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阴缘风水师 > 正文

阴缘风水师全文免费阅读第18章十八

发布时间:2020/10/19 3:45:31热度:

《阴缘风水师》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其余人彘很是嫌弃的挤开我,用手用脚将我跟踢石子似的狠狠踢开,顿时我便感觉身上已经是青紫了好几处。我这是才明白,心软果真是...

阴缘风水师

接着,门被打开了。

方裕一起先开门走了进来,我看见那毒蝇正悄悄的潜伏在他的袖口之上也跟了进来,随之,再后边就是个美艳的妙龄少女。而那就是人彘幻化的少女,她穿着极其妖艳,身材极其火辣,可谓是活生生的“行走的美人图”;这般模样,别说是男人见了色心即起,难以把持,就算是女人见了也是自叹羞愧不如及她半分半毫。

可是,自古以来美物美人必定是极其危险的东西,更何况是眼前这近乎于完美的人彘。

人们怎么就是在这面前不长记性呢?

方裕一喊女子在椅子之上坐下,接着他去倒了杯水给女子,他故意缓缓慢慢,想要多争取一些时间来留住人彘,可谁知人彘女子性子非常之急,她接过水杯的同时飞快一把拉住了方裕一的手,随之人彘女子手指轻盈,好似波浪暗舞一般,翘着兰花指一步步蔓延至上。

然后她经过他的手肘,再经过他手臂,最后到了他胸口之上;最终,人彘女子在他的胸口停下手笑的一脸妩媚,接着她又继续将手往下探去,略过方裕一他的胸膛、他的腹部、他的小腹......然后一步一步循序渐进,把人撩拨的欲火焚身,难以自控。

我明显的看见方裕一愣了一下,一偏头便看见了那人彘女子胸前微微敞开的雪白。人彘女子见方裕一一脸害羞的样子竟然是很开心似的,她打趣道:“小哥生的可真白净。”

随之,方裕一闪躲了一下跌坐在沙发上,人彘取笑着他:“怎么还不好意思了?”

人彘女子顺势爬上了方裕一的身子,将脑袋卧在了他的胸口,胸前的柔软,和四肢的纠缠就直直逼向方裕一,我看见方裕一半推半就,根本是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推开也不是,搂住也不是。

接着躲在暗处看着的端木霖明显就看见了人彘身后缓缓出现的四肢残魂,它们挣扎着出来似乎都想要尝口新鲜,然后一步一步的蔓延在方裕一的背后,想要一举歼灭了方裕一,来享受这具白净新鲜的肉体。

端木霖见状不妙立即出来撒了一把雄黄粉在人彘身上,人彘女子立即很不舒适的跳起身来狂怒不已:“谁坏老娘的好事!”

紧接着美艳的妙龄少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真面目是一只丑陋无比的四肢怪物,哪儿还有那傲人迷离的雪白,和柔软曲线的四肢,真实的面目就是那丑陋无比的一坨黑褐色的尸肉。只不过她之前吸了不少阳气和精血,现在看来比之前是饱满多了,四肢的力度与完整性已经是逐步增长了起来。它挥舞着四肢怒了一般向方裕一扑过去,方裕一一个翻滚躲开了她,正好将她带入了阴阳八卦图中间。

这时端木安生也出来帮忙了,我在长青灯一旁急的大叫:“师傅你快躲开!”

随之,方裕一撤离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整个客厅就彻底的变成了战场,端木霖设的奇门遁甲之术障眼法也逐渐消散退去,然后整个客厅分布的阵法也一目了然。人彘看见之后仿佛很是懊恼,自己竟然是上当了!

它狂躁不已,变得更是丑陋至极,整体都已经是处于暴走状态,它身子之中的五个人、五个思想也开始自相残杀、矛盾不断,谁也不肯让谁,谁也不肯听谁的,一个个都固执起见;最终为了能够苟且生存下去,拥有主脑思想的代表彻底统治了整个人彘,它四处流窜,似乎是想要找出一个破口冲出去,可是它每碰到一个地方就被煞的痛苦不已。

人彘哀嚎起来冲上天花板,谁知天花板已是它致命的温床,它被桃木钉给扎了回来跌坐在八卦阴阳图之中满身伤痕累累,我们明显就能够闻到现场弥漫着一股那坛子之中的尸臭味道,这味道夹杂着现场的一股桃木香味,然后整个现场就开始显得莫名其妙,有那么一点点像是屠宰场。

人彘在地上缓了缓,随之它气愤地问:“你们究竟是谁?”

“是谁不重要。”端木安生拿出桃木剑警惕的站在它身边,“是来收了你的。”

人彘躲了躲,放佛是很害怕端木安生手中的桃木剑。

“跟着畜生说这么多干什么。”端木霖脸沉得很,仿佛是心中有什么不妙的预算,他老谋深算的赶紧催促道:“你要是肯束手就擒,我们便尽早渡了你,你若是执迷不悟也别怪老夫心狠。老夫对人留情面,对鬼可就不见得了。”

端木霖说这话的时候特别霸气,不知道是不是这一生都久经战场,对于这些厉鬼孤魂都有了完美的针对方法,让他随随便便说一句话就信服不已。

人彘听了端木霖的话之后更是气愤不已,它开始变得变本加厉,好像即使是花费自己的最后一点精力也要闹得人仰马翻。

端木霖不想再和它折腾,他嘱咐好端木安生持好手中的桃木剑,随之自己便去了红丝绕的开头接口处,他将红丝绕接口慢慢收紧,接着那张红网就开始变小开始往下收缩,在他收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将丝又牵至了长青灯处。端木霖将接口放在了长青灯上开始燃烧起来,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念着某种咒语,紧接着整张网就开始慢慢燃烧起来,我明显的看见那红丝绕之上映着火光,慢慢地衍生出一个个奇奇怪怪的符文。这符文我原先也跟着方裕一学过一些,是比较复杂的形式符文,既是用笔写不出它,也是用刀刻不出它,而基本都是靠火来将它形成大致形式。

随之,人彘痛苦的捂着脑袋在红丝绕其中翻滚,它已经接近于崩溃了,于是它开始求饶,开始辱骂,开始说着稀里糊涂的鬼话,总之都试过了一些方法,但却是一分都不能减轻它的痛苦。那时,我站在长青灯旁边看的清清楚楚,虽是它已作恶多起,但此刻地模样着实是让人看着心软。

可是,在这个时刻是最不能心软的!要是我早该明白的话,也不至于总是拖了大家的后腿。

我当时颤颤巍巍的闪躲让长青灯的火源开始忽闪忽暗,从而影响了正在燃烧之中的丝网,那时端木霖已经是反应了过来,想要补救一下,可是人彘更快速,它一眼瞄准机会,拼死地冲出还未合上的丝网,然后飞快的找准我将我强行控制住!

顿时我觉得要坏了大局,可是还是控制不住的嘶叫了一声手舞足蹈想要摆脱它,谁知我一挥手就将一旁的长青灯给打翻了,长青灯的火源立刻就灭了,紧接着天花板上的丝网也瞬间崩断,一片灰烬零零散散落在地上。

端木霖大叫:“不好!红丝绕断了。”他脸色青地狠,拿起自己身边的桃木剑向人彘刺去,谁知人彘反应极快,而且它已完全将我给强制在自己身体之中,然后它的整体又饱满强大了几分。

我被迫进入了人彘的身体之中,一进去我便感觉全身黏糊糊、湿哒哒的,像是掉进了一个浆糊缸之中,搅得一塌糊涂;我有一瞬间要窒息了,想要深深的吸一口气,谁知吸了一口气之后那腐尸味道更加严重了,我一下忍不住,胃里翻腾了一下,随之苦水喷涌而出。

其余人彘很是嫌弃的挤开我,用手用脚将我跟踢石子似的狠狠踢开,顿时我便感觉身上已经是青紫了好几处。我这是才明白,心软果真是一种很是可怕的事情。我向它们求饶,谁知它们根本是一个没有心的东西。

“求你们不要再踢了。”

人彘笑了,“这里边的滋味你以为很好受?”

“就是。”另一个人彘分身道:“我们在这其中常年拥挤不堪,你们还想拦住我们扩大体积。”

说完那人彘们又狠狠地踹了我几脚,完全没有丝毫的情感或是心软可言。我忍不住的叫喊起来,然后他们外边三人明显听见我在人彘的体中惨叫连连,好像是被本有的主体给嫌恶极了。

然后人彘逃走,出现在了端木安生的身边,眼看就要接近大门立即逃走,端木霖倍感不妙赶紧说:“安生快刺它!”

端木安生已经是持好了剑,准备要动手了,这时方裕一却突然出来了。

“不要!”我在里边迷糊的听见方裕一惊呼,“晚色还在里边。”

端木安生当场闻之愣了,他握在手中的桃木剑也迟迟没有出动,此时人彘大得好时机,趁着三人齐齐不动手带着我飞快的逃离了此处。

我此时只感觉眼前、脑中一片混沌,然后在无尽的眩晕之中、在无尽的尸臭之中沉沉睡去,离开了这个我一直觉得最安全的地方。

人彘逃走之后,屋内立即是恢复了一片平静,端木霖赶紧让毒蝇悄悄追了上去,接着他环方了一眼房间内,对着这精心设计好的局叹息不已,随之,端木霖深深看了一眼端木安生默不作声,他料想的不妙预算来了。

而另一边的方裕一又更是一个大问题了。

阴缘风水师

方裕一是城里数一数二的风水师,而我是被方裕一捡回来,从小跟着他学习风水,算是他的徒弟。一直以来,我都跟在方裕一后面,帮别人看看风水,驱逐些难缠的小鬼,生活很是平静。 直到有一天,城里的一家富人请方裕一看风水,是在一座墓穴上面建豪宅。从此,我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