息,现在并不会因为段奕轩的一句话就真的能够查到。

东皇淡淡一笑,心中并未将段奕轩的话放在心上,他也没有抱什么希望,这件事情,不是一件短时间能够完成的。

“你可还记得那日的生辰宴?”并未再提之前的话题,东皇猛地开口说起了已经是过去了好些日子的生辰宴,其实那日生辰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教坊司的一个舞女险些跌落舞台,却被辅国大将军叶容辰所救,才未曾导致受伤。

“儿臣记得,只是不知父皇此时说起,可是想到了什么?”段奕轩不解地望着东皇。

他只知晓,那一日是他第一次见那女子,除此之外,便是再无其他。

“其实也并无什么大事,只是父皇想问问你,可是对那日的那舞女有了什么特殊的感觉?”

话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是带着丝丝的随意之感,只是他却清楚,这回答定是不能随意的,果真姜还是老的辣,有些事情只要淡淡一眼便是能够看得见他的某些心思。

段奕轩尽量控制着自己不紧张,而后便是抬头毫无畏惧地迎上了东皇的目光,不屑地嗤笑了一声道:“父皇你为何会有这般想法,不过是区区舞女,我堂堂东陆三皇子,怎会喜欢那等人?”

在东陆,舞女是很没有地位的存在,可以说很多时候,就连过得好一些的宫女都不如,毕竟那些公主娘娘身边的宫女,可全部都是一等的大宫女,那日子过得好着呢,岂是教坊司中舞女可比?

东皇看着段奕轩,良久,许是在他的眼睛里,并未发觉什么异样的情愫,许是看着段奕轩觉得他的眼睛里只是一片白茫茫似雪的冰冷,而后白水泥还移开了眼睛,没有再继续追问。

刚才似乎听见段奕轩说已经是将那舞女赶出宫去,而段奕轩是时常待在宫中,想来也定不会再生出什么事端。

见东皇没有想要继再追问的心思,段奕轩这才如何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其实他心中分明对于那女子并未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只是要让他说出对她不喜欢这般话语,他心中竟是会心虚?

或许,是喜欢的吧,世上有些东西,本就不可用常理来推断,只是就算是喜欢,段奕轩也不敢对着东皇明言,因为从小到大,东皇就从来不允许他有喜欢的女子。

若是有了,那女子定然身首异处。

将军盛宠:公主有点坏

"她本是西越公主,出身高贵,该受万人敬仰,偏偏歹人作祟,将她换了身份。多年以卑微之姿辗转流离他国,尝遍世间苦楚,她却保留了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优雅。命运如网,加上有心人推波助澜,所有的相遇、相知都不可抗拒。滚滚红尘中,她身不由己,丢了一颗芳心,也逐渐发现了背后隐情。乱世之中,命,不由己,情,更是难以割舍。相爱之人,最终站到了对立面。这乱世,她该何去何从;这感情,又该如何决断。"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