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男人之间
男人之间

男人之间

  • 热度:
  • 时间:2019/6/12 9:43:05
  • 来源:快阅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文笔不好,各种BL及各种基情。 Ps:这本书不是本单纯的耽美小说,所以内容可能会有些出入(当然我也没说这书内涵,貌似内涵什么的都和我沾不上边)

精彩章节预览

在我的家乡有一个传说,说的是太阳落山时会有一道白光直冲天际,那道白光是神仙走的一条道路,如果有人能看到那条路的话,他和他的伴侣死后就会受到召唤,飞到天上去。我从未见过这一道白光,我对这个传说不屑一顾,当周围的老人们说起这个传说时我就会在一边摇头,告诉他们神并不存在。

  这时候他们就会说我对神不敬,他们说只要有爱就能看到那道白光,于是我就问他们见过吗,他们摇了摇头,说:“爱情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是不同的,谁知道要见到这白光需要怎样的爱。”

  每当他们说起这句话的时候我就会往西边看去,久而久之,连我也开始相信这说法了。我不是个有神论者,但你不得不承认,相信一件能让你每天都会做的事情是多么美好,虽然这事可能绝不会发生。

  我叫源林,这名字听着有些奇怪。八岁时我的父亲死去,他非常恨我,出于我不知道的原因,他在死的时候告诉我我并不是他家儿子的事实,我当时很崩溃,但你要指望一个八岁的男孩做出什么事情?他下葬后家里的其他人把我赶了出来,他们说我不太吉利,是个扫把星。我从未见过我妈,周围的人都说她在很早前就死了,好像是因为我的缘故。

  被赶出来后,小镇上的所有人就都不太爱搭理我,大概我真的是个扫把星吧。几天后,我被送到了流浪儿童管理中心,从此我和外面的一切都给隔绝掉了,过了几个星期,他们又把我送到市郊的孤儿院。这院长脾气的不太好,有喝酒的毛病,他喜欢在午夜时分走来走去,说这样可以让我们产生恐惧,从而不敢太过放肆。

  进入孤儿院后我一直不爱说话,我始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进去时我不想走出那个宿舍,因为我害怕走出去就会死掉。送东西给我吃的那个人经常对我说人要出去转转的,不然会变成傻子。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就会反驳道:“没有人想成为傻子的,傻子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别人这么叫他。”

  几个星期后,我开始走出那狭小的宿舍,我清楚的记得当我走到院子时其他人都看着我,就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我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坐下了,因为我知道我和他们不是一类人,我和他们混不到一块去。

  接着,院长那边就找什么心理导师,当我听到那家伙对我说要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时,我对他笑了笑,说:“如果能听懂你说话的只有你自己,那你就只能自言自语。”

  就这样,所有人都拿我没办法,他们评论我说我孤僻、内向、自闭,而我也确实如此。几年后,孤儿院里的人渐渐的走了,他们有的被领走,有的被送到其他的地方去。在这几年间也有夫妻来看过我,可我当时已经想一直生活在孤儿院里,所以每次当这些夫妻走进我的宿舍时我就会小声的用恶毒的诅咒说他们,这些夫妻在我的宿舍里呆不了五分钟。

  接着又过了几个月,孤儿院里的人都走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两三个太过调皮的没走,我那时已经学会了无视他们的存在,他们也习惯了我的存在。而就在那一天,当我走到院子里时,院长把我叫了过去,对我说孤儿院要拆了,我们这些人如果再不走的话就将被送到几年前被送来的地方。因为我们当时都过了十四岁,所以其他的孤儿院都不愿收留我们。

  “你必须做个决定了。”院长拍着我的肩膀说到,“要么你回到你的家乡,要么我在这几天里帮你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人愿意把你接走。”

  “我没家乡。”我对他说,“这里就是我的家乡,你不能让我离开。”

  他还想说什么,这时一阵电话铃声从他的办公室里传了出来,他急急忙忙的跑到里面去接电话,然后我听到院子的另一边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转过头一看发现是那群平时我无视的家伙在放声的大笑。

  “你要走了吗?没人要的。”他们一见我朝他们看去就大声的说到,我转身准备回宿舍里,他们跑过来拦在前面。

  他们三个和我是最后留在孤儿院里的四个人,当然他们已经准备离开了,而我没有。我不认识他们的名字,我不跟院长和心理医生之外的人说话,我和他们极少发生碰撞,这可能是惟一一次。

  “请让开。”我盯着中间那个人说到,他明显是三人中的老大,因为他在中间,而且看上去就不是三好学生。

  他们三人又笑了起来,我就奇怪他们整天都这么笑着难道不会笑死吗?

  “这小子会说请。”中间那人指着我大声的说到,他旁边两人笑得很大声,“这没人要的会说请!”

  我摇了摇头,心想这家伙神经病了?然后我转身往院子里走去,他从后面追上来踢了我一脚,然后又绕到我前面来,大概是想看看我的表情。

  我拍了拍裤子,然后转身又往宿舍走去,没想到他们又跑了过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到,他耸了耸肩,忽然又笑了起来。

  “我想看看要怎样你才会哭。”他说,“你看啊,你几年前就到这来了,你不跟任何人说话,也从来不出宿舍门,我就纳闷了,你是死人吗?”

  我摇了摇头,然后又往食堂走去,他们在后面紧紧的跟着。推开食堂门时我猛地回过头,对他们说:“如果你们不是来吃饭的话,就别像跟屁虫一样跟着别人。”

  “没人要的还会煮饭啊!”他又大笑了起来,这时我心里忽然有些烦躁,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

  院长这时在外面叫我,我应了一声就出去了,他们窃笑了一下,我纳闷的想难道他们就只会笑?

  “你去哪了?”我跑到院子时院长问我到,我说去上了下厕所,接着他把我领进办公室里,让我坐在椅子上,然后他在桌子后面拿出一份文件放到我前面,说:“我刚整理了一下东西,发现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我想你应该需要知道。”

  好奇的接过了文件,我发现上面写的是九三年左右的关于遗弃儿童的文件。我想了想,把它扔回了桌上,“我不想看它。”我说。

  院长看了我一眼,“你确定?”

  我点了点头,他还想说什么,但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一接,才听了几句就走出去了,在门边的时候对我说:“你再想想吧,我过会回来,有件事需要处理。”

  又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的我随即开始烦躁,我的视线不断的滑过桌上的那份文件,犹豫了一会儿后我把它拿了过来,这时候那三人走了进来,我急忙把文件扔回了桌子上,站起来就准备往门外走去。

  “这是什么?”他看到了我扔在桌上的那份文件,随即走过去把它拿了起来,我刚想阻止,但他马上就把文件打开了,过了一会儿后他忽然笑了起来。

  “你是个垃圾堆!”他指着我说到,“你真应该看看,上面说你妈妈是一个乞丐,她被人**后在路边怀了你,然后一年后又在把你扔在了路边,这真是太……”

  “闭嘴!”我朝他吼道。他走了过来,把文件放在我的手中,但我马上就把文件拍在了他的脸上,随后我快速的走出办公室,他从后面跑出来用力的推了我一下,我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我从地上爬起来后径直宿舍走去,他们跟在后面,大声的谈论着:

  “他是个杂种,这真不出人意料。”他大声的说着,旁边两人又笑了起来。他见我不说话,于是又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呆在宿舍不出来了,因为你是个杂种,没人会喜欢你,你妈还他妈的是个乞丐,她被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况?大声的叫着不要,不要!可他妈的想这样,哈哈……”

  我深吸了一口气,但实际上我并没有发火,只不过他们太吵了,太吵了……

  “这上面没提他父亲。”后面那人又大声的说到,我快速的走着,假装什么也听不到,但他们的声音太吵,“……我想他父亲不是个酒鬼就是个毒贩,只有这两位的基因加起来才会——”

  “闭嘴!”我猛地回过头去,手上握着一把从旁边窗台上拿下来的工具刀,这个窗子后面的房间是给我们上劳动课用的。

  “闭上你的臭嘴。”我拿着刀往前逼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会那么激动,“你以为自己不像个杂种吗?”我说,“你他妈就像茅坑里孵化不出的苍蝇一样,你悲惨,可怜,像个神经病,所以你才会在这里对基因指三道四。想知道你是谁吗?你就是一杂种,你比杂种还杂种。”

  他后退了几步,然后忽然直起身子,说:“你他妈拿着刀敢划吗你?你有这胆子吗?你有吗?”

  说着他忽然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抓我的衣领,我在这时闭着眼睛右手使劲的往前一划,一阵冰凉的液体落在了我身上,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他倒在地上,脖子正飙着鲜血,我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我没想到自己会划得这么准。

  他的那两个跟班大叫了一声跑开了,我站在原地盯着自己的手,它沾满了血迹,一股强烈的反胃感在这时涌上了喉咙,我哇的一口就吐了出去,瞬间我的脑袋无比的冷静。

  我杀人了。我对自己说,而且有两个人看见,我手上还拿着一把滴血的工具刀,我现在还呆在这里,所以……我要死了。

  心跳在那一瞬间忽然开始加速,我拿着刀往自己的手腕上割了下去,接着我看到院长跑了过来,见到这情况也是惊呼了一声,然后他开始报警。我就站在原地一直没动,几分钟后警察跑了过来,当晚我呆在了警局里。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