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宠婚来袭 > 正文

《宠婚来袭》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8:53:31热度:

《宠婚来袭》是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宋安乔抿抿唇,心有不爽,却不敢反抗,乖乖接受了私人医生的检查。...

宠婚来袭

宋安乔愣了下,他怎么能这么说她?她这么做还不是为他撑面子吗?

宋安乔心里窝了气,“难道你想让我像个泼妇?如果你想,我也可以演。”

楚非远漫不经心瞥了她一眼,随后拉开座椅,让她坐下。

“爸爸,你为什么让我哥娶她呢?”

晚餐吃到一半,楚乔越瞧宋安乔越不顺眼,手指着她,问向楚长明。

楚长明皱了下眉,咬了两口白饭,没有回应。

“难道,爸爸你真的和她妈妈有染,心生愧疚,才……”

“啪!”

筷子摔在碗上的声音,楚乔看向楚长明,心惊了下,及时收了话。

一旁,宋安乔呆了呆,喝汤的手都僵了住,她看看楚非远,楚非远面上风轻云淡,眼角余光却瞧向宋安乔,宋安乔又看向楚父。

楚父脸上尴尬,训斥楚乔,“小小年纪,胡说八道什么!”

楚乔咬咬唇,心中感觉委屈,但却不敢反驳。

“安乔,你别介意。”待楚父训了楚乔,楚母开了口,“她还是小孩子,说话不经大脑的。”

宋安乔微微一笑,心说,楚乔要是小孩,世上就没有小孩子了。

晚餐在别扭的氛围中吃完,八点四十,俩人准备告辞。

楚乔跟着楚非远去了车库,宋安乔不知道该不该跟着,只好默默站在庭院等。

眨眼功夫,楚非远已经驱车到了她身边,她自觉走过去,准备上车,却发现楚乔坐在副驾,她怔了两秒,开了后车门。

“你不下车?”

她开车门的动作与楚非远的声音同时响起。

楚乔扬起小脸,撒着娇说,“哥,人家想去你公寓住两天。”

楚非远看着她,蹙眉道,“不行,我们夫妻新婚之夜,你去做什么?”

一句话把楚乔堵得脸颊涨红,心不甘情不愿下了车。

“这边坐。”

楚非远侧头,目光缓缓落在宋安乔的脸上,宋安乔知趣,关好后车门,准备坐到副驾驶座。

楚乔心中有气,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她怒瞪着宋安乔坐上车,猛地为她关上车门。

“啊!”

宋安乔尖叫一声,整个右手的手掌被车门死死夹住,一瞬间,刺心的疼痛传遍全身。

楚乔僵了住,慌张着拿开自己关车门的手,“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楚非远目光一厉,脸部轮廓凝成了冰,他侧倾着身狠推开车门,冷声冲宋安乔低吼,“这么大人了,不知道小心点。”

宋安乔疼得泪珠子直在眼圈打转,手掌一圈青紫的淤伤痕迹,心里委屈的不得了,被车门夹伤跟她是不是大人有什么关系?

“黎叔,拿冰袋过来。”楚非远斥责完宋安乔,又冲站在庭院的黎叔喊道。

冰袋拿来,黎叔看到宋安乔夹伤的手,惊心道,“少夫人,让医生过来看看吧。”

宋安乔咬着牙,“没事,一会就好了,夹伤而已。”这点伤她还是能承受的。

黎叔目光担忧,说出自己的疑虑,“不是,少夫人,我见您淤血厉害,会不会骨折了?”

“那你还愣着!”楚非远怒吼。

闻声,黎叔不由得一哆嗦,急忙打了楚家的私人医生的电话,不到十分钟,私人医生提着药箱火速赶来。

“我真的没事。”

这种大惊小怪的场面,宋安乔有些不适应,只是小小的夹伤,不用这么劳师动众吧。

“听话,让医生看看。”

客厅沙发上,楚非远黑眸幽暗,直直盯着她的手,嗓音温和。

楚长明一怔,目光微动,这种温和的楚非远他这做父亲的平生第一次见到。

宋安乔心里不自在,只不过是个夹伤,他们楚家未免太当回事了。

“我真的没事。”宋安乔再次出声,“我以前还被菜刀切过呢,这点夹伤真的不碍事。”

“我让你看,你就看!”

楚非远目光冷凝,凌厉开口,私人医生吓得手里的碘酒掉到了地上。

宋安乔抿抿唇,心有不爽,却不敢反抗,乖乖接受了私人医生的检查。

“少夫人,您没有骨折,只是夹在了手筋上。”私人医生检查完,低声开口,“您现在是不是感觉手上没有知觉?”

宋安乔怔愣,咬了咬唇,没有答话。

私人医生猜测着宋安乔不太好张口,又继续说道,“我给您开点药,一个星期就会好的。”

说着,他就去写了一个单子,拿了两盒消炎药。

整个过程,楚非远都坐在她身旁,一言不发,脸色冷到了极点。

“楚乔,给她道歉!”

药开好以后,楚非远突然开口,声线冷如寒潭,冷沉沉的。

“哥?”楚乔不可思议的看向楚非远,向她道歉?他还是宠爱她的哥哥吗?

“我不道歉!”

给这女人道歉,还不如直接打她一顿。

“给她道歉!”

楚非远眼底起了一层阴鸷的危险,声音冷沉,楚乔身体僵了僵,他们家人都知道,这是楚非远欲发火的征兆。

可是,要她向这个讨人厌的女人道歉,对她来说简直是人生耻辱。

宋安乔吸了一口凉气,与楚非远接触几回,她掌握了他发火前的危险信号。

“别,我没……”

“我就不道歉。”楚乔胸口蹭地冒起无名火,“她是什么身份,要我向她道歉?”

沙发上,宋安乔向楚非远伸出的手僵在了那里,她本想息事宁人,然而,楚乔的话瞬间刺激到了她。

“她也不照照镜子。”楚乔瞪着宋安乔,言语尽是嘲讽,“一个平民女不知耍了多少下流作贱的手段才嫁到我们家。”

因为宋安乔的存在,她觉得自己楚家的脸面都被宋安乔搞脏,搞臭了。

宋安乔呼吸困难,唇瓣发白,她想争辩两句,声音却卡在嗓子里发不出。

“啪!”

清脆的巴掌声猛然响起,楚乔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楚长明,一双水眸含了泪。

“爸,你……”

自她记事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挨打。

“谁教你的这种混账话!”楚长明脸色异常难看,“你一个小姑娘哪里学的这种词!”

楚家家教甚严,下流作贱等同于脏话,不,甚至比脏话还难以令人接受。

楚乔手捂脸,委屈的泪水流出眼眶,耳旁响起她那帮闺蜜好友的话,“听说你哥娶了贫穷女,他怎么娶了这种女人?”“不是她下作,就是她妈下作才哄了你爸让你哥娶她。”

她怒瞪了两眼宋安乔,气冲冲的跑上二楼,又骂了一句,“恶心!”

宠婚来袭

世上最奇葩的事情,她莫名其妙被结婚,被领证,被动成为楚太太。 “楚太太,风和日丽,不如我们洞房花烛。”他嚣张邪妄。 一场豪门夺爱的婚姻,她无力反抗,沦陷进爱情,当剥开蜜糖的外壳,露出内在的真相,她决然放手。 本以为是解脱,他却追上她,缠上她,对她说,“你要对我负责。” “负责?” 他语调清雅,“我饿了,没吃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