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虐心首席别咬我 > 正文

虐心首席别咬我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6章十六

发布时间:2020/10/18 16:28:53热度:

《虐心首席别咬我》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陈洛儿虽然不想再提,但也没有发火,“人已经死了,多说无益。”声音顿了顿,“你是他的女儿,走的又是和他一样的道路,我会念在...

虐心首席别咬我

一个心形项链从她白色衬衫中露掉了出来,陈洛儿一看见那条项链,身体猛地一震,往后踉跄一步,“那项链是你的?”

项链?秦可可摸着脖颈,“是我的。”

见对方不动,神色怪异,秦可可吃不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只好走过去将墨镜放在椅子扶手上。

手忽然被抓住,陈洛儿抓得很紧,白皙的手背上还能看见浅浅的绿色血管,这项链应该是她的才对。

秦可可吃痛,察觉对方手抖得厉害,怕激怒对方,只好忍着,“洛儿姐,怎么了?”

陈洛儿直勾勾的看着那条项链,身体前倾,迷恋的伸手去摸,刚一触碰到带着温度的水晶外壳,项链忽然抽离。

秦可可后退两步,伸手护着项链,“洛儿姐,您怎么了?”

“多少钱?”陈洛儿拿出皮包,掏出支票本,“一千万,这条项链归我。”

“您在说什么?洛儿姐?”

陈洛儿微微皱眉,抬笔在空的支票本上草草签名,把支票扯下递给她,“空头支票,金额随便你填,项链给我。”

秦可可当然不会因为一点钱就把爸爸的东西让出去,“洛儿姐,抱歉,这件东西对我很重要。”

陈洛儿丢开支票,抓着她的手臂,目光急切,“这对我更加重要,你来找我不就是想让我提携你么?”她松手,眼睛还是看着项链,“可以!我可以帮你找几部好戏,甚至可以投资出钱给你量身定做一部,现在你可以把项链给我了吧。”

这话对于现在的秦可可来说,是极大的诱惑,但把爸爸留给她的唯一东西当成是往上爬的筹码,她的心还没有那么硬。

“抱歉洛儿姐,我想你还是先冷静一下,我先走了。”

“抓住她!”

三名保镖冲进来,毫不犹豫的擒住秦可可的肩膀。

“洛儿姐,你要干什么!”秦可可扭动手臂,试图从保镖的禁锢中逃脱。

陈洛儿急切的走到她面前,伸手去拽水晶项链,内心激动不已,属于她的,终归还是会回来。

“不要!”秦可可拼命往后仰,却还是无济于事,项链被硬生生从脖子上拽掉,雪白的脖子被勒出重重的红痕。

“这条项链是给我的。”陈洛儿泪眼朦胧。

“秦明,你这条项链是给谁的!”

“给我最爱的人。”清朗的声音带着春风笑意。

“谁是你最爱的人?”

“洛儿,唯有洛儿。”

秦明!秦明!秦明!

陈洛儿再也支撑不住,捧着项链失态哭出声,保镖从来没见过面前这大明星哭得那么凄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惊诧。

助理听到里面的动静急忙跑进来,要让狗仔队听见了那还得了?

“洛儿姐,外面有记者,不能发出那么大的动静。”她小心翼翼的提醒。

陈洛儿的失控只是一瞬间的,她很快就擦掉眼泪,虽然眼睛发肿,但神色已经冷静。

“请把她还给我。”秦可可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守护好爸爸给她的唯一念想。

陈洛儿走到她面前,“这条项链本来应该是我的,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她将水晶项链翻转过来,往锁芯的数字密码里输入一串数字,“咔擦。”闭合的心形张开。

“居然开了。”秦可可无数次想要打开这条项链,但可能的数字都尝试过了,全部失败。

“坐吧。”陈洛儿已经再次收好情绪,只是一直紧拽着那条项链,眼底还有一抹沉痛。

秦可可猜不准她下一步要做什么,却也知道现在处于骑虎难下的情况,只能见缝插针。

“你被保护得很好,虽然我知道他生了一个女孩子,但始终不知道长什么样,看到你的时候我就隐约猜到你是秦明的孩子,你们太像了。”

刚哭过的面容忽然神经质的抽搐一下, “对了,现在娱乐圈压根就不敢提我和他曾经的关系吧,就连我们两个当年的新闻也都被删除得干干净净。”

她的表情似笑非笑,“秦可可,你有一个了不得的母亲,了不得的家族啊。”

秦可可的眼睛却盯着那条项链,心形的项链内嵌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人却不是陈洛儿,而是她。

陈洛儿顺着她的视线往手中看,眼神虽有伤痛,但却没有再发难,只是苦笑,“人都死了,我还争什么,算了,争不过啊。”

“洛儿姐,当年我母亲,”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洛儿截断,“不要和我提她!”

见她怒目而视,表情狰狞,是真的恨到骨子里才会有的神情。秦可可低头,“至少我们都爱着父亲。”

一提到秦明,陈洛儿的表情才舒缓下来,眼神也温柔了不少,“当初很多人喜欢他这张脸,我总担心有一天那张脸会害了他自己,没想到一语成籖,他最后还是走上了那条道路,而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能见着。”

明明知道自己的话可能会引起对方过激的反应,秦可可还是开口,“网络说你们是因为矛盾分手的?”

陈洛儿虽然不想再提,但也没有发火,“人已经死了,多说无益。”声音顿了顿,“你是他的女儿,走的又是和他一样的道路,我会念在旧情上帮你。”

她的音量忽然拔高,像掐着住脖子才能发出的尖锐声音,起身绕着陈洛儿上下打量,“但是我很痛苦,越帮你,就越是恨你,看到你,就想起你那庞大富有却在不断腐朽的家族,那个女人得到他却不肯珍惜他,故意看着他痛苦,不断挑衅他的退让,亲手葬送了他的生命!”

说道最后音量已经接近咆哮,陈洛儿大口喘息,“娱乐圈是是非非复杂难辨,我只能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既然你想走他的路,最后还是只能靠你自己。”

“我知道的。”秦可可低声呢喃,“从我踏上这条路时,就将后路全部截断,往后是死,我不想死,只能前进。”

两个女人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坚决与悲痛,陈洛儿颓然的将项链递给她,转过头便是再也不肯说话。

秦可可接过项链,跑出帐篷的时候和正好要进去的助理撞上,手上项链被甩了出去,助理没注意,一脚踩上。

“痛死我了,什么东西?”助理挪开脚。

秦可可怔怔的看着掉出来的两张相片,忽然爬起来捡了相片就往帐篷里冲。

陈洛儿正在发呆,见秦可可冲进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他心里有你。”秦可可将相片拿出来,原来这相片是两面的,一面是秦可可的相片,一面是陈洛儿。

陈洛儿的眼睛忽然迸发出奇特的神采,比任何一次拍戏里的角色都美,她伸手捂着面颊,肩膀微弱的抖动,泪水从五指缝隙渗出,却无哭声。

秦可可拽着项链走出帐篷,听见欢声笑语,她忍不住抬头看去。

每一个走进游乐园的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孩子们自由自在的奔跑着,身后的家长紧张而无奈的叮嘱;恋人们紧紧依偎着彼此,将心交付,哪怕只是短暂的快乐,也要尽情享享受。

快乐的呼声伴随着机器转动,带着气色彩灯的霓虹摩天轮缓缓开动,一个车厢便是一份快乐。

听说坐过摩天轮的人就会得到幸福,可是幸福有那么容易得到吗?秦可可回头看着帐篷,深深叹气,朝着游乐园相反的方向离开。

和陈洛儿的这一次见面太过于沉重,秦可可一整天都提不起精神,午饭也只是随便在餐厅应付着。

“得了女二还一脸苦瓜相,那我们这些人是不是要去死啊。”

秦可可一听就知道是许佩佩的声音,不想和对方做无谓的争吵,她没回击,端着果汁小口喝着。

一个声音很快接上,“说不准呢,你可得小声点,说不定人家靠这部戏大红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许佩佩脑袋轰的一声。没错,现在秦可可绝对是领先一大步,谁能够料到她会不会靠着这部戏一炮走红,到时候要整死她是分分钟钟的事情。

她打量着林子琪,心里也不确定这个女人到时候会不会站在自己这边,再看其他实习生,虽然没有表现得和秦可可很亲近,但也没开口嘲讽,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层。

看到对面的秦可可忽然站起来,她下意识一缩头,眼里有胆怯。

看着对方拿着手机快速走出餐厅,心里才放松了,倒是旁边的林子琪低声咒骂了一句,“装模作样。”

餐厅外的走廊,秦可可举着电话,“副导演?您找有事,是演戏的问题吗?”

副导演的声音没了之前刁难她的冷硬,“戏本的方面没有问题,不过还有一点细节想指点你,正好晚上七点后我还能挤出一点时间,一起吃个饭,我和你说说。”

吃饭?秦可可有些犹豫,之前把她骂得那么惨,要说是为了整部戏她能接受,但是两人关系肯定没有好到可以一起吃饭吧。

干脆拒绝,现在安稳演戏最重要,她还没开口,副导演显然有点不耐烦,“新人就要谦虚,虽然你演得还可以,但还是很多细节要修饰,今天和其他导演吃饭的时候我还说找到一个肯学习的新人。”

他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秦可可,娱乐圈就像根盘交错的树根,正如对方所说,他背后还有不少导演朋友,如果不去,对方添油加醋一说,到时候信谁不信谁,结果一目了然,现在不能得罪副导演。

虐心首席别咬我

如果我爱他, 是不是他也会爱我。如果我们终究有缘分,那么就放他自由,让他飞去,终有一天,他会回来的。但……命中注定该拥有的时候,可能他不会回来我身边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