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落情无心暗自伤 > 正文

落情无心暗自伤无弹窗_落情无心暗自伤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4/9 15:26:36热度:

《落情无心暗自伤》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全文讲述:可是言海蓝的病早就好了,她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落情无心暗自伤

“我没有说笑。”邹非池却偏偏不给她台阶下,“你到底有没有怀孕?”

他们之间原本应该没有任何交集,可是一刹那,邹非池撕开那层客套的伪装向她再三追问。

沈斯曼凝声道,“邹总,这是我的私事!”

邹非池那张清俊的脸上还保持着一贯笑容,沈斯曼自从第一眼见到他,就是温文尔雅的贵公子。相比起聂思聪的冷漠阴郁,他就像是一缕春风,可纵然是春风,也有着阴狠一面,商场上更是一位狠角色。

正如此刻,邹非池沉眸望着自己,沈斯曼还是会感到那份压迫感。

“你难道都不知道自尊自爱?就这样打算一直没名没份跟着聂思聪?”邹非池终于皱眉道,“佩姨要是知道你现在这样,她该多伤心?”

沈斯曼一下心中一拧,邹非池口中的“佩姨”正是邹父的第二任太太,她的喉咙处被什么东西哽住,所以才会发涩,“邹夫人早就去世,人死后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地下有知都是用来哄骗活着的人。”

“更何况,她活着的时候,也从来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沈斯曼迎着他道,“我对于邹夫人而言,从前是陌生人,以后都是!不好意思,我先告辞了!”

沈斯曼起身就要离开,她不想再去回忆,回忆那位早在记忆里变成黑白遗像的贵夫人,因为她早就是别人的妻子,也是别人的妈妈了……

可是邹非池比她更快一步,他急忙拉住她不让她走,“沈斯曼!”

“邹总请自重!”沈斯曼也不客气回声。

“你为什么总是拒绝别人的好意?我是关心你!”邹非池握住她的手腕,他的声音柔和了些许道,“你既然已经辞职离开聂氏,那就来邹氏来我的身边。相信我,我会为你安排。至于聂思聪那边,你也不需要再担心,一切都由我来解决。”

沈斯曼听着他的话语,迟迟没有应声。

邹非池只怕她不肯相信,所以他再次说,“沈斯曼!我是真心为你好!”

一个人到底有几分真心?

又会在什么时候是真心?

沈斯曼早就分不清了,她轻声道,“邹非池,我早就对你说过,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邹非池眼底一怔,看见她轻慢却又决绝笑着,是那样放肆张狂,却又苦苦卑微支撑着自己才活到了今天……

“沈斯曼……”邹非池眉宇都拧起,可他来不及再诉说,只听见一道女声好奇响起,“哥?”

前方出现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儿,她俏丽的短发,匀称的身段,眼底眉梢间都是娇俏可人,透亮肌肤更没有一丝瑕疵,一看便知是家里富养的女儿,有着极其疼爱她的双亲……

“这位小姐是?”而她正望着沈斯曼,眼中充满疑惑。

“邹月,她是你的……”邹非池作势就要道明一切,被沈斯曼猛地打断,“抱歉,打扰了!”撂下这句话,沈斯曼立刻疾步离开了。

邹非池望着那逃了一般的身影,陷入了沉默。

邹月走近道,“刚才的女孩子是谁?哥,难道是你的女朋友?”

前方不断穿梭而过的路人,沈斯曼像是一抹孤魂飘着,她想到当年的邹夫人,疼爱挽着心爱的女儿出席她十岁的生日会,她默默望着这一幕,听见邹夫人微笑说:月儿,妈妈爱你。

沈斯曼却清楚,并不是每一个母亲,都会深爱自己的孩子。

就比方是自己,她就不爱。

因为如果她怀上了聂思聪的孩子,那么下场就只有一个——打掉!

现在这个如果,即将成为事实,沈斯曼崩溃跌在浴室的地上,她手里的验孕棒,呈现两条红线。

她怀孕了。

……

彩色琉璃在黄昏的暮色里五光十色,石头砌成的墙上点燃了一盏烛火,周遭是昏茫一片,沈斯曼的眼前也是如此昏茫。

她坐在这里已经一坐几个小时,窗外的天空也从透亮将至黑夜。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后还会回到这里,回到这座儿时只住了不过一个月的四合院小学堂。

沈斯曼低着头,她的手垂在两侧,是拘谨的姿势。她拘谨,并不是因为回到这里让她感到陌生不适,而是因为每次回来,都是在她最落魄最不堪的时候。

她想要向上天忏悔认罪,她即将做一个残忍血腥的人,亲手去扼杀自己的骨肉,可她甚至连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不知道。

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全都是妈妈的错……

她不能不该留下这个孩子,聂思聪更不会允许,而她也没有承担成为一个单亲妈妈的勇气。即便生下来,对孩子而言,也只是另一种折磨,因为他不会得到父亲的疼爱,还要遭受世人的指责冷眼。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会不舍得,她还是会忍不住期待,想要看看出生后的孩子……

这真是造孽!

沈斯曼,你这是在造孽!

她的手不自觉握紧,指甲嵌入掌心疼到麻木。

可是突然,“哐——”一声里,是后方礼堂的门以撞破的力道被推开了,沈斯曼心底一惊,她看见几张熟悉的面孔走了进来。

为首高大威猛的那人是关戎,他是聂思聪身边几位心腹之一,一米八的大块头,从小就陪伴聂思聪一起学习武道,也是他的保镖随从。

关戎道,“少爷请你现在过去!”

沈斯曼坐在长椅里不肯起身,“我如果不去呢?”

关戎低声道,“少爷说了,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绑过去!”

沈斯曼以为聂思聪放过她了,可没想到其实并没有。早知道这样,她就该走得远远的,让他再也找不到。然而现在,沈斯曼只能被强行带上车。

夜幕里车子并没有回到沈园,而是来到一家私立医院,沈斯曼认得这里,这是从前每一次,言海蓝需要输血的时候,她总是被带到这里……

可是言海蓝的病早就好了,她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茫然中跟随人群疾走入急诊大楼,沈斯曼来到一处急救室,回廊里聚集了不少人,沈斯曼还未站定,只听见有人在哭泣,是护士在急催,更是言舒敏流泪喊,“思聪哥!姐姐不会有事吧?快救救姐姐!”

沈斯曼再一回神,是一道黑影重重罩下,是他朝她命令,“给海蓝输血!”

定睛之间,沈斯曼瞧清来人的面容,是她用十六年的时间去爱的男人,而他派人来找她,只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输血,她不禁喊,“聂思聪!我是一个人!我不是一个血库!难道我活着的意义就是随时随刻给言海蓝供血!”

落情无心暗自伤》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落情无心暗自伤】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落情无心暗自伤

身体被猛地贯穿进入,沈斯曼一下就醒了过来!她被男人的手肆意揉弄,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伴随着“啪啪”撞击声,她闷声问,“你回来了?”她低哑的女声带着明显困倦,却迎来男人冷言讥讽,“你倒是一点都不怕,还真是迫不及待!抱着我的衣服在这里求宠?”整个人都被来回冲撞着,沈斯曼这才记起自己此刻是在聂思聪的办公室里。“不是!啊!”他太过用力往她身体里一撞,她不禁惊喊。因为昨晚熬了一夜加班,所以在这里等待他回来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