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民国深宠,腹黑权少甜蜜爱 > 正文

民国深宠,腹黑权少甜蜜爱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9章命运

发布时间:2020/1/26 13:58:21热度:

《民国深宠,腹黑权少甜蜜爱》是一本现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沈初见没有接话,只是打开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解开封口的绳子,一层一层地打开里面的牛皮纸,居然是几块样子精巧的白糕...

民国深宠,腹黑权少甜蜜爱

“这个,给你,我大哥让我交给你的。”

  易笛把手伸过去,将一个牛皮纸袋交到沈初见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易笛顿了下才说:“初见姐姐,我只知道,我大哥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沈初见没有接话,只是打开鼓鼓囊囊的牛皮纸袋,解开封口的绳子,一层一层地打开里面的牛皮纸,居然是几块样子精巧的白糕。

  沈初见皱了皱眉,忽然想到了什么,重新把东西包好,递给易笛,“我最近有些积食,并不想吃点心,麻烦你拿回去吧,告诉你大哥,别再送东西过来了。”

  另一边的易阳,临窗而立,今晚月色惨淡,他左右睡不着,心中烦闷,随手拿了本书又丢在一旁,她……不知道在做什么?看书?习字?还是……再想下去越发的酸涩,索性走到外面去透口气,易笛回来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也不言语,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东西送去了,她没收。”

  “哦。”易阳神情落寞,随即又冷笑了一声,“那就拿去扔了吧。”

  记忆仿佛回到了从前。

  “你吃了我的白糕,就要做我的新娘子哦。”小小年纪的易阳对小小年纪的沈初见说道。

  “好,我当你的新娘子。”小初见一脸明亮的笑容。那时的他们,多好啊……

  后来少年情窦初开,满心满眼都是一个人,隐秘的心思里便再放不下别的,北上求学的那一年,他婉转地坦白了自己的心意,却被她更加委婉地拒绝,她告知他,她原有婚约在身,她对他只有兄妹之谊,别无非分只想,他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说了句保重就匆匆离开。

  一个半月前。

  沈易两府商定婚约,易家长子易阳娶沈家次女沈初韶为妻,从此世代交好。易府当即给身在北平的易阳发去电报:自古先成家,再立业。你母亲已为你择得一门好婚事,只先订婚,待你毕业之后,再结婚接手家业。

  易阳突然得知婚事已定,心中激愤不已,当即回电拒绝,他受的是先进的西方教育,思维是开化的,知道什么是人权和自由,他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婚姻,而不是听从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他怎么能和沈初韶,怎么能是沈初韶,是谁也不该是她啊……

  不料数日之后突然传来母亲病重,汤药不进,已经是快难回天了,只求他回来一见。

  他无奈归来,却是被骗了回来,母亲并无大病,只是要哄他回来定亲。

  长夜漫漫,今夜注定,相思人无眠。

  晚上在冷石板地上坐了半天,沈初见一早起来就觉得浑身难受,嗓子干疼地说不出话来。

  “小姐,这是送来的药。”

  沈初见懒懒地趴在榻上,一上午喝了药,也没动弹,约么中午时分,小萤进来,见沈初见已经起来,拿着书在看。

 

民国深宠,腹黑权少甜蜜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民国深宠】 或 【腹黑权少甜蜜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民国深宠,腹黑权少甜蜜爱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初见时因缘际会,再见时命运弄人。 江南秋雨,第一次相求,她说,你还记得我吗。 出生入死之间,他将她拥入臂弯,战火纷飞连十月,他在城外浴血奋战,她在城内苦苦等候。 等你回来,我就告诉你,叶远臻,我爱你。 然而这一切却是一个骗局,他爱的原来只是权势与阴谋,而她,不过是棋局中的一颗弃子,婚礼上,她一身戴孝,问他:为什么骗我?从一开始,你就在利用我!你害的我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叶远臻,我恨你! 一声枪响,她说,叶远臻,这一枪还给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