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 正文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5章贱女人,贱女人

发布时间:2020/1/21 23:27:42热度: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她不该来的,她不该为了这点钱,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她真傻,徐佳美将她说成绝缘体,她也以为是。她没想到,真的碰到了兽性大发...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一阵刺痛,让她全身一阵惊挛。她抬起了头,咬住了他的肩,只狠不得咬下一块肉来。他只是微微顿了顿,片刻便是激情喷发的汲取。一次次地,撕裂后的麻木,还有伤心,让她彻底绝望。

她不该来的,她不该为了这点钱,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她真傻,徐佳美将她说成绝缘体,她也以为是。她没想到,真的碰到了兽性大发的事。别人肯定会说,是她勾引了他。这年头见钱眼开的人多,人的思想也扭曲了。

终于他停了下来,全身颤抖着。一面是冰冷的地面,一面上火一样的胸膛。宋语乔在水深火热之中,完成了她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他终于放开了她的手,宋语乔咬牙切齿,挥向了他的脸。一阵噼噼叭叭的响亮声音,让楚胤天恼火。楚胤天目光一凛,怒吼:“干什么?你……”

楚胤天一时傻眼了,虽然此时,他的脑袋还糊里糊涂的,她的脸依然有些晕边。可是他知道,出事了。宋语乔掩面痛哭:“滚开……”楚胤天翻过了身,晃了晃脑袋,揉着太阳穴。只觉得全身精疲力竭,好累。宋语乔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哭着回房去了。

楚胤天捂着胸膛,紧蹙眉头。半晌才爬了起来,冲进了厨房,将头摁了水笼头下。捂了捂脸上的水,敲着脑袋,恼懊万分。他在干什么?看着自己光溜溜的下身,急忙出房去找裤子。地板色腥红的血迹,还有房里的哭泣声,让他彻底的醒了。天,他居然……她是个处女,立刻感觉,这件事麻烦大了。如果她告他强间,那就完了……

楚胤天急忙穿上了裤子,轻扣着门,摁着欲裂的脑袋,歉疚地道:“小姐,你开开门,我们谈谈吧!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一时生气,喝了老爸的补酒了,对不起……小姐……”

“你妈才是小姐呢?我不是小姐,你等着坐牢吧!有钱了不起啊……”宋语乔颤抖着,她不能洗澡,她要报警……

“我们谈谈吧,你知道我是公众人物,一旦你报警,毁的是你自己……”楚胤天撑着门,头顶着门,缓缓地跌坐在了地上。他真不是故意地,如果她报了警,他名誉扫地,虽说事出有因,坐不了多久的牢,可是污点,还有接踵而来的麻烦,还有家族的事,也将影响他的一辈子……

宋语乔哭得哽咽,她也不想报警,如果报了警,她就完了。可是怎么办?受伤的是她,就这样放过这个臭男人吗?做女人怎么这样倒霉啊?宋语乔支起了身体,冲进了浴房。身上的吻痕越来越深了,宋语乔打开了水笼头,任由水冲击而下。她要离开这里,一刻也不想呆了。这里不是天堂,这里是她的地狱。

酒劲渐散,越来越冷。楚胤天到了厅里,拿过了西装,调高了温度。坐在沙发上,痛楚地仰着头,全身瘫软。她不会是未成年吧?

他甚至连她的脸都没有看清,天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酒开封了,拔了盖就喝了,想都没想。居然是老爸的药酒……事情已经这样,当然要想办法解决。这个小丫头真蛮,拍得他的脸真疼。

宋语乔提着行礼包,眼眸红肿,却倔强地撅着嘴出了门。楚胤天听到了开门声,急忙上前,“你……对不起,我们谈谈,你有什么要求,我会尽量补偿你的……”

宋语乔低着头,脸上却写着恨之入骨的表情,紧闭着眼睛。她不要看到这张恶心的脸,她会晕倒的。抬起了手,冷冷地说:“闭嘴,你以为你们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吗?你要再说一句,我就报警。滚开,我只是被疯狗咬了,我不认识你……”

说话间,眼泪又滚落了下来,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将手中的房卡往他的脸上一扔,仰起了头,侧身而过。她不是卖身的,虽然她很穷。

可是她决不会用这样的钱,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更卑微。她虽然没有勇气去报警,让自己见之于公众,让妈妈伤心。这种事倒霉的是女孩子,更何况他们相差悬殊。他有钱有势,就是告了,也坐不了几年牢。

更何况,是在他家,要是被倒打一耙,她死都不能瞑目了。如果她收了钱,这些人会心安理得。不,她不会让他心安理得。如果他还是个人,如果他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她要他永远记得,他曾经的罪行……

门嘭的一声关上了,楚胤天盯着门,一脸黯然,垂下了眼睑。深深地吁了口气,可是莫名的,心里更难受了。一个不知深浅的毛丫头,自命清高。既然她这样选择,随便她好了。连她叫什么名字,他都不知道!除了能给她点钱,他也的确没有别的能给的了。道歉他也说了,她不要是她的事!全身酸软,楚胤天打了个哈欠,走到楼梯边,看到地上的血迹时,还是皱了皱眉,上楼去了。

忽又转身,她会不会再回来?真的就这样算了吗?是真的不要钱,还是别有用意?如果她真的不要钱,他倒要刮目相看了!说不准明天,家长就带着人上门来了,楚胤天揉了揉太阳穴,快速地进了房门。实在是太累了,他没有时间多想。

宋语乔出了门,才透过气来。拍着胸脯,自我安慰。刚刚是一场梦,一场梦,没什么大不了!让这些人拿着钱进坟墓吧!双腿像圆规一样,下体还有些疼。还好,她成年了,不是幼童。

路上亮着街灯,静悄无声。可是她去哪儿呢?放假了,学校宿舍楼已经断水断电。租房子太贵了,找租房子的同学挤挤吧!

虽是凌晨四点了,风依然是热的。坐在公车站上,宋语乔愤怒之余,捂着嘴,痛苦抽泣。打他一顿,只会浪费自己的力气,再说也打不过他,否则就不会被他欺侮了。忘记,一定要忘记……

宋语乔晃了晃脑袋,拭去了泪水,等着天亮,等着六点的早班车。火辣辣的太阳马上要升起来了,她要打起精神,去找工作,减轻妈妈的负担。

一辆轿车迎面而来,刺目的灯光,让宋语乔睁不开眼睛。宋语乔警觉地抬起了头,低哼了声:“有钱了不起啊!打这么亮的灯……”

车子呼啸而过,忽得听得一声急刹车的声音。宋语乔惊愕地探去,车子已嗖一声,退到了她的面前。宋语乔抱着包,惊立了起来,听说这年头,还有人被架进车强间的。心口怦怦直跳,她不会这样倒霉吧!转身便跑,身后传来了唤声:“宋语乔……”

宋语乔愣了愣,蓦然回头。车门开了,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穿得跟公子哥似的,双手插兜快步上前,笑嗔:“真的是你啊?这么早你去哪儿啊?你住这一带?不……认识我了吴俊……上学期的英语大奖赛就是我主持的。你真是忙人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怎么了?”

“是学长啊!我……路过这里,我先走了……”宋语乔讪然一笑,急忙闪人。她已经够倒霉的了,怎么还碰见熟人。

吴俊,华大校草,学生会会长,众多女生嘴里的白马。这是里深厦市的富人区,在这里碰上他也很正常。不过没想到,他还会记得她。她要打工,要读书,很忙的。哪有时间跟这些公子哥在球场、舞厅里碰面。

“宋语乔,等等……你怎么了?谁欺侮你了?”吴俊攥住了她的手,觉得很不正常。一大早地出现在这里,难道她也跟别的女孩子一样,被人包养了吗?她的眼睛都肿了,虽然有眼镜的遮掩,不过逃不出他的眼睛。

“没什么?我……打破了主人家的水晶相框,我被抄鱿鱼了。学长,放开,我要去找工作……”

宋语乔的眼睛里又蓄上了眼泪,她开始恨自己,哪来这么多泪水!还当着一个陌生的人流泪,真丢人。

“你在帮佣?一放假就来帮佣了?他们骂你了?一大早就将你赶出来了。过份,是哪家啊?”吴俊不敢置信,她居然会帮佣。

难怪从来没有在校园里碰到她,大一新生能在学校的英语比赛中获得第一名的不多。那天她穿着旗袍,盘着发,给了他很深的印像。他去找过她,不过听同学说,她下课就不见人影。他以为她有男朋友,所以也就作罢了。没想到这里碰上,吴俊的心里一阵暗喜!

“是,我走了!”宋语乔低着头,像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被人捉了现形一样。她跟这些公子哥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现在她恨死这些有钱人。

“去哪儿啊?天刚蒙蒙亮呢!你去哪里找工作啊?走,跟我走吧……”吴俊拉起了她,可怜的小丫头,让他见着了,他怎么能不帮呢!

“去哪儿啊?”宋语乔愕然地问道。“我带你去找啊,公车还要一个小时呢!这么热的天,你挤公车能找到工作吗?我认识的人多,你的英语这样好,我一定帮你找个好的!”真是的,他是堂堂市长的儿子,她难道不知道?安排个暑期工,不是一句话的事吗?真是失败啊!他还以为自己人见人爱,原来这个丫头并不将他放在眼里。

“学长……我……”宋语乔有些摸不着北,她跟他没有什么交往?她不会刚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吧!她这样的女孩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他为什么要帮她啊?就因为她的英语好吗?还是他真是热心人!

“别我了,碰上是缘份,上车吧!你放心,我不会卖了你的。不就找份工作吗?容易……我立刻打电话……你有什么要求?月薪要多少?”吴俊推着宋语乔上了车,然后快速回到了驾驶室,发动了车。

“我……我……学长,你帮我开到前面的站点……我找的暑期工,开学后,我还要上学的……”宋语乔无语,他是不是热心过头了?

“我当然知道,下学期不是大二了吗?我毕业了,昨晚又跟同学狂欢去了!我打算好好的过完最后一个暑假,然后去市政府上班!”吴俊转了个弯,笑睨了她一眼。又好奇地问:“你在给谁当家教呢?还是……”

“不是,我同学介绍的,那家保姆的儿子结婚回家了,我暂时替她,就是打扫卫生,浇浇花草什么的……”宋语乔急忙接口,怕他误会。不过他误会了又怎么样,她也的确倒霉了。她怎么就走不出那一步呢?换别人一定敲那个混蛋一笔钱。可是她不行啊,就是迈不出那一步。那钱让她觉得肮脏!

“给你多少钱一天啊,你去当帮佣?你应该发挥你的特长,做补习英语这样的活啊!对了,我想到一个好工作了,你去旅游行社当个外籍导游吧!以后你周末什么的都可以,而且可以提高你的英语,得的钱也多,一举二得!”吴俊打了个响指,兴致勃勃地说,好像他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宋语乔暗自感叹,有钱人就是牛!

“可是我没有导游证,这应该要很专业的吧?”宋语乔不想再提帮佣的事,以后她再也不要去当这样的帮佣,色狼难防,这是永远的教训。

“你的英语这么好,绰绰有余。那些导游词拿来背一下就行了,再说老外懂个屁啊,说几句就行了!这事包我身上了,那么现在……先去吃早饭……你住哪里?”吴俊心里莫名的喜悦,喜悦到让他自己觉得不可思议。

这年头这样的纯朴女孩子真的很少,就像第一次看到她一样,让他眼前一亮。别人可是求着他找工作,而她却在退缩,为什么?难道他的脸上写着,有求必报吗?

“我想找同学帮帮忙……”坐在奥迪里,宋语乔此刻觉得自己像个可怜的小乞丐,心酸的想哭,别开了头,望着窗外,眼前却是一片水润的氤氲。

“那吃好饭,就去租房子,我要说让你住我家,你肯定不愿意。”吴俊暗自轻叹,目光越来越柔。

“不……用了,深厦的房租好贵的,我……一个人租不起……”宋语乔又一阵语塞,舌头好像木了一样。“那总不能睡马路吧,那不是扰乱治安吗?弄不好,诱人犯罪,罪孽不小!开个玩笑,别担心了,回头给你找个免费的住!你是不是觉得碰上贵人了?呵呵,下车!将你的行礼包放车上吧!”吴俊一夜未睡,觉得精神气爽。一大早英雄救美,真带劲。

宋语乔心情却依然好不起来,她只想逃跑。不过吴俊的话,又极俱诱惑。这么早她真的没地方去,找工作也很难。如果他真的能帮她,那也是一条出路。可是他为什么要帮她啊?想起来了,他爸爸好像是市长,这位是高干子弟。人家进政府跟进自己家后院一样!宋语乔心中的不平衡在加速,她为何要看偏自己,她为什么不能跟这些人做朋友呢?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对,别人送钱都找不到的门,现在开在她的面前,她为何推辞?再说了,人家说不定就是因为同校,又熟悉,好心帮助她呢?她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是说,上帝关了一扇门,一定会打开一扇窗的。宋语乔望着深厦大酒店两字,还是顿了顿脚步。大清早地进这种地方,有些不妥吧!万一被别人看到,还以为开房间呢!

“别误会,五星大酒店的早餐是最好的,我有餐券。”吴俊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叠就餐券。撕了二张给门口的服务员后,将剩下的都递给了她。

宋语乔微愣,胡俊耸了耸肩:“以后没饭吃就来这里,早餐、晚餐都可自助,是一个朋友送的!”

宋语乔握着餐券,紧跟着吴俊。心想,管他的呢!上面居然印着是八十八元,这年头真是不公平啊!她连零头都舍不得,她想离开,她觉得自己站在悬崖边。一边就是奢望,是心里不平衡的泥淖。

继续做天真的傻瓜,还是要看清这世俗的一切,仿佛都在这一念之间。可是吴俊的话,立刻让她打消了离开的念头:“明天能上工吗?她的英语没问题,我今天就去弄个临时证件,好,一会到你那里去拿资料,OK!”

“搞定,我再拨个电话!”吴俊撑着桌子,然后又拨了电话。吴俊正如他的名字一样,皮肤很白,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嘴唇红润,看上去很优雅很温和。难怪是公认的校草,加上他的热心,怎么会不让女孩子喜欢?

“怎么了?”吴俊笑睨着她,都大一了,怎么还有这样嫩头的女孩子?被抄鱿鱼哭鼻子,还动不动脸红的,真可爱。

他的心里再一次起了涟漪,女朋友毕业前就分手了。大学里的恋爱永远都是绚烂而短暂的,宋语乔让他想到了自己纯真的爱情,初恋时的美好时光。他的初恋女友,不知道去哪个角落了。不过,他的目光早就关注到了她,还以为只能是曾经的暗恋,没想到清晨意外的重逢,这是缘份吧!

“没什么,就是很感谢!”宋语乔低下了头,感激地说。

“别再说感谢了,我们是校友,你是我学妹!呆会儿,去市旅游局办个临时导游证,然后去国旅拿资料,明天就可以上岗。过几天,我再给你拉几团,旅行社会给你提纯。这是做兼职比较灵活的行业,就是辛苦……”

“不,我不怕辛苦,谢谢学长!”宋语乔急忙接话,听起来真的很不错。又练了口语,又赚了钱。再说有这位市长公子罩着,应该不会将色狼老外给她的。再说在光天化日之下,总比那个狗屁住家保姆安全。

吴俊本来还在想,不晓得她是不是吃得起苦?也正好看看她的作派好不好,不过他很满意。“你男朋友会同意吗?你是自己赚学费吗?”

“我没有男朋友,我妈妈身体不好,我想给家里减轻负担,自己赚学费。”

“你的英语都是自学的吗?说得真好!”

“从小我妈妈教的,上小学就读完初中英语了,上初中学完高中的课程……”

“高中学完大学的?你真是太厉害了……”吴俊怔怔地望着她,那不是天天在家里读书了。难怪听说她是以系第一的成绩考进华大的,果然是才女。

“呵呵,再怎么也比不过你们大城市长大的孩子……”她不想让别人看扁,说白了,她也是私生女。母亲在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小地方,生下她要有多大的勇气。她一定要成为母亲的骄傲,可是除了读书,也没有她发挥的地方。

“语乔,你会成功的。有付出就有回报,世间自有公道嘛!多吃点,做导游是要体力的,等你毕业,你想干什么?”吴俊优雅着喝着咖啡,带着温和的笑容,让宋语乔又生感慨。也许有钱有势的不一定是纨绔子弟的,其实谁都想有钱有势,她也想。

“毕业?还有三年呢?我当然想进外企,至少在那里相对公平……”宋语乔止了话,因为她此刻正在享受着不公平。如果吴俊不是高干子弟,他怎么会这样容易的帮到她?

“是啊,不过社会到处有不公平的事,这是人类的局限性。我们看到的公平,也只是最低的底限。就像你,如果社会有十八层,你连门都没有进去!”吴俊笑睨着她,她就像怜家的女孩,不是美艳,却是舒心。也许这个世界上最需要的还是舒心,他就是!

“什么层?人间跟阴间一样?”宋语乔诧然地道。“对,人间十八层,对有人来说是天堂,对有人说跟地狱一样!”吴俊双手环抱,笑睨着宋语乔。宋语乔想问,他站在哪一层了?可是她又不想问,有时问不如不问。就像此刻,她装糊涂最好,要是知道他爸爸是市长,就变成自己别有目的了。饭后,吴俊带着宋语乔出了酒店。

太阳已经升起了,就是这清晨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车直接开到了市政府,宋语乔还是第一次来到市政府。高高的大楼拔地而起,百姓也只有仰视的份。旅游局的人还没有上班,宋语乔倚着车门睡着了。吴俊也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直到一阵阵汽车声,将两人惊醒。“语乔,你在车上呆着,我去拿表格……”

“我跟你一起去吧!”宋语乔不好意思,摘下眼睛,揉了揉眼睛。

“不用了,看看你的眼睛,别人还以为我欺侮你呢!你不觉得你不戴眼镜,更漂亮吗?呵呵……闪了……”吴俊挥了挥手,进大楼去了。宋语乔打开了镜子,还真是眼睛肿肿的,其实唇辫也有点肿。还好那个野兽没有留下吻痕,吴俊应该没有发现吧!

宋语乔发现有好多人盯着她看,宋语乔突然意识到,她暴光在大庭广众之下。宋语乔下了车,若无其事地后退着,看了一眼车牌,她一脸黑线,居然是深A5555。

一辆红旗轿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看上去很儒雅,穿着蓝白的长条纹的短袖,他的脸有些宽,是个络腮胡子,脸上的胡茬还清晰可见。可是一出口,便显示他是个官的身份。打量了宋语乔一眼,随即拨打了电话:“喂,你在市政府吗?我说过多少回了……对,我忘……知道了……”

他又拨了号,此时他的车里下来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上着白色的紧身T恤,下着蓝色的牛仔短裤,露出一双诱人的玉腿。长长的波浪卷发扎成了马尾,手里提着一个小包,很美很潮!

她突然回头向宋语乔看来,宋语乔条件反射性的别开了头。心里却在嘀咕,这样年轻、美貌又有身材的女孩子,会是谁呢?难道这位便是市长,她就是秘书吗?市长的秘书穿成这样?

“来了,来了……爸……”吴俊从大楼里跑了出来,腋下挟着资料,一手举着手机,显得有些匆忙。宋语乔别开头,果然是他爸爸,太尴尬了。

“昨晚你又疯哪里去了?你大早来市政府,又捅什么娄子了?”吴志达严厉地道。

“什么捅娄子?我给你捅过什么娄子了?市长大人,我还有事,再见!语乔,我们走!”吴俊拉了拉一边愣愣的宋语乔,还以为他老爸将她从车上轰下来了。

“吴俊,你怎么这样跟吴叔叔说话呢?吴叔叔是担心你,这位是你的同学吗?你不介绍一下嘛!喂,吴俊,你怎么越来越没有礼貌了?还是现在就摆官威了!吴叔叔,你别生气,你先忙吧,我呆会来找你!”高媛媛淡淡一笑,伸出了手。谈吐大方,两汪大眼睛闪闪发亮,长长的睫毛翘着又浓又长,精心装扮的脸,恰到好处,有着成熟女人的妩媚,又不失活泼。

宋语乔更加的尴尬与拘束,讪然一笑,握手她不习惯。她现在可以确定,这个女孩子的身份也不简单。否则不会说这样的话,而且当着吴市长的面!

“媛媛,那我先走了!工作的事不急,你要想去哪里玩,让吴俊带你去。吴俊,好好照顾媛媛,她是你的同事,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就知道玩!”吴市长轻叹了声,提步走了。

吴俊很是恼火,别人以为他有一个慈父,这老头跟他有仇一样。不就是高中那点事吗?他都后悔了N遍了,他还当他是异类,在女人面前数落他,时不时地敲打他。要不是在市政府,又要吵起来了。

“这是我的女朋友宋语乔,这位是高媛媛,好像是我幼稚园的同学!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吴俊突得搂过了宋语乔,朝高媛媛扯了扯嘴角,显得很是牵强!挥了挥手,推着木愣的宋语乔上前。

高缓缓的脸垮塌了下来,突然转身,抢先拉开了车门,笑道:“吴俊,吴叔叔说了,今天你陪我玩。走吧,先去帮你女朋友办事,办完后,我们一起去玩吧!”

宋语乔的脸儿绯红,她无法不感受到高媛媛的敌意。高媛媛脸上挂着笑,但是眼睛里不时地闪射着犀利的光芒。而且高媛媛那与身俱来的气势,将她深深地给压下去了,是的,她刻意打量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

不管她怎么好强,可是自卑感像是魔鬼一样从地下出来,攀爬着她,一步步将她吞没。昨夜的一击似乎将她撑起的帝国一夜间摧毁,低落的情绪像骨牌效应一样,让她一时间无法抵挡。宋语乔讪然一笑道:“高小姐,你误会了,学长,你谢谢你的帮忙!你将资料给我,我自己去好了!”

“怎么?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噢?看我傻的,你们当然是女的朋友,男的朋友嘛!不好意思,看来是我思想不纯。宋语乔,我们送你去,吴俊上车啊!”高媛媛像个司令员,闪了闪手指,指挥起了吴俊。

“高大小姐,我昨天一夜没有睡觉,怎么带你玩啊?改天吧,我爸爸还在等你呢?”吴俊婉言拒绝,他可以得罪高大小姐,可他得罪不起高副省长。他也可以不管高副省长,可他经不起他妈的威吓与数落。

可是他很反感,他跟女朋友分手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从中作梗。叶小凡如果留在深厦,铁定是找不到工作的,他妈的手腕比他爸更狠,他妈就是深厦的名媛,他也无可奈何。

当然他跟叶小凡也累了,叶小凡是独女,也一心想回家,所以就这样和平的分手了。但这样,并不代表着,他要接受高媛媛,一个整出来的美女。她更不是他的领导,高副省长是她爸爸不是她。吴志达市长对高副省长低三下四,可是他不,更不会对高副省长的女儿低三下四。

“一夜没有睡觉?那我来开车,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万一出点事,你毁的不是你自己,而是吴叔叔!”高媛媛踩着高跟鞋,又急忙转到了驾驶座。吴俊吁了口气,拉开了后座的车门,跟宋语乔一起坐在后面,耸了耸肩:“那就谢高大司机了!”

“呵,你跟我还有什么好谢的!以后我们可是同事,又是同一个屋檐,相互关照!”高缓缓说的简单,嘴角还是牵扯了一下。他还在躲她,等着吧,她会让他无路可躲的。吴俊是她的,别想逃,逃不出去的!她高媛媛喜欢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边上的这个女孩子,一看就是贫家女,她是登不了吴家的门的。

“同一个屋檐?什么意思?”吴俊正端坐了起来,她什么意思啊?摆明了就是,开始拆他的台。他说过不喜欢她,这女人怎么这样难缠啊!

“伯母说我一个人住外面不放心,让我住你们家啊!怎么?你怕别人以为咱们同居啊?怕宋同学误会?”高缓缓瞟了一眼镜子,吴俊那厌恶的表情,让她很愤慨。而宋语乔则是有些惊吓,高缓缓的眼底闪过了一道光亮。

她绝对不是吴俊的女朋友,至少现在不是。就是是,她高缓缓也不会放手的,也不需要她放手。她爸爸今年又要升了,如果没有错的话,那就是下一任的省委书记,吴志达不可能得罪她的。当了官的人,就不可能放手这样的好靠山。

宋语乔尴尬极了,无端地陷入高干子弟的感情旋涡。无论哪一方掀起浪花,她都吃不消。虽然吴俊帮了她这样的忙,她觉得还是要表明立场,因为她不爱吴俊,这是最重要的。“高……小姐,你不要……”

宋语乔的话还没有说完,吴俊搂住了她的肩,用了用力,这分明是一种暗示。宋语乔愣了愣,吴俊淡淡地说:“没事,你住我家吧,我们另住……”

我们?宋语乔的脸唰得涨得通红,惊讶地探向了吴俊。车子嘎地一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停了下来。宋语乔惊呼了一声,往前冲去,吴俊将她抱在怀里。吴俊恼怒地质问:“高媛媛,你疯了?”

“吴俊你疯了吧!你一年换一个女朋友换上瘾了吗?别忘了,你是有身份的人!”高媛媛回头愤愤地瞪向了宋语乔与吴俊,看着她们两人抱在一起,眼睛里能冒出火来。她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他太过份了。说话间,眼里迷蒙上了一层水雾,随后呜咽出声。

宋语乔急忙推开了吴俊,急忙说:“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这样!学长只是帮我的忙,学长,谢谢你。我自己去就行了……”

宋语乔提起了行礼,匆忙下了车。再坐下去,非得出人命。她真是太倒霉了,不是碰上男恶魔,就是碰上这样的女魔头,她可惹不起!

宋语乔顶着烈日在高架上奔跑,手里紧紧地捏着文件。没关系,没有过不去的桥。她需要这份工作,她必须要有这份工作,否则下学期的学费去哪里找?所以她没有空恋爱,恋爱那是奢侈品。

她不想伦落被人包养的下场,至少现在不是。她害怕将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别人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像宋雅一样,万一碰到个泼妇,被打得面目全非,弄得全校兼知,有什么意思呢?

宋语乔赶到了海外旅行社,许经理接待了她。他打量她的眼神很奇怪,是一种想不到的奇怪表情。是因为她太普通了吧!吴大公子一大早找她,以为她跟他有染,才换来的工作吗?宋语乔觉得郁闷极了,这简直就是一颗滚荡的山芋。许经理亲自落实了她的事,又让人安排了她的住宿与工作的事。

刚出了办公室,手机响个不停。宋语乔以为是吴俊打来,又一想,吴俊连她的手机号还不知道呢!很陌生的电话,宋语乔摁了键,还没等他出口,那头传来了火急的声音:“语乔啊,你在哪呢?你妈妈病得严重,正在医院抢救呢……”

“抢……抢救?美丽阿姨,怎么……”话未说完,眼泪滚落了下来。握着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都快握不住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宋语乔捂着嘴,跑出了旅行社。

“语乔,你别急,你妈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天气太热,所以……医生说很严重,需要立刻心脏手术,还要装什么起搏器,那个起搏器要四五万,可心脏手术要十万,差不多要二十万!语乔啊,你回来拿主意……”那头像是催命符,而一头宋语乔六神无主。二十万?她去哪里找这二十万?她家旧房子卖了,也值不到十万的!她得回家,得回家……

“宋语乔……”部门经理立在门口,唤着她。

一眨眼人都不见了,还有很多手序要办呢!可是宋语乔什么也没有听见,像是被焦雷给打蒙了。宋语乔拦了出租车,急忙说:“去……汽车站……”她唯一的亲人,其实她知道,要是早点手术,就不至于这样严重,也不要这么多的钱。可是她们家拿不出这四五万的钱,宋语乔突得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一个穷人装什么清高,她早该想办法,就算卖了自己也应该想办法,救母亲的。宋语乔捂着脸,不声地痛哭。妈妈等不到她毕业,赚钱来救她了,多么幼稚的天真想法,她恨自己……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司机好心地问道。宋语乔拭了拭泪水,突想到了楚胤天说的话,急忙拿起了电话,拨打东华路1088号的电话。许久也没有人接,这都九点钟了,他去上班了吗?宋语乔急得直嚷嚷:“接啊,接啊……”

“喂,哪位……”那头终于传来了楚胤天慵懒的声音,这份慵懒却让宋语乔怒不可遏。这些该死的人为什么活得这样自在,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不公平,不公平……

“是我,昨夜……的人,我现在就到你家,你等着,否着后果自负!”宋语乔的声音颤抖,因为愤怒,因为不甘,因为……有太多的因为,甚至此刻还有对社会的不满。身处底层的悲哀,以前的一切美好,都像是自欺欺人的泡沫,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化为了乌有。人不得不向命运低头,她不卑贱,可是她心里没有底,他会给她多少钱?

出租车停在了东华路1088号,司机打量的目光比这夏日的太阳还刺眼。可是她已经不在乎了,她在门口,深提了口气,摁响了门铃。她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妈妈还在抢救室里呢!再说这种人根本没有心,对他来说,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至少……至少她应该让他有所付出,否则太便宜她了。宋语乔极力地寻找着理由,门自动地开了。再一次走进时,她的眼睛里不是赞叹,而是愤慨。

楚胤天穿着睡衣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里,双手环抱,透过玻璃窗,看她走了进来。那样的普通,他无法跟自己联系起来。他占有了她,真是饥不择食。眼里闪过一丝轻蔑,到底还是来了!他以为看走了眼,原来还是一样。

宋语乔在门口顿了顿,房里已经收拾过了,他果然是灭迹了。他那冰冷的目光,闲然自得的表情让她很生气。可是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她一开口就要钱吗?她说不出口,可是母亲还在医院里,她必须说,能得一万也是一万啊!一万对她来说,都是不小的数目,人穷志短……

“说吧,要多少钱?你不就是为了钱来的吗?”楚胤天直截了当,她的眼睛浮肿,他承认他做了错事。只要钱可以补偿,他愿意一次性买断。

宋语乔紧握着拳头,脸上还是染上了红晕,刹那又变得苍白,屈辱、愤慨、无助让她浑身颤抖。真想揍他一顿,也想揍自己一顿。她这样是不是算是堕落了,原来堕落也在一念之间。可是她是被生活所逼,她现在真正明白什么叫生活所逼!唯一的亲人需要钱去救命,她只能豁出去了,就算是厚颜无耻也不在乎了。

宋语乔阖了阖眼睑,极力让自己冷静,谈判需要冷静。至少她真的被强暴,真的失去了宝贵的东西,是他错在先,是的,严重的错误,应该付出代价……

“是的,二十万!”宋语乔咬着唇瓣,依然显得慌张,依然底气不足。可是她说出来了,也许是冷气的功劳,将她冰镇的清醒。她要钱,不需顾及尊严。

“哧?二十万,小姐你认为你值吗?”楚胤天虬眉一拧,眉宇间拢上的是鄙夷。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狮子大开口,虽然二十万在他不算什么?可是他也不能这样被一个平庸,像个初中生的小丫头给讹诈了。

楚胤天讥讽的声音像是一道超强波,穿刺了宋语乔的耳膜。宋语乔的脸再一次的涨的通红,那是愤怒的红,像是绽放的妖艳的罂粟花朵。此刻,愤慨替代了悲羞,透过镜片的怒火直逼着他,他凭什么这样嚣张!

可是她喉口硬涩,怎么也喊不出来?楚胤天起身淡淡地瞄了她一眼,这个女人真奇怪,难怪还是个处女。不是没人要,就是想找个好买家,卖个大价钱。浮肿的眼睑包裹起红色的眼睛,像是要跟他拼命一样!

宋语乔别开了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奶奶的,钱在他手里,他是大爷。她需要冷静,只要能救妈妈,就算再被他强暴一次,她也干了,只要他能买单。

“我就要二十万,否则我就报警,将这件事批露到网上,我有证据!我想楚总裁不想别人将你的身世从根刨到底吧……”宋语乔的嘴角勾起了冷笑,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吗?他有那么好的身世吗?要不是他妈妈当小三起家,他会有今天,他今天所享受的,也是不道德收获的。

甚至,比她还不如呢?楚胤天的脸冷了几分,乌云卷起。咬紧的面肌清显脸上,英俊的脸刹那几分的狰狞。这个女人的话不是随口一说,而是威胁,她一定知道他家的事。难道昨夜喝醉酒了,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吗?她是什么样的来路?怎么会在他家当女佣的?他不知道,他全都不知道?而此刻,她却能直击他的要害,这让他很恼火,一种被人掐着脖子的感觉!

宋语乔虽是倔强地别开了头,装作若无其事,心里却害怕极了。他不会杀了她,毁尸灭迹吧!她揭到他的伤疤了,他也知道疼,知道难受了吗?不,一定要站稳,她没有后退的路,她就是讹上他了,哼……

房里静得出奇,似如空房。钟表的嘀哒清脆地响着,他没有开口,虽然只是那短暂的几移钟,宋语乔像过了几个世纪。心急如焚,她要回家去救人,她耗不起,她不过是来碰运气的。宋语乔冷然地质问:“你想好了吗?给句痛快的!”

“好,我给你二十万,但是你要写一张说明书,我们是公平买卖,以后永不相欠!”楚胤天冷着脸,像是面对一个妓女一样,厌恶的表情暴露眼前。他再也不要看到这个女人,她的威胁成功了。他的身世太过复杂,他不想为了区区二十万,被人肉搜索,被一群仇富的网上愤青围攻。

虽然他可以视而不见,甚至可以动用关系,封了这样的新闻。

可是网络太大,网民的力量不容小觑,他不想让别人找到借口,联合这个女人来攻击她。最主要的是,他的确有错。宋语乔明知他让她写说明书的原因,听到他愿意给二十万,无视他的鄙夷。写了也好,也免得他日后反咬一口,说她敲诈。

宋语乔急忙回应:“好,你先把钱打到我的卡上,我马上写。你放心,我不是那么无耻的人,也不想蹲大狱,但是这是你应该付出的,我们一次了清,也不会再见面了!”

“卡号……”楚胤天懒得跟她费话,从牙缝里蹦出了两个字。无耻的女人居然还敢标榜自己,知道讹诈会蹲大狱就好。

宋语乔从包里掏出了银行卡,递了过去。楚胤天立刻拨打了银行电话,通过电话将钱转拨了过去。立刻,宋语乔的手机嘀嘀的短信息的声音。让她兴奋,让她激动,数了数零,果然是二十万。伸手去拿卡,楚胤天冷冷地看着她,贱女人,看到钱眼睛都亮了。

宋语乔急忙掏出了纸与笔,写下了字据,举在手里,让他看清楚。然后很默契的一手交卡一手交纸,是的,她与他没有共同语言,说一句都觉得是耻辱。她虽然进行的是肮脏的交易,可是她的心至少比他纯洁。虽然这样的纯洁一文不值,可是她的底限还在……

宋语乔紧紧地握着救命的卡,觉得有些烫,好像卡会滑落一样,二十万啊……

虽然在卡上只是一个符号,长这么大,都没有数过属于自己这么长数字的钱数。宋语乔头也不回地奔出了门,然后飞一般地冲出了院子。

出了门,宋语乔飞奔在烈日里,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车站。然后拨打了美丽阿姨的电话,让她找到主治医生。问清了情况后,她让美丽阿姨,立刻将妈妈转来往省城医院,并且在省里汇合。美丽阿姨是她妈妈最好的朋友,犹豫地说:“语乔啊,万一有个闪失,阿姨怎么对得起你啊?还有钱……”

“阿姨,县医院做不好这样的手术的,医生不是说,我妈现在稳定一点了吗?求您帮帮忙,一切后果我自负。我已经借到二十万了,再不够将家里的房子卖了……我想救我妈,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宋语乔说到此,眼泪滚落了下来。不管她受了什么委屈,可是她需要妈,虽然妈妈有病,可是她心灵的寄托处,想到要失去妈妈,她的心就发慌……云水县人民医院每年有家属闹丧,老百姓视为只会治烂疮疤的医院,怎么会动这样的大刀呢?心脏啊?人的命门啊!她不要,她宁可冒险,也要到省城!她咨询过,省城医院的心脏科的设备在国内也是超前的。

“语乔啊,你别哭,只要你下决心了,就这么办,阿姨帮你办……让医院的车送,这钱……”美丽阿姨还是不敢相信,这钱哪有这么容易的,可是二十万啊!她担心宋语乔做了什么坏事,宋雅要是知道了,宁可自己去死。

“阿姨你放心吧,我一个同学很有钱,二十万对她来说,只是一笔小数目,我以后打工还给她!那我们省城医院见……”宋语乔说不出实话,再说了,又有什么意思呢!这件事,将会被永远的封存!

宋语乔赶到省城医院时,母亲已经进手术室,就等着她交钱了。宋语乔将刚刚到手的钱,划了到医院的帐上。这样的来来去去,只是开始的一丝激动,好像没有感觉,就像钱不是钱一样。好在手术很成功,她才吁了口气。母亲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上二天,宋语乔便在门外的椅上,日夜等着。

第二天的半夜,宋语乔被重症病房的仪器的声音惊醒。随后看着医生正在抢救她的母亲,宋语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惊瞪眸子,喃喃着:“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宋语乔,我们尽力了,你妈妈的手术很成功,只是并发症,心脏手术这种并发症是很长见的,你进去……”护士的话像是晴天霹雳,宋语乔呆呆地立在那里,直直地盯着护士。节哀……宋语乔冲进了门,护士正在拆她的氧气面罩。

宋语乔冲上了前,推开了她,尖叫出声:“妈……妈,你醒醒啊!你们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吗?为什么会这样?妈……你不要走,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妈……”

刹那的悲痛,让她崩溃。过了今夜,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没想到,依然是永决。一句话都没有说上,母亲一句话也没有留给她。护士立在了一边,她凄泣的哭声将她们的心都揪了起来。她一直坐在门外,看见她时,手里只有水与馒头。听另一个中年妇女说,钱是她借来的,母亲是她唯一的亲人。悲痛改变不了现实,赶来的美丽阿姨,扶起了她,将宋音音送进了太平间。

一早,宋语乔闯进了院长的办公室,质问手术失败的原因。医院给了一堆的理由,还有就是她们签过协议,因手术引发的并发症,跟病人的病情轻重有直接的原因。她妈妈是由县医院急送过来的,送来时病情就很严重,医院没有责任。不过介于她们的家境,医院免去部分费用,退还了四万多块钱。宋语乔无言以对,是的,她不占理。心脏手术本来就是高风险的,就是打起官司,她也赢不了。

办了母亲的丧事,又按风俗作了七场法事,已经开学了。宋语乔收拾了行礼,离开了这个怀念又伤心的地方,回到了学校。同学都快认不出她了,又黑又瘦,像刚从饥饿的深山里出来的。

“语乔,你家谁……过逝了……”

“我妈没了!”宋语乔说话间,眼圈又红了。

“语乔,想开点吧,也许对伯母来说,是一种解脱,人有时活着,还不如死了……”宋雅的声音沙哑,像是久经了风霜,为宋语乔难过。她们都是穷人,都是可怜人……宋雅跟她上下铺,两人都姓宋,像姐妹一样。

宋雅当小三的事东窗事发,起先她也很生气,清高地觉得,她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呢?可是听了宋雅的话,她唯有同情。

宋雅来至贫困的山区,能出来读书已经是天字号了。要不是第一笔学费是别人资助的,她根本上不起学。她比她还需要钱,所以她去了夜总会,先是做服务员,后来就选择了这条捷径。她问她,为什么这么傻,就为了每个月三千块钱,就跟了这种肚子挺出,头发快秃,又有泼妇老婆的男人。要找也要找个好的,反正都这样了。可是宋雅的话让她无言以对,像她这样刚从山里出来的女孩子,对城里人来说,就是个土包子。

那个男人对她还是好的,至少每个月给她三千,只是每星期带她出去一次,她还可以打工赚钱,至少她面对的只是一个男人,而三千块比她家一年的总收入还多,她上面有哥哥,下面还有弟弟,哥哥拿娶媳妇的钱,给她念书。她要挣钱,不能再担搁哥哥的终身大事,穷人想翻身,除了中彩票,唯有读书。

宋语乔抱住了她,倚在了她的肩头,任由泪水滑落。只有宋雅最能理解她,经历了一场大事后,她也更理解宋雅。生活所迫,命运不济,并非她们卑贱。

“宋语乔,你怎么回事啊?打你电话不接,这么好的工作也不干,你对得起……怎么了?”徐佳美踩着高跟街,一条绿色的斜肩短裤,提着一款LV的包包,嚷嚷着进门。

见宋语乔眼睛红红的,还跟她绝对看不起的宋雅坐在一起,柳眉微皱,眼睛微眯,备上削尖的下巴,一张势力的面容呈现在她们的面前。

“我的手机摔坏了,我妈过逝没心思去换……”宋语乔平了平心绪,淡淡地道。她知道,那件事怪不得徐佳美,而且已经过去了,她也得到了大笔的赔偿。虽然仍救不了母亲的命,但是她没有理由怪别人,甚至那个强暴她的人。她知道,他是误饮了酒,只能说,是她命该如此……

“你的破手机早该换了……你妈妈过逝了吗?节哀……你怎么像山里来的土族一样?走,我请你吃饭去,好好的补补……”徐佳美攥起了宋语乔,这学期的笔记还有考试,还得指望她帮忙呢!

宋雅面容一沉,走了开去。她知道徐佳美是故意讽刺她,她懒得跟这种人吵架,她惹不起,躲得起……

“不用了,我没胃口……我想睡一觉,你回去吧!”是的,她像土族,她没必要去为她做衬托。徐佳美在她面前,总是充满了优越感,总说谁谁又回头看她,说自己的身材怎么怎么好……以前她当作耳边风,现在她觉得烦,她没心情……

“那好吧,这是我从美国带回来的香水,送给你的……我走了,明天见……”徐佳美像一阵风一样地走了,留下了一室的香水味。别的同学,立刻嗤之以鼻:“污染环境,语乔,别是MADEINCHINA,只听说法国的香水,没听说送美国香水的……”

宋语乔无语,扯了扯嘴角,她从来不用香水。再怎么徐佳美还是想着她,她应该感激吧!总不能也像别人一样,背后说她。手机又响了,宋语乔见是陌生的号码,轻轻摁掉。这些日子,吴俊打过她电话,她没有接,她不知道说什么?再说她不想惹上高媛媛这样的女人,也不想再一次在他的面前哭泣,让他误会。徐佳美的电话,她看着烦,就是不想接。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有厌世的情绪,谁的电话都不想接,除了美丽阿姨的。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豪门女佣VS薄情老公

又是一个酷热的夏天,就像宋语乔的心情一样,又闷又躁。提着行礼,下了公车,火辣辣的阳光联合着地上闪发的热度,快要将人烤焦了。终于看到了门牌,东华路1088号。宋语乔已是满脸通红,拭去了汗水,细致的理了理头发,这才摁了门铃。门自动的开了,宋语乔又理了理衣服,进了门。门内正前方是一幢四层的大房子,门前的草坪上盛开着一朵朵不知明的小花,连成一片,美极了。一丛翠竹,一丛芭蕉,巨石点缀,就像小公园一样。宋语乔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