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扎鬼纸 > 正文

扎鬼纸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7章守宫砂

发布时间:2020/9/17 13:49:29热度:

《扎鬼纸》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等我到了家,浑身早就被汗水打透了。爷爷和秦木匠看到我回来,先是一喜。...

扎鬼纸

苗家大院,我去过玉姐的闺阁,她住在偏屋。

我小心翼翼顺着墙根底下往她那屋挪动,生怕吵醒玉姐她娘。

要知道,苗大嫂在小镇上,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那大嗓门,有时候,我在扎纸店里都能听得到。

而且她也烦我,同样嫌弃我这种人晦气。所以每次我去见玉姐,都偷偷摸摸的。

我记得,如果不是因为苗大嫂,玉姐好像去年就已经嫁人了吧!

她喜欢的那个人,是我们镇子上一大学生。大家都叫他秀才,文质彬彬的,只不过他家穷。就算出人头地,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

所以就因为如此,苗大嫂才不同意,生拉硬拽把他们俩给拆伙了。

我敲了敲玉姐家的窗户,眼睛贼不出溜的往四周瞅,总觉得有人窥视着我。

这种感觉,自从我丢了半条魂开始,每天晚上都有这种错觉。

只是没想到,这一抬头,还真吓了我一跳。那站在墙头上的,竟是几只黑猫。

带头的,显然是大黑。

虽然我知道,这是秦木匠养的宠物,可在夜里,估计不管是谁看到那双散发着幽光的眼睛,也会忍不住背脊发寒。

我试探的叫了声大黑。

那家伙,竟然不削的理都没理我,扭过头去,趴在墙头上,身后有一只黑猫在给它舔着毛发。

我撇撇嘴,真是自然界的法则,强者为尊。在猫界显然也一样受用。

就在这时,房间里响起玉姐的声音。对方显然已经睡着了,声音慵懒,带着一丝胆怯,问着谁啊?

我喊着玉姐,是我小浮。

听到我的声音以及我的名字,玉姐把窗户撑开,对方穿着一件青花瓷的背心,那胸口坚挺,不过却有两处凸起。显然里面什么都没穿。

玉姐揉了揉睡眼惺忪的杏眼,打了个哈欠,问我都几点了?

我咽了口吐沫,赶紧收回目光。要知道,从小到大,玉姐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堪比母亲,或者是一个层面的尊重。从没想过,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

“姐,这么晚来找你,有个事求你!”

我话刚说完,苗玉还没等问我什么事,就听到她娘扯着嗓门在那屋喊道:“谁啊?”

显然她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苗玉往东屋扫了眼,赶紧把我从窗户外面,拉到里面。

并且麻溜的关上窗户,蒙着被,把我捂在了被窝里。

外面什么情况我根本看不到,只听到苗大嫂开了门,喊着苗玉他爹出去瞅瞅。

后来苗玉他爹过来敲门,喊着闺女,你没事吧?

苗玉回了声,说没事,就是听到外面有猫叫。

他爹这才跟苗大嫂抱怨,是猫,看你疑神疑鬼的,赶紧睡觉去。

说完,就听到苗大嫂小声嘟哝,再后来就没了声音。

我躲在苗玉姐的被窝里,那热乎乎的体温,以及淡淡的幽香,差点让我产生别的什么想法。即便克制着,也是神魂颠倒。

又过了一会,苗玉姐掀开被子,问我怎么啦?

我咽了口吐沫,赶紧移开目光掩饰自己的尴尬。

借着月光,那白花花嫩肉,在苗玉起身的时候,晃得人头晕目眩。

对方看我痴神,啐了我一口,问我看什么呢?

我赶紧别过头去,压低声音跟她解释,说我这么晚来想求你件事情。

苗玉狐疑的看着我,问我,白天不说,有这么晚来求人的吗?

我知道她可能会想歪了,不过这么多年,我能体会到。她对我的感情,是把我当弟弟看的。

所以越是这么想,我越有点难以启齿。

谁知道,就在这时候,外面的大黑叫了一声。

它这一叫,我才想起来,时间不多了。赶紧长话短说,“姐我今天来,事出突然,也晓得冒昧,但我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我问,你答,真有什么想不通的,你等我明天在跟你解释可以吗?”

苗玉看我一脸严肃,稍有迟疑,便马上答应,让我问吧!

她撩了撩垂在耳边的秀发,一本正经。那绝美的容颜,看得我如痴如醉。

竟然忘了要问什么?

还是苗玉给了我一记板栗,让我赶紧问啊?你不是说着急吗?

“对对对!姐,我想问你,你还是处女吗?”

这话不管从谁嘴里说出来,都是耍流氓。尤其是从我嘴里说出来,更让人难以接受。

苗玉瞪着杏眼,涨红着脸。只是她这样,却让我如坠冰窟,心里以为,难道、难道她被那个穷秀才给办了?

苗玉看我半天没说话,估计是看我眼神真诚,蚊声蚊气的嗯了一声。

甚至还扯过胳膊给我看,一点朱红。

守宫砂?我没想到,苗玉姐竟然还被点过守宫砂。

要知道,这东西现在很少有人用了。据记载,但无曾考究。守宫砂的制作方法,使用喂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变色壁虎,捣烂后做成的一种印迹。从小点在女人身上,等到长大后,结婚或是跟男人发生了关系,这守宫砂就会逐渐消退。

只是没想到,玉姐身上竟然也有。

她跟我解释,说她爷爷思想传统,苗家生下的女娃子,都要点上守宫砂。以示告诫。

我嗯了一声,知道她还是处女,我感觉比她本人都高兴。

甚至高兴的有点得意忘形,被苗玉我捂住了嘴巴,喊着我小点声。

我赶紧闭上嘴巴,可脸上喜形于色,很难掩饰。

苗玉让我继续问,我点点头,干脆问她这个月来月事没有?

这话问完,苗玉彻底被我激怒了,娇嗔着问我:“白浮,你大晚上的来,就跟我说这些?从小到大,我一直拿你当弟弟看得,你却说话这般轻佻!”

看着她眼睛红红的,好像随时都会哭似的。我支支吾吾,竟然不知所措。

直到墙上的大黑突然跳下来,跳到窗前,用爪子敲着玻璃。

这拟人的动作,那里像猫,分明像人。难怪大黑的智商,在猫界混得风生水起。

苗玉被这大黑下了一跳,我挡在她身前瞪着大黑,指着别的地方,让它一边去。

大黑冲着我呲着牙,不过却没跟我计较,还真就跳走了。

经过这档子事,苗玉问我,那猫能听懂你说什么?

我叹了口气,喊着玉姐,你听我说,什么事情,等明天我在跟你解释。现在真来不及了,我需要你用过布巾救命,我不认识别的女孩子,实在没办法求别人帮忙。你也晓得,这种事,难以启齿。

苗玉认真的看着我,竟干脆转过身去,背着我捅咕半天,然后把一条叠好的布巾递给了我。

接着月光,她的脸,红的像是苹果。

苗玉姐跟我说:“姐信你,快去吧!什么事明天再说。”

我嗯了声,激动不已,扭过头看了她半天。赶紧翻着窗户离开了苗家。

苗玉姐不仅人美,而且善良,我相信今后不管谁娶了她,都会幸福一辈子。

跑回去的路上,因为心里想着苗玉姐,刚开始没察觉,现在突然觉得,四周好像有很多脚步声在跟着我。

我开始以为是大黑,但是晓得走夜路不能往后瞅。

不然被吹灭了肩膀上的阳火,会很麻烦,何况我现在丢了半条魂,经不起这么折腾。

我越走越快,却听到背后有人喊我,慢点,等等我...

我更慌了,知道肯定又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来找我来。

还好,这时大黑突然从别处钻出来,给了我勇气。

这家伙,带着一群黑猫,站在我面前,各个浑身皮毛诈立,弓起身子,像是在恐吓什么东西。

我知道大黑是秦木匠派来保护我的,所以感激的说了声,谢谢大黑。撒丫子就往家跑。

身后,紧接着传来狼哭鬼嚎的声音,最多的却是猫叫。

等我到了家,浑身早就被汗水打透了。爷爷和秦木匠看到我回来,先是一喜。

但是马上看到二人如临大敌,快速冲了出去关门上锁,又把一堆符咒全都贴在了门上。

这时我才听到,咣咣的撞门声。

秦木匠喊着还有窗户,窗户也要封。

爷爷点头,先是开了窗户,手上大把纸人都被他丢了出去。

马上,就听到像是放鞭炮似的,霹雳巴拉伴着鬼嚎声响起。

等爷爷把窗户封好,秦木匠一支狼毫笔,已经在各个出口画好了符咒。

两人做完这一切,同时松了口气。听秦木匠嘟哝:“这特么方圆百里的恶鬼也就这么多了吧?”

爷爷抹了把汗,目光肃冷,喊着秦兄弟,你晓得,这事有蹊跷不?

秦木匠点头,说我就算丢了半条魂,也不至于能招来这么多鬼祟。都比他招魂幡效果猛了。

爷爷说,肯定是偷走我孙子半条魂的人,使了什么绊子。

秦良也赞同。这一切我听在心里,眼睛顺着那窗户缝,清楚的看到,院子里那些个鬼影,好像都在冲着我笑。我吓得赶紧缩在爷爷身后,问他现在怎么办?

秦木匠问我,东西搞到了?

我点头,手里握着苗玉姐用过的布巾,不想给他看。就那么一比划,说道:“这次错不了。”

秦良也不计较我那些小心思,看了眼时间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手。到时候,撒豆成兵,这些个魑魅魍魉,我看他们有啷个法子能够逃走!”

扎鬼纸

女人求我帮她扎个替身,事后她非要跟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