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吾皇小师弟 > 正文

《吾皇小师弟》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19:55:31热度:

《吾皇小师弟》是一本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来到藤墙前的两人盯着面前蠕动的墙壁,南彦取出一瓶药粉挥手一洒,金色的药粉所触碰到的树藤,瞬间往两边团缩,露出一人高的缺口...

吾皇小师弟

天色逐渐淡下来,看着天边的火烧云,宗近叉腰粗重的喘了口气。

  “啧,那田倒是在哪啊!”

  搓了搓鼻子,宗近仰头盯着眼前诡异的结成了栏杆的树藤,眼睛都直了,这树藤没完没了,长的跟堵墙似的密不透风,连绵不绝包围住了整片树林,不过树林就没法上山,可这树藤墙,找了半天硬是没找到个突破口。

  “不过两人高的树藤,老子不会遁地还不能飞天么!”

  打算用轻功飞过去的宗近却很谨慎,搬起地上一块大石头,用力掷出,谁料石头刚飞过藤墙,树根手臂粗的藤曼就挥动着将那大石头凌空劈碎。

  被反弹回来的碎石渣淋了一头,宗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秀气的眉头却已经开始抽动起来。

  面无表情的取出放火工具,咬牙忍了忍,在这里放火,自己也会被靠成烧猪,万一火势控制不住,到时候小楼掌柜来找那个贪财师兄告状···

  “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这个王土的主人,为何要沦落至此?真是,天道好轮回,今天就先放你们一马,待他日老子就叫你们知道什么是斩草除根!”

  收好作案工具,宗近对着严实的树藤墙比划了几下,退后两步,右脚脚尖重重的抵在地面上,突然旋身飞起唰的抽出背后的大太刀,起身一个竖劈一阵电光火花,藤墙居然被硬生生砍开了一个口子,然而那些树藤就像是拥有生命一般,那断口又迅速的长拢起来。

  “原来是活物。”

  扬起唇角,露出一抹明了的微笑,确认了心中的那份疑惑,宗近抓着刀收回刀鞘,转而点燃了一根火把,握着火把靠近那些树藤。

  感受到火焰的温度,树藤居然害怕的扭动起来,发出吱吱的叫声迅速散开,宗近看着面前的小缺口,勉强够自己过去,在树藤墙愈合之前,宗近迅速穿过去,而外面的一层墙又再度飞速长起来,很快吞噬了宗近的身影。

  来到藤墙前的两人盯着面前蠕动的墙壁,南彦取出一瓶药粉挥手一洒,金色的药粉所触碰到的树藤,瞬间往两边团缩,露出一人高的缺口,两人得以相继进入。

  藤墙厚达五米,如果不迅速穿过,就会被藤曼卷入其中,周围的藤曼中有不少因为来不及逃离而被困在此处或饿死或窒息而死的动物尸体。

  一路上有南彦的药粉,两人很轻松的就穿过了藤墙,刚一出来,身后的藤墙又迅速的愈合成密实的原样。

  透过藤墙的缝隙,依稀能够看到其中的树藤如同蟒蛇一般缓缓地蠕动扭曲缠绕在一起,形成更厚实的内芯。

  离开了遮天蔽日的藤曼范围,面前的景色却与藤墙外的截然不同,藤墙内是遮天蔽日,而出了墙则是另一片荒凉的场景。诡艳的植物颜色,与被大片紫红色的雾霾所遮蔽的天空,进来的时候夕阳的颜色是很清晰的橙红色,而在此处的雾霾遮蔽下,那轮夕阳居然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深色轮廓。

  越往前,夕阳的身影也被逐渐吞噬,再深处,只能感受到微弱的阳光,而完全看不到太阳了,这里俨然就像是另一个妖魔的世界。

  “看来我们已经到了。”

  南彦沉声说道,清志环顾四下寻找宗近的身影,而浓厚的紫色雾霾遮天蔽日,根本看不清稍远一点的地方。

  见清志疑惑,南彦解释起来。

  “刚出事的时候,我来检查过,凭我一人之力无法处理,我怕有人误闯,就请花臣师兄建了一道半人高的藤墙,可不知何时,那些藤墙已经被这片药田的土地给同化了。”

  “你如何确认?”

  “当初造结界时,花臣师兄给了我一瓶药粉,专门用来定期处理长的过快的藤,其他的植物被洒上药粉不会有任何反应,唯独花臣师兄的藤很特殊,只有这种粉末和火焰能伤它。”

  “这是什么药?”

  清志好奇的问道,南彦的面色有些古怪,将手中的药瓶抛给他,清志接过,低头闻了闻,什么味道也闻不出来,于是狐疑的看向师兄。

  “与其说是药其实就是金子磨成的粉。”

  南彦的神情如丧考妣,随即清志忍不住笑了起来,也难怪,让视财如命的南彦亲手洒金子,的确没有比这个更惨痛的精神折磨了。

  看着面前的两条岔路,两人为难了,宗近完全没有留下印记,根本不知道他走的是哪条。

  如今宗近已经被跟丢了,两人也来到了药田,但这里的情况远远超出了南彦的预料,清志看着面前的烟雾,已经闭住了呼吸,发觉异常的南彦也屏住了呼吸,为了以防万一,两人取出师傅给的防瘴气的药散吸入鼻孔。

  “药效能维持三个时辰,三个时辰的时间,必须找到师弟和采取足够检查实验的植物。”

  “我去采药,你去找宗近。”

  考虑到宗近和自己八字不合,清志安排南彦去找宗近。

  “以防万一,两个时辰为期限,无论能不能找到,两个时辰后用发信器联络。”

  南彦示意手中求救用的发信器,又分了一瓶金沙给清志,从怀里取出沙漏倒转过来,沙漏里的沙子立刻开始流动起来,沙子流尽后,沙漏就会引燃信号弹,而信号弹的制作很特别,就算是这种浓雾,也不会妨碍信号弹的光芒和声音穿透,而时间刚好是两个时辰。

  两人再度确认了各自的装备行李,收拾好后,一人挑了一条进入。

  见南彦的身影被雾瘴吞没,清志也走向了另一条小路,走出没多远就抵达了药田的腹地,清志环视一圈,这里种植的不过是些普通的草药,而如今这些草药已经开始变异,清志不再耽搁麻利的动手采集起这些变异的草药。

  这里的植物,本身只是普通的花花草草,就跟那些草药一样此刻也显露出诡异的颜色来,清志担心有毒,取出特殊的手套戴上后才开始小心的挖掘。

  手套采用特殊的丝线钩织而成,密实无比,百毒不侵,师傅常年跟各种药草打交道,有些草药和炼药用的辅助材料含有腐蚀性的剧毒,这副手套正是当年宗近和雷四处寻找材料制作而成送给巽的,而临行前,巽特地交给了南彦和清志让他们带上。

  清志看了眼其他变异的植物,决定带几株回去一并研究。

  再说宗近那头,宗近还在当皇帝的时候,四方小国进贡过不少奇珍异兽,其中有一个叫曼特沙华的小国家进贡了一株奇花。

  这个国家盛产各种兰花和香料,这株花是国王偶然得到,因它举世无双的颜色国王决定将它送给宗近,以表归顺的心意。

  此花资料记载名唤【海蓝幽株】通体蓝白色,花儿极小,叶子的形态却纤细修长甚是美观,因其散发着冰蓝色的荧光,和叶子上宛如细小冰霜的颗粒突起,仿佛深海之中散发着光芒的美丽海草,那植物仿佛结冰一般的空灵脱俗,博得了宗近的喜爱,于是就让人种植在自己常去的花园里。

  那个时候天下已定,加之雷和其他师兄们的战死,宗近整日以忙碌的国事麻痹自己,担心宗近会就此倒下的大臣亲王们,想尽了各种讨好取悦的方法,但都收效甚微,宗近的面色一日冷过一日,直到这花出现,宗近居然不再逃避挚爱的死亡,空闲之余就会去花园赏花。

  大臣们万分开心,总算缓和了帝王心中的疼痛,不用担心太平日子没过多久,就又要陷入乱局。

  这花的出现,着实让众人安心了一阵子,可一日,帝王居然发狂的毁了整个花园,并且下令不准再在这个花园里种花,而这株上供的海蓝幽株也神秘失踪。

  众人揣测帝王得了失心疯,见不得美好的东西,毁了那花,于是外界更是谣传宗近是个暴君,外人不知道宗近当日见到那花,就察觉到有问题,特意让人种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每日去花园,并不是散心,而是观察这株花。

  孰料那花种下去没多久,方圆百里的其他植物纷纷在一个月内枯萎死亡,仿佛经历了某种病害一般,而唯独那株花却在一片颓废荒凉中绽放的愈发艳丽。

  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宗近立马封锁了花园,不让人再靠近,他担心这花还有其他毒性。

  派人调查未果,最后还是请来了对植物很擅长的花臣才找到了问题的根源,的确是那株美艳的海蓝幽株,这花本来生长在干旱的沙漠腹地,贫瘠的土地上本就残酷,这花专门吸收抢夺同伴的营养,一旦种植在肥沃的土地上,这花就会变本加厉的掠夺养分。

  而那片土地,整整十年无法种植出任何东西,这种花实在太过鬼魅邪异,担心有心人利用这魔花为害,宗近委托花臣将海蓝幽株带回山上由师傅销毁。

  当时宗近找来进贡国的使者,使者告之是国王无意间得到的,宗近派密探查证使者和国王并无撒谎,以为这花只是例外,想着销毁以后就无后顾之忧了。

  没想到一穿过藤墙,宗近吃惊的发现,这里遍地都是那海蓝幽株的同类,那一片片的空灵脱俗此刻在宗近看来,却宛如地狱残景,难怪此处的土地如此贫瘠。

  宗近不由的握紧了拳头,不管是不是有人刻意繁殖这妖花,这都已经触碰到了宗近的底线。

  拧紧眉头走向那些花儿,见宗近走进,花儿们在微风的吹动下,摇曳生姿,宗近摸到了身后的刀柄,眼神中溢满了杀气。

  就在他准备动手之时,那些花仿佛感受到了宗近的杀意,居然瑟缩的抖动着叶子,发出哗啦哗啦的低吟,而更可怕的是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居然出现在了面前。

吾皇小师弟

——孙子,你要当个好皇帝!说毕下午,皇宫走失一白发赤瞳的美青年,该青年职业【皇帝】,梦想【侠客】,后来成为一方【恶霸】,人畜皆避之不及——师傅,我要跟你学艺,你就收了我罢!说毕当天,山上老中医的老茅屋硬是被个外来霸王给霸占。师傅:我要用我的锄儿收了这孽障!然而霸王遇上了这辈子的克星,他最讨厌的小师兄,这师兄还是他死去姘头的亲弟弟,不能打死,不能赶走,那就···祸害死这玩意儿吧!——师兄,我一定要你娶一个世界上最恶的老婆。师兄:这人不是你吗?——老子是你嫂子,啊呸师弟!师兄:在这个拼爹拼娘拼老公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